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37章 王国锋的留手
    将车停在与苏韬约定好的地点,夏禹下车之后,望着车身上的单孔,一阵肉疼,暗忖这车送到修理厂,又得回炉改造了。

    他与修理厂的老板是很好的哥们,对方不会坑自己太多钱,但这车才买了不到半年,就被糟蹋成这样,作为一个爱车之人,夏禹还是将那几个开枪的追击者,暗自诅咒了一番。

    苏韬在昨天已经安排好,在顾茹姗的小区租好了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房东今年刚结婚,然后去其他城市发展,所以无论是装修还是家具都属于上等。

    没有将张爱莲安排到酒店,主要是因为害怕张爱莲的行踪被暴露,再次被人给盯上。

    张爱莲发现苏韬的心很细,房间里有婴儿用的尿不湿还有湿纸巾,显然是事先做了考虑和安排,她将孩子放在床上,然后在客厅开始抹泪,哽噎。

    苏韬给张爱莲倒了杯白开水,道:“王国锋死了,已经是既成事实,你有儿子要抚养,必须要坚强起来。”

    张爱莲沙哑着声音道:“我原本以为他是个依靠,没想到竟然就这么死了,还是自杀!”

    苏韬和夏禹对视一眼,知道张爱莲恐怕已经看过新闻,也被误导。

    夏禹咀嚼着口香糖,摇头道:“新闻写的并不是事实,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资料来看,王国锋是被人恶意杀害!”

    张爱莲茫然地望着夏禹和苏韬,痛苦地说道:“我是个女人,即使知道他是被人害死,那又能怎么办呢?我没法替他报仇!”

    苏韬沉声道:“你虽然没法直接为王国锋报仇,但你可能为调查他死亡案件提供一些线索。比如证明王国锋在临死之前,没有任何想要自杀的想法。”

    张爱莲抹着泪水,沉声道:“他怎么会自杀呢?前不久还告诉我,准备给开个户,让我下辈子衣食无忧。”

    苏韬微微一怔,突然觉得其中有些蹊跷,“王国锋有没有跟你提过,他有没有什么很隐秘的资产,比如房地产或者隐藏身份?”

    张爱莲并不是未经世面的少女,她有些警惕地望着苏韬,然后低下头,没有继续说什么。

    看到张爱莲的反应,苏韬也更加确定,张爱莲恐怕知道王国锋的一些隐秘。

    他深吸一口气,耐心地劝道:“现在不仅是要为你儿子的父亲报仇,还是要让你们生活无忧。你也看到了,有一群人虎视眈眈监视你。现在你需要做出选择,是相信我们,还是相信他们。同时,我得提醒你,王国锋的死和监视你们的那帮人极有可能存在关系。”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是什么人?”张爱莲眸光闪烁,沉声问道。

    “我叫苏韬。”苏韬很平静地说道。

    “你就是苏韬?”张爱莲有些惊恐地望着他,从王国锋的口中,她当然听过苏韬的名字,这是王国锋最大的对手,自己没想到竟然落到他的手上,顿时惶恐不安。

    “我和王国锋并不是朋友,但他的死,也让我很困扰,因为现在全天下人都觉得是我逼死了王国锋。为了洗清自己身上的冤屈,所以我必须要查明凶手。”苏韬很耐心地解释道,“如果我真打算对你不利,就不会将你救出来。当然,我不会逼你,选择权在你的手上,如果你想要回去,我可以让夏禹送你离开。”

    夏禹尴尬地笑了笑,他可不想再回去,送上门被收拾。

    “如果我和你们合作,你们能保护我吗?”张爱莲终于意动,因为她对苏韬也有所了解,尽管和王国锋是对手,但苏韬的医名在外,是个形象很正派的人物。

    虽说王国锋和苏韬不断较量角力,但王国锋私下里认为苏韬对于弘扬中医,起到了不容否认的效果。

    “那是当然!”苏韬轻呼一口气,开始打感情牌,“我会尝试帮你联系王家。你儿子虽然失去父亲,但王家在燕京根深叶茂,你儿子是王家唯一的嫡系血脉,他们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好好培养他。”

    “真的吗?”张爱莲嘴角泛着苦笑,“我的身份……他们不会认可我的!”

