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63章 拓展营销渠道
    清晨起来时,台阶上有秋露,顾茹姗的这个小区,虽说有点老,但绿化还不错,苏韬穿着运动服,跑了一圈之后,放缓速度步行。

    一个大妈在人工池塘里喂锦鲤,苏韬站在旁边看了一阵,阿姨见苏韬长得俊朗,笑着将鱼食递给苏韬。苏韬蹲下身子,不停地抛洒,锦鲤很肥,大部分都有二十厘米,被鱼食引诱,不时地翻滚,吃得不亦乐乎。

    苏韬将鱼食还给大妈,大妈却是不想让苏韬离开,笑着盘问苏韬年龄多大,有没有女朋友。

    苏韬腼腆地笑了笑,大致说了一些真实情况,半真半假,等说自己有女朋友的时候,大妈表情顿时有些失望,酸溜溜地说道:“是啊,像你这样的帅小伙,怎么可能没对象呢?”

    苏韬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和大妈告辞。

    国医专家会议已经结束,宋思辰和窦方刚两人也各自返乡,苏韬留在燕京,因为还要处理一些事情,岳遵给自己介绍了不少医药渠道商,三味制药的中成药上市之后,铺货还得找他们。

    另外,康博制药关闭之后,托斯卡集团也有想法占领进口医药器材的市场,苏韬需要为这件事情奔波。

    中午与闫鹏约好见面,岳遵私下给闫鹏打电话说明苏韬的需要,所以闫鹏对苏韬还是非常重视。

    在三味堂巡视一圈之后,苏韬就赶往事先定好的酒楼,闫鹏穿着一件藏青色西服,看上去仪表堂堂,至于气色好了很多,上次岳遵给他推荐的几种特效药效果明显,他的糖尿病症状好了许多。

    闫鹏跟苏韬主动握手,笑道:“苏专家,您好!”

    苏韬没想到闫鹏会提前到,连忙道:“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闫鹏摆了摆手,笑道:“距离我们约好的时间还有十分钟,你已经提前到了。这是个人的习惯,做事情喜欢提前,生怕误事。”

    苏韬笑道:“这是敬业的表现!”

    闫鹏想起一件趣事,道:“如果在印度的话,我这种性格会要人命。有一次我请印度商人吃饭,时间定在晚上七点,结果到了九点打电话,他还没出门呢!然后半夜十一点,才请到他。”

    苏韬脸上露出笑容,“这和国家文化有关,我曾经也听说过个笑话,印度火车非常有名,而且经常会随意停歇,所以晚点是正常事。如果长途的话,经常会晚点一到两天。”

    闫鹏笑着说道:“不过,印度的医药企业竞争优势很大,印度医疗体系虽比较落后,但是药比较便宜而且算得上靠谱。印度在国际重要市场例如美国、非洲及欧盟都领先于中国。”

    苏韬想了想,笑道:“印度之所以能够在医药出口方面占据优势,主要是他们在仿制上面有独到之处。印度受到殖民影响计较严重,接受的教育也来自西方,所以他们的医药领域人才,在研究西药时有自己的优势。其实我们国家想要在国际上展现出自己国家医药的竞争优势,可以另辟蹊径从汉药的角度来重新设计策略。”

    闫鹏见苏韬终于谈到正题,表情变得认真,“国内的中成药工厂不少,但与西药相比,成本较高,而且效果没有西药来得快。”

    苏韬淡淡一笑,“闫总的看法有些过时,第一,三味制药的中成药在效果上绝对比西药见效更快,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第二,中成药之所以贵,是因为原材料成本高,但任何一个行业,当它的规模提升之后,会有更多人愿意从事上游原材料的投入,当供给量跟上来之后,原材料的成本会降低。所以随着中成药的销量稳步提升,成本也会慢慢降低,价格也会下降。”

    三味制药第一批产品,价格定得很低,如果刨去成本,利润非常低。当初,公司不少员工也在质疑这个策略,但被苏韬力排众议。

    因为药物的成本是可以降下来的,但如果你一开始就将药品的价格定得很高,会提升购买的门槛提高,让不少病人无法体验药物的效果。

    闫鹏凝视着苏韬,笑道:“你是个厉害的说客,不过我这个人做事比较谨慎,所以前期只会让你们在五十家效益不错的医院销售,如果效果不错的话,我会加大投入。”

    苏韬见闫鹏如此爽快,开心笑道:“那就麻烦闫总了。”

