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49章 剧情一波三折
    “你们这是违规吧?”王轩蹙眉道。

    他没想到剧情一波三折,壁球小王子宁毅,被苏韬古怪招术,连续击中,直接被打晕在地。

    “为什么不行呢?比赛双方,其中由一方失去继续比赛的能力,宣告退赛,在正规比赛中,是很常见的情况。”叶灵笑着与王轩说道,“刚才苏韬得的那一分,因为宁毅在失去意识的状态下发球,有点不公平,可以让宁毅清醒之后,继续比赛。”

    王轩沉默不语,虽然苏韬的胜利方式让人鄙夷,但他并没有破坏规则。

    王轩叹了口气,给古洋使了个眼色,道:“去看看宁毅,他还能不能继续坚持?”

    古洋无奈叹气,拉着并不情愿的舒浩楠走入室内,舒浩楠一眼瞧出宁毅是被打中脑部的神经,导致暂时休克,伸手掐了一下宁毅的人中穴,宁毅很快就醒转过来。

    叶灵与倪静秋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舒浩楠竟然为未婚妻的情人服务,这世界还真够乱的。

    当然,舒浩楠、古洋、宁毅的胡乱的三角关系,并不是现在的重点。

    宁毅好不容易才缓过神,盯着苏韬看了许久,眼神中既有愤怒,又有忌惮,因为这家伙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宁毅冷声道:“你竟然这么无耻,我们是在比赛,你有没有起码的道德?”

    苏韬耸了耸肩,不屑道:“第一,今天是我第一次接触壁球这个项目,所以我对壁球只是刚刚有个个初步了解,至于壁球这个运动,壁球意外击中对手,难道是属于违规行为吗?第二,是不是我现在让你不停得分,束手无策,乖乖当一个小白,是不是就道德高尚了?”

    苏韬的话虽然有些强词夺理,但宁毅无法辩驳。

    在任何竞技活动,犯规往往会成为战术的一部分,比如篮球场上,到了关键时刻,必须要采用犯规战术,扼制对方流畅进攻,何况苏韬刚才根本谈不上犯规,他和宁毅并没有直接肢体接触,比如推搡他,或者卡位。

    更或者,苏韬直接用球砸宁毅的脸,这也属于明显的犯规,但苏韬刚才的所谓,是有效利用规则允许的范围,将球击中宁毅的面部,至于宁毅躲避不及,跟他自己反应不及时有关。

    “这样吧,既然你觉得不公平,那么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刚才那一分不算,我们继续比赛。”苏韬淡淡地看了一眼宁毅。

    宁毅整张脸都是麻的,他很担心苏韬会继续采用刚才那个招术对付自己,但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完成比赛。

    他内心还是有些侥幸,因为觉得苏韬刚才连续将壁球击中自己,跟自己的大意有关,而且还有几分运气,如果继续比下去,说不定会有转变,自己应该不会再中招。

    宁毅想清楚,咬紧牙关,决定继续开始比赛,因为自己是壁球冠军,怎么能被一个小白打败,如果传出去的话,岂不是要成为笑柄?

    轮到苏韬开始发球,他这次发球比上次又有明显进步,球速很快,准确落到场地内,没有出线。宁毅迅速启动,熟练地击球,将球回击出去。随后他就发现苏韬嘴角浮出一记冷笑,整个人如同矫捷地猎豹,准确地击中壁球。

    壁球碰撞,折射、弹飞、奔袭,速度极快,肉眼几乎难以看见。

    宁毅心里有阴影,意识到苏韬再次动用杀伤性手段,连忙往后挑了两步。

    然而,球没击中宁毅,但落在有效位置,没有越线。

    “得分!”

    苏韬利用心理战,光明正大地从宁毅的手中取得一分。

    “漂亮!”叶盛鼓掌笑道。

    倪静秋微微叹气,苏韬又一次没有让自己失望。

    叶灵则是暗叹了一口气,经过今天这场比赛,宁毅的自信心恐怕要大打折扣,苏韬的办法其实很巧妙,先示敌以弱,然后乱拳痛殴老师傅,最后再阳谋获胜。

    这场比赛,并不是技巧的比拼,而是苏韬智商碾压了宁毅,宁毅的反应完全在苏韬的计算之中,他输得看似没道理,但其实在情理之中。

    当苏韬决定和宁毅比赛,就注定这是一场由苏韬主导的比赛。

    宁毅输得很憋屈,一身无力无处使用,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失败。

    苏韬的智慧让叶灵又有了新的一番认识。

    “赌约还有效吗?”倪静秋轻松地忘了一眼王佳佳,自信地笑道。

    “你们在耍赖!”王佳佳气愤地说道。

    “愿赌服输。我对钱并不看重,如果你们实在输不起,那我也就不追究了。”倪静秋没有声色俱厉地去指责王佳佳。但她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更有杀伤力。

