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25章 重手敲山震虎
    苏韬与洪光念在洽谈收购的过程中,从谢畅那边得到消息,何朵在接管有色金属集团的工作时,遇到不愉快。

    这也在情理之中,何朵原本只是医院最基层的护士,如今鲤跃龙门,成为三味医疗投资集团的代言人,可以向原来医院的管理层发好司令,任谁也接受不了这个结果。

    苏韬与洪光念结束会面之后,前往有色金属集团职工医院,院长宫满江事先接到电话等候多时,他此刻心情充满忐忑和无奈,谁能想到几天之前,指着自己鼻子说,要收购这家医院的苏韬,真做到了一切!

    当时,虽然他没有表现出来,宫满江内心深处还是嗤之以鼻的。

    雷东站在洪光念的身后,满脸堆着笑意,内心更是惶恐不安,不过还是有些侥幸,苏韬会忘记曾经的不快,毕竟收购职工医院之后,还得自己这些高层管理来帮他安抚人心。

    像收购这么大的事情,员工如果集体不配合,到政府部门上访,可是会闹出群体事件的。

    宫满江见雷东在旁边抽烟,皱了皱眉道:“等下大老板就到了,你赶紧把烟给掐掉吧!”

    雷东皱了皱眉,低声道:“宫院长,难道你就这么认命了?”

    宫满江淡淡地看了一眼雷东,道:“你是什么意思?”

    雷东朝宫满江招了招手,两人走到院门口的偏僻处,见左右无人,雷东压低声音道:“宫院长,收购的事情还有转机,就看你一把手愿不愿意发号司令了。”

    “现在合同都签订了,还能有什么转变?”宫满江不动声色地问道。

    雷东继续捏着冒着袅袅烟气的香烟,笑道:“人民群众的力量是巨大的,按照何朵透露的消息,在收购后的两年内,将会清除大批员工,把综合类医院改造成以中医为主的中医院,这意味着很多人要下岗失业。”

    宫满江叹了口气,“这也是没办法啊!但凡是改革,肯定要大刀阔斧求变化。”

    雷东阴恻恻地一笑,“如果这些面临下岗的员工,全部集合起来,到省政府去静坐,你觉得会不会让事情有转机?”

    宫满江眼睛一亮,惊愕道:“这可是煽动群众,违背原则!”

    雷东却是看出宫满江的内心想法,他这是在犹豫和徘徊,继续怂恿道:“苏韬和集团领导签署收购合同,没有听取基层员工的建议,影响到大家的未来生活,破坏了原本和谐稳定的医院结构。几百人的医院,不能搞一言堂,不能像资本低头,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啊。”

    宫满江也是心思缜密之人,知道雷东是想把自己当枪使,不屑地抽了抽嘴角,冷声道:“你想我怎么做?煽动员工罢工?然后跟苏韬拼个鱼死网破?”

    雷东也是见风使舵之辈,连忙赔笑,“事情当然不用你出面,由我们下边人办好,不过,宫院长还请你一定要表态,支持我们!”

    “如何表态?”宫满江盯着雷东,他知道这家伙与被双规的马永才关系不错,担心这会是一个陷阱。

    雷东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低声道:“这是我这几天联系的一些老同志,他们都是医院的老员工,做出过重大贡献,而且不少人在社会上都有地位,他们都在上面签了名字,表明决心。”

    宫满江知道这些老员工签名的原因,他们子女都在医院接班任职,如果现在医院进行改制,首当其冲会影响到这些人的前途。

    至于这些老员工,他们都已经退休拿养老金,本身没有前途可言,所以在雷东的游说之下,便支持此次抗议行动。

    “你的意思是,让我在上面签字?”宫满江似笑非笑地问道。

    “没错!如果有您的名字,那么就更加有号召力。当然了,如果您不愿意签字,主要保持默许就可以。”雷东轻松笑道。

    宫满江第一反应是,这家伙肯定背后有其他人支持,否则绝对没有雄心豹子胆,敢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宫满江佯作犹豫不决,苦笑道:“此事我已经知道,医院被收购,主要还是因为经营不善,如果新老板觉得我不适合担任这个职务,那就把我给撤掉,也不为过。但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对何朵还是要客气一点,她可不简单!”

    雷东不屑地笑道:“这小姑娘的确很不简单,才几天啊,就爬到我们头上了。我没猜错的话,她肯定是利用自己的是女人这个优势。一个刚出学校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发号指令,颐指气使呢?”

