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78章 怕我拆穿你吗
    只是犹豫了三四秒,李潇就高高地举起手,随后她发现身边有很多人都举起手,跃跃欲试。

    李潇很希望苏韬能选到自己,甚至心中默默地开始祈祷,然而,苏韬选择了一名坐在靠前位置的男子,年龄在四十五岁左右。

    苏韬笑着说道:“我挑选这位男士作为第一个嘉宾上台,原因很简单,没猜错的话,您虽然穿着白大褂,但应该是医院的行政管理人员。”

    男子有些意外,他之前并没有跟苏韬见过面,点头道:“没错,我……”

    “慢着,你先别说,让我猜猜看。”苏韬面带微笑,在男子身上扫视了许久,轻轻地拍了一下额头,“你应该是一名库房管理员。”

    男子脸上露出惊讶之色,道:“你猜对了!”

    苏韬在男子的肩膀上拍了拍,笑道:“好了,谢谢你的配合,你的身体很健康,现在可以下去了。”

    男子歪着脑袋望了苏韬一眼,暗忖这就行了吗?

    其实,他在上台之前,还是担心苏韬说自己有什么病,谁都希望健健康康的,突然多了个病,那就闹心了。

    很多人都是这样,听到体检就两腿打颤,生怕出了什么大病,无药可治。其实,正常人如果定期进行体检,是可以防微杜渐,及时发现小病,即使针对性治疗,将出现大病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苏韬等男子坐定之后,笑着说道:“大家肯定好奇,为什么我刚才一眼能看出那位男士的职业。陶院长可以作证,我之前从没有见过他,他绝对不是我请来的托儿。”

    引来哄堂大笑,因为苏韬很幽默。

    苏韬等笑声渐渐变弱,直到消失后,语气变得略有些严肃地说道:“其实我刚才是用实际事例,来说明中医的不同之处。我们靠一双眼睛,就能看出一个人的身份不同。虽然穿着一样的白大褂,但医生和药库管理员是有明显不同的。大部分医生都有一些职业病,比如必尿系统石,颈椎病、消化系统疾病、下肢静*脉曲张等,按照那位男士的年龄,如果从事医生岗位,或多或少会在这些方面存在一些小毛病,但他没有丝毫症状,这就说明会他是一个行政岗人员。”

    “能分析出他的岗位是药库管理,主要是因为我刚才与他握手的过程中,发现了他手掌有几个部位出现厚茧,另外他的鞋子上有一层灰尘。药库管理员因为经常要走动,所以身体比久坐的医生要更加的灵活强健,最关键的一点是,我从他的身上嗅到了药物的味道。”

    听苏韬这么一解释,大家恍然大悟,原来刚才那个药库管理员上台的瞬间,苏韬竟然看出了这么多门道。

    尤其是最后一个细节很关键,很多人将医生和药物归为一类,其实现代医院的管理制度,导致医生一般是接触不到药物的,所以单从男子身上的药材味道,就可以足以确定他在药库管理岗位。当然,从他手上的厚茧还有身体肌肉的情况,也是可以进行佐证的。

    苏韬在空中按了按手,微笑着说道:“我不是为了向大家证明我可以当一名侦探,然后请那位男士上台。我只是为了形象的证明,中医是如何来判别一个人的病症。每个人都有与众不同之处,但也有共性。

    就和所有的药库管理员一样,他们因为职业会出现共同的特征,所以我们用眼睛、嗅觉、触觉来发现这些特征,就可以证明他是药库管理员。

    同理,如果我们运用这些方法,也可以识别疾病,因为这些疾病在人体爆发之后,也会出现共性。这就是中医的科学性!”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很多人都认为中医是玄学,是封建残留,没有科学性的学问。但事实上,中医有自己的科学性,尤其是断诊方面,具有系统性的资料库,一切都在我们华夏几千年流传下来的医学典籍之中。

    很多人觉得中医很难,其实只要知道中医的医学典籍资料库,然后按照症状去检索,就能迅速得到答案。

    而且,我们的老祖宗很聪明,他们早就研制了许多经典名方,你可以清晰地知道什么症状,使用哪些草药,以及草药的份量各是多少。而且,这些药物都来自于大自然,副作用比起化学合成药剂要小很多。”

    深入浅出,大道至简。

    苏韬用最简单的方法,就解释了中医望诊的原理,它是如何告诉看出别人的症状。

    苏韬继续说道:“刚才说了中医和西医的不同之处,现在我要讲一下两者的共通之处。有人觉得中医很难啊,如果一个人感冒发烧了,西医用温度计测量温度就可以了。而中医得搭脉、看舌苔,其实中医没那么复杂,看一个人是否发热,用手摸一下病人的额头发不发烫,就可以了。不过,至于用什么药,那就得注意,非常讲究。导致发热的原因很有多种,比如炎症或者病毒感染。

