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00章 太岁头上动土
    当晚苏韬将顾茹姗送到酒店之后,未作停留就回到三味堂早早休息,因为红颜知己都在,身处百花齐放的情况下,苏韬还是有点觉悟,既然无法做到雨露均沾,不如做个本分君子。

    第二天晨练结束归来,苏韬迎面撞见早起给所有员工准备早餐的金牙。

    金牙神秘地朝苏韬招了招手,低声道:“你知道吗?昨天夏禹的婚礼结束之后,还弄出了大事。”

    苏韬微微一怔,一边用毛巾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一边好奇地问道:“什么大事?”

    金牙压低声音道:“昨天两个来参加婚礼的女客,在汉州遇到仙人跳了。”

    “只有男的遇到仙人跳,哪有女人会遇到仙人跳的?”苏韬觉得有点无语。

    金牙就把昨晚发生的奇葩故事跟苏韬绘声绘色的述说一番,当然其中不乏夸张的词语。

    苏韬大致听明白始末,昨晚严瑶和牛柳在婚宴结束之后,去汉州有名的夜店一条街,见了严瑶所谓的男性朋友,结果那男性朋友带了三个朋友过来,将严瑶和牛柳灌醉之后,来了一场六人大战。

    不过,即使如此还没有结束,男性朋友将严瑶和牛柳身上的钱物全部抢劫一空,而且还拍下了艳照,让严瑶和牛柳两人准备一百万元,不然的话,就将照片发给她们的老公。

    严瑶和牛柳被逼之下,只能向翟玉琴求助,结果夏禹没能洞房,调动手中的资源,迅速找到了被囚困的严瑶和牛柳,并将那四个敲诈勒索的男子全部逮捕。

    苏韬听完也是唏嘘不已,果然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不过,他也有些意外,夏禹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在汉州能够呼风唤雨,这也间接说明三味堂如今在汉州的地位。

    毕竟只是无足轻重地闲话,大家也是一笑了之,苏韬在金牙的肩膀上拍了拍,笑道:“夏禹已经解决终生大事,咱们三味堂这么多人当中,接下来就等着吃你的喜酒了。”

    金牙情绪有些黯然,“梨花的意思,我们就这么搭伙过日子!”

    苏韬知道樊梨花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想让她改变刻在内心深处的想法,实属不易。苏韬点了点头道,“也不能操之过急,在坚硬的冰也会被焐热,给她一点时间吧。”

    金牙在苏韬的鼓励下,眼中重新燃起了斗志,等苏韬走向澡堂,金牙突然望着他瘦削的身影,心情复杂无比。

    无论苏韬在外面多么荣光万丈,但回到三味堂之后,他会敛去光芒,融入到三味堂每个人的生活之中,利用他的思想慢慢影响所有人。苏韬不知不觉,已经成为这帮人的主心骨,只要苏韬在三味堂,一切困难都会变得简单,无论生活上的琐事,还是工作上的难题,他总能恰到好处地替人解忧。

    金牙虽然不再是五星级酒店的大厨,但他特别享受现在的人生,这里存有家的温馨之感。

    苏韬从澡堂走出来之后,回到房间翻看手机,发现有未接来电,是柳若晨打来的,知道肯定是有要紧事,连忙回拨过去。

    “遇到难题了?”苏韬沉声问道。

    “我在陕州这边等了好几天,但并没有见到戚家豪。对方只安排了一个集团副总裁,每天陪着我到处游玩,始终不提收购的事情,只要是一提及,他们立马会打马虎眼,敷衍几句。”柳若晨皱眉抱怨道。

    苏韬对柳若晨的性格很了解,虽然长相温婉清秀,性格也亲和近人,但处理正事儿是有板有眼,容不得一点沙子。

    苏韬摸着下巴分析道:“睿行集团那边肯定是接到国务院的通知,知道收购的事情必须要执行,现在拖着你,一方面是想做好准备,把数据做得漂亮一点,以便后期能谈个好价格,另一方面也是想磨磨咱们的性子,不想让我们很快收购成功。”

    “只有尽快收购睿行集团旗下负责国企医院改制的公司,我们才能尽快执行下一步工作。”柳若晨幽幽叹了口气,“没想到出师不利,这么快就碰了个软钉子。”柳若晨沉吟许久,有些束手无策道。

    苏韬知道柳若晨有些失去信心,笑道:“我等下就让给我订机票,尽快来陕州与你回合!”

