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11章 事情彻底闹大
    “你在开玩笑吗?急诊室是重要地方,除了医护人员之外,谁也不能进去的。”主治医生皱眉望着苏韬,觉得有点担心,这年头任何大夫都怕遇到医患矛盾,前不久有一条新闻,妻子临产生死关头,丈夫不同意手术,医生报警最终才救下孕妇。

    他刚才其实说的是病危通知,担心病人家属在失控之下,会做出什么不利于自己的事情,所以本能地往后退了几步。

    苏韬叹了口气,知道事情紧急,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主治医生,“我叫苏韬,是中央保健委员会专家组成员。和你一样,我也是一名大夫。”

    站在旁边的何朵眼中露出惊讶之色,她还是听过苏韬的名字,之前娱乐新闻上经常会出现这个名字。何朵并没有将苏韬和新闻中的名人给联系起来,不过现在有心细看,发现的确和新闻上的照片一模一样。

    主治医生将苏韬的名片拿在手里看了一阵,质疑道:“你说自己是专家,就是专家了?而且,就算是专家,也不能随便进入医院重地吧?”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知道继续和这个主治医生纠缠下去,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只会厌恶病人救治的时间,他直接拨通岳遵的电话。岳遵等苏韬言简意赅地说明事情的始末,沉吟道:“情况这么严重?救人如救火啊!我有一个好朋友在陕州省卫生厅工作,这就帮你联系一下。”

    主治医生见苏韬不像是撒谎,倒也没有太过慌张,毕竟自己也是遵守医院的制度,如果真把苏韬放进去,那就是自己的责任了。

    一刻钟过去,岳遵回复电话过来,道:“我已经给那位朋友打过电话,很快就有结果,你稍安勿躁,别跟对方闹起矛盾。”

    苏韬笑道:“怎么?我像是那种动不动闹事的人吗?”

    “如果不像,我提醒你做什么?”岳遵微微一笑,“不过年轻人是要有点朝气和火气,如果出现什么问题,及时告诉我,别吃亏。在陕州,我还是有不少信得过的好朋友。咱们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岳遵这是委婉地告诉苏韬,他在陕州省黑道白道都有成名人物。

    其实苏韬想要动用社会关系,并不要依靠岳遵。

    前不久,陕州大枭毛三在秦经宇的蛊惑之下,企图利用花颜对晏静不利,后期不仅被绳之以法,而且晏静也顺手接下了毛三不少产业,只要苏韬和晏静知会一声,很快就能得到援兵。

    现在苏韬想要解决三家国企医院,后面也需要依靠这股潜藏在暗处的力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韬的内心还是有些着急,他信得过岳遵,但担心急诊室里面的病人会出现问题。

    不过,苏韬请来的救兵还没到,雷峥带着四个青年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那四个青年身材都很高大,两个手里拿着一寸半长的钢管,雷峥指着餐馆老板,怒道:“就是那个家伙!给我打!”

    主治医生吓得面色惨白,没想到急诊室门口竟然会出现这么严重的肇事事件,连忙与身后的护士吩咐道:“赶紧去喊保安。”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知道保安来了,也无济于事,又连忙补充道:“顺便拨打110!”

    雷峥知道不能耗太多时间,催促道:“五分钟解决战斗!”

    那餐馆老板也是一个汉子,冷笑一声,直接朝四个人冲过去,他力量是大,但双拳难敌八手,再加上其中两人手里还有武器,很快就受了不轻的伤。

    苏韬知道继续放任下去,这餐馆老板可能会被打残,疾步上前,将老板拖到身后,飞起一脚,踹中其中一人的手腕,手中的铁管脱手飞起,随后左右各一拳,击中另外两人的小腹,再挥出两拳,轻描淡写就将三人击倒在地。

    前后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雷峥瞪大狗眼,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餐馆老板揉着被砸伤的手腕,讪讪地自嘲苦笑:“早知道你身手这么好,我就不冲过去,挨这么多下了。”

    苏韬有些心虚,笑道:“我也没想到他们这么狠!”

    雷峥嘴唇哆嗦,愤怒地盯着苏韬,道:“别得意太早,给我等着!”

    正准备带着狐朋狗友离开,电梯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群人,雷峥微微一愣,目光落在一个熟悉面孔上,惊讶道:“爸?”

    雷东闷哼一声,道:“就知道闯祸,晚点看我怎么收拾你!”

