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74章 良心不会痛吗
    尽管苏韬对王佳佳和古洋很厌恶,但这件事只能到此为止。

    因为那份资料被苏韬提前截取,并没有造成更加巨大的损失,给她们敲个警钟,让她们知道自己和倪静秋不是好惹的,这已经足够。

    王佳佳和古洋,分别是王家和古家的子弟,如果把事情闹大了,一方面不利于倪静秋,另一方面,苏韬在燕京有三味堂产业,他需要控制分寸,因为自己已经不是早些时候一穷二白的光脚大汉。

    自己必须要为身边的人考虑,如果王家和古家后期报复三味堂,自己可以一走了之,但凌玉及其他三味堂的员工,该怎么办?

    苏韬考虑问题慢慢变得成熟,自从秦经宇试图让毛三伤害花颜控制晏静,苏韬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责任,他不仅要为自己的未来负责,而且还得为身边的人肩负起责任。

    随着苏韬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他处理问题也得变得周全。

    不过,该敲打还是要敲打的,如果自己阻止老钟,一走了之,不对王佳佳采取任何反击,不给王佳佳留下一个刻骨铭心的印象,那么王佳佳的骚扰还会持续不断,甚至更加猖狂。

    苏韬来到电梯处,见夏禹已经不在,直接来到地下停车场,夏禹闪了一下车灯,苏韬走了过去,“那两人呢?”

    夏禹探出车窗,笑道:“被我捆在后排了,等带回去审讯一番,要将他们一网打尽才行。”

    苏韬瞄了一眼,老钟被绑成了粽子一样,至于瞿婉婉绑得没有那么扎实,眼角止不住地落泪,看上去楚楚可怜,但苏韬一点也不同情,因为知道这是鳄鱼的眼泪。

    古代西方传说,鳄鱼既有凶猛残忍的一面,又有狡猾奸诈的一面。当它窥视着人、畜、兽鱼等捕食对象时,往往会先流眼泪,作悲天悯人状,使你被假象麻痹而对它的突然进攻失去警惕,在毫无防范的状态下被它凶暴地吞噬。

    苏韬点了点头,道:“把材料给陈光一份吧,想要引起上层的重视,还是要从舆论出发,引起社会议论,否则的话,这个市场不会得到净化。”

    夏禹笑道:“我刚才已经给陈光打过电话,透过底了。其实他最近也在关注这一块,前几年有人发过很多相关的新闻,但都比较浮光掠影,而且涉及的案件大多也就几十万,但这一次不一样,涉及到千万以上的资金,所以可以让陈光有深入挖掘的价值。”

    苏韬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躺在后排的瞿婉婉,暗叹了一口气,真应了那句话,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苏韬对美女总怀揣美好,但像瞿婉婉这种,用国色天香来形容不为过,但绝对不会染指,因为她损失了起码的人性,和魔鬼无异,如果不是自己恰好介入,吕云川恐怕就要被她逼死了。

    夏禹开车驶离,他自然有办法让老钟开口,等资料收集的差不多,然后将两人丢到派出所,让他们接受法律的惩处。

    苏韬转身来到倪静秋所在的车位上,笑着将u盘递给倪静秋,道:“事情算是摆平了!王佳佳被我吓唬了一下,短时间内应该不会继续骚扰你。”

    “又是王佳佳?”倪静秋嘴角浮出苦笑,“真是阴魂不散。”

    苏韬道:“敢买你的黑资料,整个华夏也找不到几个人了吧?”

    “这倒也是!”倪静秋将u盘放到包里,“大恩不言谢,我请你吃午饭,作为补偿吧。”

    这时吕云川在旁边开口道:“婉婉,她怎么样了?”

    苏韬轻叹一口气,知道虽然瞿婉婉对吕云川狠心绝情,但吕云川对瞿婉婉依然留有深情,当然他的感情更多是不甘,自己为瞿婉婉付出那么多,结果却得到背叛,这种心碎的感觉,很难用三言两语来说得清楚。

    “她已经被我的朋友带走,因为她身后藏着一个不小的集团,专门从事婚托及婚骗的不法行为,所以会彻底地连根挖起,至于她让你造成的经济损失,我也会想方设法追讨回来。”苏韬简单解释道。

    吕云川摇头苦笑道:“我是不是很傻,这个时候还希望她不要出事,如果她愿意好好跟我过日子,我依然可以接受她。”

    苏韬摇头,与倪静秋对视了一眼,道:“这就是爱情的毒,让人弥足深陷不可自拔。但时光可以抚平一切,半年之后,当这段爱恨情仇慢慢消失,你会发现一切都很释然。”

    吕云川重重地点头道:“希望如此吧!”

