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69章 职业婚托团队
    “放开我!”吕云川疯狂地扭动身体。

    苏韬在他的额头上某个穴位按了一下,吕云川顿时就安静下来。苏韬将他抗在肩膀上,放在病床上,与苏沐和倪静秋,解释道:“如果正常情况下,他也不会做出这么偏激的事情,主要还是之前服用阿托品过量,情绪受到刺激之后,才会失去理智。”

    绝大部分人,在正常情况下都不会做出偏激的行为,吕云川虽说情商不是特别高,但并非自闭症类型的患者,如今想要跳楼自杀,主要是因为情绪受到刺激。

    苏韬刚才按了下他的穴位,主要起到放松,缓解紧张情绪的效果。等吕云川躺定之后,苏韬给他喂了水,吕云川的情况也就慢慢稳定下来。

    倪静秋叹气不解地问道:“你为什么要犯傻,跳楼自杀呢?”

    “倪总,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公司!”吕云川情绪忧伤地说道,“我的妻子瞿婉婉正在和我闹离婚,她要必须今天给他汇款五百万,我的钱大部分都给她了,一下子哪能凑得齐?”

    倪静秋困惑不解道:“离婚,那是双方自愿的,你难道有什么过错吗?她凭什么威胁你?”

    “我之前在家里办公,当时没有注意,将储存公司大量机密文件的u盘插在电脑上,没想到她竟然拷贝了所有的资料,现在威胁我,如果我不给她五百万,就要将那份资料拿给竞争对手。”吕云川情绪激动地抓着头发,“她怎么是这样的女人,我快被她逼疯了!”

    倪静秋眼中多了一抹忧虑之色,吕云川是自己的心腹,很多机密文件都出自他之手,如果资料真的泄露,那将会带来难以预计的后果。

    新广传媒是个上司公司,在运作上市的过程存在不少黑幕,如果暴露出来的话,影响面将会非常广。

    苏韬从倪静秋的神情已经看出来,这已经不仅仅是关乎吕云川的生死,还关乎倪静秋公司的未来发展情况,虽然以倪家的实力,即使事情爆发,也可以动用雷霆手段压制下来,但代价也是难以预计的。

    “你不要着急,事情还有回旋余地。”倪静秋尽管对吕云川的疏忽大意有些失望,但吕云川这么多年在自己身边兢兢业业,还是非常忠诚可靠,出现这种事情也是被人设计的缘故。

    苏韬点了点头,仔细一分析,吕云川想要自杀,一方面是受到妻子瞿婉婉的逼迫,另一方面是对倪静秋和公司有愧疚,而且甚至后者还更大一点,他不希望自己的家事影响到旁人,所以才会有一了百了的想法。

    “你们约好明天见面?那就说,明天当面将钱转账给她,然后要确保她把资料还给你,而且没有进行备份。”苏韬沉声说道,“我们来个守株待兔,以我的分析,她绝对不会想到,你已经跟我们坦白了这件事,认为你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她依然完全可以控制你。”

    吕云川无奈地点了点头,眼中流露出迷茫之色,他也不知道事情为何变成如此。

    与瞿婉婉见面的时候,吕云川曾经为她的优雅与甜美而痴迷,结识第二天,她就告诉自己,对他有好感,愿意互相深度了解,一周之后,两人确定了男女关系,随后瞿婉婉表示自己愿意为他生孩子。一个月之后,吕云川就陷入了瞿婉婉的甜言蜜之中,然后公布信息要闪婚。

    结婚一个月的时间内,瞿婉婉声称自己想住大房子,所以吕云川卖掉了自己之前地段很好的小户型,然后到郊区买了一个大套,而房子的产权证上却只写了瞿婉婉和丁琳的名字,吕云川甚至都没有感觉到这是一场有计划的假婚阴谋。

    当发现吕云川失去所有价值,瞿婉婉开始各种挑刺,然后不断提出离婚,最终到了现在这种地步。

    即使离婚了,瞿婉婉仍不忘要敲诈吕云川一笔,用公司机密资料来威胁他筹集五百万的分手费。

    发生这样的事情,肯定不能让吕云川一个人独自留在房间内,倪静秋似乎有意让苏沐和吕云川培养感情,所以叮嘱苏沐在病房内好好照顾吕云川。

    出了病房之后,见倪静秋有些疲惫地打了个哈欠,苏韬笑道:“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后悔和愧疚?”

    “为什么?”倪静秋淡淡地扫了一眼苏韬。

    “因为你觉得如果公司没有同事之间不允许谈恋爱的制度,两人说不定就在一起,这样就不会出现如今的悲剧。”苏韬笑着说道。

    “你说话不要总这么一针见血,一点都不可爱!”倪静秋暗忖苏韬果然了解自己,她内心的确会涌现出这个想法,“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件事?按理来说,瞿婉婉的行为属于诈骗、勒索和敲诈,报警怎么样?”

