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65章 急性药物中毒
    不知者不罪,苏韬当然不会跟一个小护士过不去,他现在迫切想见到吕云川。

    这家医院在燕京市内属于规模较大的医院,所以急诊室非常规范,在进入手术室之前,要进行全身消毒,还得穿上无菌服。

    手术室内已经乱作一团,吕云川的情况比想象中要严重,因为体内毒素的剂量比较大,所以采用普通的办法根本没有太大的效果。

    一般来说,中毒的原因有以下几种:工业毒物、药物、有毒动植物。

    中毒也分为急性和慢性两大类,主要由接触毒物的剂量和时间决定。短时间内吸收大量毒物可引起急性中毒,发病急骤,症状严重,变化迅速,如不积极治疗,可危及生命。

    现在吕云川属于急性药物中毒,服用了大量的阿托品。人服用过量的阿托品之后,会出现动作失衡,神志不清、抽搐、幻听幻师、谵妄、狂躁、两手抓空、呼吸短促或困难、言语不清、心跳异常加快等症状。

    “继续注射新斯的明!”主治医生季海运气凝重地吩咐道。

    身边的助理医生立即给吕云川注射药剂,片刻之后,他摇头苦笑道:“季主任,他服用的药量太大,我们虽然已经洗过胃,但药物成分已经进入他的血液,即使注射新斯的明效果并不好。”

    季海见吕云川的瞳孔依然在放大状态,知道药效没有起到效果,面色凝重道:“那就注射毒扁豆碱。”

    毒扁豆碱是从非洲出产的毒扁豆种子中提出的生物碱,一般是用于眼科,现已较少作全身给药,与新斯的明效果有共性,也可以作为阿托品对抗剂。

    助理医生连忙提醒道:“我们刚才注射新斯的明已经超过1mg,如果继续注射毒扁豆碱,可能会引起极大的副作用,比如恶心、呕吐、尿失禁等!”

    季海用力地挥手,沉声道:“放心吧,如果出现问题,由我来一力承担。”

    季海是这方面的专家,如果给吕云川注射毒扁豆碱,恐怕他熬不过今晚。

    “慢着!”正当助理医生准备给吕云川注射毒扁豆碱的时候,门外突然闯入一人,正是已经更换好服装的苏韬。

    他的行医箱也消过毒,所以花费了很长时间。

    “你是谁?”季海皱眉,自己的手术室内出现个陌生人,让他极为不悦,如果出现手术事故,自己作为主治医生需要承担主要责任。

    “我叫苏韬!现在你可以将救治病人的工作全权交给我。”苏韬拉下口罩,沉声道。

    “我不认识你!你是怎么进来的?”季海发现这个青年比想象中要年轻,冷声质问他身边的那名护士。

    护士知道季海的脾气很暴躁,连忙紧张地说道:“我是接到院长的命令,将他带进来的。院长说,他是中央保健委员会专家。”

    季海对中央保健委员会得名号自然不陌生,不屑地看了一眼苏韬,讥讽道:“我看院长是搞错了吧,怎么可能有这么年轻的专家。还有,我现在正在救治病人,没空跟你们浪费时间,现在赶紧将他带出去。这是我的手术,就是院长亲自前来,我也要负责完成手术。”

    苏韬对季海的印象不算差,虽然他对自己表现出敌意,但至少看得出来他对病人的态度极为认真,而且设身处地考虑,如果自己遇到一个陌生人突然闯进来,说他替代自己给病人治病,都会本能地表现出反感和厌恶。

    苏韬从行医箱里取出自己的国医证书,道:“这位护士并没有欺骗你,这是我的国医专家证,对于我冒昧传入你的手术室,我深表歉意,但我受人之托,必须要治好病人。并非我不相信你们的能力,而是如果我们联手一起治疗,应该会有更好的效果。”

    一边说着,一边他瞄了一眼吕云川道:“如果我没猜错,你们给他注射了新斯的明,但效果不佳吧?如果你们现在尝试给他注射毒扁豆碱,那将会产生极其严重的副作用。”

    季海微微一怔,他虽然从未看过国医专家证,但知道苏韬不会用这个来欺骗自己,何况如果没有院长的指示,苏韬也不可能违规进入手术室。

    更关键的是,苏韬一眼就看出现在手术室的状况,从他简单一句话看出,他不仅知道吕云川是阿托品药物中毒,而且还看出自己的团队已经给吕云川注射过新斯的明。

    吕云川被救护车送到医院已经昏迷,在二十分钟之前,他们才解析出中毒的原因,得知吕云川是服用了过量的阿托品,这个消息并没有传出去,属于机密。

    苏韬是怎么看出来的?

