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79章 心肾不交之症
    苏韬有些无语和纳闷,晋康对自己的敌意很明显。

    但,晋康的病,苏韬还真不好在公开场合说,但晋康又不愿自己下去,他只能采取办法,暂时镇住场面。

    苏韬笑了笑,问道:“您是不是经常失眠?”

    晋康眼中精光一闪,扫了一眼苏韬,道:“没有,我平时睡眠质量很好,经常是倒头就睡。”

    晋康说的是违心之言,其实他的确经常失眠,不过作为一个医生,经常需要值班,尤其是他为了争取副主任这几年,非常勤奋,所以作息时间很混乱。等竞聘上副主任之后,他工作稍微放松了一下,但失眠的问题时常困扰自己。

    苏韬知道晋康是故意说谎,在中医看来,人失眠的原因有三,一是心肾不交,二是血不足,三是胃不和。

    晋康之所以失眠,在于心肾不交,由于心与肾生理协调失常而产生。比较常见的现象,就是晚上睡不着,白天有特别疲倦,两腿发沉,这与长期熬夜有关。

    心肾不交会导致很多复杂的疾病,失眠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苏韬之所以觉得与晋康要私下交流,是因为他除了失眠之外,还有其他不好公布于众的并发症状。苏韬只是提到了失眠症,也是为他保护隐私着想。

    晋康矢口否认,这就让苏韬很难下台,观众们开始议论纷纷。

    而晋康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心想看你现在如何应对。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其实自己刚才犯下了一个大错,就是经常提到的“医不叩门”的原则。如果病人不是心甘情愿让你治病,就算你是神仙下凡,也难以为他解决病因,让他恢复健康。

    苏韬原本以为台下所坐大多是医生,起码会配合自己一下,没想到晋康根本不给自己台阶下。

    苏韬也意识到今天讲座的难度性,自己虽然是国医大师,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信服自己,肯定有很多人对自己抱有怀疑,甚至会出现敌意。

    这也在情理之中,苏韬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而已,下面在座的都是四五十岁,经验丰富,长期奋斗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他们很怀疑苏韬的真实水平。

    苏韬不以为意,淡淡一笑,与晋康道:“请问您贵姓!”

    “我姓晋!”晋康大声道。

    苏韬点点头,淡淡道:“晋先生,您是一名大夫,应该知道讳疾忌医的道理。我之所以想跟你私下交流,是因为瞧出你的病情比较隐私。如果你得的是感冒、咳嗽、骨折等常见疾病,我当然可以跟在座众人直接说出来。不过,您的疾病比较特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那会让你很没面子。作为一名医生,我们要尊重病人,保护病人的秘密,现在你在台上,接受我的诊治,就是我的病人,我要对你负责!”

    晋康听苏韬这么一说,还是有些心慌。不过,他是医生,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心中有数,除了失眠的毛病,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晋康不屑地笑了笑,道:“你别故弄玄虚。失眠是现代人经常会遇到的问题,科学数据统计,有四成的成年人都有这个情况,跟工作压力有关。不过,我并不属于那四成人,所以你看得不准,你别想吓唬我,我可没那么好糊弄。”

    晋康的声音不大,但大部分人都能挺清楚,下面开始议论不停,大部分人都觉得苏韬很倒霉,来医院参加一个讲座,竟然遇到一个抬杠的。

    院长陶秋平面色凝重,苏韬是自己请过来的国医大师,现在医院的医生不配合苏韬的演讲,让他直接下不了台,这其实也是间接地让他感到难堪。

    坐在旁边的尼古拉斯表面不动声色,心里是乐坏了,原本他还想弄个电话连线,让詹姆来为难一下苏韬,没想到根本用不着自己出马,已经有人冲锋宪政,抗在了前面。如果晋康继续和苏韬僵持下去,这场讲座肯定搞砸了。

    陶秋平朝坐在后面的院长助理招了招手。

    马助理一直关注着自己的顶头上司,连忙将耳朵伸过来,陶秋平道:“让晋康下来,瞎胡闹什么呢,别把讲座搞砸了。”

    马助理点了点头,道:“我这就上去,小晋平时看上去挺稳重,今天怎么做事这么糊涂呢?”

