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90章 十八反十九畏
    汪巧珍作为母亲,对苏韬那番盘问,是合情合理的,谁不想自己女儿能有个好的归宿?

    苏韬虽然对倪家有恩,但汪巧珍不会轻易接受他成为自己的女婿。丈母娘挑女婿会严格把控,最基本的原则是,女儿嫁给对方不能吃苦。尤其经过霍坤那段失败的婚姻,汪巧珍考虑女儿的婚事,更是慎重无比。

    苏韬虽然年轻有为,但汪巧珍并不在意。

    首先,苏韬的年龄比倪静秋小,这就是最大的障碍。男人三十一支花,女人三十豆腐渣,女人的青春比男人要短很多。当不再年轻,没有容颜,对男人的吸引力就会减弱。其次,汪巧珍打听过苏韬的事情,他与水家的千金关系匪浅,这事儿燕京圈内人尽皆知,汪巧珍总不能让自己女儿去当个陪衬吧?

    当然,汪巧珍也能理解自己女儿,苏韬的确非常优秀,样貌俊朗,情商很高,谈吐幽默,女儿现在处于感情真空期,一不小心就被苏韬趁虚而入,所以汪巧珍要不停地上紧箍咒,让倪静秋彻底地打消这个念头。

    倪静秋当然知道汪巧珍内心的想法,虽然在人前她是个精明的女商人,但在家里她还是很乖巧听话,与苏韬若即若离的关系,或许也是倪静秋始终没有和苏韬跨过那道防线的关键原因。

    倪静秋见汪巧珍在厨房里忙碌,她捧着个茶杯,站在阳台上发呆,突然轻轻地拍了一下脑门,自己应该开车送苏韬离开的!

    ……

    苏韬喊了一辆快车,坐在车内,也在考虑和倪静秋的关系,昨晚的那种感觉很舒服,尽管没有戳破那层窗户纸,但两人的距离真的很近,有种彼此信任的感觉。

    有时候征服一个女人,并不是从身体上征服她,而是从内心击溃她,让她对你信任和依赖。

    苏韬以前也不相信有精神之恋的说法,但他和倪静秋的关系,的确已经超出了单纯生理冲动,否则,如何解释昨晚自己的坐怀不乱呢?

    轿车抵达与薛秘书长约定的酒店,苏韬刚走到大厅,就有人迎了过来,问道:“您是中央保健委员会的苏专家吧?”

    苏韬知道这是薛秘书长安排的人员,提前研究过着急的资料,认识自己的样貌,点头笑道:“没错,我就是!”

    “您好,请跟我来!”此人看上去三十出头,梳着大背头,穿着政府工作人员常见的夹克衫。

    中山装、西装与夹克是比较常见的工作着装,前两种比较正式,打理起来也烦。夹克,比较随意,易于打理。主要是因为政*治局常委出席公开场合经常穿夹克衫,上行下效,夹克衫成为政府工作人员统一服装。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苏韬来到九楼,薛秘书长等候多时,朝苏韬招了招手,将他带到一个房间,让苏韬坐下之后,解释道:“萧副总理在接见干部,都是地方上分管文体的副省长,一方面是了解下面一些政策的执行情况,另一方面也是给他们敲敲警钟。”

    苏韬没想到薛秘书长跟自己透露这么多,笑道:“萧副总理的工作压力很大,事无巨细,让人佩服。”

    薛秘书长摆了摆手,叹气道:“这几年的工作确实比较繁重,主要是因为上面颁布政策,下面经常会出现执行不到位的情况。”

    苏韬也不好多评论,顺着他的话锋,笑道:“主要是一个传递性的问题,五个人从一传到五,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分析和判断,于是传话的内容也发生了变化。”

    薛秘书长拍腿笑道:“你这个分析倒是简单直白。”

    苏韬谦虚道:“我是胡说八道,只是从人性的角度来解读,算不上高明。”

    薛秘书长却是摇了摇头,道:“别人都以为官场是一门很深厚的学问,其实没有那么复杂,关键是做人和做事,一个人能否出色,关键在于是否能对人性解读得够深刻,如何巧妙地将事情做得完美,符合绝大多数人的利益。”

    薛秘书长简单的一句话,其实道出了自己为官多年的心得体会。

    苏韬淡淡一笑,道:“您的一番话,耐人咀嚼。”

    薛秘书长哈哈大笑,道:“我最近抽空在看几本医书,有许多不解之处,正好遇见你,能否向你讨教?”

    越到了上层,越是注意养生。现在高端饭局,聊天的话题总少不了,如何保健,如何强身健体,这与现在稳定的经济和社会环境密不可分。

    苏韬连忙笑道:“还请说!”

