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36章 苏韬开始进攻
    如同苏韬和夏禹所判断,张爱莲早已被兰格丽安排人送到燕京,被软禁在一个郊外秘密的房子里。

    这个房子是王国锋曾经为张爱莲购置的爱巢,所以张爱莲还没有发现异常,每天生活很规律,早上六点起床,先喂饱儿子,然后再到菜市场去逛一圈。

    至于兰格丽在暗中布置了几名监视她的人员,张爱莲也是一无所知。

    张爱莲虽然一个人带孩子很累,但心情很不错,因为从王国锋的语气来看,有想法跟自己结婚。

    等到王国锋稳定下来之后,张爱莲就会跟丈夫离婚,然后嫁给王国锋。

    她对王国锋的要求不高,婚后只要对自己和儿子负责,随便他在外面怎么潇洒。

    毕竟生完小孩的张爱莲,没有当年的自信,知道像王国锋这样的男人,是不可能对自己专情。

    张爱莲已经有好几天联系不上王国锋,但那天带她来到燕京的黑人,曾经做过解释,王国锋要出国处理些重要事务,所以这段时间都无法跟她打电话。

    张爱莲每天都会到菜市场买菜,已经和菜市场不少卖菜老板熟悉,经常讨价还价。今天她准备喝点鱼汤,鱼汤对于催乳有很好的效果,儿子是全母乳喂养,所以自己得多补充营养。

    她挑选了几条野生鱼,在鱼摊多待了片刻,等让老板杀好鱼,付完款之后,突然心中一惊,望向婴儿车,儿子不见了!

    正准备大声呼喊,不远处一个带着鸭舌帽和墨镜的男子,朝张爱莲比划了个噤声的手势,暗示张爱莲不要说话。

    张爱莲反应很快,儿子被他抱在怀里,不敢声张,只能忐忑不安地走过去,沉声道:“你是谁?把儿子还给你我!”

    张爱莲从对方身上感觉到危险气息,她第一反应,难道是王国锋的仇家?

    “我是来救你的!”此人正是从琼金追踪而来的夏禹,他压低声音道,“我得告诉你个坏消息,王国锋已经死了,而你一直在被监视之中,我之所以将你儿子抱过来,是因为猜测你那个婴儿车内被装了监听器。”

    “什么?怎么可能?”张爱莲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王国锋死了?这是张爱莲无法接受的事实。

    夏禹见张爱莲不相信,掏出手机给她看了一组照片,“这是王国锋的丧礼,早在半个月之前,王国锋就已经被杀。至于你实际是被软禁。我现在没法跟你解释太多,如果你想要逃脱的话,就得听我的安排。”

    张爱莲眼中流露出惊愕之色,但夏禹说得有模有样,尤其是那些照片,没有人工ps的痕迹,难道他说的是真的,如果王国锋已经死了,那么她自己该如何活下去?

    张爱莲怀孕之后,就已经辞掉了自己的工作,现在就是个全职太太,因为她知道王国锋的收入不菲,养活自己没太大的压力。尤其是张爱莲给王国锋生了个儿子,她更加心安理得,因为知道即使自己哪一天人老色衰,再也无法吸引王国锋,但靠着儿子生活,也会有一份保障。

    “我得先走了,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如果你想清楚,就给我发一条信息,我让你重新获得自由。”夏禹将孩子送回张爱莲怀中,然后压低帽檐,很快消失在人群之中。

    孩子的衣衫里留有一张名片,没有写姓名和身份,只有一个手机号码。

    张爱莲将儿子放入婴儿车内,一时间竟然六神无主,茫然失措,她下意识地连忙掏出手机拨通王国锋的号码,但与以往一样石沉大海。

    原本是先入为主的相信了那个黑人的话,现在经过夏禹提醒,她慢慢察觉到不对劲。

    即使王国锋出国,那也不至于连电话也没空接。

    “你忘记东西了!”鱼摊老板提醒了一句。

    张爱莲这才回过神来,自己竟然将刚买的蔬菜、鱼肉落在了摊子上,与鱼摊老板感谢一句之后,她有些心神不宁地回到自己的住处。

    张爱莲无心再做饭,她连忙找出手机,搜索关键词王国锋。

    最近这段时间,她全心放在儿子身上,所以连手机都很少使用。

    屏幕上很快显示出几条新闻:“药神集团董事长王国锋自杀留遗书……”

    张爱莲头脑一片空白,仿佛做了一场梦。

    她依然不相信这是事实,想起电视剧里的情节,如果自己真的被软禁,肯定对方在屋内留下了监控的设备,她将房间内的窗帘拉上,然后盯着天花板寻找。

    果然在黑暗中看到一束红色的光芒,她又惊又怕,望着躺在婴儿床上,已然熟睡的儿子,不禁悲从中来。

    “不行,我得逃离这里,为了儿子,我也得尝试一把!”张爱莲开始慢慢相信夏禹,她从口袋中掏出那个名片,然后编辑了一条短信过去。

    未过多久,就有消息回复,“不要轻举妄动,今夜凌晨三点,我会来接你。注意,不要收拾小孩的东西,以免打草惊蛇。”

