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71章 我还敢抽死你
    早晨七点半,瞿婉婉醒来之后,一边刷牙一边就给吕云川发送消息,提醒他晚点在民政局见面,记得带齐材料,然后离婚。

    吕云川很快回复一条短信过来,“好的!”

    瞿婉婉皱眉,因为吕云川的态度有些让自己感觉意外,之前她提过好几次要离婚,但吕云川每次都苦苦哀求自己,这一次的简单果断,让瞿婉婉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她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应该是吕云川想通了吧!

    原本就是一段没有结局的婚姻,在自己身上纠缠完全没有必要。

    其实瞿婉婉跟吕云川原本可以不用结婚,就在离婚前一天,她告诉吕云川自己曾经有过失败的婚姻,而且自己很有心计和城府,因为当时自己已经得到吕云川送给自己的房子,当时离婚的话,已经收益不小,但没想到吕云川明知这些情况,依然选择和自己结婚。

    瞿婉婉也就顺水推舟,和吕云川结婚一个月,彻底地将他所有的钱,全部掌控到自己的手中,除了那几个跌得不像样的股票之外,吕云川现在一穷二白,跟乞丐没有任何区别。

    “对我是解脱,对你而言更是解脱。”瞿婉婉内心这么想着,从窗台前拿起护肤品,开始轻拍自己的脸蛋,她必须要保持好自己的容貌,这样才能持续做这一行。按照丁琳的意思,像婚托这一行可以做一辈子。现在瞿婉婉不到三十岁,可以吸引三十五岁以下的未婚男子,等到了五十岁,依然可以吸引五十五岁以上的未婚男子。

    因为婚姻在任何一个年龄都有刚性需求,只要让自己在各个年龄段保持很高的竞争优势,就不会缺少追求者。

    瞿婉婉走出房间,见老钟坐在办公桌上吃早饭,皱眉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老钟放下手中的报纸,笑道:“昨天晚上。怎么,不欢迎吗?”

    “谈不上欢迎不欢迎。”瞿婉婉耸了耸肩道,“房子的手续办理得怎么样了?”

    “已经谈了几个买家,不过我觉得现在燕京房间一直在涨,没必要这么急着出手,等过两年到了不错的价位,然后再出手也不迟。”老钟淡淡地扫了一眼瞿婉婉,不平不淡地说道。

    “老钟,上次我已经跟你说过,我得休息一段时间,如果你不帮忙卖的话,我就自己找买家。”瞿婉婉语气冰冷地说道。

    老钟扫了瞿婉婉一眼,在他团队中瞿婉婉无疑是最拔尖的,几年靠着假婚帮自己赚了差不多好几十万,而且在吕云川身上更是赚到了过千万,说到底他还是有些舍不得瞿婉婉休息,浪费时间就是浪费金钱。他笑了笑道:“你要相信舅舅的能力,既然你急着要休息,那么我尽快出手,最迟下个月末,然后分钱!”

    见老钟这么说,瞿婉婉才点了点头,名义上房子是自己和丁琳的,但他们是团队作案,瞿婉婉不能好吃独食,否则被反咬一口,说不定得吃官司。瞿婉婉还是决定按照行规来处理这栋房产。

    简单地吃了早餐,瞿婉婉就准备前往民政局,老钟喊住她笑道:“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吕云川我太了解,他弄不出什么大事。”瞿婉婉有些厌烦地说道。

    “我还是跟着吧。”老钟淡淡一笑,放下碗筷,追着瞿婉婉出去。

    旁观的丁琳却是心知肚明,这老钟有自己的想法,他担心瞿婉婉最后得到吕云川的“分手费”并进行隐瞒,那就少了一笔额外收入。

    “老钟,实在太贪了。”丁琳自然不会戳破,如果真有收入,作为“妈妈”这个角色也能分到好处。

    老钟上车之后,收到宁毅的信息,然后报出自己的价码,未过多久,宁毅显然是咨询过王佳佳,回复“就按照你的报价来。”老钟有些失落,自己开了八百万的价码,如果开一千万恐怕对方也会同意。

    “等下我送你到民政局,你快点办事儿,如果他不给你五百万,你也不要强求了。”老钟神秘一笑道,“那份资料已经找到下家,卖了个不错的价格。”

    “不错的价格是多少?”瞿婉婉好奇道。

    “八百万!”老钟嘴角忍不住上扬,这一次他们算是赚大了。

    瞿婉婉暗自盘算了一下,自己分红得利能有两百多万,心情顿时越快不少。、

    前面不远处就是民政局,瞿婉婉下车道:“你先慢点走,摇开车窗,露个脸,再离开。”

    这个时候就需要“舅舅”来壮一壮声势。

    老钟明白套路,等瞿婉婉下车之后,摇开车窗,未过多久,面色看上去苍白憔悴的吕云川迈着蹒跚的步伐走过来。老钟故意让吕云川看到自己的脸,然后才发动车子,缓缓驶离。在整个骗局中,老钟扮演的是一名级别很高人脉很广的警察,比较有威慑力。

    吕云川面色深沉,道:“婉婉,你真的要这么绝情吗?”

