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28章 事态不断发酵
    中午十一点半,苏韬走入位于陕州省政府附近的一家酒楼,从外面来看,不怎么起眼,但里面的装修倒是古色古香,苏韬扫了一眼服务台后面的展架,上面摆放着许多古董,看成色都是价值不菲的真品,往里面再走几步,墙壁上悬挂着不少中央领导人前来吃饭的照片。更新快无广告。

    酒楼原本是省政府的产业,后来转给私人承包,借助半官方背景,多年运营得不错。这家酒楼的餐厅也很有特色,以全国各省的名字作为区分,比如淮南省、浙源省等。苏韬在淮南厅见到早已等待多时的李安博,他站起身主动与苏韬握手,笑道:“今天可以放轻松一点,因为吃饭就咱们俩!”

    苏韬微笑道:“李大哥太隆重了!”

    李安博淡淡一笑,“你太客气了,说句心里话,我对你是一见如故,早就想跟你单独坐下来,好好聊聊!”

    苏韬回以微笑道:“改日如果李大哥有机会前往淮南,一定要通知我,我要好好偿还这个人情。”

    李安博大手一挥,轻松笑道:“这么斤斤计较就太伤感情了。不过,淮南我肯定是有机会前去,到时候免不了要麻烦你啊。”

    李安博跟苏韬的对话,仿佛久别重逢的老朋友,如果苏韬不是知道李安博另有居心,绝对会被他高超的演技迷惑。

    李安博是一个政客,久经官场洗练,身上散发着不怒自威的官气。他朝服务员招了招手,服务员会意,从专门的窗口取出早已准备好的菜肴,很快桌上就被摆得很满。

    苏韬笑道:“太丰盛,只有我们两个人吃,有些浪费!”

    李安博轻轻地摇手,笑道:“看上去种类多,但价格并不昂贵,也请你放心,这顿饭是自掏腰包,所以不会带来麻烦。”

    苏韬知道李安博在开玩笑,当官到了他这个级别,谁还会因为吃了一顿略显奢侈的饭菜,就遭到批评?

    华夏官场,副部级是一个门槛,很多党内制度可以制约到副部级以下的干部,但对副部级以上的干部效用不大。这也是为何如今副部级官员落马,才叫被打掉大老虎。

    两人不咸不淡地聊天,李安博涉猎广泛,和苏韬交流起来,并不会冷场。

    突然李安博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接通之后,皱了皱眉,“我知道了!你们要做好安抚工作,不能将事情的影响力扩大。现在情况特殊,一切要以维稳为主。”

    挂断手机之后,李安博重重地叹了口气,复杂地望向苏韬,“你在有色金属集团职工医院的事情上,给我制造了个很大的难题啊!”

    “哦?”苏韬佯作蒙在鼓里,“不知道什么事情让你为难,如果真是如此,那我还真罪该万死!”

    李安博加一筷子蔬菜,吃完之后,淡淡道:“事情倒也不算复杂!雷东带着数百号人在市委拉了横幅,说你恶意收购职工医院,嚣张跋扈,让无数人下岗失业。”

    苏韬面色变得有点凝重,冷笑道:“没想到竟然闹到政府去了!”

    李安博叹了口气道:“事情你还是得妥善解决好,不然政府肯定要出面协调。你作为一名企业家,如果上了政府黑名单可就不好了吧!”

    苏韬知道黑名单意味着什么。但凡一家企业上了黑名单,以后无论你从事什么经营活动,都会被政府各部门严格监督,同时还会用条条框框来束缚你。

    苏韬似笑非笑道:“我应该如何处理此事呢?”

    李安博暗忖苏韬也是够狡猾,在这件事情上他没有急着表态。李安博沉吟片刻,道:“做好这些员工的安抚工作,给他们承诺,在保证他们的利益前提之下,进行合理的改制。”

    苏韬叹气道:“莫非收购职工医院之后,不能辞退一个员工?”

    李安博笑道:“这就是国企改制最大的难度啊!你一旦没有处理好,就会遇到这种尴尬的情况。其实我奉劝你一句,还是不要淌这个浑水比较好。”

    苏韬摇头,找了个理由:“我已经签订合约,法律的约束是双向的,如果我现在退出的话,还得给有色金属集团支付违约金。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李安博淡淡一笑,知道苏韬也是在试探自己的想法,“问题没那么复杂,其实倒也不想要你支付违约金!你将这家企业再转卖给其他人,不就可以轻易脱身了吗?我可以给你介绍不错的下家,价格上也不会让你吃亏。”

    苏韬恍然大悟,放下手中的筷子,淡淡叹气道:“原来你今天请我吃这个饭,是为了这件事!”

