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75章 非队友即对手
    正营街是燕京的一条老街,正宗的老燕京人百分之六十以上都出自这里,与许多大城市一样,燕京本身也没有那么大,只不过到了近十几年突然向外扩张,而正营街算得上老燕京的中心地带。

    凌晨七点左右,人流逐渐密集起来,沿街各处有不少小吃店开门营业,豆腐脑、豆汁、糖饼、面茶、炒肝、炸糕、焦圈,各种香味混合在一起,飘逸在金秋的空气中。

    围着围裙的店铺老板姓陈,体型微胖,声音洪亮,站在门口看着络绎不绝的行人,脸上堆满客气的笑容,他从服务员手里接过炒肝和炸糕,放到角落里一个身穿西装的青年桌上,恭敬地笑道:“王司长,这是您的早餐!”

    王轩淡淡一笑,道:“陈老板太客气,分量太多,吃不完啊。”

    陈老板笑道:“上次多亏了您,不然我这个铺子要被人封了。”

    王轩摆了摆手,轻描淡写地说道:“举手之劳而已,我在你这个铺子吃了十几年早餐,如果关门了,以后岂不是要让我饿着肚子吃饭?”

    陈老板客气地笑道:“哎呀,总有些人跟我过不去啊,您是我的贵人。”

    陈老板客套完毕,就转身离开,他知道分寸,不能影响王轩吃饭的兴致。

    王轩掏出手机一边翻看新闻,一边开始吃早餐,至于陈老板刚才感谢的事情,他还真没放在心上。这陈老板家的早餐店东西做得是不错,只是这陈老板为人处事也挺霸道,前不久隔壁开了个早餐店,他竟然带着一群人过去闹事,结果人家没有跟你正面较劲,找了他几个经营问题写了举报信。

    正儿八经的老燕京人,有几个没有点门路和关系,然后工商、环保、城管隔三差五来找陈老板的麻烦,最终陈老板差点要上门求人家高抬贵手。

    王轩在他家饭馆吃习惯了,有一天见他生意不好,就随口问了一句,结果陈老板和盘托出,王轩就给几个熟人打电话,半个小时之后,对面的老板就来跟陈老板打招呼,至于那几个行政部门就再也没找过陈老板的麻烦。

    陈老板也是从那时候才知道,不显山露水的王轩是个牛人。

    王轩看着今天最热的话题,关于瞿婉婉的骗婚案,不仅皱眉摇头,心道这世界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大家都在咒骂男人花心始乱终弃,却从来没有追问过这个世界女人从来不是省油灯,无论金瓶梅中的潘金莲,还是骗婚案中的瞿婉婉,都属于毒妻一流。

    正胡思乱想之际,桌面上的碗碟微微跳动,有人拍了桌面,王轩抬起头一看,正是自己的堂妹王佳佳,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王佳佳气呼呼地说道:“我对你还不了解,就喜欢在这个穷酸的地方吃早餐。昨天深夜才回来,清早就跑到这里来了。”言毕,她皱了皱眉,环顾四周,道:“这家店看上去太脏了,一点也不卫生,亏你吃得这么香。”

    王轩没好气地笑道:“说吧,谁惹你了啊,一大早来找我,态度这么恶劣,肯定是有事儿。”言毕,他用勺子吃了口炒肝,故意表现得很满足。

    王佳佳既好气又好笑,从小到大,她和王轩的关系都极为要好,无论发生什么事,堂哥始终站在自己身前替自己遮风挡雨。

    王佳佳反问道:“如果我说是谁,你能帮我报仇吗?”

    “这也分人对事的吧?”王轩笑道,“你先跟我说明情景,至于帮不帮,得看我的心情。”

    王佳佳酝酿片刻,道:“还不是那个倪静秋和苏韬!”

    言毕,王佳佳将之前在酒店里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王轩问了一些细节,大概知道始末,哭笑不得道:“这是你故意找人家麻烦,结果被人家识破,让你吃了个教训啊。说到底就是活该!”

    王佳佳听王轩这么说过,顿时眼圈红了,站起身就准备离开,“是我眼瞎脑残,怎么想起来找你帮我出头。”

    王轩一把拽住王佳佳的手腕,将她按在自己的对面,没好气地笑道:“性子怎么总是这么急,我话还没有说完呢!”

