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66章 还有其他隐情
    在苏韬的治疗下,吕云川病情得到缓解,医院方面的措施和流程很规范,苏韬的诊治办法,只不过是因势利导,让病人身体吸收药效的速度加快。

    这样有一个好处,吕云川不会因为过量的药物,加大对身体的损伤。

    苏韬走出手术室,陶秋平笑着迎了过来,主动与苏韬握手,笑道:“苏专家,能见到你实在很开心,一直久仰大名!我是这家医院的院长陶秋平。”

    苏韬谦虚地笑道:“不好意思,惊扰到陶院长了。按照道理,我不应该插手你们医院的正常工作,只不过病人是我一个朋友的员工,所以万般无奈之下,我与岳师叔打了个电话,请他帮忙与你开个后门。”

    苏韬这么一说,陶秋平内心自然是暖烘烘的,按照常理,苏韬的行为确实有些过分,不过苏韬的态度很谦逊,让人内心很舒服。

    苏韬是一个中医大夫,见过形形色色各种人,当然知道如何应对这种场合,如果表现得理所当然,不仅让医院方面对自己印象不佳,还会影响岳遵的口碑,以及国医专家的形象。

    陶秋平连忙摆手,感叹道:“像你这样的专家,来到我们医院,那是荣幸之至。今天看到你实际操作,也是感叹不已,原来中医竟然这么神奇。”

    苏韬连忙道:“其实季主任的处理方式非常合适,我只不过是因势利导,让病人恢复速度加快,同时避免更好的损伤。”

    季海刚才看过吕云川的各项数据,虽然他对中医没有过多了解,但事实胜于雄辩,在苏韬的插手下,吕云川没有注射毒扁豆碱就得到很好的效果,这充分说明苏韬技高一筹。

    而且苏韬自始自终都保持着良好的态度,不卑不亢,季海笑道:“今天算是开了眼界,没想到中医在促进药物吸收方面能起到如此好的效果。”

    苏韬连忙道:“也并非所有的中毒都可以这么治疗,像今天的情况,采用针灸胃经的办法比较合适。中医的治疗方案比较灵活,需要根据病人的特殊情况,不停地调整方案。”

    陶秋平笑道:“有机会请苏专家来我们医院做一次讲座吧?现在国家倡导推进中医发展,我们也想在医院内进行改革,不仅中医科的医生要了解西医的理论,学西医的医生也应该对中医有一部分了解才行。还请苏专家千万不要推辞。”

    苏韬没想到事情会如此发展,今天请动陶秋平疏通关系,算得上欠了他一个人情,倒也不好直接拒绝。苏韬笑道:“多写陶院长的信任,既然您这么吩咐,那么我就等您的通知,到时候发表一些浅见,和大家一起互相沟通,分享一下自己在中医方面的感悟。”

    陶秋平对苏韬还是有所了解,尽管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但最近圈子里一直都在讨论苏韬以及三味堂。虽然三味堂刚起步没多久,但现在生意火爆,不少人宁可选择去三味堂,也不去正规医院,所以陶秋平也有些好奇,究竟三味堂是否真的那么神奇?

    陶秋平见过不少医术高超的中医大夫,但也知道这个领域也存在不少欺世盗名的骗子,但今天见到苏韬之后,算是解开了一个心结,苏韬的医术还真不是徒有虚名,那一套针法神乎其技,即使是个外行,也会感受到其中蕴藏着强大的能量。

    见苏韬答应来医院开一次讲座,陶秋平心情愉悦,转身就跟院长助理交代此事,“这次讲座要尽量让医院所有员工参加,苏专家是国医大师,这样的重量级人物,可不是随便就能请到的。”

    这就是国医大师的影响力,只要在医学系统你亮出了这个身份,那就是实力与名声。

    虽然苏韬很年轻,但只要有点修养和阅历的人,都知道不能以貌取人。

    至于那个一开始拒绝让苏韬进入的护士,此刻的心情无比复杂,她显然没想到苏韬竟然会这么牛,论陶秋平的行政级别,应该是正厅级干部,对苏韬说话的态度客气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生活在太让人意外和唏嘘!

    苏韬也没想到自己偶然之间在这家医院装了个逼,不过人生就是这样,因为有足够的实力,所以经常会出现被迫装逼的情况。

    何况苏韬也不像扮猪吃老虎,苏沐在跟护士介绍自己的时候,算是开门见山地说了自己的身份,至于小护士眼拙,那就不能怪自己了。

    陶秋平热情地邀请道:“请苏专家到会议室里,我们一起喝杯茶,休息一下吧?”