    薛秘书长询问了一些关于草药相克相生的道理,苏韬一一解答,薛秘书长顿时茅塞顿开,笑道:“不愧是中医专家,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苏韬微笑道:“中医有十八反十九畏的歌诀,十八反指的是有十八种药物不能放在一起应用,若在一起配伍很可能会产生毒性反应或副作用;十九畏指有十九种药物不能放在一起应用,在一起配伍会导致药效降低,药物作用相互抵消、失效等效应。前人已经总结得很全面,在配药的时候,谨遵歌诀,就可以懂得怎么配药了。”

    薛秘书长笑道:“中医还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

    苏韬微笑道:“离不开前人的总结和经验。”

    两人继续聊了一会,刚才迎接苏韬的那人打开门,走到薛秘书长身边,低下身子说了几句。

    薛秘书长点头道:“我知道了。”

    等房间里只有两个人,薛秘书长叹了口气,无奈苏韬道:“按照原来的计划,等萧副总理接见完所有的干部,你才可以进去见他。不过,萧副总理让剩余的人员全部离开,似乎心情不太好。”

    苏韬明白薛秘书长的言外之意,道:“请您放心,等下我见了萧副总理,会小心应对。”

    薛秘书长暗忖苏韬果然聪明,一点就通,起身将苏韬带到位于走廊尽处的一个房间。

    苏韬走进之后,发现这个房间比刚才的那个房间要更大更敞亮,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踩在脚下软绵绵的,墙上贴着壁纸,身后有一个高大的书架,里面摆放着许多大部头书籍。

    薛秘书长通报道:“苏专家到了!”

    萧副总理眉头深锁,目光落在方案上,“嗯”了一声,“你先出去吧!”

    薛秘书长转身离开,轻手轻脚地关上门。

    萧副总理又批改完几个文件,揉了揉眉心,与苏韬淡淡一笑,道:“给你十分钟时间,够不够?”

    苏韬连忙站起身,道:“那我得抓紧时间了。”

    萧副总理微微一愣,旋即哈哈笑了两声,苏韬走到萧副总理身前,将脉枕放好,然后开始摸脉。大约两分钟之后,苏韬又让萧副总理吐出舌头,看了一下他的舌苔,随后看了一下萧副总理眼睛、鼻腔和耳朵。

    前后差不多八分钟,苏韬对萧副总理的身体差不多心中有数,然后开始边写方子,边说道,“您的身体保养得很好,因为熬夜太多,睡眠不足,肝脏略有些损伤。我写的方子,主要是养肝泻火。”

    萧副总理微微一怔,笑道:“你这是拐着弯,让我不要发脾气吧?”

    苏韬微微一笑,像萧副总理这样的人,眼力何其老辣,苏韬的心思哪里瞒得住他?

    苏韬也就直言,“虽然不知道您刚才为何取消与其他干部的会见活动,但您肝火虚旺,这会影响您的决定和判断。”

    萧副总理挑眉,突然变得很严肃,沉声问道:“你的意思是,我脾气不好,让那些干部难堪了?”

    苏韬摇头,耐心地解释道:“您动了肝火,肯定是下面有什么事情让你觉得很生气。但如果您的身体很健康,肝脏处于完好无损的状态,不会轻易动火。肝脏不好,易动怒,这是您身体主观决定的。简单来说,没有外在的原因干扰,您现在也很容易生气。”

    萧副总理算是听明白了,他仔细思考了一下,自己修养“制怒”的功夫也有几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刚才冲着某省副省长大发脾气,的确有些失常,经过苏韬这么一解释,他倒是能明白了。

    萧副总理笑道:“你劝人不生气的法子,还真够高明。罢了,等下我会继续接见剩下的几名干部。”

    苏韬笑着说道:“萧副总理,您心胸开阔,宰相肚里能撑船。”

    萧副总理没好气地笑骂道:“难怪水老对你称赞不已,你这个小鬼,在处人与事上确实有天赋。对了,今天安排你过来,一方面是想给我做个体检,另一方面是想问问你,有没有想法,在官场上历练一番。”

    苏韬微微一怔,没想到萧副总理见自己,竟然还带着这个目的。他讪讪一笑,道:“我觉得自己性格太过散漫,不太适合走仕途这条路。”

    萧副总理摆了摆手,笑道:“你还年轻,什么事情都得努力尝试一下。你没有进入官场,怎么就知道不适合呢?何况如果仕途走不通,到时候你再回去当一个逍遥神医嘛!”

    萧副总理的这番话,让苏韬语塞,他短时间内还真找不到回绝的理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