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72章 脑袋被门挤了
    豪华套间,王佳佳坐在窗口抽烟,霍坤见王佳佳嘴角噙着微笑,总觉得不对劲,道:“佳佳,这么一大早,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啊?”

    “送给你一个惊喜啊!”王佳佳翘起二郎腿,露出了粉色的底*裤。

    霍坤耸了耸肩,道:“这么早你就想?好吧,我满足你啊!”言毕,霍坤开始脱衣服。

    王佳佳捂住嘴咯咯笑道:“你别脱,不是那个惊喜,等下带你见几个人。”

    霍坤脸上露出疑惑之色,重新穿上衣服,好奇道:“谁啊?”

    王佳佳还没来得及说明,门铃声响起,她豁然起身,走过去打开房门,古洋和宁毅站在门口。

    宁毅笑着说道:“人已经在路上,我将房间号发给他,大概十几分钟之后,就能到了。”

    霍坤一脸茫然,依然被蒙在鼓里,不知道所谓的惊喜是什么。

    王佳佳见霍坤脸上满是问号,扑哧笑出声,道:“好吧,我也不瞒着你了。我花了八百万买到新广传媒的商业机密,一旦这份机密资料对外曝光,新广传媒将会彻底完蛋。亲爱的,之前倪静秋那么对待你,让你失去了事业和名声,现在我替你复仇,这个礼物惊喜不惊喜?”

    霍坤瞪大眼睛,没想到王佳佳竟然会这么做,苦笑道:“我已经和倪静秋彻底断了,你何苦这样呢?”

    王佳佳沉下脸,怒道:“怎么?我这么做,让你心疼了吗?你是不是心里一直想着她?”

    霍坤哭笑不得道:“你怎么会这么想呢?倪静秋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好对付,上次壁球馆的事情,已经是个教训,你怎么还纠缠不清?”

    提到此事,宁毅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上次在壁球馆的事情自己的脸是丢大了。

    “我王佳佳不喜欢吃亏,因为上次壁球馆她拿了我三百万,所以我必须要让她原封不动地吐出来。”王佳佳面色阴狠地说道。

    霍坤有点头大,他难道对倪静秋就没有愤怒?但倪静秋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吗?

    说到底,霍坤是被整怕了,尤其是那个苏韬,指不定会从哪里蹦出来,那家伙给自己的几次教训刻骨铭心。

    “罢了,你们玩吧,我先走了。”霍坤决定远离是非之地。

    “你不准走!如果你走了,我们就拜拜。”王佳佳愤怒地跺脚,威胁道。

    “那就拜拜吧!”霍坤淡淡地扫了一眼王佳佳,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离开房间,留下尴尬无比的王佳佳。

    “孬种,霍坤。你一定会后悔的!”王佳佳拿起茶几上的杯子,朝霍坤抛了过去,杯子砸在墙壁上,四分五裂。

    屋内陷入寂静,最终被宁毅口袋里手机铃声打破,他朝王佳佳苦笑道:“是老钟打来的电话,应该是到了。还让他上来吗?”

    “当然!”王佳佳咬牙切齿,“霍坤对倪静秋旧情未了,我必须彻底断他的念头才行。”

    宁毅暗叹了一口气,女人的嫉妒心果然很可怕,古洋为了报复自己的未婚夫精神出轨,可以在外面养情人,而王佳佳为了报复倪静秋,不惜豪掷数百万购买对方的机密情报,不死不休。宁毅给老钟回拨了个电话,再次告诉他房间号,老钟在电话里嘿嘿笑了两声,道:“我马上就到!”

    老钟正准备下车,突然手机响了起来,见是瞿婉婉打来的电话,皱眉道:“怎么?出事儿了吗?”

    瞿婉婉低声道:“没事,事情解决得很顺利,已经办妥。你在哪儿?我现在来找你啊?”

    “找我做什么?”老钟拔掉车钥匙,缓缓走出车外,皱眉疑惑道,“我们各办各的事,等结束之后再回合吧。”

    “如果不是我的话,你能有机会拿到这笔钱吗?我必须要在现场!”瞿婉婉语气坚定地说道。

    老钟有些不悦,敷衍道:“难道你还信我骗你不成?”

    “你们谈判合作的情况,我必须在现场,不然我就报警!”瞿婉婉威胁道。

    老钟面色铁青,没想到瞿婉婉会较真此事,如果真报警的话,事情就闹大,他有些不悦地说道:“我在金盾酒店的地下停车场,等你十五分钟,如果你不来的话,那我就不等你了。”

    挂断电话,老钟铁青着脸又回到车里开始等待,心中暗自琢磨,这瞿婉婉翅膀战长硬了,等这事儿了解之后,即使她自己不退出,也得将她主动踢出团队。

    到了约好的时间,老钟正准备离开,一辆轿车驶入停车场,找了个位置停下,瞿婉婉从后排下车,戴着一副墨镜,老钟皱眉道:“怎么突然戴墨镜了?”

    瞿婉婉托了托镜框,道:“你不怕被监控拍下来,我还担心呢!”

