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12章 必须要给说法
    半个小时之后,急救室的门缓缓打开,吴俊的主治医生宋元走出来,摘开口罩,吴俊的父母瞬间站起身,迫不及待地走向宋元,何朵也是紧随其后,至于其他医院领导也好奇,究竟结果怎么样。

    宋元如释重负地一笑,“经过苏专家的紧急抢救,吴俊脱离危险期了!”

    “哗!”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尤其吴俊父母泪流满面,跪倒在地,久久哽咽不止。

    何朵见两位老人潸然泪下,也是捂着嘴巴,流下感动的泪水,心中忍不住赞叹,苏韬是真英雄!

    那次在餐馆,苏韬请这对夫妻吃饭,给何朵留下深刻的印象,至于这次成功救下吴俊,更是让何朵钦慕不已,这才是真正的名医,救死扶伤,救人于危难之间,拥有金子一样的心灵。

    医院方面,宫满江也算是如释重负,毕竟这件事跟医院有着一些关系。雷峥虽然不在医院上班,但他在医院挂职,还是一个科员级的干部。

    在职工医院,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一些没有学医的子弟,可以来挂个行政岗位,等熬足年限之后,再运作一下,调整到集团某个分公司担任更高的职务。这就导致职工医院现在人员看似不少,但许多部门存在吃空饷的情况,宫满江也想改变这种局面,但心有余而力不足,身处这样的大染缸,你如果不同流合污,就会排斥在外。

    苏韬如果治好了吴俊,性质就不一样了,原本是杀人,现在变成伤人,一字之差,天差地别。

    说到底,宫满江得好好谢谢苏韬。

    “苏专家呢?”宫满江微笑着问道。

    “他有点疲惫,在里面休息呢。”宋元对苏韬的看法已经完全改变。

    只有亲眼目睹苏韬的医术,才会知道那种震撼的感觉,谁能想象一根银针在苏韬的手中,变成了点石成金的神器?宋元直到现在还没明白,苏韬是如何让吴俊转危为安的,但他无比确定,世界上除了苏韬之外,恐怕再无第二人,能有这样高超的医术。

    电门再次打开,苏韬面带憔悴之色走出来,他刚才为了救治吴俊消耗大量的真气。

    吴俊的病情凶险异常,如果再晚一点时间,苏韬也无能为力,他采用拔罐的办法,清除了吴俊脑部的淤血,同时用针灸刺激吴俊的生命潜能,幸好吴俊的求生意识非常强大,不然的话,即使自己也没有办法起死回生。

    在生命攸关时刻,人的意志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比如一位老人生命垂危的时候,思念自己的孙子,可以凭着一口气坚持多日,等真正见到孙子之后,心念了结,很快就会死去,这就是求生意识在其中作用。

    在刚才那场救治过程中,苏韬的医术倒在其次,关键是吴俊的求生欲望非常强烈,他不甘心就这么与这个世界诀别。

    “谢谢你!”吴妈妈直接在苏韬身前跪倒,激动地说道,“你是我们一家人的救命恩人。”

    苏韬连忙蹲下身体,将吴妈妈扶起来,谦虚地说道:“能将吴俊从鬼门关拉回来,我只是给了他一个引导,全靠他自己努力坚持,没有放弃。我觉得,肯定是他不放心你们。”

    吴妈妈抹着眼泪,道:“他是个好孩子,这么多年在外面闯荡太不容易。他的爷爷得了重病,每个月要很多钱治病,之前都是吴俊寄钱给我们。现在他爷爷虽然去世,但还欠下一大笔钱,吴俊也承担下来。”

    虽然在大夫的眼里,只有病人,没有好人和坏人之分,但得知自己救了一个孝顺的青年,苏韬心情宽慰不少。

    苏韬问道:“你们现在欠债多少?”

    吴妈妈怔了怔,想着苏韬是救命恩人,也就没有隐瞒,“七七八八加起来,大概有十六万吧!俊子这几年很辛苦,已经陆续偿还了七八万,他说最多再过个三四年就能彻底还清。”

    苏韬心情有点沉重,谁说人生而平等,刚才见过的雷峥,还有现在躺在病床上的吴俊,明明就是两种不公平的人生。

    “宫院长,虽然人是救下来了,但涉及到恶性伤人事件,我觉得必须要深入追查下去。”苏韬已经做好决定,要为吴俊一家人争取说法。

    吴俊的父母都是普通人,他们面对雷峥及其势力,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吞。

    但苏韬不一样,他不怕雷峥这类人,既然遇到不平事,那就得出手相助。

    尤其是他得知何朵一心一意地帮助吴俊一家人,也是深受感动。一个普通的小护士都能挺身而出,自己作为一个还算有点名气,有点实力,有点人脉,有点手腕,有点智慧的小中医,为何不跟这帮恶势力斗一斗呢?

