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03章 三家国企医院
    一顿饭吃完,结果并没有谈正事,但互相都有了最基本的了解。

    苏韬没有亲自出面,让柳若晨给袁秀珍治病,间接地显示了己方的实力。

    戚家豪沉稳深邃,如同一汪深潭,苏韬依然看不懂他的内心想法。

    “我们继续往山上走吧,有处地方比较安静,适合休闲放松。”戚家豪微笑道。

    客随主便,苏韬笑道:“我们由戚董安排。”

    出了酒楼,坐在车内继续往上走,未过多久,就看见一个古色古香的庙宇,苏韬走近一看,竟然是一个尼姑庵,有些意外,没想到戚家豪还有这等嗜好。

    一名中年尼姑接到通知,早已等候多时,笑着迎接道:“戚董,已经备好了香茶和糕点,还请随我来。”

    中年尼姑的样貌中等,眉眼清秀,穿着灰色袍子,颇有出尘之感。

    苏韬与柳若晨对视一眼,均看出对方的心情,这戚家豪还真不走寻常路,选择谈判的地方,如此清新脱俗。

    尼姑庵外面看上去有些陈旧,但里面打扫得极为干净整洁,地上铺着厚重感很强的石砖,墙角花圃里种着几株金桂,散发着浓郁芳香。步入一间厢房,里面早有人等候多时,戚家豪笑着双手合十,道:“静非师太,打扰了!”

    静非年纪不大,比刚才中年尼姑年轻得多,眉眼清秀,肤色如玉,没有任何修饰,倒是有种清水出芙蓉之感,却是和袁秀珍一个级别的美女。

    苏韬的目光落在静非身边的一个妙龄尼姑的身上,微微有些惊讶,那尼姑也看到了苏韬,张了张嘴吧,显然也认出了苏韬,不过她连忙将头低下,没有多说什么。

    苏韬前不久在燕京曾经见义勇为,偶然之下,为一个年轻女尼治病,以为这只是个小插曲而已,没想到竟然在陕州重新见到她,仔细想想,还真是有缘分。

    很快,苏韬从静非的口中得知,这年轻女尼是静非的徒弟,法号慧如。

    静非作为庵主,给四位客人敬茶,笑道:“自制的粗茶,不成敬意。”

    戚家豪却是哈哈大笑,与苏韬介绍道:“静非师太,实在太谦虚,谁不知道你是方圆百里,有名的活菩萨啊?都说喝了你的茶,能够长命百岁呢。”

    静非谦虚一笑,道:“那都是传闻,哪有那么神奇,戚董,你严重了。”

    言毕,她慢慢起身,朝戚家豪微笑道:“我们这就离开,有什么事情就吩咐一声。”

    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得出来,静非也是一个情商很高之人,知道戚家豪一般带人过来,都是商议要事,所以她简单做了接待之后,就主动告辞离开。

    慧如跟在静非的身后,离别之时,抬头正准备看苏韬一眼,没想到苏韬正好也抬头看她,两人目光交汇,慧如面色涨红,心如鹿撞,连忙加快步伐离开。

    等出了厢房之后,静非瞧出慧如的心情不正常,淡淡道:“慧如,你有点不对劲,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慧如想了想,也没有隐瞒,低声道:“师父,你还记得之前我跟你提过个少年神医吗?”

    “嗯,是给你开了那个药方的恩人?”静非轻声问道。

    “刚才戚董带过来的那个年轻男子,好像是他!”慧如如实说道。

    “什么叫做好像是他?”静非皱眉,摇头苦笑,“既是救过你,如果遇肯定要当面感谢。”

    慧如有些委屈地说道:“他救我的时候,我当时并不是特别清醒,只有个粗略的印象,刚才在厢房的时候,我也没敢仔细去瞧他。”

    静非没好气地叹了声,“你啊!连救命恩人的样子都记不清楚,如果被人家知道,岂不是要被气死?”

    慧如脸红白阵,突然灵光闪,道:“慧可,肯定还有印象!”

    静非点了点头,吩咐道:“你去把慧可喊过来,让她进去送点心,确认下。如果他真是那个人,我们得当面感谢他,同时,你的病说不定有痊愈的机会。”

    慧如吃了苏韬开的药已有段时间,效果非常好,但静非还是有些担心,毕竟这药的来源有问题,是偶然之间得到的。

    过了几分钟,慧如将慧可喊了过来,凑到她耳边,低声交代几句,慧可用力点了点头,笑道:“师姐,你放心吧,算他化成灰,我也记得!”

