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40章 王老神医出手
    苏韬对王国锋没有好感,在处理这件事上,有自己更深层次的考虑,王国锋之死太过蹊跷,兰格丽竟然利用这件事情来陷害自己,挑拨自己和王家的关系,所以苏韬不能坐以待毙,如果跟王氏医馆彻底撕破脸皮,不仅让对方奸计得逞,同时还会影响苏韬的口碑和名誉。

    毕竟王氏医馆一门两神医,无论行业影响力还是社会地位都远远胜过自己。

    而且王儒和王曦二人的医德医品,并没有问题,深受同行的钦佩。

    说得更加现实一点,如果苏韬在这件事上和王家将矛盾激化,今年的十佳国医,苏韬肯定拿不到手。

    无需王家给自己的人际关系网打招呼,凭借他们老牌国医专家的身份,中央保健委员会都会慎重考虑,采取保留意见。

    既然董芸已经接受张爱莲母子,苏韬也就没有必要继续留下她俩,帮忙整理东西,将尿不湿、奶瓶、玩具等东西收拾好。

    张爱莲内心十分感动,因为这几天来,苏韬一直很真诚热心地帮助自己,虽然有自己的私心,但也是少见的好人。

    董芸在旁边默默看着一切,细节决定一切,苏韬帮忙整理这些婴儿用品的时候,她内心愧疚无比,意识到自己之前对苏韬的看法大错特错,苏韬是一个很有爱心的人,至于和儿子王国锋虽有矛盾,但并不代表苏韬是个坏人。

    董芸也见过凌玉,终于知道凌玉为何会选择站在苏韬的阵营,在很多方面自己儿子还是欠缺了一筹。

    第二天清晨,董芸就亲自来接母子,苏韬帮忙将收拾好的行礼放入后备箱,张爱莲先抱着小孩上了后排,随后董芸上车关门。

    伴随着车子消失在视野,苏韬眉头皱了皱,心中豁然放松,与王家的恩怨算是彻底消除,对凌玉也算是有个交代。

    之所以做这么多,一方面是维护自己的声誉,另一方面是让凌玉不至于那么为难,道医宗和王氏医馆的关系密切,如果自己和王家的关系矛盾激化,这会让凌玉没法面对宗门的师兄弟。

    张爱莲坐在车内,心情忐忑不安,在外面漂泊了这么多时间,她终于能进入王家,最主要是自己的儿子以后会受到很好的保护和教育。

    下车之后,王儒早已等在门前,见张爱莲抱着孩子下车,连忙快步走过去,望着孩子,激动得热泪盈眶,道:“确实像国锋小时候啊!”

    董芸也是抹泪,道:“带他们去看看老祖宗吧!”

    张爱莲进了王宅之后,突然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仿佛走在明清时代的豪门大院内。金黄色的夕阳中,王氏医馆宽阔的庭院,被拉出斜长的阴影,陆续有几个人走上前,主动打招呼喊“老爷夫人”。

    年迈的王曦躺在卧榻上,闭紧双目,听到外面儿子的声音,道:“进来吧!”

    王儒从张爱莲手中接过了孩子,然后独自走进屋内,低声道:“爸,我带一个人来见你了。”

    王曦睁开眼睛,见王儒抱着个婴儿,意外道:“这是水家的小孩?”

    “爸,这是国锋的儿子,是您的重孙。”王儒在父亲的面前,再也没忍住激动地落泪道。

    “啊?”王曦顿时精神振奋起来,古往今来,很多大家族,老一辈身患重症,年轻一辈为了让老人身体好转,会用结婚这种事情来冲喜,还是有些道理的。

    尤其是王曦如今重病,完全是因为精神遭到打击,如今得到儿子这么一说,顿时打了个机灵,仿佛身体重新获得了力量。

    “让我来瞧瞧!”王曦朝王儒招了招手,等王儒靠近之后,眼中闪出慈爱的目光。

    “孩子是国锋的,我们做了亲自鉴定,是王家的血脉。”王儒直接打消王曦的疑虑,如实说道。

    “唉,这对于咱们王家而言,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王曦声音沙哑道,“孩子的妈妈呢?”