    夏禹的方案很缜密,凌晨三点是最安静的时候,也是人意志力最脆弱,容易疏忽大意的时候,选择在这个时间段解救张爱莲是最恰当的。

    张爱莲按照夏禹的提醒,表现如常,还是按照以往的生活习惯,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等到了半夜两点,手机屏幕准时亮了起来,“我到了,就在门外!你抱着小孩,就出来,抓紧时间,不要有任何迟疑。”

    张爱莲深吸一口气,将熟睡中的儿子搂在怀里,头也不回地冲出家门。

    坐在监视器前的一名高鼻梁白人,他不停地打着哈欠,已经喝了两杯咖啡,但依然无法阻挡这绵绵不断的困意。

    他一直在好奇,为什么老板让自己监视这个女人和孩子,虽然人都有窥窃别人隐私的心理,但刚生完小孩的张爱莲身体走形,即使脱得精光,也很难让他升起兴趣。

    就在他准备打会盹儿的时候,突然在黑暗中看到亮光,随后张爱莲直接从床上坐起来,就朝门外走。

    “这女人想干嘛?”白人皱眉,并没有意识到张爱莲是打算逃跑。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因为看到门口停着一辆越野车,然后张爱莲就钻入车内后排。

    白人骂了一句脏话,开始呼叫自己的同伙,“赶紧起床,人跑了!”

    旁边另外一个老外瞬间惊醒,匆忙套了条裤子,就跟着白人冲了出去。

    不过,夏禹安排得很紧凑,等张爱莲上车之后,就用力踩了一脚油门,排气管冒了一阵黑烟,就呼啸而去。

    他见张爱莲就穿了一件睡衣,因为还在给小孩母乳,所以衣衫单薄,提醒道:“天气挺冷,后面有毯子,你和孩子盖一下吧!”

    张爱莲从夏禹口中听到关心,原本忐忑不安的情绪慢慢平缓下来。她刚将毯子盖在自己和儿子的身上,夏禹沉声道:“坐稳了!”

    车后出现了追踪者,来的是一辆大切诺基,大灯闪烁,炫目的光芒在后视镜折射下,夏禹只觉得眼睛发疼。

    一切如同他所猜测的,对方暗中安排了不少监视者,一旦张爱莲逃离,就会迅速反应,他已经设计好了逃离路线。

    现在他们的位置比较偏僻,只要上了高速,就能逃避追踪。

    夏禹踩了几脚油门,熟练地打着方向盘,张爱莲捂着嘴唇,眼神充满恐惧地望着窗外,情绪有些失控,不过,为了怀中的儿子,她必须要控制情绪。

    幸好,儿子睡得很沉,并不知道外面的危险。

    后面的追击者眼见在夏禹越开越快,副驾驶有人探出手臂,扣动扳机,枪声刺破了寂静的黑夜。

    夏禹冷哼一声,知道后面的人,都是亡命之徒,早就准备,他不停地控制着方向盘,越野车扭着诡异的轨迹,成功避开了子弹。

    “加速,贴上去!”白人男子暴躁地催促道。

    驾驶座上的老外狠狠地踩了一脚油门,突然前面的越野车来了个急刹车,眼看着要迎面来个亲密接触,老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盘打方向,旁边正好是一个石墩,径直冲上去。

    轿车的车头灯闪烁,引擎盖直接装得翘起,安全气囊全部打开,两人半晌从剧烈的震荡带来的眩晕中回过神来。

    “真是个废物!”白人愤怒地骂道,他头上被撞破了个口子,鲜血直流,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了号码,“对不起,头儿,张爱莲被人带走了。”

    “我知道了!”兰格丽虽然从睡梦中惊醒,但她还是很快反应过来,眼中射出一道冷峻之色。

    之所以监视张爱莲,是因为兰格丽知道王国锋在暗中留有什么后手。

    王国锋在药神集团呆了一年时间,他的资产超过超过十亿,但从账面上的资产来看,也不过一两亿,其余的资产肯定是被王国锋神不知鬼不觉地隐匿起来,所以兰格丽怀疑这笔钱是以张爱莲的名义藏在某处。

    “没想到苏韬的嗅觉还很灵敏,竟然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找到张爱莲。”兰格丽面色阴沉如水,她再也没有困意,必采取应对措施,因为她本能感觉到危险气息。

    从地下研究室再次被起底,到自己不得不交出王国锋背锅,再到如今张爱莲被掠走,整个过程中,兰格丽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苏韬这次开始积极进攻,兰格丽竟然发现自己处于劣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