    苏韬摇头叹气道:“如果王国锋还活着,王家绝对不会接受你。但现在王国锋已经死去,你儿子是遗腹子,他们会看在王国锋的面子上改变想法。”

    听苏韬这番劝说,张爱莲原本不安的内心终于稍微缓和不少。

    苏韬给夏禹使了个眼色,夏禹笑了笑,接过话题,道:“我明天会采取你儿子的头发,然后去做基因鉴定。”

    张爱莲微微点头,知道基因鉴定是为了让王家认可儿子和王家的血缘关系,她很认真地确认:“这孩子绝对是王国锋的。”

    夏禹松了口气,其实这也是试探一下张爱莲,毕竟张爱莲还有丈夫,外人并不不能确定孩子就一定是王国锋的。如果没有鉴定结果,王家也不会认这个遗腹子。

    “另外,我们还得要跟你好好聊聊,想要让为王国锋报仇,让幕后凶手罪有应得,你必须和我们合作。我要知道王国锋在生前的一些部署,他是一个聪明人,绝对会为自己留下后手。”苏韬再次与张爱莲提出要求。

    张爱莲犹豫数秒,叹气道:“据我所知,王国锋的确有一个秘密,他曾经告诉我,如果有一天自己出事了,到琼金嘉佳休闲浴所,找一个叫老孙的搓澡工。”

    苏韬和夏禹对视一眼,暗忖王国锋果然很精明,他其实早就预料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兰格丽手中的弃子。

    兰格丽尽管对王国锋各种监视,但她绝对不会想到王国锋会将最重要的东西,交给一个搓澡工。

    夏禹沉声与张爱莲道:“我帮你跑腿,你给我写个委托书,同时再拍一段视频。”

    张爱莲沉默数秒,她现在没有其他退路,轻轻地苦笑着,点了点头。

    夏禹跟着张爱莲进房间,从婴儿身上取了几根头发,孩子睡得很沉,并没有被惊醒。

    旋即,苏韬将头发放到一个瓷瓶然后离开,有夏禹守着,张爱莲应该比较安全。

    出门之后,苏韬给元兰打了个电话,经过一段时间调养,元兰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苏韬简单说明来意,“你得帮我找一个人,嘉佳休闲浴所姓孙的搓澡工。”

    元兰的性格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淡,“找到之后呢?”

    苏韬沉声道:“保护起来!”

    如果老孙出事的话,那么王国锋生前藏着的秘密就没有线索,而苏韬敏感地觉得,这与兰格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

    天蒙蒙亮,王氏医馆门前已经有人开始排队。

    尽管三味堂如今在燕京已经打出名声,但与王氏医馆还是相差很大的距离。

    王氏医馆一门两国医,多年的口碑及高端定位,赢得了无数优质的客户。这些客户位高权重,一传十十传百,人人都知道,你有什么疑难绝症,如果有门路敲开王氏医馆的大门,必能迎刃而解。

    尽管王儒痛失亲子,但医馆也只是暂停营业数日,随后就又开始对外营业。

    苏韬抵达王氏医馆之后,与管家通报自己的姓名。管家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显然将他当成仇人,旋即还是进门将消息告诉王儒。

    王儒前几日已经将五十万的补偿金交给苏韬,算是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听到苏韬主动上门,心中也是泛起波澜,恐怕是有要紧事,便跟正在接受治疗的客人解释了几句,然后在偏厅见到苏韬。

    厅中,大紫檀雕螭案上下面,放置着两排楠木交椅。

    王儒平静地扫视苏韬一眼,淡淡道:“茶就没有了。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吧,今天客人非常多,我只能给你五分钟时间。”

    苏韬不以为忤,轻松笑道:“我是跟王前辈讨要东西的!”

    “什么东西?”王儒生气道,“上次不是已经补偿过五十万了吗?”

    王儒第一反应是,苏韬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今天是来王氏医馆闹事的。

    “别紧张!”苏韬知道王儒误解自己,“我是跟你要根头发,想做个dna亲子鉴定。上次,我和您夫人见面的时候,给她看过一张照片,你们估计也会好奇,那个孩子究竟是什么人。我现在是想让帮你们确认一下。”

    王儒没想到苏韬提的是此事,其实这几天他和妻子董芸一直在头疼,如何追问这件事,没想到苏韬主动上门提起此事。

    他冷声道:“你帮我们鉴定?谁能保证公正性?”

    王儒的反应在苏韬的意料之中,苏韬从行医箱中取出那个瓷瓶,放在了木桌上,心平气和地说道:“这那个孩子的头发,至于是否鉴定,你们自己决定吧!”

    言毕,苏韬淡淡一笑,朝王儒拱了拱手,潇洒地离开。

    “送苏大夫出去!”王儒连忙喊了一声,管家在门外等待,将苏韬领出去。

    王儒看似镇定,其实内心焦躁不安,他将瓶子打开,里面确实是几根头发,行医多年,眼力毒辣,不用仪器检测,就能猜出这应该是婴儿的胎毛。

    他没有去大厅接待客人,而是往院内走去,必须告诉妻子董芸这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