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05章 十天解决一家
    返回酒店的路上,因为司机是戚家豪安排的,所以两人都没有过多交流。

    等回到酒店之后,柳若晨跟着苏韬走入酒店,轻声叹道:“原本以为收购的事情很简单,没想到竟然如此复杂。戚家豪无愧于关中王之名,在处理事情上很有头脑,如果他拒绝萧副总理的提议,那肯定不行,但如果咱们知难而退,萧副总理只会怪你没有实力,就不会迁怒于他。”

    苏韬皱眉,苦笑摇头,分析道:“从萧副总理的角度,恐怕也想见见我们的真实水平。所以戚家豪抓住了萧副总理的心态,指不定还会让萧副总理暗自称赞。”

    “你怀疑是萧副总理授意的吗?”柳若晨惊讶地望向苏韬。

    苏韬颔首点头,“所以我才会那么爽快地答应。即使不是萧副总理授意,但我们也要将这个要求看成是萧副总理对我们的考验。如果仅仅就将这个困难当成是戚家豪的阻挠,未免太浅薄了。”

    柳若晨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苏韬,嘟囔道:“搞得自己心思多缜密一样。”不过,她内心还是觉得苏韬考虑问题比较犀利,看事情不能光看表面,还得看到深层次的原因。

    萧副总理将国企医院改制的事情,交给苏韬来处理,在外界看来,是一件极为不理智和冒险的行为,首先,苏韬太年轻了,尽管三味堂发展迅速,但与睿行集团这样的老牌医药集团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其次,苏韬虽然背靠倪家和叶家,但总有两大家族无法庇佑的地方,苏韬能推进此事的成功率很低。

    所以苏韬想要证明自己,第一步就是收购睿行集团,毕竟距离改制的时间节点仅有一年而已,萧副总理不会给苏韬太多时间。

    柳若晨随后翻开那份资料,与苏韬一起研究起来。

    三家企业分别是西京有色金属集团职工医院、陕州发达纺织集团职工医院以及陕州省煤炭建设总医院。

    “看来我们要西京住上一个月了。”苏韬轻笑道,“戚家豪将三家国企医院都安排在了西京市,也算是给我们提供方便,毕竟不用东奔西跑。”

    柳若晨却是摇头,蹙眉道:“我觉得倒没有那么简单,他号称关中王,在陕州的势力非同小可。这三家医院却没能吃得下,足见难度非常高。另外,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动些小手段来阻挠我们,也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苏韬痛心疾首地拍了一下脑门,道:“原来是这样,要不咱们知难而退吧!”

    “呸!”柳若晨知道苏韬是故意耍宝,毫不留情地啐道,“迎难而上,方显英雄本色。刚才你不是说过吗?这是萧副总理对你的考验,难道你想让他失望?”

    苏韬笑道:“萧副总理失望不失望,我倒是不在乎。但我更怕你会失望!”

    柳若晨微微一怔,拿手支起下颌,叹气道:“你说得对,在这件事情上,我花费了很多精力,让我现在退出,真的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苏韬转过头,望着窗外,道:“人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为了心中的不甘,不停地追逐,撞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不过,如果没有这种向上的劲头,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这件事是我先挑起来的,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把事情给办好。”

    柳若晨微笑点头道:“这话说得顺耳不少。”

    两人开始认真研究三家医院的资料,西京有色金属集团职工医院的情况比较糟糕,二甲医院,连续三年亏损、负债,属于赔本的买卖,有色金属集团每年得为医院投入一百多万元,用于职工医院的运营。既然是一个烂摊子,为什么集团不愿意将医院拱手出让呢?这其中肯定有许多问题。

    陕州发达纺织集团职工医院是一家三乙医院,运营状况比较稳定,但发达纺织集团的经济效益却是连年下滑,所以医院出现独立自治的情况,睿行集团未能实行并购,想必也是遇到了一些原因。

    至于陕州省煤炭建设总医院是一家三甲医院,在西京市属于前五的好医院,这种高级别的医院并购起来,难度可想而知。

    医院等级呈阶梯型,分为“三级甲、三级乙、二级甲、二级乙、一级甲、一级乙”三级六等,三级甲为最高等级,属省级以上医院,二级甲为市级医院,是向地市级区域提供以高水平专科为主,兼顾预防、科研和康复服务的医院;一级为最低级,相当于做基层保健工作,无科研资格。

    至于甲乙之分在于评分标准有差异,乙等比甲等要差一些,具体的检杳标准是一千分的标准,达到九百分以上的为甲等,八百分以上的为乙等。

    总而言之,三家医院各有各的难题,也代表了国企医院改制过程中会出现的典型状况,算得上全方位地考核苏韬的实力。

    柳若晨无奈苦笑道:“没想到情况这么复杂,别说一个月并购三家,就是花费半年能并购其中一家,也难如登天。”

    “你后悔了?”苏韬笑问。

    “反正就是一个月,行不行都得去尝试吧。”柳若晨眸光坚定地说道,“我们是一一解决,还是一锅端?”

