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43章 遭遇人渣贱男
    “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啊。”等邵文涛离开办公室之后,岳遵安慰苏韬,“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国医专家组大部分成员都是德高望重的医学泰斗,但难免也会掺杂一些不好的东西。”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小事一桩,我还不至于那么心胸狭隘,并没有放在心上!”

    岳遵满意地笑了笑,道:“其实那个分配方案给他看一下也无妨,就算他将功劳占为己有,那也无所谓,至少我算是扔掉了个包袱。”

    苏韬摇头道:“师叔你是脾气性格好,我是没法赞同像他这种居心叵测的人。”

    岳遵暗叹了口气,对苏韬身上的正义感很满意,但觉得苏韬还是单纯了一点。以他对邵文涛的了解,刚才苏韬对他那么无理,以后肯定会挖空心思,想尽一切办法为难苏韬。

    邵文涛回到办公室之后,想起苏韬冒犯自己,心情极其郁闷,岳遵等人瞧不起自己就算了,凭什么一个刚进入国医专家组二十多岁的青年也如此蔑视自己?

    他下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接替余友清成为下一任专家组长,等自己全面负责专家组工作,要想方设法地将苏韬排挤走。

    如果成为组长,想要打压一个人,办法很简单,找个理由不给他派活,只是一个虚名,那你这个国医专家还有什么意思?

    就跟公司想要开除一个人,直接将这个人冷处理,不给他派活,对于心高气傲的人一般就会主动辞退。

    邵文涛深吸一口气,已经解决掉孙长乐,下一步就是得干掉岳遵了。

    孙长乐有把柄可循,但岳遵处人与事滴水不漏,所以对付起来也比较难。

    不过,余友清已经撒网,至于邵文涛现在直接把网拖上来,就可以达到目的。

    ……

    苏韬和岳遵吃过午饭之后,岳遵要去一个大学参加演讲,两人就此分开。

    苏韬想起苏沐上次跟自己提过,请自己帮忙给她亲戚的治病,就主动打了个电话给苏沐。

    苏沐知道像苏韬这种国医级别的大夫,向来只有别人等他,没有他等别人的道理,就连忙给自己的亲戚沟通好,然后再与公司请假,先接了苏韬,然后赶往亲戚所在的医院。

    虽然不是最有名的协和医院,但这家医院也是非常有名,路过门诊大厅,可以看到不少黄牛在兜售专家门诊的票号,虽然知道会被宰一顿,但还是有人愿意上前询问。

    来到后面的住院部,苏韬入门之后,就看到一个很年轻的女子躺在病床上,从容貌上来看,和苏沐有几分想象,不过眉眼更加清秀,虽然病重,但依然配得上美女的称呼。

    旁白坐着一个二十四五的青年正在削苹果,见苏沐进来,连忙起身道:“姐,你来了啊。”

    “是我姐,又不是你姐!”女子没好气地瞪了青年一眼。

    青年眉头皱了皱,旋即挤出笑容,道:“欣欣,我和你是朋友,喊她做姐,没问题的吧?”

    女子叹了口气,面朝墙壁,不再搭理青年。

    “戴亮,我们照顾欣欣,你去忙吧!”苏沐暗叹了一口气,戴亮是自己表妹田欣欣的同学,正在追求她。不过,从表妹的态度来看,似乎有点讨厌戴亮。

    等戴亮离开之后,苏沐与田欣欣道:“这位是很有名的神医苏韬,你不是说你浑身上下都疼吗?我带他来给你治病。”

    “苏韬?”田欣欣转过身,盯着苏韬仔细看两眼,“比网上的照片看上去还帅一点。”

    苏韬有点意外,没想到这个女孩认识自己。不过,这倒也是自然,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去年自己好几次登上头版新闻,所以人气还是很旺的。

    田欣欣见表姐请来苏韬,连忙坐直身体,沉声道:“我最近这段时间浑身上下到处都疼,医生给做了全身检查,没查出问题,但我还是觉得不舒服。您是神医,应该能看得出,我的确生病了吧?”

    苏沐在旁边无奈摇头苦笑,苏韬瞄了她一眼,知道苏沐之前跟自己强调,田欣欣得了很严重的病,但因为全身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所以觉得田欣欣在故意闹病。

    苏韬朝苏沐招了招手,暗示她出门。

    苏沐有些忐忑不安,以为苏韬觉得田欣欣没病,所以觉得浪费时间,准备批评自己。

    苏韬沉声道:“你表妹确实有病,而且病得还很严重。”

    “啊?”苏沐没想到苏韬竟然会说出这个结果,让她大吃一惊。不过,她知道苏韬的医术,绝对不可能胡说八道。

    “我妹妹她究竟得了什么病?”苏沐有些紧张地说道,以至于鼻尖都冒汗了。

    “我得跟她单独聊几句。”苏韬想了想,笑道,“虽然你们是表姐妹,但涉及到隐私,我觉得还是要尊重一下她。”

    苏沐点了点头表示认可,苏韬走入房间,坐在田欣欣的对面,沉声道:“问你个问题,你得如实回答。”

    田欣欣见苏韬很认真,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道:“问吧!”