    宫满江淡淡摇头笑了笑,自己与雷东算是有过提醒,至于他注意不注意,就跟自己无关了。

    宫满江的性格属于那种左右逢源之辈,谁也不得罪,从不犯错,处处留有余地,所以他才能一步步地做到院长位置,苏韬如今收购医院,他肯定有危机感,但你盲目的到处乱冲,还不如坐山观虎斗,现在巴不得雷东带头闹事,自己好做收渔翁之利。

    雷东之所以想要跟苏韬对着干,主要有几个原因,第一,他知道自己儿子雷峥,跟苏韬的关系不融洽,那天在急诊室外,自己与苏韬也发生了冲突,彻底撕破脸皮,以后想要继续在医院干下去绝无可能;第二,如同宫满江分析,雷东的确已经找到靠山,他有侥幸心理,人生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小妾变老婆。生活赌一赌,摩托变吉普。

    “新老板到了!”宫满江扫了一眼不远处从出租车内下来的苏韬,然后径直迎过去,脸上带着习惯性的笑容。

    “虚伪的家伙!”雷东心中冷笑不已,他没想到宫满江不上当,否则的话,事情成功之后,绝对能取而代之。

    让宫满江签字,不仅是想把他拖下水,同时还是让他成为背锅侠。

    不过,宫满江狡猾不上当,也不会影响其他部署。

    雷东将半截烟扔在地上,用脚尖踩灭,然后掏出手机,走到角落里,打通一个电话,“苏韬已经来到医院!宫满江是个老狐狸,根本不上当!”

    电话那端传来轻松的声音,“按照原来的计划推进,那宫满江不会看出什么吧?”

    雷东自信地笑道:“就算看出,也没关系,对于苏韬而言,这就是个死局。他现在的敌人,可是几百名的员工,人一旦离心离德,就离死期不远了。”

    苏韬见宫满江笑着走过来,伸手不打笑脸人,表现得也很客气,“宫院长,你好!”

    宫满江微笑道:“以后喊我老宫就好了!”

    喊个老头子“老公”?

    苏韬觉得莫名的别扭,见何朵脚步匆匆地从远处小跑走来,他眼力极佳,看得出来何朵尽管表面上带着笑意,但眼睛似乎因为哭过,所以有些红肿,心中暗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稍微有些低估收购有色金属集团的后续工作。虽然跟集团签署合约,但下面的人拒不执行,那也挺无奈的。

    这就跟租房到期,来了新的客人,但原来的客人,偏偏不愿意离开,死赖着不走,这种局面尤为尴尬。

    “苏董,您来了啊?”何朵脸上带着纯净的微笑,方才遭遇的种种不快,也随之烟消云散,一扫而空。

    苏韬淡淡笑道:“嗯,自己人被欺负了,当然要来看看情况。”

    宫满江在旁边赔笑道:“苏专家,可能有些误会,只不过是会议上有些争议而已。何总,可能不太适应,我们医院内部会,因为股东比较多,经常会出现矛盾,今天只是小场面而已。”

    苏韬皱了皱眉,冷笑不已,让宫满江不知为何背脊发寒,“如果是为了发展,合理的诉求,那是可以允许有不同的声音,但若是为了私人的利益,影响医院未来的改制工作,那就是故意破坏大局。”

    宫满江被苏韬批评得有点抬不起头,讪讪笑道:“看来苏专家,对我的工作很不满意!”

    “没错!”苏韬沉声道,“职工医院连年亏损,有许多人挂职吃空饷,难道说你这个院长有功劳?”

    宫满江好歹是五六十岁的人,被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站在空旷处,被这么劈头盖脸地一顿怒斥,羞愧得抬不起头来,他愧疚地无奈道:“既然如此,我宫满江无地自容,从今天起辞去院长的职务。”

    苏韬点了点头,道:“虽然你没有功劳,但也有苦劳。财务部门会在结算时,多给你一些补偿!”

    宫满江被苏韬这么一说,脸面尽失,摆了摆手,垂头丧气地转身离开。

    站在不远处没有靠近的雷东被苏韬的这番举动,弄得也有点懵逼,苏韬的决定果断无比,宫满江说辞退就辞退,丝毫不留任何情面。

    “这家伙完全是要自绝于人类啊!”雷东心中暗爽,这对于自己暗中筹谋的反攻大计,岂不是等同于助攻?

    何朵的心情则是五味杂陈,她显然没想到苏韬为了给自己出头,直接将宫满江给逼退了。

    当然,苏韬用重手敲山震虎,并非随兴所为,新官上任三把火,如果不展现出足够的魄力,如何能震慑住场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