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14章 真醉还是装醉
    苏韬和谢畅单独聊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正准备离开,却被谢畅给喊住。

    谢畅笑道:“难得见面,我必须招待你,不然传出去,都说我谢畅小气了。”

    苏韬对谢畅的印象不错,无奈跟着他来到酒吧大厅,此刻已经是华灯初上,酒吧里面已经有不少客人,几名穿着打扮时尚暴露的美女坐在吧台上,手边摆放着鸡尾酒,谢畅指着吧台那边,笑道:“有没有看中的?你去搭讪的话,觉得十拿九稳。”

    苏韬摇了摇头,微笑道:“我还是安静的喝酒吧!”

    为什么酒吧艳遇多?因为出入在这里的男女,大部分都有共同的目的,那就是寻求刺激,所以不用太多言语,彼此觉得不讨厌,便可以直奔主题。

    女人找老公,要求很多,但寻找情人,就很简单,长相过得去,那就可以接受了。

    苏韬和谢畅坐在旁边没多久,陆续有几个女子过来寒暄,谢畅请她们喝了几杯酒,见没有更多表示,就讪讪离去了。

    谢畅掏出一根烟,抽了一口,笑道:“我现在是看明白了,难怪晏总那么欣赏你。”

    “哦?原因?”苏韬似笑非笑地问道。

    “你是一个很讲究的人,如果换做一般男人,刚才早就把持不住了。”谢畅微笑着分析,“你挺花心,但也挑食,如果不熟悉的女人,绝对不会去碰。”

    苏韬耸了耸肩,笑道:“挑食?还真是个奇特比喻。”

    谢畅哈哈大笑,“挑食的人,让人记恨啊,专门挑好的吃,一般的食物看不上眼,也只有生活在金字塔尖的人,拥有这个资格。”

    苏韬摆了摆手,道:“也没那么夸张。其实刚才有一两个美女长得还是挺顺眼的,只不过我没有表现出来而已。感觉不能让你瞧不起我。”

    谢畅微微一怔,莞尔笑道:“好吧,这也是个不错的理由。放心吧,你尽管大胆地上,美女应该还没走吧?我给你做后盾,绝对会为你保密的。”

    苏韬哈哈大笑,“好马不吃回头草,既然刚才已经错过,就说明咱们没有缘分。”

    谢畅试探了一阵,没想到苏韬油盐不进,笑道:“你比我想象中意志力要坚定!”

    苏韬意外地望了一眼谢畅,笑道:“跟意志力有什么关系?”

    谢畅耐心地解释道:“有人觉得跑马拉上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意志力,我觉得并不然。真正的意志力,在于面对异性是否有足够的定力。跑马拉松,那是身体的本能而已,但面对美色是否动摇,那就是对精神和灵魂的控制了。食色性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人生活的本能冲动,能完美地控制住这个欲望,都是非常人。”

    苏韬没想到会与一个同志,交流这个话题,总觉得乖乖的,他想了想,问道:“你为什么要考验我?”

    谢畅微微一笑,并没有隐瞒自己的意图,“因为我得分析一下,你是否值得我们这些人追随。”

    苏韬淡淡笑道:“你不是应该听从晏静的命令吗?和追不追随我,有什么关系?”

    谢畅喝了一口酒,眉头舒展,“晏老板,已经发过话了,以后见到你,等于见到她本人。你们都彼此成为一家人,效忠她,还是与效忠你,又有什么区别呢?”

    苏韬有点意外,没想到晏总是如此在手下面前交代自己,淡淡笑道:“那你还得多多考验我,光凭这些美女,还无法全面看出我的综合实力。”

    谢畅却是摆了摆手,大声笑道:“窥一斑而知全豹。你很不错,我相信晏老板的判断。”

    和谢畅在一起很轻松,如果不考虑性取向的差别,谢畅和正常男人真的没有任何区别,苏韬不知不觉和谢畅相谈甚欢,同时喝了不少酒。

    等回到租住的小区,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左右,苏韬好不容易用钥匙打开门,发现客厅的铜灯亮着灯光,他脚步有些笨重地走到卫生间,抱着陶瓷马桶呕了半晌,胃部才舒服不少。

    神医也是人,酒精过多,也会呕吐。

    其实酒后呕吐是人体本能保护自己的反应,将胃部的酒精吐出来,可以减少对酒精的吸收,减少对肝脏的损害。这和如果误食了毒蘑菇、腐败食物,或者农药,出现呕吐症状一样,是人体的自我保护作用。

    不过,物极必反,在呕吐的过程中,也会将大量的胃液、胆汁,甚至吐血,那就极为严重了。

    “唉,怎么喝了这么多酒!”柳若晨听到屋外有动静,走出来之后,发现满屋都是酒气,然后在卫生间找到了苏韬。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苏韬无奈苦笑,和谢畅这样的道上人物交往,你如果滴酒不沾,他会觉得你瞧不起他。苏韬原本觉得自己的酒量不错,没想到谢畅的酒量更是惊人,后面还喊了几个手下来车轮战,终于把苏韬灌醉了。

    苏韬虽然酒喝了不少,但头脑还是很理智的,“你去房间里睡觉吧,我歇一会就能好了。”话音刚落,喉咙一阵恶心,又抱着马桶呕吐起来。

    柳若晨无奈叹了口气,低声抱怨道:“你都这样了,我还能睡得着吗?”

