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68章 绝望的吕云川
    瞿婉婉五年前在燕京科技大学攻读研究生毕业,依靠出色的外表和有竞争力的素质,成为一家外企的员工。不过,走入社会之后,她发现只靠自己,没有任何背景和资源想要往上爬,难度不是一般大。跟她一同进入公司的同事,半年之后成为某个领导的情人,顺利连升两级,成为自己的领导。

    从前的竞争对手变成自己的顶头上司,瞿婉婉气不过辞去高薪工作,但那个同事仍不忘阴自己一把,将自己的离职变成了辞退,因此基本大公司都不会在接受她这样的履历。

    瞿婉婉不甘心就这么黯然离开这个城市,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当起了礼仪小姐,结果某一天丁琳找到自己,称有一个收入不错的工资非常适合她。

    随后,瞿婉婉接触到了“婚托”这个职业。

    当时,全国很多家婚恋网站纷纷上线,主要是资本关注到这方面的刚性需求,华夏因为男女比例失衡,出现了大量 的男女光棍。所以许多男女都想到从网上找到适合的结婚对象。这就出现婚托这个职业。

    丁琳并不是自己真正的妈妈,而是自己团队的一个角色,除了丁琳之外,她还有一个舅舅,职业是公安系统某个处级干部。在瞿婉婉的朋友圈里,她经常会晒舅舅的照片,之所以选定这个身份,是因为公安系统的身份不仅可以给自己镀金,还能够唬人。

    起初,瞿婉婉的团队也只是主要负责“解围”,就像是个临时演员,扮演广告上那些征婚人的角色,从而骗得那些前来应征者从兜中掏出“见面费”、“婚介费”。

    一般情况下,婚托与应征者第二次见面,就会以各种理由提出分手。当然,如果征婚者还有“油水”,婚托也会与之相处一段时间,多诈对方钱财,然后再分手。

    正常的婚托,一般会终止在男女朋友关系,然而瞿婉婉的团队发现,如果继续深入下去,谈婚论嫁之后,获得的价值更大。

    瞿婉婉在此之前已经离过四次婚,吕云川是自己第五个猎物,不过他给自己的油水是最低多的,其余的对象每个人差不多能得到“四十万”的分手费,然而吕云川在交往接触的几个月,已经给自己提供了不下千万,瞿婉婉也有点觉得可悲,同情吕云川,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傻瓜。

    瞿婉婉接触婚托这一行,见过的男人非常多,所以早就不会对猎物发生感情,即使在私下亲密接触的时候,也是应付式的表演,好让对方能够信任自己。

    至于吕云川的学历很高,但情商很低,在自己的迷惑下,当然如同待宰的羔羊。

    在院子里发了会呆,瞿婉婉重新回到客厅,丁琳拉着瞿婉婉坐下,沉声道:“女儿啊,你今天务必要跟吕云川了断,因为我刚才已经与汤经理沟通过,明天你就要和下一个猎物见面。我帮你分析过,这也是一个大型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身价在五千万左右,曾经有过几段简单的感情史,但都是无疾而终。”

    瞿婉婉皱眉道:“但是我还没有离婚呢!”

    “放长线钓大鱼,做我们这一行的团队有很多,像这样肥得流油的猎物,如果我们不事先攥在手里,钱就被人赚走了。他的身价五千万,你现在和他结婚,然后在离婚,分个一半也有两千五百万。”丁琳眉笑颜开地劝说道。

    “世界上像吕云川那样的蠢货,能有几个呢?”嘴上虽然这么说,瞿婉婉心知肚明,凭借自己的技巧,只要这种男人上钩,在自己身上花个三四百万还是很容易的。

    言毕,瞿婉婉坐在电脑前,开始仔细浏览猎物的具体情况,如何与他交流,博取他的信任,然后短时间内与之闪婚,最终如何脱身,一系列的作案计划,在她脑海中开始形成。

    等研究完下一个猎物之后,瞿婉婉深吸一口气,给现在的丈夫吕云川发送一条短信,“明天我们民政局办理离婚证,另外,必须要给我的账户汇款五百万元,作为分手费。”

    吕云川躺在床上,看到老婆发来的消息,嘴角浮出痛苦的笑容,“婉婉,你别这样,我真心没有那么多钱。我所有的积蓄都花在你身上,至于股市里的钱暂时不能动,现在拿出来太可惜了。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不给我十天的时间,我一定想办法凑给你。”

    “不行!明天我必须要。我得提醒你,之前你在家里办公,我看到你桌上有一个u盘,然后拷贝了数据。如果这些资料给你的同行,那会导致什么后果?不要逼我,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瞿婉婉铁青着脸,继续发送消息。

    “婉婉,你这是逼我去死啊!”吕云川突然感到绝望,谁能想到如花似玉的老婆,竟然是一个心肠歹毒的毒妻?