    季海心中有些狐疑。

    苏韬看透了季海的心理,此刻他必须接手吕云川,所以也就没有绕弯子,直接解释道:“我是一名中医大夫,所以不需要仪器检测,通过望闻问切就可以看出病人的症状。”

    季海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西医,也曾见过厉害的中医,知道中医在断证上面,确实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不过,他显然不放心将吕云川交给苏韬,沉声道:“就算你看出病人的病情,那也算不了什么。关键是你打算怎么治疗他。新斯的明是阿托品中毒最佳的对抗剂,但注射过后明显没有效果,所以我们才会决定使用毒扁豆碱。”

    苏韬叹了口气,解释道:“按照正常情况,新斯的明如果注射一毫克就足以解毒,但如今没有效果,并不是药物不对症,而是新斯的明的药效并没有完全发挥,因为这种药物的效果比较慢,在对抗阿托品的过程中,反应速度没有那么快。”

    季海等苏韬这么一解释,大概明白其中的原因。

    其实这也是阿托品解毒时常见的现象,比较简单地解释,新斯的明对于解阿托品毒有明显的效果,而且副作用最弱,但它的效果也是非常缓慢的。通常来说,可以用毒扁豆碱或者普鲁卡品进行对抗,后两种的毒性也更强。

    吕云川体内已经注射了新斯的明,这种药物虽然效果缓慢,但已经藏在他的体内,如果继续用毒扁豆碱或者普鲁卡品,就会出现过量,反而会出现副作用。

    西医解毒,其实道理很简单,就是以毒攻毒。你人体内某种化学元素过多,那就用另外一种可以中和的化学元素进行中和。但如果中和的元素过多,那也会导致中毒。

    也就是说,阿托品过量服用会产生毒素,新斯的明、毒扁豆碱、普鲁卡品如果过量服用同样也会产生毒素。

    这也是为何苏韬阻止季海继续给吕云川注射毒扁豆碱的原因。

    季海沉声道:“现在只能孤注一掷,否则病人的情况难以及时控制,会进入危险期。而且,我们都不知道新斯的明什么时候会产生效果。”

    “我来试试吧!”苏韬淡淡笑道,“给我十五分钟的时间。”

    季海复杂地望着苏韬,手术室是一个玻璃房,外面可以看到手术室内的场景,这时广播传来声音,“季海,你让苏专家来负责,他是中保委有名的中医专家。”

    是院长的声音?

    季海有点意外,医院每天少说有几百台手术,院长竟然亲自来这个手术室考察,已经间接说明苏韬的来头不小。

    “病人交给你了。不过,如果出现什么问题,我会立即接手!”季海和他的团队并没有厉害,而是站在旁边,看上去是准备配合苏韬,其实也是防止苏韬失手。

    苏韬没有任何紧张之感,先是观察了吕云川的身体和脉象,微微松了口气,与自己猜测的相似,如果继续给他注射毒扁豆碱,虽然会中和体内的阿托品毒,但新斯的明的毒性会慢慢展现出来,吕云川的中枢神经系统已经承受了巨大的损伤,所以经不起二次折腾,即使最终能治好,以后绝对会出现严重的后遗症。

    苏韬深吸一口气,从行医箱里取出银针,开始给吕云川针灸。

    针灸除了疏通经络、调和阴阳、扶正祛邪等功能之外,还可以促进药物吸收。

    所以苏韬现在就是针灸腧穴,让新斯的明的药效在最短的时间内发挥出来。

    吸收药物,主要是刺激胃部的蠕动,同时加速体内血液的循环,苏韬主要是针灸足阳明胃经上的穴位,片刻之后,吕云川身体就有了明显的效果。

    季海在旁边一直观察着吕云川的身体变化,抽搐和呕吐的症状已经消失不见,整个人也变得安静,没有任何药物加入,苏韬仅凭一根银针就起到了如此效果。

    “季主任,请你过来检查一下!”苏韬从吕云川身上收掉了银针,轻声说道。

    季海赶紧走上前,翻开病人的眼睑,发现瞳孔缩小,轻吐了口气,道:“病人已经脱离危险!”

    瞳孔缩小是阿托品药物中毒得到缓解的明显症状。

    不仅季海暗自钦佩,站在玻璃外的院长及其他几名医生也是赞叹不已。

    院长陶秋平左右环顾,感慨道:“这就是华夏中医的奇妙之处,我们院还是要侧重中医,培养一批中医人才才行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