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61章 诡计一一揭露
    今天的会议很重要,属于正式会议之前的预备会。一般来说,正式会议就是走形式,而在此之前,所有的事情都在预备会上落实、敲定。

    在预备会上,不仅确定候选人名单,甚至将正式的组长,也会落实下来。等到了全体专家参与大会的时候,基本上只是走个流程。所以很多时候,华夏的正式会议投票率都是百分之九十以上,因为大家都知道潜规则,所谓的民主只是少部分人的民主。

    在这种惯性的投票思维之下,这种内部预备会相反更加重要。

    所以今天的这个预备会,稍微聪明点的人,都能嗅出其中的玄机。杜善平跳出来,就是为了阻挠岳遵成为组长,至于背后是由孙长乐指使,而邵文涛隐蔽得很深。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岳遵必死无疑,但没想到柳暗花明,他拿出了一连串的证据,不仅证明自己的清白,还让孙长乐试图陷害自己的诡计一一揭露。

    邵文涛此刻肯定要撇清关系,而余友清则担心事情闹得太大,不可控制,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

    然而,岳遵还有后手,这让余友清、邵文涛陷入很尴尬的处境。

    “这是我前几天刚收到的一组照片,不知道是谁邮寄给我的,但大家看了之后,想必会知道,为什么我今天成为了众矢之的。”岳遵继续拿出照片,交给了余友清。

    余友清见照片上是孙长乐和邵文涛,两人正在某个娱乐场所,身边有穿着暴露的女子,两人似乎喝了不少酒,因此显得非常放纵。他沉声道:“这只是两人私下活动的照片而已,涉及到隐私,还是不宜公开!”

    岳遵摇头,轻哼一声道:“余组长,你还想包庇邵文涛到几时?今天这个会议,大家都不是傻子,明显是个批斗会,对象是我。孙长乐按照指使杜善平诽谤我,还不是担心我威胁到邵文涛担任组长的位置?”

    邵文涛被说中心事,立马站起身,指着岳遵怒道:“说话要负责任,不能胡说八道。你和孙长乐之间的矛盾,跟我有什么关系?”

    岳遵冷笑道:“你和孙长乐私下达成交易的事情,还想瞒得住人?就在前天,你俩一起合资注册了一家医药公司,当然为了避嫌,分别是由你弟弟和孙长乐的姐姐的身份注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已经做好打算,等你得到组长职务之后,会调用专家组的资源,为医药公司铺平道路吧?”

    邵文涛面色微变,没想到这么隐蔽的事情,也被岳遵给调查出来。

    他原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但显然低估了夏禹收集情报的能力。苏韬能依靠夏禹在情报上对抗秦经宇不落下风,想要对付邵文涛和孙长乐又算得了什么?

    孙长乐也是够狡猾,欺骗费名扬注册医疗公司,只不过是虚晃一枪,其实他自己早就想好,注册一家公司,然后与美国的费瑞公司签订代理合作协议,再抢占康博制药离开之后,留下来的广阔空间。

    至于让邵文涛的弟弟也成为股东,则是为了将邵文涛跟自己捆绑在一起,等邵文涛成为专家组长之后,不怕他不为自己争取资源。

    只不过原本以为无人知晓的事情,早已被苏韬挖了个底朝天。

    余友清面色阴冷,盯着邵文涛和孙长乐看了许久,“你们作何解释?”

    “我们的亲戚关系好,彼此有合作,那又怎么样?还有你们不过是猜测而已。至于他说我们俩联手想要对付他,完全是他自己想象捏造的。”邵文涛努力为自己辩解道。

    余友清点了点头,道:“今天的会议就到此为止吧,至于有些事情等会后,我会详细调查!”

    虽然岳遵指控两人陷害自己,有一些是猜测,但在座众人都是明眼人,稍微一联系,就知道十有八九是真的。

    苏韬这时候开口道:“还请余组长不要糊弄大伙。我刚才进屋之后,就开始录音,如果你不调查的话,我会将音频提供给部委领导,让他们介入!”

    余友清面色铁青,盯着苏韬看了许久,气得差点抽过去,这苏韬也太阴险了吧,竟然敢威胁自己?

    余友清的确准备是将事情给按下去,但苏韬这番话让他很为难,自己如果不继续追查下去,苏韬真交给卫生部的领导,那么自己岂不是给人营造出和稀泥的形象?