    站在讲台上的晋康,并不知道的行为已经让自己的形象在领导心中大打折扣,他继续笑道:“同事们,刚才苏专家说了很多关于中医的基础知识,但我觉得西医才符合时代的发展。很多疾病,中医是能够治疗,但似是而非,你问他原因,总用一些别人听不懂的专用名词忽悠大众。往轻里说,这是不严谨,往重里说,就是诈骗。在座诸位,绝大多数都接受过高等教育,如果被这种荒谬落后的医学所误导,传出去实在太可笑了。”

    晋康的这番话,说得很犀利,完全把苏韬置于死地。

    简单总结,晋康就是拐弯抹角地骂苏韬是一个欺世盗名的江湖骗子。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自己做了很多准备,也分析过可能会出现嘉宾不合作的情况,但没想到竟然遇到这么一个难对付的刺头。

    马助理在陶秋平的吩咐下上了讲台,然后凑到晋康的耳边,低声说道:“你这是做什么?苏专家是陶院长费尽心思请过来嘉宾,你现在这么做,不仅是让苏专家下不了台,而且让陶院长很难做人。”

    晋康微微一怔,自己平时在处人与事上还是很有分寸,经过助理这么一提醒,顿时有些骑虎难下,他压低声音道:“我只是想和苏专家做个学术讨论,没考虑那么多。”

    晋康的语气顿时没有刚才那么趾高气昂。

    不过,他心知肚明,经过自己刚才那番闹腾,苏韬这场讲座算是彻底毁了。

    苏韬并不感激陶秋平安排人来给自己解围,如果晋康在这种情况下被劝下台,只会让自己更加无法服众。

    晋康见苏韬沉默,以为他无能为力,朝苏韬拱了拱手,道:“苏专家,刚才我太冲动,说话有些直,还请你见谅。既然马助理让我下台,那我就先下去,等你演讲结束,然后我们再进行私下交流吧。”

    晋康心中却是暗自得意,什么狗屁国医大师,不过如此而已。

    苏韬摇了摇手,淡淡道:“还请您稍等片刻。刚才你说的那一番话,不仅是羞辱了我,也羞辱了中医。如果你就这么下去,岂不是让大家都认为中医都是骗子了吗?”

    晋康不屑地看了一眼苏韬,嘴角浮出冷笑,没有说话,心想我就这么说了,你又能怎么样?

    苏韬风轻云淡地一笑,走到马助理的身边,用手摁了一下他腰部一个位置,道:“马助理,你感觉怎么样?”

    马助理茫然失措,满脸意外地望向苏韬,道:“没有任何感觉啊?”

    苏韬朝马助理微笑,道:“你记住我刚才按你的位置了吧?现在请你去按一下晋先生身体的同样部位。之所以借你的手,是因为我怕这位心怀不满的晋先生,不敢让我碰他。另外,也会让大家误以为我和他有矛盾,故意用了很大的力气。”

    众人都不知道苏韬为何这么做,马助理朝晋康看了一眼,试探问道:“行吗?”

    晋康也不知道苏韬的用意何在,不过自己此刻说不行,会让刚才起到的效果全部消失,显得自己成了逃兵。

    不就是在自己的腰部按一下吗?这又算得了什么?

    “可以!”晋康淡淡地看了一眼苏韬,“如果我什么感觉都没有,是不是证明中医就是骗人的?”

    苏韬淡淡一笑,自信道:“中医是华夏千百年智慧结晶,如果我的判断有误,只能说明我个人学艺不精,我有自知之明,还代表不了天下所有的中医。如果你什么反应都没有,那么我明天就到中央保健委员会辞去国医大师的称号。”

    苏韬的话再次在下方观众席引来轰动,没想到苏韬竟然直接拿国医大师的荣誉,作为赌注和筹码。

    陶秋平皱了皱眉,对晋康极为不满,这是在搞什么,本来邀请苏韬来办讲座,是希望拉近他的距离,结果被晋康这么一折腾,完全闹僵了啊!

    晋康并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已经上了院长的黑名单,他为自己的行为沾沾自喜,逼得国医大师进退不得,狗急跳墙,当众打他的脸,这是何等爽快的事情。

    “那就请马助理按吧!”晋康嘴角浮出冷笑,心想就是按一下而言,如果身体出现疼痛或者不适的感觉,那就强忍住好了。

    马助理隔空指了指晋康要不一处位置,问苏韬:“是这个地方吗?”

    苏韬纠正道,“往上面一点,别太用力,用我刚才的力道按一下就好了。”

    马助理一手按住晋康的肩膀,一手按了下去,随后晋康额头冒汗,面色煞白,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几秒之后,他再也坚持不住,口中发出痛苦的喊声,“别按了,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