    苏韬委婉地拒绝道:“谢谢陶院长的好意,我还有朋友在外面等着,就劳烦您了。”

    陶秋平有些失望,笑道:“行,既然如此,我就不强求了。”

    与陶秋平等人分手之后,苏韬见到在外面等待的倪静秋,医生已经说明情况,吕云川已经被抢救过来,所以倪静秋的心情不错。

    “苏神医,又欠了你个人情啊!”倪静秋微笑着说道,“怎么办?需要我以身相许吗?”

    “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苏韬耸了耸肩,有点好奇道,“吕云川为什么会中毒,看情况不像是别人陷害,跟他自己服用药物有关。”

    倪静秋嘴角浮出苦笑,叹气道:“我刚才问过苏沐,吕云川因为工作压力很大,所以一直在服用阿托品。不过,为什么会服用过量,他并没有说出原因。”

    阿托品是兴奋剂的一种,正常情况下是受到严格管控的,当然这个社会,只要有足够的钱,你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苏韬点了点头,道:“这里面恐怕还有其他故事。苏沐对吕云川好像很紧张,两人的关系?”

    倪静秋无奈苦笑,暗忖苏韬的眼力果然毒辣,低声道:“吕云川严格意义上是苏沐的师父,当初苏沐大学毕业之后在公司实习,因为适应能力没有其他实习生好,所以差点未能转正。吕云川发现苏沐的优点,不仅认真,而且处理事情有自己的原则和方法,所以力排众议,让她留下。后面苏沐就成为吕云川的跟班。”

    苏韬挠了挠头,问道:“你们公司是不是有规定,不允许员工谈恋爱,如果发现的话,必须要辞退一个?”

    倪静秋微微一怔,笑道:“这是很多大公司的管理制度吧?”许多大型公司都明令禁止员工谈恋爱,原因是担心员工一旦谈恋爱,会影响工作的积极性,同时如果离职的话,一般就是一走一双,而且男女在不同的岗位,会透露不同岗位的机密,会给管理带来很多难题,所以许多公司直接在制度注明不允许员工谈恋爱。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道:“惨无人道啊!”

    “说得轻巧!”倪静秋无奈苦笑,“不过,苏沐和吕云川的关系,只能算是一厢情愿吧。”

    “哦?”苏韬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八卦,当然,他更是希望找到吕云川中毒的原因,这是大夫的职业习惯。就跟侦探总会孜孜不倦地寻找唯一真相一样。

    倪静秋也不是那种闲聊员工八卦的人,见苏韬这么有兴趣,也就没有藏着掖着,“吕云川在一个月前刚刚结婚。”

    苏韬微微一怔,笑道:“对苏沐这小姑娘而言,实在太残忍了。”

    倪静秋淡淡一笑,道:“你如果觉得她可怜,完全可以给她一点温暖啊?”

    苏韬摇头笑道:“第一,苏沐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第二,我也不是苏沐喜欢的类型;第三,能给苏沐温暖的只有吕云川。走吧,我们去瞧瞧病人,按理来说,他现在已经完全清醒了。”

    两人朝病房走去,然后敲开房门,苏沐过来打开门,然后坐在椅子上,继续用水果刀削苹果,吕云川看山去极其虚弱,艰难地爬起身,冲着苏韬和倪静秋,道:“倪总,苏神医,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

    倪静秋叹了口气,吕云川算得上自己手下的重要干将,如果他出事了,对公司的损失的确很大。倪静秋摆了摆手,道:“躺下吧,好好休息,公司的事情暂时不用你关心。”

    吕云川欲言又止地望了一眼倪静秋,“倪总,我……”

    倪静秋摇头微笑:“别说其他泄气话,你从鬼门关里兜了一圈回来,要更加珍惜生命,人只要活着,没有过不去的坎。任何困难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无足轻重。我给你足够的时间,等你康复回来之后,我希望你能健健康康的生活。”

    不得不说,倪静秋是一个合格的领导,三言两语之间,让吕云川一个大佬爷们虎目泪光涟涟,恨不得肝脑涂地。

    吕云川大病初愈,需要静养,苏韬和倪静秋没有久留,又安抚了吕云川几句,然后起身告辞离开。

    刚推开门,就闻到一股很清冽的香水味,苏韬抬眼望去,微微一怔,却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正准备推门而入。

    苏韬见过许多美女,但此女子算得上美女中的极品,她身材高挑足有一米七,踩着一双高跟鞋,显得比例绝佳,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袖连衣裙,柳叶长眉,眉角上扬,瓜子脸,大眼睛,嘴唇红润,披肩长发,自带微笑,极有亲和力。

    “倪总,您好!”美女与倪静秋主动打招呼道。

    “云川暂时没事,正在休息!”倪静秋轻声安慰道。

    苏沐见女子走入,连忙站起身,局促不安地说道:“嫂子,你来了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