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97章 惹人嫉的婚礼
    因为计划改变,所以苏韬不得不和柳若晨重新研究执行方案,然后再与倪静秋商议可执行性。

    像这种涉及到近百亿的大项目,不是朝夕间就能敲定,尽管苏韬在其中不断地督促跟进,但距离项目落实,还是需要时间。

    不过,萧副总理抛出收购睿行医药集团旗下参与国企医院改制的公司,不仅让实施计划变得简单,也让叶一龙和倪步伟算是吃了定心丸。

    因为有了睿行集团之前做好的工作,后面执行起来,就简单不少。叶一龙和倪步伟都老谋深算,他们看到了萧副总理的决心,和对苏韬的实际支持,所以才会谋定而动。

    柳若晨办事效率极高,在汉州注册公司之后,倪叶二家也将首笔资金打入账户,作为收购行动的起步资金。

    柳若晨没有在汉州过多等待,迅速开始行动,前往睿行集团的总部陕州省,开始与睿行方面的主要对接人进行联系和商议。

    虽然有萧副总理的批示,但谈判需要很长时间,涉及到双方的具体利益。用多少钱收购,收购后如何安排管理层,以及诸多员工的后路,这些都是双反要慢慢探讨的。

    苏韬操作完参与国企医院改制的项目之后,让肖菁菁通知三味堂的所有核心人员,务必尽快回到汉州。

    因为夏禹婚礼在即!

    ……

    十月结婚的人比较多,一方面是秋高气爽,气候宜人,另一方面伴随着中秋和国庆的假期,所以请客设宴也比较适合。

    夏禹和翟玉琴的婚事在汉州会议中心举办,设宴八十多桌,现在夏禹已经不是一年前猥琐的私人侦探,他现在是三味堂的股东、三味制药的总裁,身价不菲、地位超然。

    因此他的婚事,算得上汉州一场盛事,几乎请动了黑白两道的所有大佬级人物。

    翟玉琴穿着婚纱,掩不住微微凸起的腹部,带孕结婚,在现在这个时代已经算不上什么稀奇事。

    在某些地方,甚至还必须要女方有了身孕,才会举办婚礼,因为现在这个年代无法生育的人实在太多,十中有一,没有结果的婚姻,还不如提前知道,以免未来后悔。

    夏禹为了给足自己丈人丈母娘面子,安排五辆长途大巴,从外地将亲朋好友全部接到婚宴现场,这让原本不太赞同这件婚事的丈人和丈母娘稍微有些慰藉。

    翟玉琴的家庭算得上小康家庭,否则也不会培养出一个才貌双全的小明星。明星也不是天成的,一个女孩从小有能歌善舞的潜质,那得不断地培养才行。

    翟玉琴倒也没让二老失望,刚成名那段时间,也赚了不少钱,给二老买了一套房子,还购置了一辆十多万的小汽车。

    所以二老一开始听到夏禹的家庭情况,都觉得夏禹是一只想吃天鹅肉的蛤蟆。不过,等他们亲自来到婚宴现场,顿时有所改观,礼堂很宽敞,到处装点着彩球、结婚海报,至于桌上的酒水香烟也是顶级配置。

    海报上的翟玉琴面带微笑,眸光似水,楚楚动人;夏禹腰背挺直,虎目生威,仪表堂堂。

    “老头子,这一桌酒席办下来,恐怕要不少钱吧?”丈母娘将一个亲戚的红包塞入皮包,顺便在名单后面注上金额,皱眉低声问道。

    “我刚才跟酒店经理打听过,一桌酒席要三千,加上香烟和酒,差不多要四千五的样子。”老丈人也觉得这个婚礼办得有些奢侈,啧啧唏嘘道,“这场婚礼怕是要五六十万呢!”

    五六十万的婚礼,对于一个小康家庭,是一个很惊人的数额。

    丈母娘压低声音道:“小夏究竟是做什么的?之前那么穷,怎么突然有钱,不会是做了什么……”

    “别瞎说八道!”老丈人瞪了老婆一眼,有点生气地说道,“今天大喜的日子,玉琴和小夏早就领过证,在外千般不好,在家里咱们都得当他成自己人。”

    丈母娘摇了摇头,老头子这么说,其实就没有当小夏是自己人。人都会先入为主,当初见第一面,夏禹就没给他们留下什么好印象,如今想要改变之前的判断,实在太难了。

    虽说这婚礼办得很上档次,但二老还是觉得有点忐忑不安,总觉得夏禹是为了面子,故意打肿脸充胖子。

    夫妻俩站在门口,看着女儿、女婿两人表现得很亲密,不时地面带微笑咬耳朵,内心有所松动,只要女儿觉得幸福,那就好了。

    门口走来两个亲戚,翟老丈连忙迎上前发烟,笑道:“赶紧里面请!”