    余友清即将卸任,他只打算准备清清白白、平平稳稳地离开,但苏韬现在给他出了个天大的难题。

    邵文涛愤怒地站起身,指着苏韬的鼻子骂道:“这是内部会议,你怎么能做出这种小人行为?”

    “任何会议,都应该公平公正。我不过是录音而已,你这么紧张做什么?”苏韬淡淡笑道,“现在知道害怕了?为什么一开始那么嚣张霸道呢?如果岳师叔不是提前有所准备,掌握了大量的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同时指出你们包藏祸心。现在你们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吗?”

    余友清霍然站起身,愤怒地离开会议室,见组长都已经离开,邵文涛也坐不住,连忙跟着走出去。

    几名与岳遵交好的朋友走上前来,岳遵跟他们寒暄几句,苏韬从岳遵的表情看得出来,今天这场内部预备会的交锋,他处于上风。会议上发生了什么,经过这些专家之口,很快就会传播出去。不用多久,一百八十多名专家就会知道邵文涛和孙长乐两人勾结,图谋专家组长职务的事情。

    “岳遵今天在会议上的表现实在太狠了,谁能想到他平时很温和的一个人,反击竟然会这么有力。”乔专家摇头苦笑道。

    “没办法,兔子被逼急了还咬人呢。你没看到今天会议一开始的风向吗?如果不是岳遵早有准备,别提竞选组长职务,恐怕会被逼离中保委呢!”苗专家唏嘘道,“如果不是岳遵拿出那么多证据,你觉得邵文涛和孙长乐会饶得了他?”

    “余组长现在进退不得,邵文涛可是他悉心培养的接班人啊!”乔专家突然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老余太官僚,平时爱打官腔。如果组长真交给邵文涛担当,专家组肯定会一塌糊涂。”苗专家压低声音道,“经过这件事情,他的威望不足,部委会插手此事。”

    “以魏部长和老岳的关系,恐怕组长非老岳莫属。”乔专家颔首分析道。

    “老岳为人处事很公平,上次那个津贴方案很用心,被老余说得有私心,还真是委屈啊。”苗专家有些轻松地笑道。

    会议结束之后,以上类似的讨论,迅速在国医专家们中间蔓延,很快就形成一致观点。

    第一,邵文涛和孙长乐的确合谋陷害岳遵。

    第二,余友清试图包庇邵文涛。

    第三,岳遵是最适合担任国医专家组长的人选。

    当然,这种观点也是有人在暗中引导,苏韬联系几名专家,让他们会后故意聚集专家交谈此事,然后很隐蔽地说出这种观点,最终开始影响所有人。这叫做局部舆论战,在职场或者官场上比较常见,是一种行之有效地进攻对手的策略。

    余友清回到办公室之后,邵文涛紧跟而入,脸上讪讪地笑道:“余老师,今天的事情实在出乎意料之外,不过你放心,岳遵不过是说说而已,他手上没有确凿的证据。”

    余友清朝邵文涛摆了摆手,让他噤声,道:“经过今天这个会议,所有人都会认为我偏袒你。现在让我非常难做啊

    !”

    邵文涛脸色微变,低声道:“余老师,你威望高,相信下面那些专家不会受到岳遵的挑拨!”

    余友清深深地看了一眼邵文涛,道:“现在内部出现这么大的矛盾,必须要有人对此负责。我担任组长多年,即将退任,只希望平稳过渡,不希望惹人非议。小邵,我平时对你也不错吧,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

    邵文涛见余友清这么劝自己,面色未变,怒道:“余老师,你不会让我现在退出组长候选人吧?”

    余友清露出痛苦之色,无奈道:“情势逼人啊,如果你现在不有所举动,你非但难以如愿,还会影响到我啊!”

    “我知道了!”邵文涛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愤怒,直接掉头离开办公室,

    余友清第一次见到邵文涛那满脸恶毒的表情,突然有点心寒,意识到之前邵文涛在自己面前表现得听话、顺从,只不过是表演出来的而已,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在办公桌前沉思差不多半个小时,余友清从抽屉里取出一份厚厚的材料,然后拨通了卫生部纪检部门的电话,沉声道:“我是余友清,我收到一份举报材料,现在交给你们,希望你们能够深入调查一下,事情很紧急,影响到国医专家组内部的纯洁性。”

    挂断电话之后,余友清有些失落,他原本想在离任之前,在专家组留下点什么,现如今他只想干干净净地抽身。

    一个小时之后,纪检人员赶到中央保健委员会办公大楼,将还在怒火之中的邵文涛直接控制,带走调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