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60章 戏越来越精彩
    余友清仔细看了很久实名举报信,沉声道:“岳遵同志,你自己看看吧!”言毕,他随手一仍,将那几页纸丢到岳遵的面前。

    岳遵接过举报信之后,粗粗扫了几眼,苦笑道:“都是捕风捉影的事情,我只能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余友清重重地用手指敲了敲桌面,“我们这里很民主,既然你觉得不服,可以给你解释的机会。”

    “举报信中声称,我曾经多次利用专家组身份在下面招摇撞骗,参加一个讲座要收取劳务费五万元,这是恶意造谣。我承认,参加讲座,一般主办方都会给我劳务费,但我这些钱并没有归为己有,而是捐献给了慈善机构。”

    “其次,关于我作风不正,养了很多情人的指控,我必须要申明,自从我离婚之后,就一直没有打算过结婚。至于和那些女性保持亲密关系,是我生活的一种方式,而且我从来没有脚踏两只船,分手之后还是很好的朋友。”

    “再者,声称我在担任医院院长时,挪*用公*款,以权谋私,完全是胡说八道。我岳遵根本不是一个见钱眼开的小人,至于举报信上所说的证据确凿,完全是信口雌黄。”

    ……

    岳遵花费了半个小时,一一反驳举报信上的指控,最终他指着杜善平,缓缓道:“因为这封信侮辱了我的人格,还影响了我的名誉,所以我觉得起诉你。另外,我和你杜善平的关系不错,你为什么突然跳出来陷害我,我觉得也得追究,这背后是不是有人指使你这么做的?”

    见岳遵长篇大论,邵文涛和孙长乐的眼神在空中很快地碰撞了一下,他们都能理解彼此的担忧,岳遵是有备而来。

    杜善平面色涨红,激动地说道:“岳遵,你这个卑鄙小人,我既然敢实名举报你,那都是有真凭实据的。你表面上在专家组人际关系好,其实背后的手段非常肮脏。我这里有几张照片,给大家看一下。”

    言毕,杜善平又从包里取出照片,主角是费名扬,出入岳遵专家组好友的场景。

    岳遵眉头微皱,怒道:“我都不认识此人,你想说明什么?”

    杜善平冷笑道:“此人名叫费名扬,是燕京名绅,著名的开发商。最近这段时间,他频繁拜访专家组成员,是因为自己准备注册一家医药销售公司,想利用岳遵的威望,搞定医院内部关系,这不是以权谋私又是什么?除了照片之外,我这边还有录音作为凭证。”

    言毕,他取出手机,播放一段录音,里面是费名扬的声音,请求杜善平帮自己忙,疏通好医院关系,打通进口西药的销售渠道。

    杜善平随后又拿出了一个大号牛皮纸信封,冷哼一声道:“这是他给我的好处费!我没有开封。岳遵,我为与你这种人品卑劣的人为伍,而深深感到屈辱。”

    邵文涛嘴角情不自禁地浮出微笑,人证物证俱在,还是实名举报,岳遵已经完全没有退路。孙长乐对杜善平的表现还是感到很满意,他的计划很缜密,利用费名扬想要进入医疗领域的想法,针对岳遵进行了一次阴谋,误导费名扬针对岳遵在专家组的朋友圈,进行了一次全方位无死角的“行贿”!

    而孙长乐在这群人中安插了杜善平这么一个棋子,直接强行甩锅给岳遵,让岳遵出现百口莫辩的情况。

    当然,杜善平也不是那么好被利用,只不过孙长平手中掌握着杜善平的把柄,他当年入选国医专家组走了一些特殊关系,如果曝光的话,杜善平绝对会被请出专家组。

    杜善平表面上对岳遵声色俱厉,内心是矛盾和愧疚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保护自己,只能对岳遵背后捅刀了。

    “你有录音,我也有录音。”岳遵淡淡地扫了一眼杜善平,随后冲着孙长乐一笑。

    孙长乐被这眼光一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言毕,岳遵将手机调到共放状态,里面传来孙长乐的声音,正是那天孙长乐、费名扬、弗莱、苏韬四人在湖心小院吃饭的场景。

    “我为大家解释一下,这份录音是苏韬给我的,当天他受邀参加一个小型的饭局,在饭局上孙长乐将费名扬介绍给苏韬和托斯卡集团的华夏总裁弗莱。至于我根本不认识费名扬,而费名扬是孙长乐多年的朋友。我这边也是有照片可以证明的!”岳遵也顺手从皮包里取出几张照片。

