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26章 如此借力打力
    雷东等宫满江离开之后,铁青着脸迎向苏韬,表现得很生气地说道:“你虽然暂时签订了合约,但毕竟还没有正是接受这家医院。宫院长在医院辛苦工作这么多年,被你如此奚落。你这种态度,会不会让我们实在太心寒了。”

    苏韬对雷东的印象很糟糕,不动声色地问道:“怎么?难道你也想和宫院长一样辞职?”

    苏韬反问雷东这么一句,让雷东直接下不来台。

    雷东微微一怔,怒气腾腾地说道:“这里是有色金属集团职工医院,还容不得你一个外人来嚣张跋扈。”

    苏韬淡淡冷笑,“现在职工医院已经被集团出售给我,虽然只是签订了合同,但如果违约的话,集团要承担一亿多的违约金。你如果能说服集团愿意支付给我这笔违约金,我完全可以退出。”

    雷东顿时语塞,愤怒地望向苏韬,“做人要知道留人一线!”

    苏韬摇头,叹气道:“并不是我嚣张,而是我想从骨子里改变医院的气氛。你作为医院的高层管理人员,当医院遭遇变化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站在医院发展的角度,而是关注个人的利益,就冲这一点就完全不具备担任管理的资格。而且,你们骨子里就有一种傲慢,至于排外就是表现。”

    雷东不屑地笑道:“我们这些职工,从父母辈就就开始为有色金属集团的发展做贡献。现在医院经济效益不行,就一刀切,未免太不人道。有色金属集团不管我们,我们自然会寻找其他诉求的通道。几百个人一起抗议,总会引起注意的。”

    苏韬早已心理准备,大手一挥,从容笑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去抗议好了,所有参与抗议的人,将全部从职工医院辞退。”

    旁观者开始有些慌张,因为苏韬的话太有威慑力了。

    这些职工医院的工作人员,捧着铁饭碗,早已习惯安逸的生活,根本没想过有一天会面临下岗,当事情突如其来之后,都无法适应。毕竟离开这里之后,就得去社会上面对更多的竞争,他们原本踏入这个门槛就是靠着父母辈的庇荫,竞争力可想而知。

    雷东身体下意识地晃了晃,苏韬实在太霸道了,指着苏韬的鼻子,怒斥道:“如果我们都被辞退了,这医院难道就不运营了?”

    苏韬沉声道:“既然是要改革,那就得大刀阔斧。我几个亿都花出去了,停止营业一段时间,这点钱还是损失得起的。而且,按照现在医院的情况,完全是入不敷出,不用给你们这些坐吃山空的蠹虫开工资,将这笔钱节省下来,就是减少损失。”

    雷东被苏韬一番话骂得内伤,偏偏苏韬一个脏字都没有说出来,还言之有理,雷东一张腊肉脸被气得满面通红,却又不知道下面该如何扭回劣势。

    “咱们走着瞧!”雷东眼中喷出怒火,“一个外地人敢在西京横行霸道,简直岂有此理。”

    苏韬哈哈一笑,道:“雷副院长,我还有一个想法要告诉你。既然新接手了职工医院,以前的旧账还是得清算一番。哪些人曾经贪污腐败过,哪些人在医院挂职吃空饷,这些都是得继续追求的。你儿子一直在医院挂职,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前后差不多有五年时间,按照医院发给他的工资及保险费用,每天大概要支出二十万,总共加起来就是一百万元。尽快偿还这笔钱,不然的话,我会追求法律责任。”

    雷东被双连击,气得差点吐了口老血,自己儿子在医院挂职属实,但挂职的人那么多,偏偏要自己偿还这笔钱,这针对性太明显了。

    雷东怒道:“你这是在欺负人,谁说我儿子是吃空饷了?有证据吗?”

    苏韬淡淡道:“你儿子一年只来医院上十天班,对考勤制度视若无睹,许多职工都有目共睹,需要证据?雷副院长,我还得提醒你,三天之内你必须要将钱交到财务部门,不然的话,不仅你儿子要被追责,连你也逃不了干系。你的行为属于滥用职权,谋取私利。”

    雷东环顾四周,有不少看好戏的员工,虽说绝大部分都属于子弟,但其中也不乏认真刻苦,脚踏实地的工作人员,他们对雷东的行为也看不惯。

    雷东的儿子雷峥在职工医院可以用臭名昭著来形容也不为过,靠着雷东作为靠山,根本不上班,还拿那么多的工资,不少女医生和女护士都被雷东骚扰过。

    见大伙议论纷纷,雷东自知理亏,继续争论下去,只会让自己颜面扫地,“行啊!多说无益,咱们走着瞧吧!”