    苏韬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夜空,面色突然变得有些凝重,“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瞿婉婉绝不是一个人在做这件事,身后有一个团伙。我们即使抓到了瞿婉婉,但是资料如果被团伙泄露出去,那样损失还是非常惨重的。”

    倪静秋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叹气道:“我每次看你这样,都觉得后背凉飕飕的,因为你这样子显得城府太深,没有半点小鲜肉的可爱。”

    苏韬笑道:“那我给你讲个笑话吧,这样会让你对我的音响有所改观。”

    “行啊,你说吧!”倪静秋静静地望着苏韬。

    “有一天我遇到一个小伙子,他来找我看病,说自己每天早晨八点都会定时排泄。我当时的反应就是,这很好啊,每天准时准点早上排泄,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啊。结果病人补充道,可是我每天早上九点才起床啊。”苏韬凝视着倪静秋。

    倪静秋沉默许久,摇头道:“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

    苏韬一脸无语,自己说得太内涵了吗,睡梦中天天定时排泄,这很难理解吗?

    作为一个段子手,说了个段子,被当成冷笑话,不能忍,他继续说道,“那我再说一个吧!有一天老王走在街上,偶遇以前的老情人阿花,阿花还是跟以前一样,说话羞羞答答。两个人坐下来喝茶聊天,聊着聊着,发现旧日的感觉还在,就一起走进了旅馆。房间以后,阿花沐浴更衣,坐在床上披着棉被等着老王,看到老王拿了个tt戴起来,说,老王,你做这个动作真多余,我们这个年纪还会怀孕吗?老王说,不是啦,我是怕它风湿啦!”

    倪静秋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比个大拇指,道:“服你!污妖苏!”

    “人生偶尔要放纵一下嘛,总是那么紧绷绷的,还有什么意思?”苏韬耸了耸肩,安慰倪静秋。他知道现在倪静秋现在的心情其实很凝重。

    阴霾就这么风轻云淡消失,苏韬逗人笑的本领,确实和医术不分伯仲。

    苏韬朝倪静秋微微笑道:“不出意外,吕云川的老婆是一个职业婚托,专门依靠婚姻来诈骗男人的钱财,他们身后有一个诈骗团伙。这类人非常狡猾,知道狡兔三窟的道理,我们不仅要找到你们公司被窃取的资料,而且还得捣毁这个团伙,避免更多人受到伤害。”

    倪静秋苦涩笑道:“为了钱,竟然可以如此心狠手辣,不惜背叛自己的良心。”

    苏韬叹气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在他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里,或许会觉得这种生活很正常。”

    “你有什么计划?”倪静秋面色凝重地问道,看得出来她非常生气。

    “明天不是约好在民政局见面吗?”苏韬摸着下巴道,“要借用这次机会,将她背后的团伙一网打尽才行。”

    ……

    古洋坐在酒吧内,伴随着dj的指挥纵情地扭动着腰肢,身边是英俊潇洒的宁毅,上次在壁球馆留下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但心情明显有点糟糕。古洋瞧出宁毅的心绪不佳,从皮包里取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推给了宁毅,笑道:“送你的!”

    宁毅接到手中,仔细地研究了一下,嘴角浮出笑容,道:“姐,你怎么这么豪爽呢?我真的是太爱你了。”

    古洋指着自己的面颊,宁毅会意凑过去,轻轻地吧嗒了一口。

    “对了,姐,上次你吩咐我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宁毅笑道,“你那个朋友王佳佳不是要我找倪静秋的破绽吗?我正好有一个朋友,他侄女的丈夫就在倪静秋公司担任高管。”

    “你的朋友?靠谱吗?”古洋眼中露出怀疑之色,女人找老公要找舒浩楠这种沉稳可靠有上进心的,女人找情人则要找舒浩楠这种年轻力壮懂浪漫的,但古洋知道舒浩楠的底细,他表面上是个壁球运动员,但实际上却从事特殊的行业。

    和瞿婉婉一样,宁毅也是一个职业婚托,只不过前者为婚恋网站或者婚介担任女演员,后者是担任男演员而已。

    宁毅的职业和样貌,稍微经过包装之后,可以吸引无数大龄剩女的目光。

    所以像这种职业婚托,不仅出现在各大相亲节目上,在现实生活中也有很多。

    古洋之所以和宁毅走得很近,并不是要和他结婚,只不过是单纯地觉得自己没接触过这种男人,想要尝个鲜而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