    王儒沉默片刻,叹气道:“孩子的妈妈正在门外,不过,她的身份比较特殊,和别人结过婚……”

    王曦怔了半晌,以他过往的性格,绝对不会容许家门出现这等丑事,肯定要将王国锋重重惩罚,他情绪复杂地无奈苦笑,“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啊。”

    “爸,你别生气!”王儒低下头,子不教父之过,回顾以往,王儒在王国锋的教导上,确实有许多过错。从小娇身惯养,犯了错误,董芸就会护短,所以自己并没有做到严父,让王国锋误入歧途。

    “唉!既然是王家的血脉,我们必须要肩负责任,至于他的妈妈,你打算怎么处理?”王曦见孩子突然睁开眼冲着自己笑,心中的怨气也消失不少。

    “他妈妈和丈夫早就没有感情,准备离婚。按照我和董芸的打算,以后就让她住在王家,毕竟现在孩子太小,得母乳喂养。等孩子大点之后,看她自己的意愿,如果想和丈夫复合,或者想嫁人,我们都支持她。”王儒早已心理做好打算。

    “就按照你的意思办吧!”王曦眉宇舒展,这算是王家在遭遇劫难之后的一点好消息吧。

    “另外,关于国锋的案件已经有了进一步结果。他的那封遗书,的确是一个叫做刘恩的人代写。我们之前都误会了苏韬,这次孩子和他妈能够逃脱控制,也是苏韬从旁帮助。”王儒苦笑道,“没想到我们都看走眼了。”

    王曦将孩子递给王儒,眼中流露出一道精光,沉声道:“国锋既然是别人害死的,那么一定要追查到底。你准备一下,我晚点要去胡同里拜访几个老友。”

    “爸,您的身体!”王儒知道父亲是要请动大人物出手,但对他的身体又不放心。

    “没事!”王曦嘴角浮出微笑,“看到这小家伙,我心情舒坦不少,一通百通,如果国锋的事情没有结果,我反而无法心安。”

    王儒连忙点头,道:“我这就帮你去安排好。”

    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王曦穿戴好衣帽,拄着拐杖,沿着后门的小道,往将军胡同深处走去,王儒不放心,紧紧地跟在身后,大约走了半个小时,王曦朝儿子摇头,暗示他止步,然后走上台阶,拍了拍门上的铜手,未过多久,一个中年男人过来开门,见是王曦,连忙道:“王老神医,您怎么过来了啊?”

    “我想见见老首长,厚着脸皮请他帮我个忙!”王曦面露苦笑道。

    “外面挺冷,你赶紧进来坐坐。”中年男人连忙将王曦给让进来。

    王曦是老首长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当年王曦妙手回春,老首长早就离开人世。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首长曾是共和国改革开放的领军人物,他活着是国家的定心丸。

    王儒站在老槐树下,见王曦走入院内,暗叹一口气,自己的父亲这辈子耿直为人,救死扶伤无数,但印象中从未跟别人低头,用自己的医术谋私,但这一次,他却是主动敲开老首长的门,足以对得起已去世的儿子。

    ……

    苏韬并不知道自己将张爱莲母子交给王家带来的后续结果,也没有意识到一个从医多年的老国医可以掌握的人脉资源,足够让整个华夏来个地动山摇。

    王曦在府内逗留了一个多小时,出来之后,中央国安部门就接到通知,成立专项小组,调查药神集团董事长王国锋被谋杀一案,因为是老首长交代的事情,没有人敢大意。

    担心合城警方包庇纵容,通风报信,专项小组当晚就南下,第二天让淮北官场大吃一惊,误以为是不是哪个贪污腐败的部级高官出了大事。

    专项小组迅速控制药神集团的管理层,刚上任没多久的罗燃,再次被控制起来,被带入淮南的一个三线城市进行异地审讯。

    经过一夜的审问,罗燃精疲力竭,他想要睡觉,但审讯人员轮番上阵,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他的意志力在慢慢减弱,已经扛不住压力。

    审讯人员继续问道:“你是王国锋的助理,对他应该很了解,他生前的仇家有哪些,谁会杀害他。是不是你安排人,将他杀害?”

    罗燃摇头苦笑道:“这个问题你们已经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询问了无数遍。我已经告诉你了,我当时在监狱,根本没法知道外面的情况。至于我虽然是王国锋的助理,但主要协助他的工作,至于他有什么私人恩怨,我一概不知。”

    审讯人员冷声道:“王国锋死后,你就取代他的位置,成为董事长。你作为主要参与人,应该知道暗中是否有人操纵一切?”

    罗燃摇头苦笑,“你应该去问那些董事,为何他们选我担任董事长。至于王国锋临死之前,将股份全部转让给我,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审讯人员见罗燃嘴巴依然很牢,他取出了一张照片,放到罗燃的眼前,“这个女人,你认识吗?”

    照片上的女人正是兰格丽。

    “她是我们集团的投资方,我与她见过几次面,但关系不熟。”罗燃表现得很镇定。

    “我们这边有一段录像,你出狱之后,曾经与她单独在某个私密场所,相处了两个多小时。”审讯人员用力地拍了一下桌面,“我们还安排人询问了你在狱中的同门师兄白矾,这个女人不仅是投资商,还是真正控制药神集团的人,王国锋的谋杀案,是否与她有关?如果你现在如实交代,我们会从轻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