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89章 查户口的节奏
    又过几分钟之后,救护车紧急赶到,女人这才发现自己下体有出血的症状,丈夫神色大变,陪着老婆上了救护车。

    倪静秋知道那女子被苏韬治疗过,应该没有大碍,两人并肩往家里走,倪静秋叹气道:“男人啊,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苏韬哭笑不得道:“你怎么把我也给骂了?我刚才可是挽救了一条人命,还有一个家庭。”

    倪静秋反问道:“如果女人流产,然后和男人离婚,说不定会有全新的生活。”

    苏韬摇头苦笑道:“那可不一定。离婚的女人,想要再找一个,那肯定是掉价的。正如你所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你怎么知道她下一任会遇到好男人呢?”

    倪静秋微微一怔,不悦道:“要是我的话,就一辈子单身,不依靠男人,一样可以活得很好啊。”

    “那你怎么解决一些必要的需求呢?”苏韬微微一笑,委婉道。

    倪静秋瞪了苏韬一眼,道:“谁说就一定要解决什么需求了?”

    苏韬摇头苦笑道:“你是没有打通任督二脉,所以还没品尝到那种滋味。”

    倪静秋恶狠狠地白了苏韬一眼,然后开门,进了主卧,苏韬跟进去之后,倪静秋已经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淡淡道:“还是你睡客房!”

    言毕,她将一条白嫩的藕臂放在被子外,粉唇微微颤动数下,然后香甜地睡去。

    苏韬以为倪静秋假睡,走过去故意捏了捏她的手腕,发现倪静秋还真的睡着,叹了口气,将她的手腕小心翼翼地塞回被褥,又静静地注视着她恬静的睡姿。

    差不多过了五分钟,他瞧瞧地掀开被子的一角,小心翼翼地钻了进去,倪静秋嘴里嘟囔了一句,侧过身,无意识地扭动几下,很快安静下来。

    苏韬的胆子就大了起来,他闭着眼睛,默默说道:“亲爱的女基友,等过了这晚,咱们就算是真正地睡过的关系,我就陪你躺二十分钟,不,十分钟吧。”

    五分钟之后,苏韬嗅着被子熏得很香的味道,脖子一歪,昏沉地睡了过去。

    次日凌晨,天刚朦朦亮,苏韬觉得脸上有些发痒,像是一只温柔的小舌头,在吸吮着自己的面颊,他翻了个身子,用手挠了挠左脸,忽地坐起,转头望去,却见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犬,好奇地望着他,不时探出一只前爪,拨弄着枕巾。

    苏韬仔细思索一番,好像昨天并没有出现这个小家伙,究竟是什么回事?

    连忙睁开眼睛之后,苏韬回想起昨晚竟然和倪静秋抱了一宿,外面传来对话的声音,苏韬顿时头皮有些发麻,心想不会丑事被人撞破了吧?

    苏韬仔细检查了一下衣服,发现倒还算齐整,倪静秋夜里应该没对自己作什么不轨之事,微微放心。

    他正准备出门,倪静秋推开门,狐狸犬从床上跳下,围着倪静秋讨好地蹦蹦跳跳,又嗅又舔。

    这肯定是一直公狗!苏韬心里想。

    “外面是谁啊?”苏韬压低声音问道。

    “我妈!”倪静秋盯着苏韬,“你睡得跟死猪一样,连来人了都不知道!”

    “被撞破了?”苏韬头皮发麻地苦笑道。

    “是啊,她又不笨。”倪静秋恶狠狠地盯着苏韬剐了好几眼,“你可害死我了。”

    “没事,你跟她好好解释一下,我们昨晚什么都没做,只是抱在一起睡了个觉而已。”苏韬压低声音,努力挤出笑容道。

    “把手伸过来!”倪静秋表情很严肃地说道。

    苏韬不知道倪静秋搞什么鬼,倪静秋一把扯过苏韬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一口,这一下还真没有留力。

    苏韬吃痛之下,瞪大眼睛,又不喊出声,只能闷吼道:“别咬了,我可是神医啊!”

    倪静秋放开苏韬的胳膊,满意地望着齿痕,低声道:“终于解气了,我相信昨晚是一次意外,昨晚就原谅你了。不过,等下我妈如果问起这件事情,你得想好怎么应对。”

    “我估计你妈应该不会多问什么吧?年轻人之间的事情很复杂,作为一个长辈不好过多干涉的。”苏韬有些心虚地说道,“要不,我找个机会直接溜走吧。然后,当自己没来过,昨晚的事情没有发生。”

    “你怎么突然这么孬了?”倪静秋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

    “唉,我其实很内向的。”苏韬伸手抚摸着手臂上的牙印,可怜兮兮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我妈会不会问你这件事。”倪静秋也觉得有点烦,用脚踢了踢在地上绕着自己打转的狐狸犬,“下次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她似乎在警告苏韬,又像是在提醒自己。

    言毕,她体态袅娜的出了门,苏韬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和倪静秋的关系,是跳到黄河也洗不干净。

    但丑媳妇终究要见公婆,苏韬忸怩了一阵,走出主卧,装腔作势地伸了个懒腰,汪巧珍表现如常,招呼苏韬坐下,道:“买了一些早餐,小苏你来尝尝味道。”

    苏韬头皮一阵发麻,汪巧珍之前是自己的病人,她一直称呼自己是苏大夫,现在变成小苏,很明显是想强势扭转身份地位。

    苏韬只能苦笑,昨晚什么进一步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但的确用友情的名义“睡”了人家的女儿,你总得要小心翼翼不是?

