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27章 那就扳扳手腕
    何朵将苏韬送入租住的小区,然后返回位于西京东区的父母家中,因为没有提前打电话通知,所以在家里工作多年的陈阿姨有些意外,打开门之后,连忙取出拖鞋,笑道:“朵朵,你怎么回来了?”

    陈阿姨是父亲的远房亲戚,家里条件不怎么好,父亲得知之后,就将她聘为保姆,一晃已经十多年,陈阿姨也将乖巧的何朵视作亲生女儿一般看待。

    陈阿姨对何家感恩无比,何朵父亲不断升迁,以至于她的地位和重要性也谁唱船高。自己的一对儿女,如今都是事业有成,已经结婚生子,陈阿姨也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照顾何家一家人的身上,因此何朵离开何家之后,让陈阿姨还有点失落。

    何朵也将陈阿姨当成家庭成员,笑道:“陈姨,这不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吗?”

    陈阿姨指着楼上,低声道:“你爸刚回到家,正在书房处理工作呢,赶紧去瞧瞧他。你搬出去住之后,他其实牵挂着你,担心你吃不好,穿不暖。”

    何朵淡淡一笑,道:“哪有那么夸张!我爸知道我独立性强,能照顾好自己。”

    何朵换好拖鞋,将皮包随意地搁在沙发上,然后轻手轻脚地上楼,见书房的门开着,突然跳出去,大叫一声,“何思明,你好啊!”

    除了自己的女儿,有几个敢直呼其名,何思明正在批改文件,也是被何朵吓了一跳,摘下眼镜,望着自己古灵精怪的女儿,没好气道:“不知道你爸心脏不好吗?还故意吓唬我。”

    何朵调皮地吐了吐舌尖,走到何思明的身边,笑着给他捶肩,“爸,你身体好着呢,我这不是为了给你惊喜吗?”

    “哪是什么惊喜,完全就是惊吓!”何思明对自己乖巧的女儿,也是疼爱非常,“已经一个多月没露面,怎么想起回家看看我和你妈了啊?”

    何朵微微一笑,道:“我回来是想请你帮忙的!”

    “哦?”何思明有点意外,“我女儿一向独立自主,毕业之后找工作,都靠硬本事,现在遇到什么难题,竟然要我出手相助。”

    何朵眨了眨漂亮的眼睛,低声道:“爸,你不是无所不知吗?猜猜看!”

    何思明对自己女儿的行踪其实一直都在关注,他大概知道何朵今天为什么回家,摇头笑道:“你什么消息都不透露,我如何能猜得出?”

    “那我跟你娓娓道来!”何朵慢慢将苏韬收购有色金属集团职工医院以及委托自己成为职工医院负责人的前因后果,很详细地告诉了何思明。

    其中包括苏韬如何救治吴俊一家人,言辞中不乏欣赏和崇拜。

    何思明听完之后,眉头紧锁,摇头苦笑不语。

    何朵原本以为何思明会帮助自己,如今看上去很犹豫,着急地问道:“爸,你好像不太乐意帮忙啊?”

    何思明轻轻叹气,“朵朵,你还是太单纯啊。换位思考,如果你是苏韬,遇到医院一个护士,相处不过几日,会赋予她那么大的权力吗?”

    何朵微微一怔,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苏韬知道我的身份?”

    何思明点了点头,道:“没错,其实他提拔你,是想让你来劝我入局,现在他已经达到自己的目的。”

    何朵听父亲这么说,心凉了半截,失望地说道:“他不像是那种人!”

    何思明见何朵的表情大变,微微一怔,意识到自己女儿可能对苏韬有了情愫,作为父亲,当然不愿意自己女儿受到伤害。他很认真地说道:“朵朵,我劝你明天就辞去现在的工作,这个苏韬不简单,而且他现在做的事情,更是非常复杂。”

    作为陕州省的高官,何思明心思缜密,远比何朵要复杂得多,事情太过巧合,让他不得不深入考虑,何况此事还涉及到自己最为在乎的女儿。

    何朵贝齿咬着红唇,摇头道:“爸,我还是得问清楚之后,再做决定!”

    何思明微微点头,总觉得会发生些什么。

    何思明是省政府常务副省长,也是省委常委,位置处于第四,在省政府的地位仅次于省长,比起从中央空降的李安博权力更大一些,仅次于省长骆川。

    何思明是从地方上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升上来的,无论个人能力,还是口碑都非常不错。不过,因为与省长骆川走得很近,所以并不受省委书记曹广佑的重视,有种被弱化的趋势。

    前不久,书记碰头会之后,李安博被调整分工,其实就是曹广佑将权力触手慢慢深入省政府的信号,所以无论骆川还是何思明最近这段时间都非常小心谨慎,以免给曹书记落下把柄,进一步被削弱权力。

    何思明有明锐的政治嗅觉,总觉得苏韬此次收购国企医院,会涉及省委一二把手之间的博弈,正常反应是避之不及,哪能轻易跳入呢?