    慧如没好气地在她的脑门用纤细的手指戳了下,笑道:“说得跟有深仇大恨样。”

    慧可嘻嘻笑,“大恩和大仇,都刻骨铭心。”

    慧可从慧如手接过托盘,送了甑糕进去。甑糕是关地区传统的小吃,用糯米、红枣或蜜枣、红豆置铁甑蒸制而成。枣米交融,红白相映,放在碟,如琥珀,似凝脂,诱人食欲。

    慧可在送糕点的过程,故意盯着苏韬看了许久,苏韬也认出这个小尼姑,冲着她微微笑,慧可憋着喜色,缓步退了出来,刚出门口,拔腿朝躲在墙后的慧如跑过去,拍手道:“师姐,千真万确,真是那个见义勇为的大哥哥。他刚才还冲我笑了。”

    慧如没好气地白了小师妹眼,道:“他只是冲你笑了笑,这算不了什么吧?可能觉得你可爱,或者长得喜感。”

    “才不是!”慧可跺着小脚,很认真地说道,“他穿着长袍,这年头有几个人穿这么特的服装啊?还有,他随身携带那个很古老的行医箱,我印象特别深。”

    “对啊!”慧如仔细想了想,小师妹说得没错,自己时紧张,竟然忘记这两个显著的特征。她笑着牵起师妹的小手,笑道:“走,我们去告诉师父!”

    苏韬喝完两杯茶之后,戚家豪见他依然不动声色,情知让苏韬主动开口谈收购的事情,恐怕很难。但这件事还必须得谈,他不是闲人,错过今天这次见面,以后还得坐下来好好商量。

    苏韬其实也在焦急等待戚家豪先开口,谈判桌是这样,谁先开口谁先死,从开始会处于谈判的下风。他故意不开口,逼着戚家豪开口,是为了证明他们并非定要收购,这样可以在谈判过程,增加自己的底气。

    陷入短暂的尴尬之后,戚家豪淡淡地扫了眼袁秀珍,袁秀珍很快反应过来,笑道:“苏董和柳总,远道而来,想必是为了收购的事情而来吧?”

    柳若晨见对方终于愿意谈事,心情松,笑道:“没错,现在只是初步接触。看睿行集团是否有意向出售参与国企医院改制的公司!”

    其实睿行集团的意向不重要,面已经放出话了。

    袁秀珍微微叹气道:“不瞒您说,国企医院改制是个收益漫长的投资工作。我们投入这么多年,让我们对外出售,总觉得有些失落和遗憾。你也知道,睿行集团的整体资产状况不错,虽然项目直处于砸钱的状态,但我们还是愿意继续投入的。”

    柳若晨淡淡笑,道:“我们之所以想收购贵集团的国企业改制公司,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三味集团直在执行连锁扩张策略,如果能找到合适的资源充分利用和改造,将可以提升扩张的效率。简而言之,如果我们能够并购国企医院,可以将之改造为三味堂的分店,这样可以降低成本;第二,收购睿行集团旗下公司事,是政府高层的授意,我们也是为了配合政府的想法,才会与你们接触;第三,睿行集团在医药很多领域都有投入,而且创造众所瞩目的成绩,但精力分散,在国企医院改制项目的投入也有限,如果由我们来推动,可以将工作推进得更加细致些。”

    袁秀珍微微有些意外,因为柳若晨的观点清晰,柔带刚,顿时竟不知道怎么接话!

    正如柳若晨所言,收购行为是高层干部的指示,睿行集团是非转手不可的。

    但袁秀珍明白戚家豪的意思,即使出手,也得要三味集团付出定的代价。

    戚家豪轻咳声,淡淡道:“刚才若晨提到,你们收购之后,会按照你们的想法对那些医院进行改造。我有几个疑问,第,你们改造之后定能给那些国企医院输送新鲜血液吗?第二,你们对推进国企医院改制没有经验,转手交给你们,恐怕你们无法完成政府下达的指示。”

    柳若晨反应极快,道:“第,我们会将所有的国企医院改造成医堂的模式,第二,虽然没有经验,但我们会摸索经验……”

    戚家豪摇了摇头,淡淡笑道:“现在社会相信医的人有多少呢?你们的方案,我也见过,太过理想化了。至于你们能不能推动国企医院改制,我觉得在收购之前,你们要做出点实际成绩。”

    言毕,他朝袁秀珍点了点头。

    袁秀珍从皮包里取出份件,放在苏韬和柳若晨的身前。

    戚家豪淡淡道:“这面有三家需要改制的国企医院,如果你们能将这三家国企医院成功改制,那么我可以将项目转交给你们。但如果你们无法改变现状,我觉得你们应该要知难而退。”

    苏韬从袁秀珍手接过资料,并没有看里面的内容,微笑道:“我接受!个月内,如果完成不了,我会与萧副总理主动解释,退出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