    何况,苏韬想要找到并购这家医院的突破口,如今正好找到了契机,顺藤摸瓜,指不定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苏韬头脑中已经迅速理顺思路,他必须要借此事,将这家职工医院的黑暗面完全揭露出来,当丑恶的一面,毫无遗漏地展现在大众的面前,才会有改革的可能。

    宫满江听苏韬这么说,内心挺不高兴,虽然苏韬是国医专家,省厅领导特意关照自己要好好接待,但苏韬现在想要把事情扩大化,这与宫满江的想法完全不一样。

    虽然宫满江对雷峥、马翔鸣没有什么好感,但毕竟是自家“子弟”,胳膊肘总不能往外拐吧?

    像这种国企单位,很讲究“子弟”的概念,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形成了一个类似部族的圈子。简而言之,宫满江的父亲早在很多年前就是有色集团的员工,而自己当初是接替父亲的资格,才有了这份工作。

    国企单位就像是古代世袭那样,遵循子承父业的关系,如果你没有半点关系,是很难成为正式员工。宫满江的儿子再过两年就要大学毕业,等毕业之后,他还准备疏通关系,请马翔鸣的父亲马永才帮忙,在集团总部安排一个闲职,所以出于这个私心,宫满江是必须要保护好马翔鸣的。

    宫满江尴尬一笑,道:“苏专家,以我来看,人既然脱离危险,那就这么说了吧。至于医药费,我们医院会进行全免,同时还会做好双方的沟通,私下对受害严重的一方进行补偿。”

    苏韬摇了摇头道:“这只是你们一厢情愿而已。”他顿了顿道:“大妈大伯,吴俊虽然脱离危险,但你们是否就这么算了?”

    “不行!”吴爸爸看上去是一个很木讷的人,但他脾气又异常的耿直,“必须要让凶手受到应有的惩罚!”

    雷东冷笑道:“人还是要量力而行。如果你接受协商,我承诺,可以给一笔很客观的补偿。”

    “再多的钱,我们也不要!”吴爸爸沉声道。

    好样的!

    苏韬暗赞了一声,如果吴俊的父母觉得没必要继续追究下去,自己也不会太过坚持,帮他们争取更多的补偿金,就算是仁至义尽,但见吴俊父亲这么坚定,他就必须得妥善解决此事。

    雷东不屑地看了一眼老吴,嗤笑道:“别给脸不要脸。既然你们不愿意协商,那就一分钱都不给你们。至于你们想要怎么整,随便你们,黑道白道,无所谓。”

    何朵气愤地说道:“雷副院长,你怎么能这么无赖呢?”

    雷东对何朵有点印象,这小护士长得很不错,是医院一朵花。他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说道:“小何,你说话要注意一点立场,你是咱们医院的人,怎么能帮着外人说话呢!”

    “我站在正义的立场上说话!”何朵一边说这话,一边将头上的护士帽给摘下,露出黑亮的头发,“至于这份工作,我也不打算干了。”

    “你!你!”雷东被气得眼皮直往上翻。

    谁能想到这小姑娘,工作说要就不要了,完全不把自己这个领导放在眼里嘛。

    雷东善于见风使舵、逢迎拍马,但也极好面子,在下面员工面前喜欢摆架子,如今被一个年轻护士顶撞,肺都要气炸了。

    宫满江却是皱起眉头,关于何朵的身份,整个医院就自己知道而已,如非她没有特殊关系,如何能进得了这人事关系极为封闭的职工医院当护士?

    虽然这家职工医院年年亏损,经营不善,但每年还是有大量关系户,想着法子进入其中,当初为了让何朵进入,还专门挤走了一个颇有背景的子弟。

    当然,何朵也一直以为,自己是靠过硬的业务素质,过五关斩六将,考入这家医院的!

    “小何,辞职不是你说得算的!”宫满江沉声训斥,“年轻人不要这么冲动!”

    “没错,你的编制在医院呢,如果你辞职的话,人事档案不给拿,那样你哪儿也去不了。”雷东跟雷峥父子一个德行,误解了宫满江的意思,要挟道。

    编制是一把双刃剑,你想要拿到铁饭碗,费尽千辛万苦,但如今想要离开脱身,却又没有那么轻松容易。

    见何朵被气得满脸通红,苏韬与宫满江淡淡道:“没想到有色金属职工医院的管理层,如此霸道和野蛮。这件事必须要给一个合理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