<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30章 祭出尚方宝剑
    如同雷东所分析的,自己被彻头彻尾地骗了。

    那天在医院楼下,苏韬与宫满江的争执,说到底只是两人配合起来演了一场戏而已。苏韬在签署收购合同之后,就私下与宫满江聊了很久,说明自己的抱负,获得了宫满江的认可,只是为了引诱像雷东这样图谋不轨之人而已。

    苏韬的情商不算低,当然不会真去做自绝于人类的事情,搞得自己成为所有职工医院员工们的敌人,虽然职工医院大部分地方需要改造,但不少人员还是可以继续留用,并加以改造。

    而为了保密,这一切苏韬连柳若晨都没有告诉,所以现在才能达到奇兵之效。

    宫满江年龄不算小,过几年就可以安稳退休,所以苏韬转告宫满江,是否考虑挂名职工院长的职务,虽然没有医院的管理权,但可以享受最好的薪资待遇,还是足以让他心动的。

    宫满江的性格属于耳根子比较软的类型,只要你把话说到他的内心,他就会动摇自己的立场,如同苏韬所分析的,宫满江果然还是答应了柳若晨的条件,甚至说服老院长及在职员工,支持此次有色金属集团职工医院的改制。

    任何人走马上任,都曾满腔抱负。

    其实,宫满江刚接手医院的时候,曾多次策划职工医院的改制,但最终徒劳无功,久而久之,也就没有那种冲动继续推动下去。

    苏韬在研究资料的时候,发现宫满江其实是改革派,不过面对重重困难,不得已放弃而已,所以他才对柳若晨说服宫满江有信心。

    对一个人的评价要综合各方面因素,虽然宫满江是一个失败者,在他的任期内,因为个人能力导致医院经营不善,但他在员工中的口碑甚佳,所以才能在院长位置上任职多年。

    在子女们的劝说下,老员工都选择离开,场上还留下一批人,原本混在人群之中,现在突然暴露出来,就显得尴尬了。

    苏韬冲着雷东冷笑道:“雷东,你也算是机关算尽,还收买了群众演员来市委门口闹事。”

    雷东鼻尖冒出细密的汗珠,依然嘴硬道:“你陷害老子!”

    宫满江叹了口气,无奈道:“老雷,我们同事一场,给你一个台阶,赶紧将人带走吧,至于后期追究起来,我也好跟你多说几句好话。”

    雷东的心态已经崩溃,他指着宫满江,骂着各种难听的脏话,“你胳膊肘往外拐,竟然将医院拱手让给外地人,以后你会有报应的!”

    宫满江皱眉道:“自作孽不可活,既然你执迷不悟,我也保不了你了,等待你的将是法律的严惩。你聚众闹事,破坏公共秩序,非法集会,还破坏医院的内部团结,影响医院改制,像你这种人要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才好。”

    雷东骂得面红耳赤,眼中充满不甘,市委的干部见人员慢慢疏散,朝苏韬走过来,微笑道:“还是你有办法啊,一出手,事情立即就摆平了。”

    苏韬指了指雷东,淡淡道:“他就是此次非法集会的头目,现在就交给你们了。”

    市委官员看了雷东许久,朝不远处维持秩序的武警招了招手,等人来到面前,严肃地命令道:“将这个人监管起来,以免情况有变。”

    雷东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就被两个人一左一右地夹住,从现场拖走,被堵了半天的市委大门终于重见天日。

    苏韬转身望向李安博的那辆商务轿车,此刻却是消失不见。

    自己完美的解决事情,李安博却是没脸继续呆在这里了。

    在这一轮的交锋过程中,苏韬展现出了过人的谋划能力,将李安博耍得团团转。

    李安博可是华夏俊杰榜排名第一的人物,以足智多谋、算无遗策成名,但没想到在这件事情上,却被苏韬智商碾压,棋差一招,满盘皆错。

    轿车已在一公里之外,李安博坐在轿车的后排,接听着杜腾龙打来的电话。

    杜腾龙尴尬道:“雷东那个蠢货已经被控制起来了,其余那些人现在疏散吗?”

    李安博深吸一口气,道:“让他们都散了吧!”