    “你是不是在前几个月刚流产过。”苏韬目光清冽地问道。

    田欣欣面色泛白,事情已经过去几个月,她一直隐瞒着身边所有人,没想到被苏韬一眼给看出来。

    “没错!”田欣欣没有隐瞒,“那个混蛋,不肯负责,带着我去堕胎……”

    “因为你去做人流的地方,并不正规,卫生环境不大好,所以你身体留下了毛病。虽然检查不出来,事实上已经伤害到你的五脏六腑。”苏韬也没有多问田欣欣的其他事,毕竟涉及到个人情感问题,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苏神医,那我会死吗?我不想死!”田欣欣激动地说道。

    “当然不会死!”苏韬笑道,“我先给你针灸,然后再给你开药方,你好好调养一段时间,就能彻底康复了。”

    “呼,谢谢你!”田欣欣叹了口气,伸手抽出纸巾,擦掉脸上的泪珠。

    苏韬打开行医箱,正准备开始给田欣欣针灸,突然外面传来吵闹声,未过多久,一个年龄大概在三十多岁的青年捧着一束鲜花走进来,面带微笑道:“欣欣,我来看你了。”

    “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田欣欣扭过脸,情绪激动地哭泣起来。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意识到这男人恐怕就是田欣欣的前男友,曾经带着她流产的那个男人。

    “欣欣,你别这样嘛,我知道你喜欢玫瑰,所以给你买了九十九朵玫瑰。”青年厚着脸皮笑道,“我们虽然名义上分手了,但我还深爱着你,知道你得病,所以立即赶过来探望你。”

    “你给我走!”田欣欣拿起床上的枕头,朝青年扔了过去。

    青年连忙躲过,脸色变得很难看,但还是强忍住内心的怒火,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车钥匙, 笑道:“你看这是什么?我今天刚帮你买了一辆车。你要知道,燕京的车摇号得有多难。我给你买这辆车,可是花费了很多代价。看在车的份上,你就原谅我。我以后一定好好对你。”

    “我不想再见到你,你就是个人渣混蛋!”田欣欣对前男友失望到底。

    青年还准备继续纠缠,戴亮从外面闻声赶来,见青年在闹事,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怒道:“你赶来闹事?”

    青年微微一怔,似乎想起戴亮是谁,冷笑道:“原来是你这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臭小子,就你还想趁虚而入?我是地道的燕京人,家里有好几套房产。欣欣,嫁给我,以后衣食无忧,你凭什么跟我争?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戴亮被气得火冒三丈,他抬手就是一拳朝青年抡过去,没想到青年身手不错,直接来个小擒拿手,将戴亮给压在身下,然后伸手在他脸上不屑地拍了拍,道:“就你这穷酸样,我一个能打五个。爷,不找你麻烦就算了,还敢跟爷动手,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青年动作流畅,抬膝击中戴亮的下巴,直接将他顶得头晕眼花。

    青年不屑地朝田欣欣冷笑一声,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以后你就是跪下求我,我也看不上你了。”

    青年的气焰实在太嚣张,原因很简单,他对田欣欣和戴亮都很了解,两人都是外地来燕京求学的大学生,和自己这种土生土长的地道燕京人,如何能相提并论?

    青年只是觉得田欣欣的性格不错,与她分手之后,又处了几个女朋友,都没有田欣欣有趣,所以才准备继续尝试追求,如今见田欣欣根本不搭理自己,而且还有戴亮这接盘侠冲出来咬自己,所以就没掩住火气,直接戴亮给掀翻在地。

    “慢着!你就这么走了?”青年正准备离开,突然身后传来一个清亮的男声,正是苏韬开口,他原本不想惹事,但实在忍不住啊,这青年实在太想让人发飙了。

    “哟呵,原来以为你是哑巴呢,会说话的啊?怎么,也想给爷,当沙包出出气?”青年有点不知死活地笑道。

    苏韬无奈苦笑,朝青年走了过去。

    青年挑眉,暗忖这是哪来的杂碎,抬腿就是一脚,朝苏韬的胸口踹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