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16章 坏人遇到狠人
    /p&gt;马永才见马翔鸣默不作声,继续骂下去索然无味,妻子黄兰知道丈夫的脾气,这个时候登场,低声说道:“儿子腿上有伤呢,你怎么能这么逼他呢?”

    马永才怒道:“慈母多败儿!”言毕,用力地挥手,指着马翔鸣怒道,“跟我来书房!”

    马翔鸣好不容易站起身,拄着拐杖走进书房,马翔鸣指着书桌上的一个信封,命令道:“明天把卡给吴俊送过去。”

    马翔鸣有点意外,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爸,多少钱啊?”

    “五十万!”马永才哼了一声道。

    马翔鸣皱了皱眉,道:“给的有点多了吧?”

    马永才愤怒地拍了一下桌面,“那可是一条人命啊!你应该感到庆幸,如果死了人,就不是钱能摆平的了。”

    马翔鸣心里不以为然,但嘴上却是唯唯诺诺,“明天一早,我就给他送过去。”

    马永才面色这才好点,不耐烦地朝这个惹事不断的儿子摆了摆手,道:“记得请求对方的原谅,办不好这是件事,就不要再来见我了。给我滚吧!”

    马翔鸣如蒙大赦,连忙一瘸一拐地离开书房,黄兰这时也跟了进来,皱眉道:“你身体不大好,发这么大的火,干嘛啊?”

    马永才沉声道:“你还护着他!”言毕,他掏出手机,点开一个链接,“你瞧瞧他办的好事!”

    黄兰看了一眼,是一条关于马翔鸣殴打吴俊的文章,皱眉道:“都是捕风捉影的事情,怕它做什么?”

    马永才没好气地怒道:“所以说你们这些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现在不比以前,新媒体传播速度太快,这条新闻在我们有色金属集团各大微信群,疯传不已。下班之前,董事长亲自给我打电话,过问此事。你也知道现在集团内部的局势,我们好几个人都在竞争总经理的位置,出了这种事情,岂不是后院着火?”

    黄兰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为了得到总经理位置,马永才可谓用卧薪尝胆来形容,花费了许多钱,砸在疏通关系上,现在呼声也是最高的。

    “肯定是石中天故意在陷害你!”黄兰涨红脸,怒气冲冲地说道,“今天他老婆见到我,还故意尖酸地讽刺我呢。”

    马永才叹了口气,道:“石中天好不容易抓到这个机会,当然顺杆子往上爬啊。如果你的心肝宝贝儿子,不惹出这么大的事情,能被人抓住小辫子吗?”

    黄兰被质问得脸上红白一阵,气弱道:“那应该怎么办呢?”

    马永才沉声道:“先让那臭小子带钱过去赔礼道歉,实在不行的话,我再亲自过去打招呼。”

    黄兰讪讪点头道:“明天我陪儿子一起去!”

    马永才点了点头,继续坐在办公桌前,对着文件材料,黄兰于是退出了书房。

    马永才看了一阵文件,摸到茶杯准备喝一口,突然手指打滑,茶杯竟然直接在地上摔碎。马永才怔然半晌,这个茶杯自己用了差不多七八年,从未发生过这件事,他心情有些慌乱,叹气自言自语道:“感觉实在不好,明天得去红叶庵去烧香拜佛才行!”

    红叶庵在西京是很有名气的尼姑庵,主要是庵主静非师太名声极佳,而且庵内供奉的菩萨也极为灵验。

    其实宗教场所大致相同,基督教的忏悔室,和佛教的解签作用相同,当人有了解不开的心结,就得倾诉,宗教可以帮助人找到释放的途径。

    ……

    凌晨四点,酒吧街慢慢冷清下来,谢畅望着客人陆续离开,掏出打火机点燃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两口,旁边坐着三个身材精瘦的男子。

    “雪豹,都已经安排好了,兄弟们已经聚集在马家附近,就等你一声令下了。”其中一个矮壮的男子沉声说道,他看上去年龄在三十七八的样子,卡尺头,头顶故意修理了一个闪电的图案。

    “霹雳,你在精不在于多,这是二老板吩咐的事情,千万不能有闪失。”谢畅霍然站起身,整理了一下皮衣,打了个响指,“走出发吧!”

    矮壮男子递给谢畅一个工具箱,谢畅在里面翻腾了一阵,最终将一把鹰钉斧拿在手里掂量几下,淡淡道:“走,砍人去!”

    马翔鸣这一觉睡得不算踏实,虽然腿已经不疼了,但腿上打着石膏,睡觉的姿势不能随便更换,所以这一夜处于半梦半醒之间。

    突然一阵犬吠声传来,让马翔鸣惊得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再无动静。

    马翔鸣以为自己做梦,再次躺下,望着天花板,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闭上眼睛。

    又不知过了多久,马翔鸣在模模糊糊之间,突然发现房门的把手动了两下,他浑身打了个机灵,心中暗惊,难道有人准备潜入房间?

