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80章 男人也会漏啊
    如同苏韬所判断的一样,晋康的心肾不交之证比较严重,除了失眠之外,还有腰酸背痛的症状,平时不注意的话,可能不会发现,但在外力的作用下,就会表现出来。

    如果是一般的疼痛,晋康或许会忍受,但苏韬让马助理按的那个位置,是晋康的酸痛的中心位置,所以也不需要多大力,足以让他疼得死去活来。

    晋康心中又惊又怕,暗忖自己不会是真得了绝症吧,否则,有为何会如此之疼?

    晋康平时也会有腰疼的感觉,但从来没有注意过,以为那是身体比较劳累的正常反应,但被马助理按了一下,内心生气一股寒意,自己不会得了什么绝症吧?

    仔细想了想,自己失眠的症状延续了大半个月,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自己有时候吃安眠药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

    晋康也做过一些检查,像心肾不交之症属于体虚,你检查血液、肝脏根本是无法检查出来的。西医的观点,晋康的症状属于亚健康。

    下面的观众见晋康突然开口喊疼,瞬间再次开始议论起来。

    “原来不是苏专家瞎说,晋主任身上肯定有病,不然怎么会被马助理按了一下腰,疼成那样呢?”

    “可能性很大,估计是想让苏专家出洋相,明明身体不舒服,被苏专家看出来,故意不承认。”

    “晋康的人品有问题。”

    “他不仅人品有问题,脑子还烧坏掉了。苏专家是陶院长请过来的专家,你上去闹事,不是让陶院长下不了台吗?”

    ……

    马助理站在晋康旁边,也是吓了一跳,自嘲道:“我没用多大力气啊!”

    苏韬淡淡一笑,解释道:“你放心,跟你用多大力气没有什么关系。你只不过按到了他的病灶,所以他才会有那么强烈的反应。比如你手上被刀划破了个口子,有人摁住那里,会不会疼?”

    马助理忐忑道:“他是得了什么病?”

    “我刚才说了,事关他的隐私,现在这么多人,我不方便透露。”苏韬佯作无奈道,“况且晋先生自己觉得没病,我也不好强行给他治疗吧。”

    晋康腰疼的感觉稍微好了一些,被苏韬这么一说,气得直翻白眼,放在别人眼中,苏韬是有风度讲原则,但放在自己看来,苏韬就是故意摆架子。

    “我究竟是什么病?你有本事说个弯弯道道,没有必要卖关子吧?”晋康冰冷地说道。

    苏韬其实就是等晋康这么说,他对晋康已经做到保密义务,但晋康步步紧逼,自己也到了忍耐的极限。

    苏韬摊手,淡淡道:“既然你不怕隐私曝光,那我就直说了。晋先生的病情其实也算常见,叫做心肾不交之症,通常表现为心烦失寐、心悸不安、眩晕、耳鸣、健忘、五心烦热、咽干口燥等。当然,晋先生的心肾不交之症,导致的疾病与一般的有所不同,你有严重的溺后漏精之症。所谓的溺后漏精,指的是小便之后有精*液滑出,如果晋先生不相信我的话,你做个尿液检测就可以了。”晋康面色惨白,露出尴尬和惊愕之色,苏韬的断诊非常精准,竟然知道自己有遗*精的习惯,他原本以为是因为跟自己的不良习惯有关,但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得了病。

    “溺后漏精”是一个极为生僻的病,众人开始交头接耳,顾名思义,不算太难理解,等研究出究竟是什么病之后,均是会心一笑。

    李潇面色涨红,作为一个没有什么男女经验的女性,听到这个敏感的词汇还是会有些羞臊,但身后的小护士们又开始叽叽呱呱地交流起来。

    “没想到晋主任竟然有这么一个怪病,难怪他谈了不少对象,到了谈婚论嫁黄了。我估计也不是他花心,而是他能力不够。”其中一个小护士笑道。

    “虽然说男人的那啥一生据说有二到三亿个,但也止不住这么漏啊。”旁边的另外一个小护士对晋康没啥好印象,说起话来格外恶毒。

    旁边的小护士咯咯笑个不停,道:“都以为女人会侧漏,没想到男人也会漏啊。”

