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54章 不妨将计就计
    苏韬决定介入岳遵竞选国医组长的事情,所以他安排夏禹暗中调查主要竞争对手邵文涛的一举一动。

    下班之后,苏韬和夏禹约好后,在一家茶楼见面,等服务员送上一壶碧螺春和糕点离开之后,夏禹从黑色皮包里取出一个信封,苏韬从里面抽出几张照片,眼中闪过意外之色,沉声道:“这是在哪儿拍到的?”

    “昨天下午豫州省。邵文涛挺老奸巨猾,竟然跑到几百公里之外,和他进行见面。两人在夜总会逗留了七八个小时,关系匪浅啊。”夏禹无奈苦笑道。

    苏韬暗叹了口气,沉声道:“继续盯着邵文涛,这家伙肯定暗中藏着一些阴谋。”

    夏禹颔首道:“明白。”他说完之后,顿了顿,道:“我下个月准备结婚,你有空参加吗?”

    苏韬开心笑道:“那是必须的啊!你终于说服丈母娘了啊!在哪儿办酒,到时候我一定出份大礼。”

    “没多少人,也就请些亲戚朋友。你知道现在玉琴怀孕,胖太多,她没什么自信见人。”夏禹有点不好意思地笑道。

    “嗯,到时候我一定准时到!”苏韬挂断夏禹电话,暗叹了口气,由衷地为夏禹的婚事感到开心。

    苏韬对夏禹还是很钦佩的,尽管翟玉琴有过一段很不好的经历,但他丝毫不在意,将翟玉琴当成这世界上最好的宝贝收藏呵护,从感情专一的角度来看,夏禹比自己可强多了。

    不过,人不风流枉少年。

    ……

    邵文涛坐在办公室内,浏览今年十佳国医的候选名单,正好看到苏韬的那一页,随意看了两眼,直接将资料扔进垃圾桶里。

    邵文涛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苏韬已经进入自己的黑名单,自己绝对不会轻饶他。

    当然,现在处于竞选组长的关键时期,邵文涛必须要控制自己,等自己掌控中保委国医专家组,到时候就可以慢慢收拾苏韬。

    想要让苏韬倒霉,他有许多办法,比如不给苏韬分配任务,让他名存实亡,过个一两年,找个机会直接将他除名;又或者,利用自己的人际关系网,在圈子里弄臭他的名声,这些招术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

    邵文涛将剩余的十佳国医候选人资料整理好,然后朝余友清的办公室走去,一路走来,他面带笑意和不少人主动打招呼,其实如果不知道邵文涛深浅的人,都会以为他是一个性格极好的宽厚之人。

    邵文涛敲了敲余友清办公室的门,余友清刚打完电话,喊了一声“请进!”

    邵文涛将筛选好的资料,放到余友清的手边,笑道:“这里是十佳国医的候选人名单,总共十五个,上报部委审批,我反复核对三遍,应该没有问题。”

    余友清点了点头,慢条斯理地一页一页翻了起来,道:“这次十佳国医,部委还是十分重视,不仅是表彰,还会给每人颁发奖金。所以在挑选候选人时,要格外的审慎。”

    “这十五个人,都是去年有重大立功表现专家,绝对经得起检验。”邵文涛信心十足地承诺道。

    余友清终于翻完一遍,皱眉摇了摇头。

    邵文涛连忙问道:“有什么地方不妥吗?”

    余友清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打两下,道:“文涛,想要做好组长这个位置,要避免以公谋私,公报私仇啊,至少你不能做得太过于明显。”

    邵文涛佯作不解,面容很严肃地发誓道:“我绝对没有任何私心。”

    余友清盯着邵文涛看了许久,掏出手机,推给了邵文涛,道:“你自己看看,该如何办?”

    消息署名是魏部长,内容是“来自国务院的指示,今年十佳国医,要重点挑选年轻、有活力、做出巨大贡献的人进行表彰。”

    邵文涛尴尬地笑道:“候选人平均年龄在五十岁,是专家组的中流砥柱,完全符合魏部长的要求啊。”

    余友清苦笑着摇头,“尽管中央保健委员会一向地位超然,但名义上仍由卫生部进行管理。现在分管卫生部的是哪位领导?”

    “萧副总理!”邵文涛轻声答道。

    “现在萧副总理的保健服务工作,是由谁来负责?”余友清继续问道。

    “苏韬!”邵文涛暗叹了一口气,其实他也不傻,看到魏部长那条短信,就心知肚明,今年十佳国医必须要加上苏韬这个名字,不过他心有不甘,希望从自己这里直接就将苏韬的名额卡掉。

    余友清对邵文涛这件事的安排上有些失望,缺乏起码的政治觉悟啊,如果他担任组长,以后恐怕不知道要惹下多少麻烦呢。

    “无论苏韬和你有何矛盾,在如今的大趋势之下,他必须要进入候选名单,至于选不选得上,一来得看上级部门的综合考虑,二来得看后期民意测评。”余友清淡淡地扫一眼,心想自己都说得这么明确,难道你还不知道怎么做吗?