    “明天我会给你打款!我王佳佳还不是那种舍不得三百万的人。不过,你拿到了这笔钱,恐怕也会问心有愧。因为是用无耻的手段赢得的。”王佳佳咬牙道,深深地看了一眼倪静秋,补充一句狠话,“以后我们走着瞧吧。”

    “对了,我得提醒你一句,你的未婚夫刚刚不见了,你赶紧去追他吧。”倪静秋笑着说道。

    王佳佳转身一看,霍坤果然不知何时就离开了。

    这也不能怪霍坤,当壁球打中宁毅的脸时,霍坤就不可避免地想起之前苏韬对他的诸多教训。

    霍坤当初之所以对苏韬的各种刁难和陷害,主要是因为受到王国锋的影响。如今王国锋已经死了,霍坤可不想奔王国锋的后尘,在大家都没注意的时候,悄悄离开,躲避是非之地。

    人是会改变的。当初的霍坤不可一世,如今他几乎一无所有,已经没有与苏韬正面交锋的底气。

    王佳佳情急之下,也不愿跟倪静秋继续纠缠,跺了几下脚,紧追霍坤而去。

    王轩朝苏韬走了过去,面带微笑道:“今天不过是个小误会,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苏韬哪里看不出王轩的心思,淡淡道:“王司长,其他话不用过多解释。有些东西一旦出现裂痕,那将永远无法修补。”

    王轩很意外苏韬的态度,比想象中要强硬,“在这个世界上,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吧?”

    “这个世界上,朋友并不是越多越好,只需要三两个,能够将后背托付的朋友,已经足够。另外,我和王司长对朋友的定义有区别。朋友并不一定是对自己有价值的人。相反,真正的朋友应该是无欲无求的,那样的友情才纯洁。”苏韬很平静地说道。

    王轩再也笑不出来,冷哼一声,直接离开。

    至于宁毅被其余几人拖着离开,想必他以后对壁球会有新的认识。

    这玩意可以被人打,也可以用来打人。

    苏韬知道今天这么做,和王轩算是撕破脸皮,不过他并不在乎。但他选择不与王轩、李安博合作开始,就注定没法成为朋友。

    王轩虽然表面上很和气,但苏韬瞧得出他本质的傲慢与无礼,今天王佳佳一开始那么嚣张,还不是在王轩的默许之下。

    和这样的人虚以逶迤,完全没有必要,苏韬觉得还是划清界限,反正他的人生中并不缺少敌人,多一个王轩或者少一个王轩,算不了什么。

    与苏韬、倪静秋分手之后,叶家姐弟坐在车内,叶盛喝了酒,所以叶灵在开车。

    “你觉得苏韬怎么样?”叶盛突然笑问。

    “是个很有潜力,总能做出让人意外事情的人。”叶灵客观的分析道。

    “你有没有想过多接触接触他?”叶盛笑道,“虽然他年纪不大,但适合当一个很好的依靠。”

    叶灵没好奇道:“你今天犯病了吧?怎么突然提起这个话题。”

    尽管表面上佯作自然,但叶灵感觉心脏跳动的速度在加快。

    “因为我对你太了解,他是你的菜。”叶盛得意地提醒道,“别忘了,我们是有心灵感应的。”

    “这次一点也不准!”叶灵皱眉,轻哼一声,矢口否认。

    ……

    倪静秋将苏韬送到小区楼下,没有直接打开门锁,苏韬知道她有话对自己说,所以没有急着离开。

    “今晚谢谢你。”倪静秋目光望着车前方,低声说道。

    “这算什么?”苏韬微笑道,“以咱俩的交情,说这些太客气了一点。不过,看得出来,你已经走出那段阴影,可喜可贺。”

    “是啊!”倪静秋伸手撩起刘海,轻松笑道,“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已经忘记对霍坤的憎恨,当今天他和王佳佳在一起的时候,我一定感觉都没有。”

    “没有了爱,就没有了恨。”苏韬轻松道,“你可以好好物色对象,早点谈个男朋友,然后把自己嫁出去了。”

    倪静秋摇了摇头,笑道:“我现在很享受单身生活,没有牵挂,也就没有压力。”

    “爱情折磨人,但会让人生变得充实,你需要爱情的滋润。”苏韬想了想,还是从男闺蜜的角度,诚恳地规劝道。

    “你啊,别跟我唠叨了。”倪静秋突然笑道,“如果有一天我没人要,反正还有你陪着我。”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苦笑道:“原来我是备胎啊!”

    “嗯,你终于明白了。全天下的男闺蜜都是备胎啊!”倪静秋银铃般地笑出声,跟苏韬在一起,真的很舒服开心,仿佛一切烦恼都烟消云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