    老钟微微一笑,他这种事情干多了,所以胆子特别大,突然想起自己办的事情搬不上台面,属于偷窃别人公司机密文件,从车内取出墨镜,也戴了起来。

    瞿婉婉暗叹了一口气,这墨镜是用来挡自己脸上伤势,刚才苏韬及时在她脸上涂抹膏油,很快就消肿,如今化妆之后,几乎看不出来,但如果足够细心的话,还是可以看出眼睛部位有些异常,因为人的眼睛部位毛细血孔比较多,一旦受伤的话,比较难以恢复。

    瞿婉婉现在是逼不得已,只能按照苏韬的指示来做,苏韬此刻和吕云川坐在轿车内,盯着老钟和自己一言一行。

    瞿婉婉想告诉老钟,事情已经暴露,但她没有那个胆子,因为自己之前跟吕云川的对话全部有录音,根本无法摆脱法律的追责,现在她也只想着如果配合苏韬,能够获得从轻发落。

    老钟并不知道瞿婉婉的想法,他也没有跟瞿婉婉沟通的打算,铁青着脸,两人搭乘电梯往上走。

    等两人消失在电梯间,苏韬从车内走出,沉声与倪静秋、吕云川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上去看看情况。”

    电梯门在十六楼停止下来,老钟突然觉得不对劲,问道:“你刚才是怎么过来的?”

    瞿婉婉没想到老钟突然会这么问,看上去很平静地说道:“我用软件喊了一辆快车!”

    “什么软件?你打开给我看看!”老钟突然上前一把夺过瞿婉婉的手机,狐狸的嗅觉很灵敏,他发现那辆车将瞿婉婉送到停车场,竟然没有直接离开。按照道理,如果是出租车或者是快车,将客人送到位之后,会立马离开接客。

    老钟故意试探了一下,瞿婉婉就露出马脚,可谓姜还是老的辣。

    瞿婉婉紧张道:“把手机给我!”言毕,冲过来想跟老钟夺过手机。

    “贱货,你老实交代,究竟想干什么,有什么阴谋?”老钟虽然年龄在五十岁左右,但毕竟是个男人,单手就摁住了瞿婉婉的喉咙,同时将电梯门摁下关闭的旋钮,原本即将打开的电梯门,再次关闭起来。

    “你放开我,咳咳!”瞿婉婉只觉得呼吸不过来,眼泪水止不住往外流。

    老钟也不是想杀瞿婉婉,他是希望用这种办法,逼使背后真相浮出水面,“告诉我原因,究竟出了什么事,不然我就杀了你。”

    瞿婉婉试图用力掰开老钟的手掌,不过徒劳无功,突然她眼中出现曙光,电梯的门打开,苏韬从另外一个电梯直接上十六楼,发现隔壁的电梯内有动静,然后直接按开了门。

    苏韬见瞿婉婉面色酱紫,几乎要晕厥过去,立马上前重重地一脚踹在老钟的腹部。

    老钟哪里是苏韬的对手,瞬间跪倒在地,捂住腹部,眼珠突起,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音。苏韬没有给老钟喘息的机会,刚才在车上,在苏韬的逼问之下,基本可以确定老钟就是婚托团队的首脑,虽然瞿婉婉死不足惜,但躲在后面控制瞿婉婉的人更是罪无可赦。

    苏韬直接将跪着的老钟提起,死死地抵电梯的不锈钢门之间,冷声道:“我现在如果按关门键,你觉得脑袋会不会被电梯门给压扁了?”

    “你是谁?我们无怨无仇,为什么要袭击我!”老钟故意大声质问,试图引起外面人的注意。

    苏韬哪里瞧不出他的心思,在他的哑门穴上用力一点,老钟顿时就无法说出话来。

    哑门穴,在顶部后正中线上,第一与第二颈椎棘突之间的凹陷处,被点中后,冲击延髓中枢,失哑、头晕,重则倒地不省人事。

    苏韬倒没有直接点晕他,与旁边颤栗不安的瞿婉婉,沉声命令道:“摁电梯的关门键!”

    瞿婉婉此刻手足无措,被苏韬这么一呵斥,连忙过去按键。

    电梯很灵敏,双门往中间移动,重重地压在老钟的头上,然后“咣当”一声分开,因为受到阻碍,自动有分开。

    “继续!”苏韬命令道。

    瞿婉婉只能又继续按关门键,随后老钟的脑袋继续被撞击了一下。

    “继续!”“咣当!”

    “继续!”“咣当!”

    ……

    也不知重复多少次之后,苏韬凑到老钟的耳朵边,低声道:“脑袋被门挤了的感觉不错吧?等下我把你的脑袋往前移动一点,让你的脖子放在两个门缝之间,然后再按十八楼,你觉得会不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电梯往上移动,然后你的身体和脑袋直接分家?”

    电梯门的压力其实挺大,脑部神经多,哪里经得起这番折腾,被连续挤了无数次之后,老钟已是头昏目眩,被苏韬这么一威胁,顿时吓得屁滚尿流,“你大人有大量,求求你,就饶了我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