    晋康站在讲台中央,面红耳赤,他终于知道后悔了,苏韬真心想为他保护隐私,但自己作死,硬是逼着苏韬说出了自己的病情。

    更关键的是,苏韬是可以用办法证明自己是否真的如他所言,得了什么“溺后漏精”,晋康如果现在还嘴硬,那就去检查一下尿液就好了,到时候只会让晋康更加没法下台。

    而且,晋康内心深处已经开始相信苏韬看出自己的病症,失眠、腰疼,甚至有一段时间,睡过一觉之后,发现自己短裤湿乎乎的,这些都被苏韬一一说中了。

    而且,晋康虽然谈过不少女朋友,但在男女之事上确实会出现很尴尬的情况,前几任女朋友都因为他力有不逮,要求跟他分手。

    晋康是一个很自负的人,他偷偷对自己做过各种调查,结果没有找到原因,如今被苏韬这么一说,已经明白原来自己的病是这么一回事。

    苏韬伸手在虚空中按了按,暗示大家安静下来,他继续说道:“我们在座绝大多数都是医生,对待疾病要严肃客观,人体各个器官都会出现毛病,所以大家没有必要因为晋先生的病情涉及到私密,就产生歧视的心态。其实晋先生的病,看上去并发症很多,但只要追其源头,治疗好心肾不交就可以彻底根治。”

    晋康暗叹了一口气,用自取其辱来形容自己并不为过,原本想靠着羞辱苏韬,显示一下自己的个性,没想到自己身上还真有病,而且病情异于常人。

    “苏专家,首先我向你道歉,一开始我撒了谎,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失眠的问题每天都在困扰我,其次,希望你能不计前嫌,帮我治疗一下。”晋康知道自己继续死撑已经没用,还不如认怂低头,这样反而还能挽回点尊严。

    苏韬有点意外,暗忖晋康还是有点理性,知道此路不通及时回头,虽然他对晋康没有太多的好感,但毕竟正在进行讲座,他要保证讲座的流畅性。

    “我给你写一个方子,名为天王补心丹。人参、茯苓、玄参、丹参、桔梗、远志各十五克;当归、五味子、麦门冬、天门冬、柏子仁、酸枣仁各三十克,生地黄一百二十克。浓煎取汁,每日一剂,温服,每日三次。”

    晋康从苏韬手中接过药方,脸上满是尴尬与愧疚,然后下台之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会议厅。他现在是没脸继续呆在这里了。

    男人最在乎的就是个面子,现在大家都知道他那方面有问题,以后还怎么看待他,何况他还是个中层干部。

    此刻,他恨不得挖地三尺,将自己直接埋起来。

    当晋康离开会议厅的瞬间,下面传来掌声,李潇藏在人群之中,激动地鼓掌,为苏韬精彩的医术而喝彩。

    马助理做到位置上,轻松叹了口气,事情一波三折啊,原本以为苏韬要被晋康乱拳打得下不了台,但没想到苏韬处理得当,巧妙化解问题,还让会议厅的气氛更加热烈。

    谁喜欢听那种读稿子式的讲座,死气沉沉,让人昏昏欲睡,这种跌宕起伏,充满情节冲突的讲座,让人完全沉浸在其中。

    主要是晋康的隐私暴露,让大家的八卦心理漫溢。

    陶秋平托了托黑框老花眼镜,朝马助理招了招手,马助理迅速起身,再次将耳朵凑过去。

    陶秋平淡淡道:“晋康还是太年轻,需要好好磨砺,修身养性才行,关于他的岗位,你研究一下,要让他把医德修养放在第一位。”

    马助理皱眉,为难道:“他是仁和区卫生局晋副局长的侄子啊。”

    陶秋平摆了摆手,很严肃地说道:“那又如何?医院对待医生要严格要求,能者居上,不能光靠关系说话,不然医院会乱成什么样子。”

    其实,华清医院不少医生都是关系户,晋康的大伯是实权处级干部,但在燕京这种科级多如毛,处级不如狗,厅级满地走的省会城市,算不了什么。

    华清医院和天和医院一样,都是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直属医院,因此都是正厅级别。所以陶秋平相当于是正厅级干部,和市卫生局局长一样,所以根本不将晋康的大伯放在眼里。

    陶秋平对晋康也是无语,几斤几两也不自己掂量掂量,国医大师是随便能获得的吗?必须要过五关斩六将才行。

    或许医院系统地方上有一些潜规则,但那中央保健委员会那些专家,绝对是个个货真价实,是医学界顶尖的人物。

    至于苏韬所负责保健的委员,其中就包括分管卫生的萧副总理,如果苏韬的实力有水分,专家组能将苏韬推荐给萧副总理吗?

    陶秋平暗叹了一口气,幸亏情节一波三折,最终还是回归正轨,如果让苏韬显得太难堪,今天这个讲座不仅失去意义,指不定还会引来坏事,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太得不偿失了。

    苏韬没想到意外会让现场的气氛变得如此热烈,他继续开始互动环节,“我其实准备了很多内容,不过大家似乎对现场示范更感兴趣,那么下面我主要以这种形式给大家,一边展示中医是如何给人进行治病,一边解释中医治病的原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