    孙长乐面色开始变化,他没想到苏韬和岳遵早就怀疑自己,所以在那天饭局上,苏韬竟然录音取证,这算得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岳遵缓缓道:“正好苏韬今天在专家楼,我想请他来当面对质。”

    他一边说着,一边拨通苏韬的电话,通知他来会议室一下。

    余友清面色变得阴冷,事情已经失去控制,既然故事有两个版本,请关键人物苏韬到场对质,是最正确的办法。

    不过,余友清知道这件事继续较真下去,绝对会往岳遵那边倾斜,不仅暗骂,邵文涛和孙长乐,你们这两只猪队友,究竟办的是什么事儿?

    孙长乐心中惶恐不安,因为他昨晚没找到藏在岳遵办公室的摄像头,就已经意识到事情可能会按照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一开始心里还是有些侥幸,但如今心情跌入谷底,岳遵和苏韬的手里肯定还掌握其他杀手锏。

    苏韬很快就赶到小会议室,岳遵淡淡道:“苏韬请你解释一下,费名扬行贿国医专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苏韬脸上露出无辜地表情,道:“对于这个商人,我也不是特别熟悉,那天孙长乐说,费名扬对注册一家医疗合资公司有兴趣,所以我带着弗莱与他们见面。我们看了他的那份计划书,非常粗糙。但没想到费名扬很心急,竟然带钱贿赂国医专家组成员,让人感觉不可思议。不过,大部分专家成员都很自律,不会轻易接受莫名其妙的财物。至于这件事跟岳师叔,绝对没有任何关系。”“可笑,你和岳遵的关系,整个专家组众所周知,他为了保你成为十佳国医,不惜说服部委领导。你的话有几分可信度?”杜善平见孙长乐沉默不语,此刻他已经逼于无奈,只能继续炮轰。

    “我这边还有一些资料,足以证明孙长乐有意陷害我!”岳遵表情很冷地说道,他掏出手机,调出一个视频,然后递给了余友清,“早在几天之前,我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办公室一幅字画里面竟然藏了个摄像机。然后,为了调查处是谁监视我,就在办公室里重新装了个摄像头。没出几天,果然发现端倪,我的好朋友孙长乐竟然夜晚出现在我的办公室,然后试图取下摄像机。这段视频就是证据!”

    孙长乐面色惨白,事情终究还是败露,他不屑地说道:“你完全诬陷我。”

    岳遵冷笑道:“昨晚你是否在夜里进出过大楼,在保卫处那边一查便知。”

    “我的确是来拿过东西,但我绝对没有进出过你的办公室。”孙长乐虽然没看到视频,但他当时没有开灯,所以录像的效果应该不会特别好。

    不过,他低估了现代科学的进步,苏韬买的那个摄像头,有也是功能,在光线不好的情况下,依然能够拍得很清楚,所以尽管画面无法达到高清,但从外形基本可以断定是孙长乐。

    苏韬无奈苦笑摇头,道:“你再狡辩也没有用。你昨天除了碰过那幅画之外,还碰过桌上的一些文件材料,上面有你的指纹,如果交给警方进行识别,可以很容易证明真相。”

    孙长乐听苏韬这么一说,顿时蔫了,他没想到自作聪明,原本以为能够监视岳遵一举一动,结果反而留下了证据。

    余友清愤怒地用力拍桌,沉声质问孙长乐:“你可是堂堂的国医,为什么要做这种为人不齿的小人勾当,如果传出去的话,让外界如何看待我们?如果传到委员们的耳朵里,我们还有资格为他们服务吗?”

    孙长乐意识到现在的情况不对,他只能咬牙认怂,道:“余组长,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孙长乐这话一出,下面议论纷纷,都知道孙长乐已经认罪了。

    余友清淡淡地扫了一圈,道:“大家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出了这种事情,我作为组长,深深感到愧疚和自责。但也请大家从大局考虑,事情到此为止,不要传出去,否则的话,影响太大。至于此次如何解决,请大家相信我,一定会给大伙儿满意的答案。”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余友清一贯的风格。

    众人都知道余友清这番话,是想终止话题,大家目光都扫向岳遵,等待他的表态,算是给余友清台阶下。

    “余组长,今天既然把话已经说开,那么我还得拿出点证据来,让大家一起公论公论。”岳遵此言一出,余友清面色变得铁青。

    下面人各异表情。

    哟呵,今天的戏越来越精彩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