    何朵跟父亲一番话之后,心情非常糟糕,原本想求何思明动用关系,帮苏韬一把,但没想到何思明说苏韬接近自己,另有目的,因此晚上吃饭都是频频走神,吃得一点都不香甜。

    妈妈姚黎见何朵这样,顿时有些担心,吃饭之后,拉着何朵聊会天,但何朵总是躲避,所以并没能问出什么结果。

    何思明大概能猜出女儿不高兴的原因,只是让老婆不要去多问什么,让何朵自己消化,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想清楚。

    何思明对待女儿的态度一向如此,不像其他官员干部,过多地干涉子女的人生,而是让女儿自己寻找喜欢的生活。自己那些同事好友的女儿,大多都被送出国,但自己女儿却选择当了一名普通护士,尽管如此,何思明对女儿何朵充满骄傲,因为女儿很单纯善良,没有沾惹半点现在很多女孩都有的娇气。

    作为正常的父亲,当初何朵高中毕业之后,肯定会动用关系,让何朵去考一个热门的专业,方便自己以后安排工作,但他并没有那么做,而是鼓励何朵选择自己喜欢的护理专业。

    女儿从小就有爱心,何思明也觉得这个职业合适何朵。

    当然,何思明对女儿的未来,也有其他设计规划,有色金属集团职工医院,也可以当成她事业起步地方,也是一个跳板,以后运作一下,还是可以踏上仕途之路。

    不过,现在职工医院已经被收购,后面就会脱离国企控制,何朵想走仕途,也就没有晋升通道。

    综合诸多原因,何思明都是希望何朵离开现在的岗位。

    何朵洗完澡之后,躺在自己房间的小床上,她的房间色调以粉红色为主,墙壁上挂着自己的写真照片,梳妆镜也是公主风格,营造出甜美的氛围。

    何朵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眠,最终没忍住给苏韬发送一条信息,“我想知道,你是否知道我的家庭情况?”

    片刻之后,苏韬回复道,“一个合格的老板,选择员工,当然会调查她的家庭情况。我知道你父亲的职务,但这并不是我们选择你的唯一原因。我更看重你在帮助吴俊一家人时,表现出来的善良,那是这世间最美好的东西,远比你的家庭背景更加值得珍惜。”

    “谢谢你的答案!”何朵嘴角浮出微笑,苏韬的回答让她瞬间开心起来。

    如果苏韬说并不知道她的家庭情况,只能说明苏韬招人太随意了,既然苏韬承认,早就知道自己的家境,这个解释合情合理,也让何朵坚定加入三味集团的信心。

    ……

    苏韬给何朵发完信息之后,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对于何朵,他还是有些愧疚,招聘何朵,说完全没有功利心,显然不可能。

    不过,苏韬却是暗下决心,除非她主动愿意相助,绝对不会利用她,因为何朵在这个复杂的社会,宛如濯清涟而不妖的荷花,太难能可贵了。牵涉上俗事,总觉得玷污了美好,让良心有些过意不去。

    苏韬让谢畅调查过何朵的家庭背景,既然是未来三味医疗投资公司的核心成员,必须要知根知底。

    另外,也正是因为知道何朵的家庭背景,所以苏韬才会委婉劝说何朵不要再让吴俊一家人误会。

    门第有别,地位差距,吴俊绝对不可能跟何朵有什么结果。

    见苏韬的表情阴晴不定,柳若晨将切好片的苹果递了过来,苏韬用牙签插了一块,放入口中,嚼了两口,苹果口感很好,又脆又甜。

    “明天我会和李安博见面,不出意外,他会抛出自己的计划。”苏韬与柳若晨平静说道。

    “他会劝你退出吗?”柳若晨担忧道,“他现在全面负责陕州卫生系统工作,如果对你加以阻扰,你将寸步难行。”

    “那就扳扳手腕!”苏韬淡淡笑道,“你晚上得代替我去见见宫满江!然后将我手里的这份信,交给宫满江。”

    “他会见我吗?”柳若晨知道苏韬下午已经与宫满江彻底撕破脸皮。

    “他绝对会见你!”苏韬很自信地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