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15章 你先挑逗我的
    “呀,你做什么?赶紧给我下去!”柳若晨没想到苏韬还真是装醉,自己被他的演技完全欺骗了,娇呼一声,用力地推了苏韬一把。

    “我这个人一向都遵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报复。”苏韬得意地笑道,“刚才你先挑逗我的!”

    挑逗?

    柳若晨气得面红耳赤,“我只是想看你究竟有没有醉!”

    “我没醉,又如何啊?没醉,你就把我从床上给推下去啊!”苏韬见柳若晨挣扎的厉害,调整了一下手势,将柳若晨乱动的双手,死死地摁在地上。

    “好了,我跟你道歉,行不行!”柳若晨凤目瞪得浑圆,她将俏脸扭到一边,因为觉得继续跟苏韬对视下去,恐怕会失去理智。

    苏韬是个热血青年,柳若晨何尝不是个有正常需求的女人?

    都说干柴烈火一点就着,能发生化学反应,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无论干柴还是烈火,都难逃其责。

    柳若晨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苏韬也不知为何今天自己的反应,尤为强烈!

    “反正我是喝醉酒了,将错就错,也没什么大不了。”苏韬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声音。

    “不行啊,若晨是个好女人,是自己的合作伙伴,自己怎么能伤害她呢?”

    “你怎么知道这是伤害?或许这是更进一步的机会。”

    “如果她真愿意的话,不用你主动,也会投身于你。”

    “若晨是矜持的女人,如果真主动,那就不是她了。”

    “所以我要主动?”

    “没错,你要展现出男人强势的一面。如果她真的不愿意,等酒醒之后,你再跟她道歉便是了。”

    “这也行?难道你不怕她控诉你违背妇女的意志,实施暴行?”

    “怕个屁!如果真心害怕,那就不会答应和你同居了。”

    “好吧,内心的恶魔,你赢了!”

    一阵天人交战,苏韬终于抛去摇摆不定。

    “唔!”柳若晨的喉咙突然出现一阵明亮的声音,瞬间将她高冷的形象减弱了。

    “别这样,我们不能玩火自焚!”柳若晨摇了摇自己的舌根,让自己清醒下来。

    “若晨,难道你对我没有好感吗?”苏韬凑到柳若晨的耳边,灼热的气浪,混合着酒精味道,柳若晨意识地扭动了一下身体。

    “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柳若晨深吸了口气,努力表现得很镇定。

    “不回答也没用,其实你内心已经承认了。”苏韬贱兮兮地说道。

    “承认什么?”柳若晨玉脸微寒。

    “你的脉搏现在跳动的次数已经超过九十下,说明你的心跳在加速。”苏韬笑道。

    “那是因为你压着我,我在试图反抗,因为情绪激动,所以心跳才会加速。”柳若晨恶狠狠地盯着苏韬说道。

    “你在跟我辩解?”苏韬反问道。

    “有什么问题吗?”柳若晨瞪着眼睛问道。

    “还说对我没感觉,正常的女人被男人压在身下,第一反应就是喊救命,哪有你这样跟我讨论学术问题的?”苏韬笑嘻嘻地说道。

    柳若晨被苏韬弄得无语,无奈道:“喊人有用吗?”

    苏韬怔了怔,笑道:“的确没啥用!”

    柳若晨和苏韬同居一室,此刻已是半夜,就是扯破嗓子叫喊,左邻右舍、楼上楼下也不会过多干扰,很多人认为会以为小情侣发生了矛盾和纠纷。

    “因为知道叫喊没用,所以我在努力劝服你,不要做啥事儿。那样我真的会很伤心。”柳若晨语气变得诚恳起来。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柳若晨如此冷静,他反而倒不好太过强势,思前想后,侧过身子,外面旁边一歪。

    柳若晨吐出了一口气,见苏韬没有强逼自己,其实结果她早就预料到,苏韬并不是那种人,他是懂得尊重女性的男人。

    “酒醒了吧?”柳若晨缓缓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转移话题道,“今天去有色金属职工医院的情况如何?”

    苏韬依然躺在地上,道:“已经安排好,从有色金属集团的高层入手。”

    “跟有色金属集团有什么关系?”柳若晨好奇道。

    “有色金属集团的高层将职工医院当成了私人利益,从中得到不少好处。每年集团给职工医院拨款数百万,最终以各种形式回流到高层的手中。”苏韬语气凝重地说道。

    “如何回流?”柳若晨不解地问道。

    “第一,职工医院的医药代表均由这个高层指定,也就意味着所有的医药费用都会给这个高层分红。第二,职工医院的岗位被明码标价,你想要进入其中必须要孝敬费用。第三,每年医院都会进行装修、购买新的设施,这些都是可以榨取利润的地方。”苏韬耐心地解释道。

    “这个高层是谁?”柳若晨惊愕地问道。,

    “高层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其实不仅职工医院如此,有色金属集团旗下许多公司都成为这个利益团体非法获取财富的工具。”苏韬对自己掌握的情况也是感慨不已,谁能想到国企单位腐败到骨子里!

    柳若晨知道其中情况复杂,“也就是说,恐怕要动一群人的利益蛋糕?”