    按照他的计划,振臂一呼,然后顺利解决此次事件,但没想到自己根本没有出场,就被苏韬轻描淡写地化解。

    虽然没有达到预期目的,但苏韬是自己带到市委门口,因此在省委曹书记等人的眼中,自己还是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杜腾龙听出李安博心情不佳,安慰道:“这个计划虽然失败,但不代表苏韬下次还有这么好的运气。我与发达纺织集团的洪光念已经谈得差不多,他现在很愿意将职工医院转让给我们。他和戚家豪的赌约,必输无疑。”

    李安博皱眉长长地叹了口气,摇头苦笑道:“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你还是得继续与洪光念保持联系,催促赶紧签好合同。洪光念出名的狡猾,除非合约签署好,都不能掉以轻心。”

    杜腾龙微微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其实要我说,没有那么复杂,不如用一些盘外招,那样更容易达到目的。”

    李安博知道杜腾龙口中“盘外招”的意思,无非一些违法的行为,他是个人民干部,岂能和杜腾龙商议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李安博叹了口气,道:“事情交给你来办,动用什么手段都可以,但注意不要越线。”

    所谓的越线,无非是不要闹出人命,此外的话,李安博在陕州都能保他一手。

    杜腾龙得到李安博的认可,咧嘴冷笑道:“想要他们投鼠忌器,办法太多了,苏韬身手不错,想要直接对付他,难度比较大,但是找他身边人下手,这样就可以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言毕,杜腾龙将自己的计划,与李安博解释了一番。

    李安博沉吟片刻,严肃地说道:“记住,此事你从未跟我提起过!”

    挂断李安博的电话,杜腾龙一阵冷笑,当官的人为何这么虚伪?明明要自己这么办,偏偏要保持一副清高的样子,还真是令人作呕。

    不过,杜腾龙知道李安博如今在王家阵营的地位,既然是他要求办到的事情,自己还是得认认真真地去将事情办好。

    苏韬和柳若晨没有跟大巴返回职工医院,而是前往省人名医院,探望一下那个撞墙的老者。

    虽说老者是被雇请过来的演员,但苏韬还是得象征性地给予一下关怀。

    老者头皮擦伤,流了很多血,当时看上去很吓人,到了医院做了基础的止血包扎,已经脱离危险期,不过脑部有轻微的脑震荡,苏韬给老者留下两千元作为医药费,说了一堆安抚的话,然后告辞离开。

    这老头子也是挺可怜,苏韬的行为,让他赶到惭愧无比。

    等出了病房,柳若晨奇怪地问道:“按理来说,这位老人设计陷害你,算是敌人,你为什么还给他补偿呢?”

    苏韬淡淡一笑,“如果不是我的话,他就不会要以命相拼。赚这点钱也不容易啊,是用生命和健康作为代价。能这么做的人,肯定非常缺钱。雷东现在已经被调查,给他承诺的佣金,恐怕他也拿不到了。”

    柳若晨却是摇了摇头,笑道:“我觉得你想得没那么简单!”

    “哦?”苏韬佯作惊讶地问道,“说来听听?”

    “你觉得雷东是受人指使的,所以想从这个病人身上找到线索。”柳若晨仔细分析道。

    苏韬打了个响指,赞许道:“果然跟聪明人在一起久了,你也会变得聪明。没错,我的确是打算从病人身上找到幕后指使者,其实我已经猜出是谁在背后搞鬼!只不过是相印证一下而已。”

    柳若晨有点担忧道:“这次事情其实很凶险,竟然煽动职工医院的老员工反对收购,如果不是你处理得有预见性,我们现在的处境就非常被动了。”

    苏韬淡淡笑道:“想要不被别人掌控,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想得比他更超前。而且出手比他更快,我早就已经埋好了种子,现在只能生根发芽了。”

    苏韬已经慢慢开始转变,他不再被动挨打,而是每一步都在算计对手的策略,比如在这次群体事件上,苏韬精准地预测到了李安博等人的计划,所以才会让难题迎刃而解。

    此外,这件事情还没有完全结束,还在暗中悄然滋长。

    萧副总理手中很快拿到来自于陕州西京的一份材料,脸上露出凝重之色。

    “这是苏韬让我转交给您的,他希望国务院安排一个专项小组,前往西京市,深入调查一下国企医院改制的现状。”薛秘书长轻声说道。

    “没想到一个二乙医院改制,竟然出现这么多严重的问题。”萧副总理沉吟片刻,“苏小子,他这是打算从我这里借到一把尚方宝剑呢!”

    薛秘书长道:“他有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毕竟是您让他趟浑水的!”

    萧副总理点了点头,道:“你去安排一下吧!不出意外,明天陈光就会在报纸上刊发新闻,到时候我们不重视也不行!”

    薛秘书长微微一愣,微笑道:“您对苏韬的处事方式,越来越了然于胸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