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46章 这局胜负已分
    苏韬的谋划,逐渐浮出水面,只有局中人才能感受到高明之处。

    他的每一步都非常小心缜密,虚虚实实,让人防不胜防。

    秦经宇没有了兰格丽,销售渠道受到重大损失,同时内部出现舒浩楠和叶盛两个不能算弱的对手,对于军方的重要性也会有所动摇。

    苏韬这次是主动出击,借助王国锋之死,一步步运作,最终打了秦经宇一个措手不及。

    苏韬为了给叶盛疏通关系,给林毅夫拨通电话,详细说明叶盛的情况。

    林毅夫听完之后,笑道:“我会和哈姆扎好好商量一下,既然是你推荐的人,他绝对不会拒绝。”

    “哈姆扎的情况如何了?”苏韬关心道。

    “他按照你的治疗方案恢复得很不错,已经能够工作,不少原来的属下重新找到他,施泰因虽然拥有那个基地,但事实上成了个空壳子。”林毅夫淡淡笑道,“哈姆扎现在很感激你,如果不是你的话,他现在恐怕就得离开这个世界了。”

    苏韬轻松笑道:“我是个医生,给人治病,是我的职责。”

    林毅夫哈哈大笑道:“哈姆扎或许会因为你的影响,会少卖一些军火吧。”

    苏韬无奈苦笑,林毅夫对自己很了解,他对军火贩子还是保持距离,与自己的价值观完全相悖。

    其实,按照林毅夫的计划,苏韬可以从事这个生意,首先他在军方拥有水家的支持,货源不存在任何问题,其次,他是哈姆扎的救命恩人,哈姆扎一定会竭尽全力地向他的渠道,兜售华夏的军备。

    但苏韬从来没有这个想法,他始终坚持自己做一个纯粹的大夫。

    ……

    “老伙计,该轮到你了。”火神随意地摆了一颗棋子,说道。

    棋子刚刚落定,龙皇淡淡摇头,笑道:“老东西,你如果不想下棋,直接认输就好了,不用这样故意让我吧?”言毕,他跟着落下一子,将火神的“车”吃掉。

    火神笑了笑,继续移动了“炮”,龙皇瞟了火神一眼,“你输了!”

    火神不以为意地笑着,“嗯!”

    言毕,他霍然起身,“胜负已分。”

    棋盘上,火神是输了;

    但棋盘外,龙皇却是输了。

    等火神离开之后,龙皇剧烈地咳嗽起来,他用纸巾捂住嘴唇,鲜血很快将纸巾染红。

    “您没事吧?”龙一不知何时出现,站到龙皇的身边。

    龙皇与火神每次相遇,都会进行交手,两人实力相差不大,因此难分伯仲。不过,龙皇这次的伤势,似乎比以往要更加严重一些。

    龙皇摇头苦笑道:“我没事,那个老东西看上去很潇洒,其实比我好不了多少。”

    龙一对龙皇很了解,见他眉间有一抹忧愁,沉默片刻,道:“您是在担心秦组长?”

    “不,我是担心龙组的未来!”龙皇摇头苦笑道,“看来我还得撑一段时间,现在还不是将龙组完全交给他的时候。”

    龙皇心知肚明,在选择继承人这件事上,老对手远比自己更加明智和正确。

    龙一暗叹了一口气,龙皇在龙组继承人的事情上耗费太多精力,这次与火神会面,使得他的压力变得更大了。

    ……

    苏韬在三味堂燕京分店继续坐诊一天,快下班的时候,王儒突然低调前来,苏韬在办公室见了这位中医界的前辈。

    苏韬将房门关上,王儒突然起身,像苏韬鞠躬,由衷地说道:“苏大夫,我今天是特地过来,向之前的莽撞行为道歉的。我和我妻子给你造成诸多不必要的困扰,还请您能够原谅。”

    苏韬连忙将王儒扶起身,笑道:“王前辈,你言重了。俗话说,不知者不罪,之前都是有人暗中挑拨,才会造成我们的误解。现在拨开云雾见月明,相逢一笑泯恩仇吧。”言毕,他主动给王儒泡了杯茶。

    王儒将茶杯接到手中,泯了一口茶水,道:“你的胸襟开阔,难怪我师兄对你也是赞不绝口。”

    苏韬知道“师兄”指的是凌玉的师父道医宗主,他谦虚地说道:“我其实还有很多不足,需要前辈多提意见。”

    王儒见苏韬不卑不亢,心情五味杂陈,自己的儿子跟苏韬相比确实差距明显。他叹了口气,认真地说道:“这次我过来拜访的目的,一则是向你道歉,二则是代表我父亲的意思,诚挚地邀请你有空去王家做客。我们王家欠了你一份人情,还请您务必不要拒绝。”

    苏韬没有直接答应,笑问:“小宝宝一切安好吧!”

