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99章 贵人命中注定
    牛柳和严瑶二人,完全傻眼了。

    牛柳无奈苦笑道:“难怪我刚才觉得眼熟,原来是顾茹姗啊!这可是现在最有名的一线女星,没想到翟玉琴竟然有这么大的面子,虽然人气不行,但人脉关系还挺硬。”

    严瑶摇了摇头,否定道:“你搞错了。请动顾茹姗的,恐怕不是玉琴,是他老公。你没看到顾茹姗是从男方席那边上台的吗?这说明是男方那边的朋友。”

    两人顿时沉默不语,她们虽然艺人生涯很短暂,但知道想要请动顾茹姗这样级别的艺人登台献艺,想要花费多少代价。

    酒席的钱可以算得出来价值,但顾茹姗的出现,让这场婚宴增添了无法估计的无形价值。

    顾茹姗原本的特长是舞蹈,但正式签约经纪公司之后,公司对她重新定位,不仅要在影视上做出成绩,而且还得成为一名好歌手,所以顾茹姗接受了许多专门的培训。加上她舞曲从不分家,所以她的歌唱功底原本就有一些,如今唱首歌自然不在话下,远比普通人要专业许多。

    “时光是琥珀,泪一滴滴被反锁。情书再不朽,也磨成沙漏。青春的上游,白云飞走苍狗与海鸥。闪过的念头,潺潺的溜走。命运好幽默,让爱的人都沉默……”

    顾茹姗的声音比较清脆与温暖,伴随着舒缓悠扬的音乐,仿佛在述说故事。

    下面的观众瞬间安静,品味着这很难见到的画面。

    翟玉琴和夏禹两人也停止敬酒,欣赏着顾茹姗的歌声,她倒在夏禹的肩膀上,低声说道:“谢谢你!”

    夏禹摸了摸鼻子,咧嘴笑道:“这算什么?等你生完小孩,重新回到演艺圈,肯定比她红。”

    翟玉琴摇了摇头,却是笑道:“明知你是在骗我,但我听了还是很开心。我是不是特别傻?”

    “不,你比任何人有眼光,慧眼识珠嫁给我。”夏禹情不自禁地在翟玉琴的面颊上亲吻了一下。

    落在丈人和丈母娘的眼里,两人相互对视,会心一笑。

    在举办婚礼之前,二老都有些担心和忐忑,因为不知道夏禹的深浅,他们的印象始终留在过去,但他们想不到夏禹在短短的时间内,真的就这么成功了。

    当汉州市政协主席上台证婚的时候,老丈人完全傻眼了,他哪里会想到自己的女儿是由一个正厅级干部证婚,而且刚才敬酒的时候,夏禹给他介绍了那圈来自汉州的干部,至少是副处级干部,足以让他颠覆所有的想法。

    夏禹从二老的眼神中明显看到不一样,心中暗自唏嘘,多亏了当初自己的心血来潮,觉得苏韬是自己的贵人,果不其然,短短的一年时间,他的人生已经翻天覆地。

    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抱着相机,偷偷潜伏在暗处拍摄别人隐私的侦探,而是在汉州能够有点影响力的人物。

    一曲作罢,余音绕梁。

    随后,大家开始激动地开始鼓掌,苏韬走到台边,伸出手将顾茹姗落地,笑着说道:“你得走了!不然,这婚宴恐怕要出事儿。”

    顾茹姗刚才在台上,男主持人就竭力地维持秩序,顾茹姗刚下台,很多人就围过来,有些是要签名的,有些是来近距离观看一下现实生活中的大明星究竟跟荧幕上有什么不同。

    苏韬反应极快,但还是历经万难,才让顾茹姗安全从后门逃离,等走出酒店之后,苏韬累得气喘吁吁,苦笑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明星演唱会,要安排那么多安保人员了,粉丝的热情实在太可怕了。刚才我竟有点担心会出现踩踏事件。”

    “少见多怪!我现在已经习惯了,生活也变得更加简单,大部分时候就是待在剧组和房间,能不出去就不出去。”顾茹姗长叹了口气,“这种生活其实很无聊枯燥。”

    “后悔了?”苏韬淡淡一笑,内心有些担心,自己突然出了婚礼现场,那桌红粉佳人会不会出现什么状况。

    “当然不会!”顾茹姗坚定地说道,“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得咬着牙坚持走下去。毕竟我不能辜负某人的期望!”

    “某人是谁?”苏韬故意笑问。

    顾茹姗瞪了苏韬一眼,“干嘛要告诉你啊?”

    苏韬耸了耸肩,摁了一下车钥匙,大众cc发出嘟的一声,车灯闪烁,顾茹姗坐上副驾驶,苏韬随后坐在驾驶座上,夏禹打来电话,遗憾道:“你咋走了呢?”

    苏韬笑道:“如果顾茹姗继续留下来,谁还在乎这还是不是一场婚礼呢?”

    “这倒也是!差点变成粉丝见面会了。”夏禹哈哈大笑,挠头,神情地说道,“谢谢你的帮忙!”