    柳若晨轻松笑道:“你来了,我的确可以轻松不少,我猜这戚家豪也不真是工作繁忙,主要是觉得我不够格与他安议事。”

    苏韬也想到了这一点,戚家豪是睿行集团的董事长,他是老一派的商人,很多做法比较官僚,在他看来自己是睿行集团的主要负责人,三味集团这边想要收购旗下的资产,必须要请动相同地位的高层才行。

    说得简单一点,在戚家豪眼里,只有苏韬能够勉强与自己说得上话而已。

    苏韬的反应很快,迅速想通了这层关系,意识到自己不出场的话,柳若晨在陕州做的都是一些无用功。

    ……

    陕州省西京市也是华夏著名的古都,政治文化底蕴深受,是西部开发战略的中心城市之一。

    傍晚的夕阳,照在远处的山上,将山林抹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一群穿着猎手服的人谈笑着偏僻的山道走下。此处是一座私人购买的荒山,如同古时的皇家猎场一样,定期有人会往里面投放野物,虽然没有狼虎这样濒临灭绝的凶猛野兽,但不乏彪悍血腥的野猪,这也是猎人们最喜欢征服的猎物。

    后面有六人抬着一头四百多斤的野猪,一般的野猪差不多三百多进,这块头算是比较大,狩猎的时候必须非常小心,否则很容易出生命危险。

    走在最前面是一个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因为经常锻炼健身的缘故,所以比同龄人要年轻许多,等靠近整齐划一排列的黑色路虎车,一个年龄在三十多岁的女子走上前,给中年男子递上了一块毛巾,媚骨天成地盈盈一笑,“戚董,今天收获不错啊?”

    中年男子擦拭了一下棱角分明的脸,解开领口的扣子,开始脱去外衣,哈哈大笑道:“是啊,为了找这只新野猪王,我上山五次,这次终于给我逮着了。”此男子正是睿行集团的董事长戚家豪,性格爱好比较广泛,尤其喜爱打猎,于是买了一块山地,投放野物,锻炼自己的猎术,身后传来汪汪犬吠,戚家豪嘴角浮出笑容,从车后排取了精肉,抛给猎狗群,笑道:“有功必赏,今天多亏了你们这群小畜生,不然我还真差点出事了呢!”

    “呀!”女子听到戚家豪这么说,顿时花容失色,连忙追问道:“戚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没受伤吧?”

    男人打猎,还不是为了展现出自己体内强大的男性荷尔蒙,见女子如此好奇,他就语速平缓地将今天山上发生的故事诉说一遍,女子情商很高,等到精彩之处,总能恰大好处地惊叫一声,充分满足戚家豪的得胜归来喜悦之情。

    越野车绕山而下,女子才提醒道:“燕京来的客人,已经在望海潮等着了。”

    戚家豪微微点头,嘴角浮出一丝淡笑,“等了多久?”

    “上午一点到望海潮,现在已经是五点。”女子是戚家豪的助理,名叫袁秀珍,正常人看来,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助理,两人的关系应该不干不净,但戚家豪偏偏和袁秀珍保持着正常的上下级关系。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觉得戚家豪是了不起的人物。

    男人管不住下半身不是新闻,但管得住下半身的男人实属异类。

    “慢点开车吧,等六点半到望潮楼。”戚家豪眯起眼睛,开始打盹,袁秀珍知道上司的习惯,他其实脑子飞速运转,在思考一系列的问题。

    抵达望潮楼正好六点半,戚家豪进入店内,加快步伐,上楼推开包厢,满脸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贵客远道而来,有失远迎啊!”

    等待之人,正是佟左青,他摆了摆手,笑道:“我是一个十足的闲人,多的是时间,不像戚董,时间宝贵。”

    戚家豪朝佟左青拱了拱手,两人并不是初见,对对方的根底都有些了解,将佟左青晾了几个小时,是为了压压他的气焰。佟左青对戚家豪的名声自然是如雷贯耳,大名鼎鼎的关中王,黑白两道谁不给几分薄面。

    等酒菜上桌之后,佟左青微笑道:“戚董,不瞒您说,我是得到秦大少的委派,来与你商量一件事。”

    戚家豪对佟左青并不放在眼里,但对秦经宇却是要给几分薄面,他拿起茶杯,掀起茶盖,泯了一口浓茶,淡淡笑道:“不出意外,此事与苏韬有关系吧?”

    佟左青微微一怔,戚家豪不愧是成名人物,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了他。

    佟左青顿了顿道:“此次收购睿行集团的旗下公司,总觉得有种太岁头上动土,老虎顶上拔毛的感觉,所以秦大少十分看不下去啊。”

    戚家豪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佟左青,摇头道:“佟皇叔,你这煽风点火的策略,未免也太直白和生硬了一点吧?”

    佟左青哑然失笑:“明人不说暗话,既然都有共同的敌人,为何不联手,一致对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