    王儒点头,嘴角浮出微笑道:“十分可爱,如果不是这孩子,我们王家恐怕一时半会,难以走出阴霾。”

    “死者已逝,活者向前。”苏韬道,“生活会越来越好的。”

    王儒与苏韬又聊了片刻,起身告辞,临别之前,苏韬主动提及,过两日主动登门拜访。

    送走王儒,苏韬找到凌玉,将王儒到来的情况,与他简单述说一番,这是为了彻底打消他内心的顾虑。

    凌玉能明白苏韬的好意,决定过两日与苏韬一起前往王氏医馆拜访。

    王儒今天登门致歉、相邀,算作投之以桃,苏韬、凌玉改日登门、拜访,算作报之以李。

    一来一往,三味堂和王氏医馆的隔阂就可以完全消除。不再与王氏医馆争锋相对,对三味堂燕京长期扎根有着很多好处。

    虽然因为阴差阳错之下,与叶盛提前见面,还私下商定好合作计划,但第二天的约会,还是照常进行。

    叶灵穿着一身淡绿色的长裙赴约,白腻的鹅蛋脸,大而明亮的凤眼,挺直的鼻梁,明眸皓齿,娇艳如花。

    她正和倪静秋坐在包厢内说话,两人挨得很近,也不知道谈着谁的八卦,两人不时地窃笑出声。

    今天约好吃饭的地方,名叫秋鸿斋,屋子非常通透敞亮,服务员穿着旗袍,见人微笑,让人心情愉悦。

    苏韬知道在这里吃饭,一顿下来绝对要过万。在燕京这种地方就是这样,只要你有钱,绝对会有各种各样的地方,让你花个够。

    “你们在笑什么呢?”苏韬坐定之后,狐疑道。

    两个漂亮的女人笑得与花一样,摆明着是勾引大老爷们刨根问底。

    “我们在聊女人之间的私密话题,跟你没关系。”倪静秋飞了苏韬一眼,继续跟叶灵咬耳朵。

    还卖关子?想我求你们啊,没门!

    苏韬无奈苦笑,朝叶盛摊手,道:“得,她们的态度是井水不犯河水,画三八线的节奏啊。”

    叶盛哈哈大笑道:“我还不稀罕跟她们说话呢。”

    叶灵妩媚一笑,道:“罢了,还是告诉你们吧,刚才我和静秋去洗手间的时候,正好撞见古洋和一个男人从女卫生间里走出来。”

    “啊,竟然有这事儿?”叶盛惊讶道,“古洋不是和舒浩楠准备结婚了吗?”

    古洋和舒浩楠的婚事,在圈子里人尽皆知。

    “古洋原本就比较爱玩,不过在厕所里,唉,也是太不讲究了。”叶灵摇头苦笑,偷偷地看了一眼苏韬。

    苏韬耸了耸肩,道:“人家去厕所,可能是为了谈事情嘛,也不一定像你们想得那么龌龊。你们这些女人啊,怎么能思想这么不单纯呢。世界的美好与和谐,就是被你们这些污女,带节奏变成如此黑暗。我们要正能量一点,把男女想得单纯一些。男人和女人除了奸情之外,难道就没有友情了吗?”

    倪静秋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笑骂道:“搞得就你是个正人君子一样。”

    苏韬哈哈大笑,服务员开始走菜,不过他内心深处倒是为舒浩楠捏了一把冷汗,即使古洋和那个男人的事情是误会,不过圈子里的名誉上,舒浩楠这顶绿帽子是戴定了。

    苏韬其实知道燕京圈子其实很还乱,尤其是男女关系这块,让正常人难以想象。

    苏韬喝了不少果汁,肚子有些尿意,到卫生间小解,扫过女厕所的时候,还是有些不忍直视,无奈摇了摇头。

    出门的时候,恰好遇到舒浩楠,两人之前见过面,虽然没有继续合作,但毕竟场面上已经消除嫌隙。

    “舒司长!”苏韬微笑着打招呼,主要是刚从叶灵和倪静秋口中得知,他其实也挺惨的。

    舒浩楠见是苏韬,点了点头,笑道:“挺巧啊,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

    苏韬笑了笑,道:“有空再聊!”

    舒浩楠目送苏韬离开,暗自狐疑,怎么总觉得苏韬看自己的眼神不大对劲?

    舒浩楠解手完毕,暗叹了一声,自己在李安博和王轩的怂恿之下,跳入“军备交易”这个大坑,没想到原本万无一失,在交接货的过程中,被人暗中掉包,以至于甲方收到了一堆残次品。

    舒浩楠现在不仅没法跟军方交代,而且还得支付甲方一笔巨额赔偿金,可谓是雪上加霜。

    尽管王轩称会帮自己补偿一部分损失,但还是让舒浩楠苦不堪言。

    舒浩楠解完手之后,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个大胆的想法,要不要主动跟他联系,看能否靠他解决现在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