    “太客气,我不喜欢!”苏韬微笑道,“人生四大喜,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今晚是你的大喜之日,我就不跟你多说什么了,春宵苦短,赶紧去伺候你媳妇吧。”

    夏禹讪讪自嘲道:“唉,她那身体状态,我体内有火,无处宣泄啊!”

    “那是你腿快,提前把今晚的幸福给享受了,怨不得别人。”苏韬哈哈大笑道。

    挂断电话之后,夏禹和翟玉琴两人站在门口开始送宾,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无论是酒席档次,还是婚宴的场面,两人的婚礼都让人刮目相看。

    严瑶和牛柳拉着夏禹和翟玉琴拍了一张照片,严瑶低声笑道:“玉琴,真羡慕你,找了个好老公。”

    翟玉琴淡淡地看了一眼夏禹,却是脉脉含情,佯作很生气地说道:“千万别夸奖他,他会飘的。”

    牛柳微笑道:“你啊,果然是我们三姐妹当中命最好的!”

    翟玉琴正准备谦虚几句,不远处来了一群市政府的干部,严瑶和牛柳原本打算和翟玉琴继续多聊几句,毕竟从今天的婚礼表现来看,翟玉琴找了个不错的丈夫,以后说不定会有用得着的地方。

    见翟玉琴有事要忙,牛柳连忙道:“你赶紧去张罗吧!我们会照顾好自己。”

    翟玉琴只能冲着两人无奈一笑,被夏禹拉着,与那群政府客人寒暄起来。翟玉琴是一个情商很高的人,尽管有过一段灰色的经历,但夏禹陪伴她走过了那一段最艰难的岁月。

    人生可以有污点,但绝不能堕落,当沐浴阳光久了,阴暗的一面终究会消失不见。

    结婚是一件很繁琐忙碌的事情,直到十一点半左右,夏禹和翟玉琴才回到自己的小窝,这是一间一白多平米的商品房,三室一厅,夏禹付了首付款,装修则由翟玉琴亲力亲为,因为装修没多久,两人并不打算长住,他们还租了一个小户型公寓,因为新装修的房子里有甲醛,影响人体的健康,他们需要为还没出生的宝宝的健康着想。

    等洗漱完毕之后,夏禹突然将穿着睡衣的翟玉琴抱了起来,惹得翟玉琴惊呼连连,提醒道:“别乱来,伤害到宝宝。”

    夏禹嘿嘿一笑,将翟玉琴小心地平放在床上,然后侧脸贴靠在她凸起的肚皮上,片刻之后,眼中闪过喜色,“呀,这小家伙刚才好像动了一下。”

    “没错,他用力地踹了我一下!”翟玉琴满脸温柔,幸福地说道。

    夏禹正准备用嘴去轻吻媳妇肚皮,突然翟玉琴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不要命的响起来,夏禹气愤地说道:“谁啊?也太过分了吧,破坏咱们一家三口说悄悄话。”

    翟玉琴无奈地白了夏禹一眼,放在嘴边嘘了一声,道:“是严瑶打来的,估计是急事,乖,等我接个电话。”

    “能有什么急事!”夏禹也是识人无数,看得出来严瑶和牛柳两个小姐妹都是很市侩的女人。

    想要看出一个人的性格,从细节就可以研究出来,严瑶和牛柳穿着一身的名牌,两人对话总会习惯地盯着别人身上的衣服乱扫,一看就是爱慕虚荣,喜欢攀比的女人。

    不过,碍于是老婆的朋友,所以夏禹不点破而已。

    “什么?你们在哪儿呢?”翟玉琴紧张地皱眉道。

    夏禹一下子,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了来,倒不是担心那两个女人,心思都放在媳妇身上,心道您老人家别激动啊,肚子里可是有我的亲宝贝呢!

    电话里的严瑶哽咽不止,似乎出现了什么问题,翟玉琴小心地安慰道:“你别着急,我这就来找你们。放心吧,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挂断电话,翟玉琴无奈地看了一眼夏禹,道:“牛柳和严瑶两人被骗了!”

    “被骗?”夏禹也是吃了一惊,对方是冲着自己的婚礼而来,如果出事的话,自己也得承担责任的,“人没事儿吧?”

    翟玉琴苦笑道:“人有事没事还不好说,不过现在需要我们送钱过去。”

    夏禹是何等聪明的人,这两人肯定是被骗财骗色了。当然,被骗色,说不定是这两个女人心甘情愿送上门的。

    夏禹见翟玉琴准备穿衣服,顿时心软,他皱了皱眉,“你身体不便,就留在家里。把地址给我,我来处理这件事。不过,此事了解之后,坚决不允许跟这两个女人来往。”

    翟玉琴发现夏禹的眼神认真而锐利,连忙低下头,沉声道:“你放心,我可不是那样的人。我其实早就与她们没什么来往了。”

    夏禹在翟玉琴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然后拨通了几个熟人的电话。

    不管汉州的黑道和白道,很快就活跃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