    言毕,雷东气急败坏地往医院内走去。

    苏韬对着其他围观的员工,承诺道:“之所以辞退两位院长,是因为想让职工医院里里外外焕然一新,对于想要在职工医院继续发光发热的人,我们衷心欢迎,同时给予承诺,为你们提供稳定、可靠的未来;但对于那些想混吃混喝的人,我也奉劝一句,早点离开,当然,我们从道义上,会给予相应的补偿。”

    员工们议论纷纷,其中一人站出来,皱眉道:“你实在变相的劝退我们吗?”

    苏韬轻声道:“有实力的人,会觉得这是一次机会;没实力的人,会觉得这是一种折磨。大家都是年轻人居多,虽然过去的工作方式,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份稳定的收入,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也是一眼望到头,没有任何挑战性。作为年轻人,要有梦想和野心,不能就这么慢慢老去,将青春耗尽,让斗志磨灭。”

    员工们开始沉默,对苏韬的这番话有所触动。

    苏韬之所以今天过来这么强势,是因为改革的阵痛早晚会显现出来,不会因为你的隐忍,就会消失。

    苏韬没猜错的话,雷东等人恐怕早就在暗中设计阴谋,自己现在提前将脓疮给发现,直接捅破,这样就不会腹背受敌,让一切阴谋浮出水面,敌人在明处,应对起来,就没有那么麻烦。

    其实,这种处置之法,也来自于苏韬的职业习惯。

    中医大夫治病,必须要找准病门,重病下猛药,若是迟迟不解决,反而夜长梦多,只会后患无穷。

    无论宫满江还是雷东都是得清除的对象。

    宫满江本身没有打错,但却也没有大的贡献,院长是医院的核心,连年处于亏损,这种院长根本不符合,渎职其实与贪污腐败一样,在其位却不谋其职,也是必须要被追责的。

    至于雷东完全将职工医院当成了自己私人的财产,动用自己的权力,将儿子吃空饷,与蠹虫无异。严格意义来讲,雷东这种行为与贪污公款没有任何区别,只是借用了一个看似合法名义而已,这种人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

    无论雷东还是宫满江,都是国营单位干部的典型,在以后国企医院改制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所以苏韬第一次出手,必须要态度坚决和果断。

    苏韬是打算真正在国企医院改制过程中,取得一定的成绩,而不是做表面功夫应付一下萧副总理,或者完成与戚家豪的赌约。

    何朵微微叹了口气,因为家庭的缘故,她从小就接触过复杂的斗争,对于苏韬的状况,她隐隐有些担心。

    因为何朵现在已经是医院的负责人,所以拥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苏韬跟着她来到办公室,何朵给他倒了一杯热水,低声道:“谢谢你!”

    何朵身材极好,尤其是那双纤长的玉腿,结实秀挺,堪称完美,充满青春的气息,让人看了以后,不禁砰然心动。

    苏韬笑道:“谢我什么?你是我的人,被欺负了,当然要找回面子。他们欺负你,其实是为了给我施加压力。”

    何朵听到苏韬说“你是我的人”,内心有种莫名地感动,不过却是摇了摇头,苦笑着提醒道:“雷东虽然在医院名声不好,但他的社会关系丰富,你惹恼了他,恐怕会有很大的麻烦。最有可能出现的状况,他会煽动一群人,去信访找政府寻求帮助,给你施加压力。”

    苏韬喝了一口白开水,淡淡笑道:“该来的总会来,是无法躲避的。难道我好好地伺候他,继续让他儿子吃空饷,他就不会对付我吗?”

    何朵被苏韬这么一问,惊愕道:“你是故意激怒雷东的?”

    苏韬点了点头,道:“没错,既然打算大刀阔斧的改革,那就得做一个恶人。政府如果出手协调此事的话,那反而有利于我们接管省发达纺织集团职工总医院。”

    “为什么?”何朵好奇地问道。

    苏韬耐心地分析道:“省政府过度插手国企医院改制,会引起国务院的重视。我们要借助政策的力量,来顺水推舟。”

    何朵恍然大悟,“你是故意想让省政府来调停?”

    苏韬笑道:“省政府一旦露面,那么我就可以理所当然地请求国务院相助,如此才能借力打力。”

    在现阶段,苏韬不好直接请动国务院萧副总理为自己收购国企医院的事情增加助力,但省政府若是有人出面干扰国企医院改制,情势那就不一样,国务院会从中协调。

    如此一来,不仅可以将已经收购的有色金属集团职工医院迅速改造,而且还可以为收购省发达纺织集团职工总医院奠定基础,是一箭双雕的阳谋。

    毕竟时间紧急,如果不动用特殊的办法,很难在一个月内连续收购三家难啃的硬骨头,所以苏韬必须要通过矛盾激化,来为达到加快收购的目的。

    苏韬是奉萧副总理命令来趟浑水,萧副总理在关键时刻,必须要给出一点支援,为自己打通道路。

    何朵对苏韬的性格又有了更深的地了解,这不仅是一个善于医治疑难杂症的神医,还是一个洞察人情世故的人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