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86章 欲望无休无止
    人如果饿了,就像吃饭,吃饱了觉得口渴,便想喝水,当所有的事情都满足了之后,就会想更多的东西,饱暖思淫*欲,人的欲望是无休无止的。

    倪静秋缺少感情的温暖,从苏韬的身上找到了友情,当友情无法满足她内心的空虚与进一步的占有欲时,她想更进一步,从苏韬的身上找到其他感情的引子。

    倪静秋见过很多优秀的男生,苏韬并不是唯一的选择,但倪静秋也不知为何唯独他,能敲开自己的心扉。

    苏韬知道倪静秋很多秘密,倪静秋一点都不担心他会泄露出去,因为苏韬的嘴巴是世界上最严实的,也是最安全的。

    倪静秋将脸贴靠在苏韬的胸膛,身体伴随着音乐缓缓摇曳,如同池中的浮萍上下起伏。

    在外面,倪静秋给人的印象,沉稳干练,行事果断,她是典型的女神风格,脸上不会表现出太多的情绪,惜字如金,但在苏韬的面前,倪静秋开始转变,她会撒娇生气甚至撒泼,但苏韬很喜欢私底下的倪静秋,因为这样的她活得特别真实。

    音乐戛然而止,两人默契的分开,倪静秋的面颊粉嫩红润,苏韬看得竟然呆了一呆,笑道:“你这样子看上去很美!”

    倪静秋却摇头笑道:“别骗我,你在撒谎!”

    苏韬怔了怔,惊讶道:“我真的没说谎!”

    “如果我真的那么美,你刚才怎么没有动手动脚?”倪静秋眨了眨眼睛,故意讥讽道。

    女人是个复杂的动物,你下手了,觉得你是淫贼,你不下手,又觉得你是看不上她。

    “哎呀,咱们不是朋友吗?朋友之间的友情是纯洁的,如果我对你上下其手,那岂不是要破坏刚才的美妙?”苏韬其实也有点意外,自己刚才竟然老实巴交地乖乖跳完一首舞曲,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或许是自己真心将倪静秋当成了女基友!苏韬内心苦笑。

    “呃,我们再试验一下,再跳一支?”苏韬心有不甘地说道。

    “才不要,我累了!”倪静秋倒在沙发上,轻轻地捏了捏小腿。

    “累?”苏韬撸起袖子,“要不给你按摩?免费的哦,一般人找我按摩的话,都要收钱的。”

    倪静秋笑出声,道:“感情给你又揉又捏,还是我赚了?”

    苏韬耸了耸肩,点头道:“那是当然,这个道理就跟挖鼻孔一样,挖完了之后,你说是鼻孔舒服,还是手指舒服啊?”

    “恶心!”倪静秋瞪了苏韬一眼,指着沙发,“坐下,我得好好跟你聊聊未来。”

    “我们俩的未来吗?”苏韬复杂地望着倪静秋,“我得酝酿一下,暂时还没想好回答你。”

    倪静秋用力地挥了挥手,“别胡扯,我跟聊聊三味堂未来的发展计划。岛国店已经筹备得差不多,一旦开业之后,就算是迈出第一步,但你如果想要做大做强,必须得有资金注入。我爸和叶叔叔沟通过,想要一起对三味堂参股。”

    苏韬怔了怔,原来倪静秋今天找自己绕了一圈,是为了这件事情,他有些失落,有些不甘,有些苦涩,有些惋惜,“你们准备投给我多少钱?”

    “三十亿,美金!”倪静秋低声说道。

    “哇,好多钱啊!”苏韬淡淡一笑。

    “你在嘲笑我?”倪静秋自然能听出苏韬的口音。

    “没有,我只是配合你而已。”苏韬双手合抱在胸口,没去看倪静秋一眼。

    “你在生气?”倪静秋没明白苏韬的态度为何会突然变化。

    “你想多了,我为啥要生气呢?有人给我送钱啊。”苏韬摊开手道。

    “我明白了,我拒绝让你给我按摩,所以你生气了。”倪静秋笑着说道。

    苏韬愕然无语,半晌才道:“这只是一个方面的原因吧。我觉得你其实情商很低,咱俩在讨论风花雪夜,为啥要扯出金钱呢?难道咱俩的关系就是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上,不能更纯粹,更高尚一点吗?”

    倪静秋扑哧笑出声,“原来你是觉得我谈钱,太庸俗啊!不过,刚才咱俩也不是谈风花雪夜吧,手指和鼻孔的故事很高雅吗?”

    苏韬恍然大悟,眉头一松,笑道:“原来你是故意转移话题!”

    倪静秋不置可否道:“可以这么认为,不过投资的事情也得告诉你。”

    苏韬想了想,摇头道:“我拒绝!”

