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83章 这是举手之劳
    尼古拉斯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因为詹姆刚才的表现很慌乱,太像是一个战败的逃兵。

    他很想知道詹姆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一切都得等到私下才能了解。

    “苏专家,你究竟给詹姆看了什么,他竟然会骂你是骗子。你需要解释一下吧?”尼古拉斯沉声质问道。

    苏韬淡淡一笑,“我给他发送的邮件是什么,你可以询问一下詹姆,因为那属于他的隐私,如果他愿意给你看的话,那是你和他的事情,但我绝对不会向第三个人透露。”

    尼古拉斯冷冷地盯了苏韬许久,沉声道:“如果你真的动用什么粗鄙的语言,侮辱詹姆,我一定会揭露真相,让你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

    苏韬有点不屑地说道:“话别说得太满,虽然他看不起中医,言语傲慢无礼,但我还不至于与他一样,用没素质的语言攻击他。华夏的中医博大精深,他自知理亏,无法与我继续争辩,仓皇败退而已。”

    下面的观众见苏韬义正言辞,受到他的感染,再次开始鼓掌。

    今天苏韬的演讲实在太精彩了,先是晋康上台闹事,被苏韬轻而易举地解决,随后又是他展现中医神奇,给多个观众解决困扰许久的疾病,最后与西医名家詹姆激辩半个小时,最终苏韬用一封邮件逼使詹姆退出辩论。

    可以说,今天是一场极为精彩的讲座,充满了跌宕起伏的感觉,又仿佛充满故事情节的演出,苏韬从不同的方面展现出自己的实力和中医的独特魅力。

    苏韬做了个简短的总结,陶秋平宣布演讲结束,大家意犹未尽。

    苏韬正准备离开会议厅,突然被一个记者拦住。

    记者微笑着问道:“苏先生,我是受到陶院长邀请,采访今天你在华清医院举办讲座的新闻。首先,你的表现让人惊艳,其次,我和大家都有一个疑问,为什么美国专家詹姆会直接掐断视频连线?你究竟在邮件中写了什么?”

    “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因为这涉及到詹姆的隐私,虽然刚才我们在辩论的过程中是对手,但他接受了我的治疗,那就我的病人。请不要为难我,我必须遵守原则。”苏韬面带微笑,回答道。

    记者都有强烈的好奇心,他当然不死心,继续追问:“请问你今天与詹姆的这场辩论,是不是代表了一种趋势,在未来中医逐步取代西医?”

    苏韬虽说不经常接受采访,但还是很有经验,这记者的问题是个大坑,自己回答得不合适,指不定会让整个西医对自己充满敌视。

    苏韬道:“中医和西医的目的都一样,为了给大家治疗疾病而存在,不会有谁取代谁的问题。对不起,我今天只能说到这里,等下还有点事儿,所以不能跟你交流太多时间。”

    苏韬快步朝前方走了过去,拉住了陶秋平。

    记者想要追上苏韬,但苏韬很快被人群给围住,他使劲吃奶的力气,无法再次靠近苏韬。

    这名记者经常跑医院这条线,难道找到可以采访苏韬的机会,但没想到跟泥鳅一般滑溜,瞬间就消失不见,恨恨地叹了几口气,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下,开始组稿,对今天的讲座进行一个详细的报道。

    很多年后,记者会为自己今天没能多采访到苏韬更多问题而感到遗憾。

    不过,虽说没有深入挖掘到其他有新闻性的东西,但如实还原苏韬讲座的表现,足以形成话题,明天这篇稿件的阅读量绝对不会差。

    等进了陶秋平的办公室,苏韬才放缓脚步,陶秋平好奇道:“为什么你不接受记者的采访啊?”

    苏韬笑着摆了摆手,道:“舆论是一把双刃剑,有时候可以帮你营造出声势,但有时候也会让深陷麻烦,所以敬而远之,比较合适。”

    陶秋平点了点头,赞赏道:“你想得很透彻。”他顿了顿,终于还是没忍住,问道:“与詹姆的辩论,究竟是什么情况?”