    “你死不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从来没有感情,我就是看中你的钱,你如果没法满足我,那么我就会报复你。”瞿婉婉冰冷地发送信息。

    等忙完了一切,瞿婉婉没有继续理睬手机上传来的消息,伸了个懒腰,走到楼上的卧室准备休息。

    ……

    苏沐在吕云川的病房内,表现得很活泼,吕云川看得出来苏沐是在故意让氛围没有那么凝重,这小姑娘的心思,其实吕云川能猜出一星半点,但吕云川的感情生活很简单,他不太擅长交际,尤其是公司规定男女同事不能恋爱,吕云川就一直没往这个方向去想。

    “小苏,你别忙着了,时间不早,已经八点多,你可以回家了。”吕云川望着窗外已经漆黑一片,隐隐有灯光射入,微笑着说道。

    “云川哥,我是一个人,反正回去又没什么事。住院部九点左右会锁门,到时候我再离开吧。”苏沐给吕云川倒了一杯热水,然后用棉签沾了点水,擦在吕云川的嘴唇上,这样可以让他嘴唇湿润。

    “真不用!你赶紧回去吧,明天还得上班。再不走的话,我可要生气了。”吕云川佯作生气道。

    “我请好假了。这几天都会在医院里照料你,也是受到倪总允许的。你可是她手下的心腹干将,如果真出事,那可就不好了。”苏沐微笑着说道。

    “那样怎么能行?”吕云川皱眉道,“你是一个姑娘,我结过婚,你照顾我,如果被同事们知道,对你的名声影响不好。你明天不用来了!”这次吕云川的语气变得很激烈,因为身体还在恢复过程中,所以激烈地喘息。

    “行吧,那我先离开!”苏沐听主治医生说过,吕云川的情绪不能太激动,连忙就起身,收拾皮包,转身离开病房。

    望着病房的门关闭,吕云川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吕云川内心开始倒计时,他最近这段时间长期处于焦虑和痛苦的状态之中,以至于使得对阿托品使用量大幅度增加,差点与死神擦肩而过。

    其实,吕云川潜意识里有种寻死的念头,如果自己死了,那就一了百了,不会再被瞿婉婉威胁和逼迫,不至于让公司受到巨额损失。

    人在悲观的情绪下,极容易走入歧途,或许吕云川一开始没有自杀的念头,但他现在已经有了足够的死意,等万籁俱寂,周围没有一人的时候,他更是觉得孤单,以及世界的残酷。

    十一点多左右,吕云川确定没有任何人会打扰自己,然后用手机编辑了一段遗言,里面全是对妻子的抱怨与愤怒,以及对人生的无奈。

    等做完这一切,吕云川觉得心中了无牵挂,他走到外面的阳台,秋风吹在身上带来阵阵的寒意,他用尽全力爬上了阳台,然后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这里是九楼,只要跳下去就了无牵挂。

    “别动!”正当吕云川准备往下纵身一跃的时候,身后出现了一个声音。

    吕云川转过身,惊讶地望向后方,除了苏沐之外,还有苏韬和倪静秋。

    原来苏沐离开医院之后,觉得有些不放心,就给苏韬打了电话,苏韬沉思许久之后,越想越不对劲,然后约好倪静秋,三人一起再次赶到医院。

    他们在病房门口,偷偷打开一道门缝,看到吕云川在用手机编辑内容,就没有直接进入打扰,但等了片刻之后,就发现吕云川异常的举动,然后迅速冲入,阻止吕云川的自杀行为。

    “别拦着我,我不想活了。”吕云川痛苦地仰天叹气道。

    “难道就因为一个女人,你就选择放弃这个世界吗?这个世界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你在感情上的失败,只不过是人生当中的小插曲而已。你现在死了的话,对得起你的亲人,尤其是你的父母吗?”苏韬一边大声质问,一边吕云川慢慢挪动,“你是男人,不能当逃兵,更不能当懦夫。只要活着没有什么不能解决的。”

    吕云川紧张道:“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

    见吕云川这么说,苏韬微微放心,一般来说,还有求生念头的人,是不会这么说话的,他轻松一跳,跃到了阳台上,吕云川意外道:“你这是干什么?”

    “陪你一起跳啊?”苏韬张开双臂,笑着说道。

    旁边的倪静秋和苏沐,被苏韬疯狂的举动都给吓傻了。

    不过,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苏韬一个虎扑,纵身一跃,将吕云川摁在身下,然后死死地控制住吕云川的身体,不让他动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