    “你答应了?”王佳佳红着脸说道。

    王轩点了点头,然后耐心地劝说道:“倪家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现在和叶家因为南非金矿的合作,进入蜜月期。你设计陷害倪家,相当于是对付两大家。我们王家虽然不惧怕任何人,但在做任何事情之前,一定要谨慎和沉稳。我知道你厌恶倪静秋的原因,不就是为了未婚夫霍坤吗?但为了一个霍坤,你引起两大家族之间的正面碰撞,那可就不行了。”

    “说了这么多,你还是不肯帮我!”王佳佳很快又站了起来。

    王轩笑着又将堂妹跟摁了下去,“不是不帮,而是要好好运作一番。你放心,我会帮你找回面子。”

    王佳佳的脸上终于浮出笑容,“谢谢哥了!”

    王轩摊了摊手,苦笑道:“现在可以让我享受一下早餐了吧。”

    “爷,您慢用!”王佳佳冲着王轩甜甜一笑,迅速地朝外面走去。王轩喜欢这种市井之地,王佳佳觉得多逗留一分钟,都会觉得身上不舒服,跟爬满跳蚤似的,她没有洁癖,可就是不喜欢这种邋遢没品位的地方。

    等王佳佳离开之后,王轩开始一心一意地对付早餐,他很享受这种接地气的生活习惯。

    有一部很有名的美剧《纸牌屋》,主角已经是副总统,依然喜欢在一家很不起眼的餐馆用餐。王轩琢磨着,等几十年之后,自己真成了国家领袖,这家早餐店因此会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店,到时候也算是一个佳话。

    用纸巾擦完嘴,虽然陈老板坚决不让自己付钱,但王轩还是掏出了一张百元钞票,潇洒地说道:“不用找零,下次吃饭再扣钱吧。”

    陈老板见王轩这么坚决,只能收下,然后将王轩送到门口,等他坐入一辆黑色的轿车内,才缓步回到店里,心中感慨道:“真是个好人呐!”

    王轩没有心情去分析陈老板如何看待自己,上车之后,戴上蓝牙耳机,给李安博拨通了个电话,不满地说道:“叶盛这次成功运作了个大订单,已经查明具体情况,是苏韬牵线搭桥促成的。这个苏韬太瞧不起人,我们诚心诚意与他合作,竟然转身卖了我们。”

    李安博见王轩对苏韬充满敌意,微微皱眉:“舒浩楠那笔生意操作失误,跟苏韬没有任何关系。只能说他和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谈不上卖了我们,如此严重。”

    王轩沉声道:“现在军方那边一直要追究我们的责任,我筹了一笔钱,但远远不够!”

    李安博平静地说道:“这件事是由舒浩楠负责,既然他不够细心,运作失误,当然应该由他来承担相应责任。舒浩楠也并非孑然一身,他身后有古家,古洋绝对不会见死不救。”

    王轩怔了怔,明白李安博的意思,叹气道:“那以后和舒浩楠就断彻底断绝关系了。”

    李安博沉声道:“有利益为基础,关系才稳固。舒浩楠应该心知肚明,这次他惹下的祸事太大,我们也无能为力。”

    王轩点了点头,在这些事情的处理上,李安博远比要自己想得更加透彻,这也是为何他在派系中比自己更加受到重用的原因,“动不了倪家,但我可以动一动苏韬吧?”

    李安博暗叹了一口气,苦笑道:“要让一个人倒霉,没有必要自己出手,借刀杀人,藏于暗处,这才是最高明的策略。”

    王轩自嘲的笑道:“我差点忘记秦经宇了,他和苏韬是死敌……”

    李安博点了点头,低声与王轩说了一个计划,王轩听完之后赞不绝口,笑道:“安博,你果然足智多谋!”

    挂断王轩的电话,李安博揉了揉太阳穴,在空白的纸业上写下苏韬的名字。他不会像秦经宇那样犯下轻敌的错误,这个苏韬蹿升的速度实在太惊人,自己必须重点关注他才行。

    既然无法成为队友,那就成为对手,李安博用笔尖在纸上敲出了密密麻麻的实心点。

    ……

    答应别人的事情,就要办到,苏韬既然答应陶秋平在他们医院举办讲座,自然尽心准备,主要也是陶秋平没忘记此前约定,与苏韬期间联系好多次。

    两人共同探讨了讲座的主题,苏韬实在是盛情难却。

    国医大师,在医学系统都有很高的地位,任何医院都会积极邀请国医大师来医院传授心得,首先这是凝聚医院文化的一种形式,另外通过邀请国内最顶尖的专家授课,的确能给员工带来感悟。

    陶秋平是一个很有想法的院长,他对国内政策了如指掌,从最近的医学改革方向来看,有慢慢引导西医往中医的方向发展的势头,所以陶秋平才会请如今中医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苏韬来医院进行讲课。

    苏韬对着镜子练习表情和动作,不下十次,他对此次演讲异常重视,因为想要振兴中医,不仅要出色的医术,还要培养自己的感染力,这种演讲是一个重要的途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