    苏韬扫了一眼桌上的各式早点,笑道:“汪伯母,早餐太丰盛了一点啊。”

    汪巧珍淡淡笑道:“不是说早餐一定要吃好吗?静秋经常不爱吃早餐,所以我听说她今天住在这边,就过来送早餐。没想到你也在,我也一直想找你,好好聊聊。”

    苏韬有些尴尬,求救地望向倪静秋,汪巧珍这节奏不是想逼着自己订婚吧?

    苏韬是一个勇于承担的男人,但跟倪静秋真还没过了那道线,如果真要谈婚论嫁,节奏稍微显得太快了一点。

    “我妈是想问问你调理身体的事情,你是不是想多了,脸上冒虚汗,都快虚脱了。”倪静秋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既好气又好笑。

    “哦,这事儿是我不对。按理来说,治病之后,医生是有义务回访病人的。让伯母主动问我这事儿,我实在心中有愧。”苏韬圆话题的本领也非同小可,转眼就化解了尴尬,“我给您搭个脉!”

    汪巧珍依言伸出手臂,苏韬摸了数秒,又看了一下她的眼白和舌苔,轻松道:“你的病情已经好得差不多,之前的那个药可以不用,我现在给你重新写个两个药方,每周轮流着服用,再过一个月就能彻底痊愈。”

    汪巧珍眉头一松,笑道:“太感谢你了。吃早餐吧。”

    苏韬先去洗漱一番,回到餐桌上,倪静秋用汤匙喝着黑米粥,苏韬拿了油条塞入嘴里,正准备咀嚼,汪巧珍突然问道:“小苏,你家里还有几口人啊?”

    苏韬差点没把半截油条喷出来,汪巧珍这明摆着是查户口的节奏啊,他将油条硬塞到嘴里,用力地吞咽下去,挤出笑容道:“爸爸妈妈都很好,不过他们都不在国内。”

    汪巧珍笑道:“能培养出你这么优秀的神医,你的父母肯定很了不起,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见他们。”

    这是要双方见家长的节奏吗?

    苏韬笑容有些僵硬地说道:“伯母,您的意思,我一定带到。”

    汪巧珍点了点头,微笑望着苏韬,继续问道,“我觉得年轻人还是先成家后立业,这样比较好。你觉得如何?”

    倪静秋见苏韬的面色又开始泛白,心中狂笑不已,嘴上却是笑道:“妈,你让苏韬好好吃个饭行不行,饭桌上问东问西,多不礼貌。”

    汪巧珍白了倪静秋一眼,笑着与苏韬道:“也对,你继续吃饭,等吃完饭,我们好好聊聊。”

    苏韬尴尬一笑,将吃饭的速度迅速放缓,担心接下来的全面盘问。

    花了十来分钟才吃了半只包子,苏韬的手机响了起来,接通之后,发现是薛秘书长打来的。

    前几天曾经联系过,苏韬要给萧副总理做个保健服务,因为萧副总理工作形成太忙,所以一直没有挤出时间。听薛秘书长说,定在两个小时之后与萧副总理见面,苏韬心中一松,终于有了个正当的理由成功脱身。

    苏韬挂断电话之后,笑着与汪巧珍道:“国务院薛秘书长打来的电话,要给萧副总理定期做保健服务。”

    汪巧珍点了点头,道:“那得赶紧去,领导的行程很紧,只能你等他,不能让他来等你。”

    苏韬加快节奏,迅速干掉了剩下的半只包子,喝完碗里的米粥,就直接离开。

    汪巧珍收拾着碗筷,不停地摇头,倪静秋见妈妈心情不佳,道:“怎么了?”

    汪巧珍转过身,一本正经地说道:“小苏,还是太年轻,不是合适的结婚对象。我觉得你跟他趁早断了才是。”

    这已经是汪巧珍第二次跟自己交代此事了。

    倪静秋无奈苦笑,辩解道:“妈,我跟你解释过了。他是我的男闺蜜而已。”

    “男闺蜜就能睡在家里过夜?这也太随便了吧?”汪巧珍是没有看到倪静秋和苏韬躺在床上的情形,不然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

    “现代人的思维你不懂,男闺蜜是没有性别之分的,可以互相沟通交流,是最好陪的陪伴。”倪静秋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你刚才试探苏韬,有些尴尬啊。放心吧,他和我不会搭伙过日子的,看你刚才把人家逼的那样子。”

    汪巧珍无奈苦笑道:“我还不是为你好,怕你被人骗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