    “我们要抓住关键人物即可!”苏韬沉声道,“先要将主要责任人给揪出来。”

    “第一,我们不是执法部门,没有权力这么做;第二,这是在西京市,对方肯定有很多手段。”柳若晨虽然没有官场经历,但还是有起码的常识。

    “就看我们这么运作资源了。当一个人贪污了很多钱,他总会惹人眼红,利用这个眼红的人,就可以顺藤摸瓜达到目的。”苏韬笑着解释道,“经过几天的调查,我已经找到主要责任人,和潜伏在他身后的那个眼红之人。”

    柳若晨大致明白苏韬的意思,笑道:“没想到你这么擅长阴谋诡计!”

    “只要能让我们成功的计谋,就是好计谋,难道你还同情他们?”苏韬没好气地望着柳若晨。

    柳若晨轻松笑道:“我原本还担心你酒醉了呢,现在看来,你思路清晰,逻辑通畅,一点事情都没有,那我就放心了。”

    苏韬微微一怔,连忙用手捂住额头,道:“哎呀,我头好疼,太难受了。”

    呸!

    柳若晨啐了一句,刚才的演技还不错,现在嘛,太浮夸了。

    她果断离开了房间。

    苏韬躺在地上半晌没见柳若晨回到房间,觉得有些尿意,推门往卫生间走去,却见柳若晨正蹲着身体,处理自己刚才留下的一片狼藉,内心即是感激又是后悔。

    柳若晨这么蕙质兰心,自己刚才还准备试图做禽兽之举,实在太天理不容。

    即使要达到目的,也得让她心甘情愿才行,想要水到渠成,就得温水煮青蛙,不能操之过急啊!

    ……

    马翔鸣原本打算在职工医院多住几天,但父亲马永才给他放了话,立即回到家里,马翔鸣和雷峥等狐朋狗友,在高级病房吃喝到晚上十一点,才返回自己家中。

    马翔鸣的家位于西京有名的富人小区,里面都是豪华别墅,自家的别墅位于靠后的位置,从位置可以看出家庭在西京市的地位。

    马翔鸣蹑手蹑脚地打开门,旁边蹿出来一个黑色的影子,吓了他一跳,差点将手里的拐杖扔在地上,等看清楚是自己养了多年的藏獒,骂骂咧咧道:“连老子都不认识了啊?”

    藏獒通人性,呜咽几声,跑到窝里,撕咬起带肉的大骨头。旁边还有一只体型较小的藏獒,因为伙食都很好,两只藏獒都长得跟牛犊一样,脖颈处金色的鬃毛,在灯光的照射下,看上去威风凛凛。

    为了得到这两只血缘正统的獒犬,马翔鸣亲自到西疆高原待了一个月,才买到纯种货。经过几年的喂养,这两只藏獒很忠诚。

    门卫见是马翔鸣,低声提醒道:“少爷,你回来了啊!”

    马翔鸣低声道:“别告诉我爸!”

    他故意熬到这个时间点,是因为担心被父亲责怪,马永才每天作息非常规律,十一点半肯定已经上床休息了。

    门卫微微一怔,嘴上笑道:“好的!”心里则是泛着嘀咕,老爷子可是再三重申,等马翔鸣回来之后,一定要通知他,等马翔鸣消失在视野,他连忙通过对讲机,告诉了里面的佣人。

    马翔鸣以为自己诡计得逞,刚准备偷偷摸摸地回到自己房间,突然身后传来咳嗽声,马永才冷色望着马翔鸣道:“给我跪下!”

    “爸,我腿受着伤呢!”马翔鸣天不怕地不怕,但在自己父亲面前,腰板根本直不起来。否则也不会,因为马永才的命令,这么晚依然回到家里。

    “怎么现在才回家!”马永才怒声质问道。

    “我和几个老朋友难得见面,他们特地来探望我,所以耽搁了一下!”马翔鸣单膝着地,吞吞吐吐地辩解道。

    “都是群狐朋狗友!”马永才怒骂道,“你知道自己闯大祸了没啊!”

    “不知道啊!”马翔鸣佯作一脸无辜地问道。

    “差点杀人,还不知道!”马永才伸手拿起柜上的花瓶,朝马翔鸣直接砸了过去。

    马翔鸣知道那花瓶可值三四万,马永才说砸就砸,显然已经愤怒到极点,连忙双膝着地,至于腿伤也早已抛之脑后。

    马永才指着马翔鸣怒斥道:“你给我这几天都呆在家里,不然的话,我就打断你另外一条腿。”

    马翔鸣低着头,不敢反抗,从小到大,他就是这么活下来的,不停地惹事,然后被关禁闭,他早就习惯这种生活了。

    ————

    【今天打赏烟斗的人不少,心情非常激动,有老朋友更有许多新朋友。在此特别做个感谢!谢谢最强龙图阁、江苏憨牛、LiYid8、卍流浪者灬、我叫江静、书友张张、yufyzhang、书友50007312、风中求静dyd、夜夜随心、、书友伟、书友42625780、书友40461770、沧海Wen、书友6676468、极品拽少、真正奇男子、不再守望、sgf11223344、书友25802446、吴建春、兵昳、书友42504568、书友3768639等众多书友的打赏或者月票。(只截取17日整的打赏记录,如有疏漏,还请谅解。至于以往打赏和投月票的书友,烟斗一直铭记于心的)。冲击月票榜,还有13天的时间,真心希望大家能拉烟斗一把,星星之火,亦可燎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