    “为什么?”倪静秋很意外,紧紧地盯着苏韬,因为这是一个任何人都不会拒绝的建议,“如果有这么一笔钱注入,三味堂的发展速度会迅速提升,不出三年,你的梦想就可以完成。”

    苏韬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静静地望着倪静秋,耐心道:“第一,我谢谢你的好意,我相信你父亲和叶一龙都是诚心相帮我;第二,三味堂现在不是我一个人的,我无法做主;第三,三味堂现在的发展,并不是缺钱,而是缺少足够多的人才,这需要四到五年的沉淀;第四,我不想被资本绑架,一旦资本注入,盲目扩张,我将缺少对三味堂的绝对领导权。”

    倪静秋微微一怔,颔首道:“没想到你考虑得这么深远。”

    “三十亿美金,我又不傻,至于为了跟你怄气而拒绝吗?”苏韬没好气笑道,“虽然资本可以给企业的发展插上翅膀,但也要量力而行,尤其三味堂的发展,目前不是缺钱,而是缺少人才。”

    倪静秋笑道:“你给我上了一课。我会把你的想法告诉我父亲和叶叔叔。”

    苏韬想了想,提醒道:“我觉得这笔钱或许可以投资到中医的基础教育,虽然是长远投资,短期看不到收益,但过个十年绝对会看出成效。”

    倪静秋眉头深锁,沉吟片刻道:“这的确是一个突破口。”

    苏韬见倪静秋意动,继续解释道:“随着中医的前景越来越明朗,会有不少人选择从事这行,如果投资中医教育,也是具有战略性的投资方案。现在汉州政府打造中医之乡,预计会在两年之内打造五所与中医有关的高校。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帮你们牵线。”倪静秋哑然失笑,终于明白苏韬的策略和套路,他拒绝接受资金注入三味堂的连锁发展,并不是无视这笔资金,而是觉得这笔钱可以用在更合适的地方。

    “三味堂的单店盈利能力很高,只要有合适的中医人才,就能在短时间迅速创造财富。”苏韬无奈道,“现在还是中医人才太少,尽管国务院出*台政策,引导人员从西医转为中医,但收效甚微,主要就业前景不明朗。如果我们将所有愿意学习中医的人才,从进入高校就纳入储备人才梯队,等他们成功毕业之后,给予他们良好的就业机会,相信中医绝对会是大家选择的热门行业。”

    倪静秋笑道:“你说了这么多,其实意思很简单,只要在汉州中医高校毕业的人员,就给包分配的福利待遇。”

    现在绝大部分医院都不包分配,很多学西医的学生,毕业之后找不到本专业的工作,不得不进行转岗,何况本来就业岗位就很少中医?

    但苏韬现在却是给出一个包分配的想法,无疑会有很大的吸引力。

    倪静秋笑道咋:“你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啊!”

    苏韬无奈苦笑道:“中医想要融入时代,必须要从基础着手,才能创造奇迹。”

    倪静秋从苏韬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很强烈的精神,仿佛在布满荆棘的道路上赤脚而行的苦行者,回想他的过往经历,看似无数成功,但每一件事都是承受巨大的考验和压力,才突破艰难险阻,最终达到目的。

    见倪静秋凝眉沉默不语,苏韬继续笑道:“虽然我们做事不能那么功利,但投资中医教育也是一个一本万利的好项目。对国家而言,教育是一项重大事业,并非产业,但站在投资的角度,把教育作为一个行业看待时,它就是一个面向巨大消费人群的服务业。”

    倪静秋问道:“现在全国高校的中医类学科并不少,但为什么就没有创造出合适的人才呢?”

    苏韬叹了口气,无奈苦笑道:“这件事我其实也曾经研究过,答案非常简单,也异常惊人。国内六十年来各级中医药大学采用的中医教材,全部都是由西医编撰出来,表面上都是中医的术语和词汇,但内部的思维方式以及对术语的理解都是西医系统。

    简单来形容,我们让鸡来教鸭游泳,鸭子不但学不会,而且连走路都不会了。目前绝大多数中医学院培养出来的人才都是四不像的‘中西医杂交品种’,最终沦为大病治不了,小病治不好的庸医。

    所以汉州引入的所有高等院校,将全部采用由中医名家编撰的教材,这样就能改变之前的弊端,从根本上改变中医教育的现状。”

    这主要和当年的政治背景有关,跟岛国的情况相似,一九五一年,国家卫生部有一个态度:中医是封建医,要取缔,要求中医都去学更科学的西医。

    当时引起很大的争论,然后这个调子造成了现在的“中医毁灭局”,人才继承出现严重的断层,所以中医想要振兴,必须从教育来入手,才能有起死回生的效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