    言毕,她到厨房忙碌起来,未过多久,捧着一碗热气腾腾,散发着草药味的的醒酒汤,递给苏韬道:“喝了吧,应该会好受一点!”

    苏韬摆了摆手,打了个酒嗝,苦笑道:“醒酒汤,对我不管用!”

    “这是水云涧的秘方,怎么会不管用呢?难道你怀疑我的医术?”柳若晨以为苏韬在说酒话,既好气又好笑地说道。

    “我从小就是开始试药,对所有的草药都有抗性,醒酒汤里面的成分大多是常见的食物或者药材,对我没法起到缓解效果。”苏韬醉眼迷糊地说道。

    “管你抗药是不抗药,赶紧给我喝下去吧!”柳若晨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苏韬,走过去捏着苏韬的鼻子,就灌了下去。心中也是无语,苏韬现在看上去狼狈不堪,哪里还有什么神医的风范,不过,她内心倒是有些怜惜,放下了一切之后的苏韬,跟普通人无异,也是需要照料的人。

    苏韬被柳若晨强行灌了两口醒酒汤,难受不比,只喝了两口之后,就喷了出来。

    柳若晨跟苏韬挨得很近,避之不及,身上的睡衣到处都是汤渍,不过她并没有露出任何嫌疑的样子,轻声道:“赶紧全部喝完,然后好好地睡一觉。”

    苏韬听柳若晨这么说,心情却是一松,主动喝起了醒酒汤,也就没有再被呛着。

    醒酒汤的效果一般,但总算胃里有些东西,吐起来也就没有那么难受。

    柳若晨在面盆里放了热水,然后用湿毛巾给苏韬擦拭了一下脸,叹气道:“罢了,我今天就做一下雷锋吧?”

    苏韬倒也顺从,没有继续反抗,柳若晨想了想,还是打算用毛巾给他擦拭一下身体,苏韬此刻在柳若晨的眼里,是个不折不扣的“臭男人”。

    随后,苏韬被柳若晨扶到了卧室,房间里黑黢黢的,柳若晨只能借着客厅的光亮,找到大床所在的位置,等将他放在床上之后,柳若晨感觉有些脱力,竟然顺着苏韬身体下坠的力量,枕在苏韬的胳膊上,大口大口地娇*喘出气。

    她休息了几秒,就准备起身,去将卧室的灯打开,然后帮苏韬脱掉衣服和鞋子,盖上被子。

    她正准备直起身,苏韬一只大手突然伸过来,拦在了她的脖子上,于是柳若晨又倒了下来。

    “你这是做什么?”柳若晨气呼呼地说道,她第一反应是苏韬并没有完全醉,这是故意的!

    “这样比较舒服。”苏韬听上去含糊不清地说道。

    “舒服你个大头鬼!”柳若晨气得说不出话,“赶紧放开你的臭手,不然我真的生气了啊。”

    苏韬嘟囔了一局,侧过身体,刚才压在柳若晨脖子上的手,就这么松开了。

    柳若晨既好气又好笑,心中已经确定,“这家伙肯定是没醉,跟自己在演戏呢!”

    她走到墙边,将灯光打开,苏韬蜷缩着身体,躺在大床的角落,睡态可掬,不动声色地走过去,将苏韬压在身下的被子一拉。

    这有点四两拨千斤的意思,苏韬顺着这股力量,滚到了地板上,发出噗通的一声闷响。

    柳若晨原本以为苏韬装醉,挨了这么一下,应该会有所反应,不过,只是落地沉闷声之外,竟然再无其他动静。

    柳若晨心下一惊,不会是自己误会苏韬,他真的睡着了吧?

    柳若晨缓步走过去,看了一眼,嘴角泛着苦笑,苏韬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不禁哑然失笑,心道现在估计捶你几拳,你第二天早上醒来,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柳若晨犯不着跟一个酒醉失去自理能力的人计较,暗叹了一口气,试图将苏韬给拖上床,当她蹲下的瞬间,苏韬的眼睛突然睁开,嘴角浮出一抹坏笑。

    柳若晨被吓得惊叫出声,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苏韬翻过身来,压在身下……

    (本书正在冲月票榜,求诸位书友手中的月票,不甚感激!另外,越智浅香番外本周六发布,领取方式,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烟斗老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