    “谢谢余组长指点!”邵文涛不仅暗叹,姜还是老的辣,自己太过心计,即使放苏韬进入十五人大名单,甚至通过部委的同意,但也得经过民族测评。

    一百八十多名专家,都是眼高于顶的人物,谁会让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青年,出尽风光?

    “另外,关于组长选拔,你准备得怎么样了?”余友清淡淡一笑,气氛顿时一变。

    “我写了很多遍竞选词,终于出了一版觉得还能搬得上台面的。等下请你过目一下。”邵文涛谄媚地笑道。

    “嗯,现在拿过来吧,我今天正好有空。”余友清很享受邵文涛这种尊重自己的态度。

    邵文涛小跑着离开,过了不久,拿着几份资料过来,将一份装订好的竞选词递给余友清,然后趁着余友清戴老花眼镜之际,从十佳国医的候选人材料中随意抽出一份,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另外一份插入中间。

    余友清当然看到余友清的小动作,暗叹一声,孺子可教。

    然后,他取出钢笔,不停地在演讲稿上勾勾画画,修改语序和调整用词。

    邵文涛面带微笑,站在余友清旁边,不停地赞叹几句,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余友清才结束,将竞选词递给邵文涛。邵文涛连声称赞道:“余老师,谢谢您的指导,不然的话,我这竞选词恐怕要贻笑大方了。现在我很有信心,无论岳遵有什么小动作,就靠着竞选词,我也能甩开他们一大截。”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余友清虽然城府很深,但对邵文涛虚心受教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笑道:“你赶紧去改改吧!我等下要将十佳国医的名单报上去了。”

    邵文涛面带微笑拿着竞选词,走出办公室的刹那,笑容瞬间敛去,透着一股冷意。

    当一个人对你笑得越灿烂时,你越是要心生警惕,因为掩藏在笑容之下,说不定是森然的冷酷。

    ……

    周五下午两点半,苏韬抵达中保委办公楼,楼道里很冷清,既没有人经过,也没有丝毫的动静。

    苏韬提前给岳遵打过电话,他办公室的门微微开着,至于其他办公室的门都已经锁着。

    苏韬推门见岳遵不在,就在门口等了片刻,很快从远处卫生间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以及岳遵咳嗽的声音,他面带笑意朝苏韬走过来,脚步很轻,但在空旷的长廊上还是响起一阵“哒哒”声。

    “既然来了,怎么不先进去啊?”岳遵推开门,苏韬笑了笑,紧随其后跟进去。

    苏韬笑道:“屋内没人,我如果闯进去,怕不礼貌。”

    岳遵大手一挥,豪迈笑道:“你的为人,我还不相信,以后来我这儿完全随意,反正我办公室里又没有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

    苏韬四处打量,摇头笑道:“岳师叔,你这儿东西其实还真不少呢。”

    岳遵微微一愣,觉得苏韬话里有话,见苏韬对着自己挤眉弄眼,顿时就没有继续说话。

    苏韬其实上次过来就留意岳遵的办公室,发现了一些端倪,他走到墙壁右边的一幅山水字画旁边,轻轻地一摘,将画给拆了下来,然后从边角位置用力一拉,拽出了一个拇指大小的隐形摄像头。

    岳遵面色微变,苏韬对此早就见怪不怪,当年在江淮医院的时候,就利用这个办法对付过想陷害自己的人,当然,这摄像头肯定不是岳遵安置的。

    苏韬叹了口气,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幅画应该是孙长乐送给你的吧?”

    岳遵连忙点头,随后面色微变,惊愕道:“难道他有问题?”

    苏韬知道岳遵还被蒙在鼓里,叹气道:“没错,我和你都被孙长乐精湛的演技骗了。他其实和邵文涛的关系很好,之所以接近你,只不过是想了解你的底细和人脉。这几天你带着他将熟悉的国医专家都跑了个遍,估计邵文涛对你的实力已经有所了解,也有所应对。至于孙长乐肯定和邵文涛达成了某个协议。”

    岳遵眼中流露出烦躁与厌恶,深吸一口气道:“这帮人套路太深了!”

    苏韬微微点头,道:“不妨将计就计!这个摄像头支持续航四十八小时,我刚才简单看了一下,大概到明天十点之前,要更换电池和存储卡。”

    言毕,他将画重新挂在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