    苏韬笑道:“没想到陶院长,你的好奇心也这么强烈啊。窥探别人的隐私,这是不好的习惯。”

    陶秋平哈哈大笑道:“你就别跟我卖关子了。左右无人,直接告诉我吧。詹姆刚才在辩论过程中,说的很多话实在太难听。我当时恨不得上去抽他两个耳光。你告诉我一下,不仅是满足我的好奇心,也是让知道他究竟得了什么重病,也好痛快痛快。”

    苏韬对陶秋平的性格还是很喜欢,这是个北方人,说话比较直接,何况詹姆刚才在辩论过程中,的确辱及中医,苏韬对詹姆也没有什么好感,两人直接本质上不存在医患关系。

    但苏韬还是没有直接说出来,摇了摇头,自己真说了詹姆的病情,陶秋平的好奇心是满足了,但他细想会觉得苏韬口风不严。

    陶秋平见苏韬始终不愿说詹姆的病,也就不好继续追问,心中倒没有不满,反而觉得苏韬这个人不愧是国医大师,虽然年轻,但处理问题成熟稳重。

    苏韬和陶秋平两人坐在办公室内聊了片刻,尼古拉斯气冲冲地闯入,指着苏韬,怒道:“你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法,刚才我给詹姆医生打电话,他非常生气,认为你在侵犯他的名誉。”

    苏韬摇头苦笑道:“我只不过是给他写了个私人邮件,没有公开说任何东西,这也叫做侵犯名誉?”

    尼古拉斯沉声道:“他现在身体极其不舒服,已经前往医院检查,你现在必须要给他打电话,表示真诚的歉意。”

    苏韬被气笑了,“我只不过说中他的病情而已,他竟然被气得进医院?我只能说声抱歉,至于道歉的电话,我绝对不会打,因为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尼古拉斯狠狠地盯了一眼苏韬,道:“你会后悔的!”

    言毕,他直接调头,离开了办公室。

    陶秋平皱眉,担忧道:“尼古拉斯在医药界还是人脉关系很广泛,你得罪他的话,的确会有一点小麻烦。”

    “陶院长也觉得我要和詹姆打道歉电话吗?”苏韬笑问。

    “当然不用!”陶秋平沉声道,“不过,这件事你还是得透露个风声出来,不然大家都以为你真说了詹姆什么恶毒的话,那样你本来有理,反而变成没理。医学圈子跟其他领域一样,越是到了顶端,人会越来越少,詹姆站在金字塔尖。”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凑到陶秋平耳朵边,将对詹姆的诊断如实说了出来。

    陶秋平瞪大眼睛,惊讶地说道:“是真的吗?据我所知,詹姆是有妻子和孩子的。”

    苏韬沉声道:“如果西医来断诊的话,难度非常大。但中医而言,对男科稍微有经验的人都能瞧出不对劲之处。尤其是像詹姆这样,因为不一样的生活方式,他的身体功能出现明显异常,从气色上就能辨认出来。”

    陶秋平五味杂陈道:“只能说美国人在这方面比较开放,我看过一篇报道,美国人有同性恋取向的人群占到人口的百分之十,其中百分之二十的同性恋人群,仍然不愿意表露自己的真实性取向。”

    百分之十的概率非常高,相当于十个人当中就一个人。

    苏韬点头道:“龙阳之毒甚于妓。詹姆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恐怕不出三年,会出现很严重的问题,现在还不特别明显。”

    陶秋平唏嘘道:“难怪他被气得下医院,他一向都是以正面形象示人,如果这个消息走漏出去,形象肯定会严重受损。不过,你也算是顾及他的面子,没在众人的面前,直接揭穿这件事。尼古拉斯也太过分了,不知具体情况,就当面指责你。”

    苏韬无奈苦笑道:“也能理解,道不同不相为谋。他是费瑞集团的总裁,我和托斯卡集团有联系,恐怕在他心中,早就将我看成竞争对手了。”

    陶秋平意外地看了一眼苏韬,困惑道:“你和托斯卡集团有什么关系?”

    苏韬也就不隐瞒,如实道:“我是托斯卡集团的董事。前一段时间,托斯卡集团对我的制药工厂投资了几亿欧元。”

    “原来是这样!”陶秋平拍了一下大腿,站起身在办公桌上拿起一份文件,“你看看这个!”

    苏韬粗粗扫了一眼,笑道:“看来托斯卡集团已经在与你进行联系。”

    陶秋平有些为难地说道:“我们和费瑞公司的合作关系一直很好,所以托斯卡集团那边送了一批最新医疗器材投标方案过来,我没有太在意。但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决定可以试探性合作一番,从托斯卡集团那边购买一批新设备。”

    苏韬没想到陶秋平如此爽快,笑道:“那就谢谢陶院长了!”

    陶秋平摆了摆手,道:“这是举手之劳!”

    陶秋平内心极其不喜欢尼古拉斯最后的那番态度,他对尼古拉斯很不错,但自己是尼古拉斯的金主,他敢在自己办公室里威胁苏韬,显然太不尊重自己了。

    陶秋平的性格比较简单,别人敬他一尺,他敬别人一丈。但如果对方不尊重他,他当然如数奉还。

    更关键的是,陶秋平非常看好苏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