    苏韬笑道:“给自己定个任务,十天解决一家,那样三十天就可以解决三家了。”

    柳若晨摇头,沉思道:“先解决哪一家呢?唉,感觉每一家都不好办。”

    苏韬道:“就按照戚家豪给我们的顺序吧,先对有色金属集团的职工医院进行公关。”

    柳若晨淡淡笑道:“这家医院连年处于亏损状态,应该是缺少资金,并购起来,也比较轻松和简单。”

    “这倒不一定!睿行集团肯定跟他们接触过多次,给出的价码也很高,但没能谈成功,问题比想象中恐怕要难。”苏韬沉声道,“等会我就派人对有色金属集团职工医院进行详细调查,查明其中的原因。另外,我们得从酒店搬出去,找个地方租住一个月。”

    柳若晨意外道:“为什么?酒店不是挺方便的吗?”

    苏韬笑道:“住在酒店吃穿住行,固然挺方便,但远离生活,我们既然想要并购这三家医院,必须深入到基层,了解居民对三家医院的看法,这样会更好地找到突破口。”

    柳若晨皱了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道:“行吧,那就听你的安排了。”苏韬随后开始寻找适合的房源,因为三家国企医院都在西京市,所以他就选择了一个位于中间位置的小区。这个小区在十五年前建成,里面的居民比较稳定,选择在这样的小区了解一线情况,得出来的结论也有代表性。

    锁定小区之后,找房子就更加简单,苏韬在网上给中介打了个电话,然后约好时间,下午就直接过去看房。最终苏韬决定租下一间位于三楼的三室一厅房间,主人是一对老人,他们的儿子混得不错,侨居英国,多年前给二老购买了房子,现在老人年龄都大了,儿子也帮他们办好出国手续,房子就暂时空置下来。

    虽然老人居住的房间,但装修得很豪华,房子里是一套价值数十万的黄花梨家具,人出国了,这些东西总带不走,所以就想找个靠谱的人出租。不过,这出租的价格也比正常的房子要高出一筹,还得支付两万元的押金。

    苏韬没有犹豫,直接就支付了欠款,两位老人见苏韬和柳若晨都是样貌绝佳,属于人中龙凤,而且谈吐诚恳,出手阔绰,就将房子租给他们。

    苏韬和柳若晨都是做事爽快之人,付完租金之后,回酒店收拾行李,当晚就住在了这房子里。

    ……

    戚家豪是个夜猫子,喜欢晚上处理林林总总的公务,睿行集团现在是一个资产大鳄,涉及到的产业数十种,虽然没有必要事必躬亲,但只要是重大决策,他都有过目的习惯。

    袁秀珍作为助理,所以也习惯了加夜班的生活。

    戚家豪摘下眼镜,见袁秀珍又送进来几份文件,叹气道:“已经十点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袁秀珍笑道:“习惯了。现在回去反而觉得太早了。”

    戚家豪朝袁秀珍点了点头,伸手摸过茶杯,发现水冷了,他下意识地皱眉,袁秀珍早已猜中戚家豪的心思,给他重新倒了一杯热茶过来。

    戚家豪重新戴上眼镜,目光落在文件上,问道:“苏韬那边怎么样了?”

    “他们从酒店搬出来,在富民小区租了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看样子打算做好持久战的准备了。”袁秀珍轻声汇报道。

    “这小子还挺机敏,恐怕也是知道酒店里安排了我们的眼线,所以才会自己找个房子。”戚家豪丢下笔,深吸了一口气。

    袁秀珍迟疑道:“他不可能发现吧,我们安排的人都很专业,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有时候破绽不是看出来,而是猜出来的。”戚家豪皱眉道,“安排人关注苏韬的一举一动,每天都要将情况如实地向我报告。”

    袁秀珍不解道:“那三家国企医院都是难啃的硬骨头,想用一个月的时间,谈成并购,完全没有可能。”

    戚家豪摇头笑道:“结果大家都知道,我只是好奇,他是如何作困兽之斗的!”

    困兽之斗,这个词形容得比较恰当。

    苏韬如今身处西京,戚家豪可以轻松知道他的一举一动,与身陷囚笼的鸟兽并无什么差别。

    苏韬在戚家豪的监控之下,想要赢得赌约,难如登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