    或者是自己在做梦?

    没有安全感的人,经常会做那种有人半夜开门走进你房间的梦。

    不过,这一次特别的真实!

    门把手被拧动了两下,终于还是缓缓被推开,马翔鸣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并没有起身,突然一个硕大的东西从天而降,重重地砸在马翔鸣的身上,被砸得生疼。

    “什么东西啊?”马翔鸣朦朦胧胧之间,在黑暗中摸到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继续摸了一阵,发现手里黏糊糊的,再仔细一嗅还有股浓烈的血腥味,他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手掌,好像全部都是鲜血。

    此刻他终于清醒过来,赶紧拉开床头灯,定睛一看,之间一个狗头躺在自己的身上,狰狞地望着自己,呲牙咧嘴,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至于床褥上到处都是鲜血,自己所处的地方,哪里还是家,完全就是血腥的修罗地狱。

    “我一定是在做梦!”马翔鸣狠狠地抽了自己两记耳光,旋即他发现真尼玛的疼啊,这不像是梦,太真实了啊!

    马翔鸣第一反应是肉疼,现在市面上藏獒有很多,最低五百块钱就可以买到一只杂交藏獒,血统最好的藏獒最高能卖到上千万,而这两只藏獒花费了自己两百多万元。

    第二反应是恐惧,藏獒已经成年,虽然养在家中,野性凶猛,如果放在山野中,就算是最凶猛狮虎,也不是它的对手。这么凶猛的动物,竟然被人活生生地砍掉脑袋,以这样的身手,想要干掉自己,岂不是探手一挥间的事情。

    马翔鸣没敢喊出声,因为他担心凶手潜伏在暗处,自己一开口的话,对方直接杀了自己,所以他赶紧躺下,躲在被子里,努力让自己表现得更睡熟了一样,但尽管如此,被子还是因为他身体的颤抖起伏不止。

    大约等了一个多小时,旁边依然没有动静,马翔鸣才鼓起勇气,从床下走下来,蹑手蹑脚地走出门,率先来到自己父亲的房间门口,他最害怕的是,发现自己父母惨死在床上。

    马翔鸣观察了一阵,听到父母此起彼伏的鼾声,心情宽松不少,知道对方是为了恐吓自己,而并非要自己家人的性命,心情稍微稳定下来,来到别墅外面的门卫处。

    门卫歪着脑袋,趴在岗亭上,马翔鸣大着胆子试了试他的鼻息,发现他还活着,拿起桌上的保温杯,将里面的热水泼在他的头上。

    门卫是被人打晕了,被水打了个机灵,回过神来,惊讶地望着马翔鸣,道:“少爷……”

    马翔鸣气得不行,沉声道:“看到谁袭击你的没?”

    “没有!”门卫一脸茫然,他虽然是个退伍兵,但也就身体素质比常人好一点而已。

    “废物!”马翔鸣低声骂了一句,气急败坏地说道,“你跟我来!”

    门卫手脚发凉,跟着马翔鸣来到养藏獒的场所,地上一滩血迹,两只藏獒不知所终,墙壁上用狗血写着几个字,“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大红和二红呢?”门卫头皮发麻,自己的工作是守门,但更重要的是给伺候那两只藏獒啊!

    “把这里清理一下,还有我的房间,不要告诉我爸妈这件事!”马翔鸣胆战心惊,第一反应,动手的人跟吴俊有关。

    吴俊的背景,他可是调查过,简单地就像是一张白纸,这也是为何,他即使伤人之后,也极其镇定的缘故。

    但现在明显对方是为了帮吴俊出头而来,马翔鸣打定主意,等天亮之后,就会去主动给吴俊道歉。

    至于那五十万,马翔鸣也忐忑不安,不知道满足不满足得了他的胃口。

    毕竟对方一动手,就让自己损失了两百万啊!

    马翔鸣是个纨绔少爷,但并非亡命之徒,坏人遇到狠人,也只有乖乖求饶的份!

    “院子里装着监控,我们要不去看看?”门卫低声说道,两条藏獒被杀,自己责无旁贷。

    马翔鸣想了想,咬牙道:“不用看了!”

    “为什么?”门卫惊讶地问道。

    “探头肯定都被毁掉了,能做这些事情的人,难道不知道院子里有摄像头。”马翔鸣无奈苦笑道。

    门卫知道藏獒室墙角就有个摄像头,他走过去看了一眼,也是倒吸一口凉气,摄像头果然不翼而飞。

    (特别感谢:源源优越、书友42625780、零点薄荷、dc20021016、卡特彼勒bjx、菜农一号、xky熊凯阳、还债鬼22、csc1858、谁抢我的赤脚、书友701、尽信书无数、zhaoze87、喔擦勒、书痴eyi@百度、书友d8等众多书友的打赏或者月票。下一章在18:00左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