    李安博微微摇头,“我现在是全面负责医疗卫生系统的副省长,国企医院改制的问题,是我的核心工作之一。还请你看在我的面上,不要干预这件事,我将感恩于心。”

    苏韬对李安博的处事能力有了全新的认识,明明是逼迫自己退出国企医院改制的事情,但却用一种“软刀子”的办法,让自己不得不退出,而且还难以怀恨于心,这就是传说中的高手过招,没有刀枪剑影,却更是惊心动魄。

    苏韬摇了摇头,淡淡道:“你为何不相信我,如果我参与国企医院改制,同样能给陕州卫生系统带来巨大的改变,也让你获得足够的政绩呢?”

    李安博摇头道:“并非不相信你,而是在最重要的地方,我习惯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李安博的意思倒也不难理解,他现在主管卫生系统,如果杜腾龙成功控制这一个领域,自己发号司令,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但如果由苏韬来掌控,李安博的号令,肯定要大打折扣。

    李安博表面很谦逊,但骨子里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其实,这也是官场众人的同性,对待权力有极强的控制心理。

    包厢内陷入短暂的沉默,李安博手机的铃声再次响起,打断这段沉寂,他接通电话之后,听完消息之后,面色突然变得很凝重,惊讶道:“你们是怎么办事的?赶紧处理好现场,我这就赶过来!”

    挂断电话之后,李安博面色铁青地看了一眼苏韬,低声道:“这顿饭我们是吃不成了,事情变得很严重,恐怕你得跟我一起去现场,闹出人命了!”

    苏韬得知这个消息,也是吃了一惊,随着老百姓公民意识不断苏醒,其实现在信访事件经常会出现,所以很多领导干部都见怪不怪,但如今出现人命案,那事态就变得非常严重了。

    苏韬与李安博来到楼下,一辆黑色的公务轿车已经停在门口,李安博语气冰冷地说道:“去省委!”

    省政府和西京市委的距离不算特别远,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就已经抵达,门口已经被众人堵住,只能将车停在稍远的地方。维持现场秩序的官员见副省长李安博匆匆走来,连忙迎过去,说明情况:“刚才一个老年人,突然情绪激动,朝门口的牌匾上撞了一下,结果头破血流,不省人事。人现在已经被送到省人民医院抢救,据说生还的可能性极低。现在曹书记非常生气,让我们必须尽快处理好有色金属集团职工医院被收购后的安抚工作。”

    听到此处,苏韬稍微心安,估计那老头伤得很重,但肯定还活着。

    李安博点了点头,指着身边的苏韬,介绍道:“这位就是成功收购有色金属集团职工医院的负责人,苏韬先生。”

    那市委官员眸光一闪,叹气道:“那实在太好了,如果你能出面安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苏韬摇头苦笑道:“请问我要怎么安抚他们?承诺收购之后,一切不变?那对于职工医院有什么变化?”

    市委官员皱了皱眉,不悦道:“你这是什么态度?现在已经闹出人命案了,情况如此紧急,还谈那些事情做什么?刚才市委书记已经发过话,如果你们解决不好这件事,这次收购行为就不算数。”

    苏韬沉声道:“我们已经与有色金属集团牵过合同,政府过度干涉,就是违法!”

    市委官员指着苏韬怒道:“难怪事情会变得如此糟糕,就凭你这个恶劣的态度,能不出现群体事件吗?”

    苏韬反问道:“害怕出现群体事件,就得纵容和隐忍不合理的现象存在吗?职工医院这么多年来,经营不善,许多员工吃空饷,高层管理人员贪污谋私,简直令人发指。现在他们一哭二闹三上吊,我们就继续让他们像蠹虫一般活着?”

    市委官员好歹也是一名副厅级干部,被苏韬一阵质问,竟然哑口无言,只能望向李安博求助。主要是因为苏韬是李安博带过来的人,他不知道李安博和苏韬的真实关系,究竟是敌还是友。自己必须看在李安博的面子上,不好对苏韬太过咄咄逼人。

    李安博露出不悦之色,道:“现在问题因你而起,还是得妥善解决,这是你的责任和义务。既然你不采取政府方面的合理建议,那么你就得自己处理好这件事情。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必须让这些人赶紧撤离。不然的话,你在陕州省的所有经营行为,将全部会被勒令停止。”

    刚才饭桌上谦和的李安博,眨眼之间变成另外一人!

    这才是李安博掩藏在虚伪外表下的真实面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