    言毕,他就没有继续说话,因为他只是个副院长,虽然权力不小,但院长站在自己的前面,他还是知道要保持低调。

    在来急救室的路上,雷东已经得知事情的始末,没想到医院出现一个病危病人,竟然和自己儿子有关系,另外,还惊动了省卫生厅的领导。

    尽管职工医院归属有色金属集团,但既然是医院,必须要接受卫生部门的监督,雷东准备找机会往上更进一步,即使在这家医院没法担任院长职务,也可以考虑到其他医院担任正职。

    正职无论油水还是权力都比副职要大很多。

    但是,就在这个关键档口,雷峥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雷东内心愤怒不已,这臭小子不是在坑爹吗?

    雷峥见医院这么多领导在,也是吃了一惊,难道事情真的闹大了?

    他连忙带着那几人,朝后面的住院部高级病房赶过去,这件事得赶紧告诉马翔鸣才行。

    院长宫满江径直朝苏韬走了过去,笑道:“请问您是苏韬专家吗?”

    “是的!我想征询一下你们的同意,现在急救室里有一个病人非常危险,我想亲自给他治病。”苏韬也就不拐弯抹角,干净利落地表明自己的想法。

    “这个怕是不行吧?”雷东沉声道,“您虽然是专家,但急诊室也不是随便人都能进的。而且,如果治疗失败,那责任谁敢承担呢?”

    主治医生在旁边额头冒汗,其实在他看来,病人已经等于宣告死亡了,能救活的可能性极低,现在是利用仪器,让他保持生命特征而已,一旦得到家属的同意,撤掉吸氧机,不再注射一些药物,病人就直接死亡了。

    不过,主治医生倒也能想明白雷东的意思,他这是想将死亡责任推在苏韬的身上,这样一来,岂不是跟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吗?

    当然,雷东不会为这个主治医生着想,而是为了自己儿子还有马翔鸣考虑。

    人是自己儿子重伤的,现在出现一个很好的推卸责任的机会,那就是苏韬如果治疗病人,病人死亡了,那责任就全部在苏韬身上,是他治死了人。

    苏韬心细如发,哪里想不明白雷东的用意,他皱了皱眉道:“第一,病人已经在你们医院抢救三天三夜,至今没有能脱离危险,如果我能治好他,说明你们医院的救治不力;第二,如果我治不好,固然有我能力不够的原因,但造成病人重伤的凶手是第一责任人,而医院的主治医生拖延病人最佳治疗时机,是第二责任人,至于我是第三责任人。现在我不想跟你们多话,赶紧带我进手术间,早点救治,就多一分希望,你们继续阻止我,那就是间接伤害他的凶手。”

    苏韬这番话言辞犀利,说得雷东面色红白阵阵,宫满江摆了摆手,命令道:“事情紧急,赶紧带苏专家去急诊室!”

    宫满江刚才得到卫生厅领导的提醒,这苏韬可不是一般人,他可是负责萧副总理保健服务工作的专家,像这样的人物敬而远之,至于雷东不知死活,还想给苏韬挖坑,他也是看在眼里。

    雷东此人很有心计,懂得钻营,跟集团高管关系很不错,宫满江也拿他没什么办法。

    苏韬跟着主治医生走入电门,然后进行全身消毒。

    苏韬给主治医生也提出要求,让他准备几件中医常用的工具,如针灸、火罐等。

    苏韬之前曾经用火罐之法,清除过颅内出血的重症,虽然没看到病人,但根据自己的猜测,估计患者的主要伤处在脑部。在殴斗的过程中,被人打伤了脑部。

    此刻,雷峥找到马翔鸣,告诉他事情的始末。

    马翔鸣皱眉道:“来了个什么保健委员会的专家?”

    “是的,看上去牛气哄哄的,医院大部分高层干部都到急救室了。”雷峥叹气道,“这次事情估计闹大了。”

    “怕什么!”马翔鸣没好气地瞪了雷峥一眼,“不过是打伤了人而已,如果人没死,我们赔他一点钱;即使人真死了,大不了让人顶锅,毕竟我们当时也没出手。”

    雷峥苦笑道:“但我们是主使者啊,就算不以命抵命,那也得坐牢吧?”

    马翔鸣也被雷峥说得有些担忧,摆了摆手道:“事情没那么复杂,就算人死了,我们给他的亲属一点补偿,相信他们不会跟我们继续纠缠的。”

    雷峥叹了口气道:“希望那小子别真死了。”

    马翔鸣愕然半晌,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他也没想到事情真的闹大了。

    不过,他也没有太过担心,那小子就是贱命一条,以他马家的背景,摆平这件事不在话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