    其中一名女性亲戚笑着点了点头,指着不远处的夏禹、翟玉琴,啧啧赞叹:“真是郎才女貌啊,老翟得了个好女婿啊。”

    她是自己老婆的堂姐,第一次夏禹上门的时候,堂姐可是一点都不看好夏禹,暗地里让二老断了这个婚姻,还信誓旦旦地保证,要给翟玉琴找一个家境不错的富商,后来打听得知,那个富商不仅三婚,年龄也差不多五十岁,最终被翟玉琴骂了一顿,才算作罢。

    堂姐这次来吃酒也是很意外,外面的婚车都是清一色的黑色宝马,气势十足,再加上里面差不多八十多桌酒席,让她颇为意外。

    堂姐心中暗自嘀咕,自己当初莫非看走眼,夏禹当初上门是伪装成了个屌丝不成?

    堂姐不会相信,夏禹通过这短短近一年的时间,就完成了财富积累。

    “嗯嗯!”翟老丈知道这亲戚被排场给震慑到了,心中没底,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吩咐老婆将堂姐带到了里面的坐席。

    客人络绎不绝,翟玉琴远远看见两个打扮时尚的女性,笑着说道:“瑶瑶、柳柳,你们来啦?”

    严瑶和牛柳是翟玉琴同期出道的明星,不过两人的演艺圈之路没有翟玉琴那么顺利,演了几个配角,算是镀金,然后钓到家境不错的富二代,迅速结婚,退出了娱乐圈。

    严瑶上下打量夏禹一番,笑着说道:“之前就想见见你,玉琴一直把你保护得很好,说你长得太丑,见不得人。现在一看,是标准的一个帅哥啊,现在想想玉琴是怕你被别人盯上给抢走了。”

    夏禹哈哈大笑,道:“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被人拐跑了啊。”

    牛柳瞄了一眼翟玉琴,微微一笑道:“也是,玉琴有你的孩子,谅你翻不出她的五指山呢。”

    两人说笑了一阵,才从高档名牌皮包里取出红包,然后塞到玉琴的手里,低声笑道:“放心吧,红包份量加过了,保证很厚。”

    翟玉琴微微一笑,道:“谢谢!”

    翟玉琴对两人还是有感情的,当初都是同期生,相互竞争的同时,也相互帮助。自己能演到女二号的时候,也不忘给两人介绍演出配角机会。

    夏禹知道翟玉琴的朋友并不多,所以对待严瑶和牛柳二人,格外客气。

    严瑶和牛柳内心却不是这么想。

    严瑶坐在席位上之后,眼中露出些许不屑之色,道:“原来婚礼也不怎么样嘛?当初混得那么好,结果跟咱们不一样,结婚生子,而且还嫁到了汉州这种三线城市。”

    严瑶和牛柳都是从余杭市赶到这里,两人的丈夫都是富二代,所以在两人看来,夏禹的这场婚礼不过如此而已。

    牛柳笑着说道:“当初你结婚的时候,我记忆犹新,请到了国内最有名的狂野乐团,场面燃爆了。”

    “你当初的婚礼现场也很厉害啊,区税务局局长当主婚人,那可是处级干部啊。”严瑶连忙笑着回应道。

    “我去年还给玉琴介绍一个挺年轻的对象,结果玉琴根本没搭理我。我看他现在老公,除了身材不错,也不见得多优秀。”牛柳看上去有些生气地说道。

    “我打听过了,这夏禹原本当过兵。”严瑶狡猾地一笑,“都说兵哥哥那方面能干,估计玉琴是看中了这一点。”

    “噗!”牛柳忍俊不已,“咱们也别这么损了,安心吃完这顿饭,然后找个夜店放松一下。”

    “嗯,我已经约好几个朋友了。”严瑶凑到牛柳耳边说了几句,两人银铃般脆笑,显然找了个机会,脱离了家庭的束缚,两个寂寞空虚冷的少妇都想在汉州,寻觅一段刺激的经历。

    “咦,那边坐的女人,好像很眼熟啊!”牛柳突然指着坐在靠在舞台旁边的一个女子,低声问道。

    “我看你是眼花了吧!”严瑶没好气地笑道,“那女人戴着帽子和墨镜,鬼鬼祟祟,你能看出她是谁?”

    牛柳轻轻地拍了一下脑门,没有继续纠结此事,从包里取出一支唇膏,笑着问严瑶,“你觉得这唇膏怎么样?”

    严瑶看了一眼,笑道:“价值几百美金的东西,能差得了吗?”

    两个富太太在一起,聊的话题,无外乎一些奢侈品。

    至于牛柳觉得眼熟的女人,倒不是普通人,而是现在红极一时的一线女星顾茹姗。她原本是没空的,但在苏韬的强逼之下,还是无奈过来捧场,好歹自己也是三味国际的形象代言人,夏禹是三味国际的董事之一,顾茹姗来这里录个脸也算是合情合理。

    只是顾茹姗等了十多分钟,苏韬久久不出现,让她觉得有些气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