    吕云川的情绪不佳,现在他的房子已经被鸠占鹊巢,所以倪静秋将他送到家族旗下的四星级酒店暂时居住,然后两人在酒店附近的美食街找了一处还算安静的地方吃小火锅。

    餐厅里的人熙熙攘攘,苏韬等了片刻,笑道:“感觉没什么人啊,是不是这家店的味道不怎么样?”

    倪静秋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放心吧,这家小火锅还是很正宗的,另外,你看看时间,已经一点多,早就过了高峰期了。”

    苏韬继续打趣道:“我也说嘛,倪总不会那么小气,用一顿廉价的午饭就打发我。”

    倪静秋笑道:“你别登鼻子上脸啊,其实我平常很节俭,像这种大餐很少吃。”

    苏韬翻了个白眼,摇头道:“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你这么骗我,难道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想倪静秋这样的富家女,会吝啬到,舍不得钱下馆子?

    “瞿婉婉的良心都不会痛,我如此善良单纯,又怎么会呢?”倪静秋莞尔一笑,道:“其实我每天的时间都排得很紧,经常要助理提醒我,才能想起来吃饭。一般都是外卖,很少会这么放松,和朋友坐在一起在外面吃饭。”

    苏韬知道倪静秋这番话说的是肺腑之言,提醒道:“人是铁饭是钢,一日三餐注意按时按点,不然你的身体会出毛病。”

    倪静秋拨了拨玉葱般的手指,笑道:“我的男闺蜜是世界上最棒的大夫,就算出毛病也不用担心,反正他会帮我治好的。”

    苏韬无奈苦笑,知道反驳也没用,只能叹气道:“早知道不当你的什么鬼男闺蜜,这样你反而会更加爱惜自己的身体。”

    中医讲究养身,健康的生活习惯是长寿的关键,像倪静秋这种先作死,然后再治病的思路,是绝对不能采取的。

    “你大概什么时候走?”倪静秋等火锅上桌之后,突然开口问道。

    “等结束医院的讲座再离开,预计在下周吧。”苏韬笑着说道,“怎么,舍不得我?”

    倪静秋摇头笑道:“是啊,总觉得燕京少了你,感觉少了很多故事。”

    苏韬道:“唉,我也挺烦我自己,走到哪,搞事情搞到哪儿,主要这个世界上太多不公平的事情,我的眼睛里揉不进沙子。”

    倪静秋夹了一块烫好的肥牛,放入苏韬的酱料碗中,微笑道:“爱管闲事也不是坏事,至少每一次你都解决了问题。”

    “吕云川,你准备以后怎么处置?”苏韬咀嚼着爽嫩的牛肉,突然问道。

    “你怎么突然问起他?”倪静秋困惑地看了一眼苏韬。

    “我觉得你应该给他一个机会。”苏韬笑着说道,“我太了解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等吕云川的状态稳定下来,你就会对他进行劝退。”

    倪静秋眸光一闪,放下筷子,道:“他作为公司高管,作为我的心腹,犯下这么大的错误,难道还有理由留下他吗?即使我不对他进行劝退,以他的性格,也会自己辞职吧。”

    “那就挽留他!”苏韬很认真地说道,“经历了这次洗礼的吕云川会更加成熟稳重,同时如果你不计前嫌继续挽留他,他也会对你忠诚。对于一个管理者而言,是能力重要,还是忠诚更重要呢?”

    “当然是两者都很重要!”倪静秋淡淡笑道。

    苏韬没有继续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说服倪静秋,这算是自己对吕云川最后一次帮助。

    既然决定拯救一个人,那就一定要帮他彻底上岸。

    无论吕云川主动或者被动离开新广传媒,这都将对他的人生造成一次重大的影响。吕云川承受挫折的能力很弱,否则也不会在瞿婉婉的逼迫下,想到一死了之。如果吕云川承受不了失业的压力,可能会永远一蹶不振。

    倪静秋下午还有几件重要事情要处理,两人吃完午饭之后,苏韬没有打车,而是搭乘地铁前往三味堂。燕京的地铁无论何时何地都有很多人,苏韬好不容易进入车厢,夏禹打来电话,道:“老钟已经一五一十地交代自己的罪行,这家伙多年来靠这一行敛财无数,瞿婉婉只是他团队中的一员而已,不仅在燕京作案,还在云海、南粤等地都组织了团队。”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只能说现在的华夏男女光混都很多,所以才会衍生出这种诈骗团队。他沉声道:“将他们转交给派出所吧,他们诈骗的行为证据确凿,吕云川的钱物不出意外,都能全部找回来!”

    第二天,《南粤都市报》首席记者陈光,在社会版块刊发了重磅新闻《深挖婚托市场背后的利益链条》。

    随后,全国舆论一片轰动。国务院反应迅速,下发文件,要求全国上下整顿婚介市场,杜绝婚托、婚骗的现象滋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