    中医治疗感冒发烧很简单。中医里面有一种说法叫‘肺主皮毛’。肺脏能管理皮肤的阳气,也能管理皮肤的阴*液或者叫阴气。感冒时,皮肤毛孔被风、暑、寒、湿、燥火之气所蔽塞,在中医学里面有个非常有名的方剂叫麻黄汤。

    很多西药里面都有麻*黄碱这个成分,这种辛温发汗的药物,入肺经然后能够帮助肺脏的阳气向外输,通过毛孔宣散,阳气不在聚集在皮肤的表面,从而导致体温的下降,皮肤的温度就下来了,这就是退烧的一个基本原理,与西医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随后,苏韬又简单地用实际案例说明,中医在治疗疾病时的办法,他选择的角度,主要是和西医进行结合解释,这样可以让下面的观众能够更加简单地理解。

    很多人都不了解中医,认为中医和西医的区别很大,苏韬反其道行之,通过西医和中医的一脉相承之处,让这些西医知道原来中医跟自己所学的知识这么相似。

    唯一的区别,仅是在于,中医诊断疾病有一套有别于西医的专业名词,而西医在治疗很多疾病时,想要动用仪器进行检测,中医通过望闻问切就可以找到病因。

    李潇有种触类旁通的感觉,她最近研究了金匮要略还有本草纲目,原本以为自己对中医就有初步接触,但事实上自己还差得很远,根本找到中医的入门之处。

    苏韬言简意赅,李潇听得明白,想真正懂得中医,首先还得知道望闻问切的窍门,以及中医“阴阳五行”的原理。

    当然,苏韬能够如此信手拈来的讲解,主要是他对西医有很深的认识,不然是无法将中医和西医的共通之处,说得如此贴切和到位。

    晋康倒是有些意外,他原本觉得苏韬这么年轻,恐怕实力也就平平,许多东西都是炒作起来的,但苏韬言谈之中的自信,让晋康意识到苏韬还是有些实力。

    “说了这么多枯燥的东西,下面我们继续来一次互动,有没有人愿意跟我来一次亲密交流,或者想对我进行一次考验。”苏韬按照自己的计划推进,通过将现场诊治和演讲来进行结合,然后让大家切身体会到中医的奇特之处。

    经过之前的演示,不少人开始感兴趣,几乎一半人都举起手。

    坐在观众席的尼古拉斯眼神淡漠,不带任何感情色彩,他不是一个医生,对很多医学原理不懂,但竟然刚才苏韬所说的东西,他一个外国人竟然都听懂,而且对中医升起兴趣。

    尼古拉斯意识到苏韬的感染力很惊人,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难对付的人。

    苏韬见举手申请诊治的人数太多,索性背过身,然后从行医箱里取了个空药瓶,往后面一抛,一阵骚动之后,最终药瓶落在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身上。

    晋康有点意外,他没想到自己会接到这个药瓶,身后的小护士叽叽喳喳地说道:“把药瓶给我啊,我要上去让苏专家给我看看病。”

    至于身边的李潇也是一脸期待地望着自己,眼神中带着想法。

    晋康心中有些不悦,视若不见,径直站起身,朝讲台的方向走了过去。

    李潇拧紧眉,暗叹了一口气,这个晋主任明明对中医不感兴趣,为什么还上台,莫非他想刁难一下苏专家?

    李潇顿时对苏韬有点担心,倒不是觉得苏韬的能力,会有什么问题,只是怕晋康突然发难,让这原本气氛不错的演讲气氛搞砸。

    苏韬等晋康走进之后,不动声色,今天大部分的过程都进行过演练,不过为了让演讲显得更加活泼,所以苏韬挑选病人都是随机的。

    苏韬等看清楚晋康的面色,顿时有些头疼,现代人都有些头疼脑热的小毛病,苏韬倒不怕找不出毛病,而是担心找了个病人,他的病情涉及隐私,在公开的场合讲出来,那样会让对方显得太尴尬。

    没想到自己的运气太差,怕什么来什么,晋康的病实在不适合在公开场合说出来。

    苏韬只能道:“这位朋友,要不将机会留给其他人,关于你的情况……我们私下再交流,如何?”言毕,他故意使了个眼色,还挑了一下眉毛。

    晋康原本就打算上来跟苏韬叫板,见他要自己退下去,没有听出言外之意,还以为他故意不想自己上台,不悦道:“你跟我挤眉弄眼做什么,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难道瞧不出问题,怕我拆穿你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