    闫鹏摆了摆手,道:“这原本就是一个有潜力的商机。其实我们也代理了不少中成药,但说实话那些药的质量很一般,和岛国、韩国的中成药相比,有很大的悬殊,而且价格定得非常高,在医院里面有点推不动。很多人情愿花高价去购买进口中成药,也不愿意购买国内的中成药。”

    苏韬见闫鹏如此分析,心中倒是松了口气,因为闫鹏的这番话,间接说明他是了解市场的,与这样的人合作才能达到预期效果。他信心十足地保证道:“最多三个月,闫总你肯定会跟我们加大订货量。”

    和闫鹏的合作形式,类似于代理,由三味制药提供货源,闫鹏手中掌握的团队帮他们进行销售。其实对于闫鹏没有什么太大的成本,苏韬承诺第一批货,完全由三味制药承担,不需要闫鹏垫付资金,相当于是给闫鹏免费试水,闫鹏自然不会拒绝这个要求。

    “我们还得聊一下托斯卡集团进入华夏市场的事情!”闫鹏淡淡一笑,其实他对这一块更感兴趣,尽管这几年国内医疗器械生产商进步明显,除了低端的医疗器材之外,也在慢慢尝试制造精密的高端医疗设备,但与国外领先数十年的技术相比,还是有明显的差距。

    进口医疗器材市场,在国内有刚性需求,利润丰厚,某个医院随便进口一台高端设备,利润可以达到数十万,康博制药之所以能在华夏医疗市场立足那么久,不仅在于营销团队强大,关键他们的产品质量过硬,毕竟德国的工业制造在全球还是处于一流水准。

    苏韬也猜到闫鹏会提到这一点,道:“按照托斯卡集团的想法,他们打算自建全外资的医药公司。不过,公司会招募一些合作伙伴,代理销售他们的产品。”

    闫鹏皱了皱眉,道:“他们很狡猾啊!如果托斯卡集团建立纯外资公司,在华夏就不存在利润分红的情况,相当于所有人都受到他的雇佣,至于给代理赚到多少钱,完全是有他们说得算。”

    苏韬笑道:“当然,这个方案也是可以谈的。如果闫总愿意尝试,我可以为你引荐。”

    闫鹏倒也直爽,道:“那就请你代为牵线了。”

    与闫鹏的交谈比较顺利,至于上次孙长乐引荐费名扬给自己认识,现在对比来看,完全就是个笑话。

    任何行业都有自己的规则,并不是所有人想进入就能进入,孙长乐在专家组的确有资源和人脉,但是介绍给费名扬难道就一定能扶持出一个大药商吗?

    像闫鹏这种精明的药商,是多年摸爬滚打才厚积薄发,他的营销团队如同蛛网般遍布国内各大医院,上到负责管理医疗卫生的领导干部,下至拥有处方权的医生,都与闫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是朝夕之间就能打造好的,所以和闫鹏合作,远比要和费名扬来得靠谱。

    当然,孙长乐当初引荐费名扬给苏韬认识,也并非是真心为了给苏韬提供渠道,只不过是利用费名扬贿赂岳遵的朋友圈,以此作为筹码要挟那些朋友对岳遵进行倒戈。最终,在苏韬的策划之下,孙长乐的计划失败,至于费名扬也成为路人。

    与闫鹏的这次交谈,两人虽说谈话方式很随意,彼此都知道对方的诚心,两人陆续交流一些合作的细节,然后在商议对接人,后续就是落实具体的利润分成,然后再签订合同。

    两人分手之后,闫鹏坐在车内沉思许久,然后拨通了几个好友的电话,他现在需要打听一下,三味制药中成药在军方医院的使用情况,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药商,他不会被苏韬三言两语糊弄,必须要得到确凿的消息。

    半个小时之后,一个位于湘南军属医院的副院级朋友打来电话,道:“我刚才刚你查了一下那几种药物的使用情况,效果非常好,病人使用后康复得很快,现在已经被医院纳入一级药物范畴。”

    闫鹏知道“一级药物”的意义,医生在治病的时候,会优先开一级药物,而且对于药源也会保护起来,会让供货方进行专供,不允许在市面上进行流通。这也是为何有些药物,只能在医院购买,在药房购买不到的缘故。医院为了增加竞争力,会对一些特殊药物的货源进行严格控制。

    闫鹏暗叹了一口气,难怪苏韬这么有信心,原来他的药物的确获得市场认可,机会不等人,他立马给属下拨通电话,让他对接与三味制药的全面合作一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