    瞿婉婉寒着脸道:“我跟你就没有过感情。”

    吕云川痛苦地说道:“那你当初为什么要说跟我生孩子?”

    “那是我太冲动了。我原本以为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结果并不是。我们都还年轻,既然走错一步,那就纠正过来,毕竟未来还有那么长的时间。”瞿婉婉见吕云川一个大老爷们痛哭流涕,似乎有些心生不忍,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安慰道:“相信我吧,你未来可以遇到更好的女人。”

    吕云川抬起头,终于死心,突然变得很严肃,道:“离婚可以,偷了的资料必须要还给我。”

    瞿婉婉不屑地笑道:“你有五百万吗?”

    “没有!”吕云川摇头。

    “那就没得谈。我舅舅已经找到下家,有人开出八百万的价码。”瞿婉婉笑着说道。

    “你!”吕云川怒道,“你们这是在犯罪!”

    瞿婉婉恶毒地笑出声,不屑地看了一眼吕云川,厉声道:“犯罪?你去报警啊?且不说你那些资料本身就见不得人,另外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偷了了那些资料?”

    吕云川被气得两眼发红,怒火中烧。

    瞿婉婉样貌清秀,皮肤白皙,一颦一笑荡漾着少妇的风情,谁能想到她是个绝情、冰冷、毫无人性的毒妻。

    “别愣着了,你应该感到庆幸,如果没有人八百万要那份资料,我绝对会让你来支付一笔补偿金,这是青春损失费。”瞿婉婉耸了耸肩,眉间带笑,随后催促吕云川进民政局。

    吕云川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朝着瞿婉婉冷笑。

    瞿婉婉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吕云川太反常,和平时完全不一样,她下意识地警惕道:“你想做什么?”

    吕云川沉声道:“我想抽你丫的!”

    话音刚落,他狠狠地扬起手,重重地拍在瞿婉婉的脸上。

    “你敢打我?”瞿婉婉没想到吕云川会突然性格大变,这还是那个被自己死死控制住,处于劣势的男人吗?

    吕云川继续扬起手,道:“我还敢抽死你!”

    随后,又是一记耳光抽在瞿婉婉的脸上,这一下力道十足,直接将她抽翻在地。瞿婉婉终于感到害怕,从包里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同时警告道:“我报警了哦?”

    “报警吧!刚才你要挟我的话,我已经全部记录下来。你是勒索敲诈我。”吕云川红着眼睛说道,随后又是一脚踩在瞿婉婉的脸上,这一刻他不会怜香惜玉,因为在他的心中,瞿婉婉就是个恶毒的蛇蝎。

    “你!”瞿婉婉此刻鼻青脸肿,已经没有往日里的优雅与高傲,但她依然还跟强势的警告道,“我舅舅是高级警官,他会让你身败名裂,在监狱里做一辈子的牢。”

    吕云川越想越气,继续朝瞿婉婉扑过去。

    这时有人从身后拉住他,吕云川回头看了一眼,是埋伏在不远处的苏韬冲了出来,拦住自己。

    主要是因为吕云川刚才殴打瞿婉婉的动作实在太残暴,尽管对付这种恶毒女人,没有必要同情,但苏韬还是怕闹出人命,因为吕云川的情绪其实还没有算完全稳定,在这种情况下很容出现无法预计的后果。

    打人可以,杀人就不值得了。

    “你别拦着我!我要打死她。”吕云川眼睛泛着红光咆哮道。

    “你冷静下来,你打死她,对你而言,没有任何好处,还是交给法律来处理吧。你不能为了一个渣滓,而毁掉自己以后的人生。”苏韬连忙劝说道。

    吕云川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突然想起一件事,道:“她的舅舅好像已经找到资料的买家。”

    苏韬眉头皱起,自己和倪静秋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苏韬慢慢蹲下,捏着瞿婉婉的下巴,她的嘴角在流血,皮肤高高肿起,他用纸巾帮她擦了擦血渍,“你还有将功补过的唯一机会,现在找到你那个假舅舅,只要资料没有泄露,一切好谈,如果资料泄露的话,我们绝对饶不了你。”

    瞿婉婉早已茫然不知所措,她是个骗子,虽然经历许多,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场景。

    她现在非常恐惧,主要是吕云川那几记耳光,让她嗅到了危险。

    如果苏韬不及时制止,吕云川真有可能将自己给打死,她心里惶恐不安,宛如被捉脏的贼,下意识地忐忑点头,“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不过,他好像正在前往交易的路上,那些资料可以卖八百万。”

    “带我们找他!”苏韬想了想,沉声道,“给他打电话,然后按照我的吩咐来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