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33章 遗书伪造之谜
    与王轩分手没多久,陈蕊打来电话,语气有些焦急,“店里出事了。”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知道王家终于又出手了。

    王儒的妻子名叫董芸,虽然年龄逼近六十,但保养得不错,跟看上去五十岁不到,穿着紫色的旗袍,气场十足,她今天并非一个人前来,身后跟着几名二十岁出头青年,摆明就是闹事的。

    这群人进门之后,陈蕊很快就反应过来接待,“请问有什么事?”

    “我是来找东西的!”董芸面色有些憔悴,儿子王国锋之死,让她夜不能寐,所以精神不大好。

    “请问您找什么?”陈蕊给身后的同事使了使眼色。

    同事立即开始疏散顾客,因为等下事情闹大,对三味堂的形象有损害。

    “我前几天在门外摆放了几个花圈,今天过来一看,花圈没了。”董芸冷笑道,“请你们交出来!”

    陈蕊还算是反应快,但面对董芸的强词夺理也是无语,“原来花圈是您摆的啊?我们开门做生意,你放花圈在门口,这明摆着是让我们为难。我们不跟你计较就算了,你还跟我们索要花圈?”

    董芸怔了怔,怒道:“小丫头片子,嘴巴还挺厉害。如果不是我的儿子被你们害死,我会摆花圈吗?”

    董芸见顾客们围过来,突然开始流泪,哽咽道:“你们大伙儿评评理,这家店的老板逼死了我的儿子。我快六十岁的人,白发人送黑发人。你们觉得公平吗?”

    旁边的顾客不知道始末,见董芸哭得伤心,开始议论纷纷。

    “这位大娘,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说我们老板逼死你的儿子,请问有证据吗?”陈蕊见顾客围着不走,头皮有点发麻,不过她大脑很清醒,继续反问。

    “证据?当然有了!”董芸直接从皮包里抽出厚厚地一叠纸,分发给周围的众人,“这是我儿子的遗书,他明确地写着,自己是被这家店的老板苏韬给逼死的。你们大家都被骗了,以为他是神医,其实就是个狡猾阴险的刽子手。”

    旁边的围观者见董芸拿出了遗书,人都有恻隐之心,死者为大,顿时开始为董芸鸣不平。

    陈蕊毕竟是一个小姑娘,哪里见过这个场面,董芸见自己占优势,开始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更是手足无措。

    陈蕊失去方寸,只能给苏韬打电话,因为苏韬曾经提醒自己,如果出事的话,可以打电话给他。

    凌玉治好一个病人,听到外面有动静,走出来见董芸瘫坐在地上,连忙走过去,尝试扶起董芸。

    董芸一把甩开凌玉,破口大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你师兄被苏韬害死,你还为他卖命,简直就是狼心狗肺。你师兄对你多好,你刚来燕京那会儿,知道你人生地不熟,所以鞍前马后地为你策划。如果没有他疏通关系,打点一切,你能当上国医吗?”

    董芸这番话,歪曲事实,给人造成一种错觉,好像凌玉的国医称号,是王国锋走后门,帮他搞定的。

    现场不少病人都是冲着国医大师的帽子而来,听到董芸这番话,当然开始犹豫,是否继续在这边看病。

    凌玉暗叹了一口气,上次董芸就来闹过一阵,将花圈故意挡在门口,自己看在她是长辈的份上,没有与她一般计较,等她发现完毕之后,就让人将花圈给撤掉。

    没想到董芸再次登门,竟然以找花圈的理由,继续开始闹事。

    “师兄去世的事情我很心痛也很无奈,我理解您的丧子之痛。不过,您继续这么闹下去,也于事无补。”凌玉耐心地劝说道。

    “哼!我儿子死了,你们这个黑店也别想继续开下去。”董芸眼神冰冷地望着凌玉,她心中将凌玉视作叛徒。

    身后带来的青年开始驱散客人,大声道:“大家都赶紧走吧,这个店开不下去,以后再也不要来了。”

    见病人被赶走,陈蕊急得差点哭出来。那些青年收了董芸的钱,就是来闹个鸡犬不宁,一部分人赶客,一部分人开始打砸,药房所在的位置损失最为惨重,玻璃被砸烂,药材被肆意踩在地上,像这种药材肯定不能继续销售,算是直接被糟蹋了。

    有员工想要阻止,哪是这些体校出来的对手,直接被推到一边,然后挨了些老拳。

    陈蕊拨打110,警车在外面观望片刻,然后就走,显然董芸利用自己的关系,给当地派出所打了招呼。

    王氏医馆能在将军胡同扎根这么多年,根基深厚,想要摆平这点事情,难度不大。

    “阿姨,砸也砸过,闹也闹过,气应该消了吧!”凌玉望着店内狼藉一片,尽管他的修养很好,此刻也是非常愤怒。

    “消气?”董芸愤怒地望着凌玉,“只要你们一天不关门营业,我就会继续来跟你们讨说法。”

    凌玉无奈苦笑,“这是何苦呢?”

    “何苦?”董芸怒道,“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话要说清楚,谁杀你儿子了?”门外传来一声清亮的呵斥声,苏韬刚从出租车走下,直奔店内,见没有一个客人,到处被砸得,心中气愤无比。

    “你是苏韬?”董芸认出苏韬,顿时就嚎啕大哭,朝苏韬张牙舞爪地冲过来。

    苏韬知道这种大妈不好惹,早就有所准备,他微微侧身躲避。

    董芸扑空之后,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我是苏韬!”苏韬环顾四周,语气深沉地说道,“我得告诉你真相。第一,你儿子王国锋死得蹊跷,并不一定是自杀;第二,遗书也不是你儿子亲手书写,可能是别人伪造的。”

    东云微微一怔,怒斥道:“别狡辩了,我会信你?”

    苏韬叹了口气 ,道:“虽然我和王国锋不对付,但对他的性格很了解。作为一名中医大夫,深知生命的伟大,绝对不会可能随意轻生。另外,这个遗书上有很多疑点,你的儿子王国锋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或者有点强迫症倾向。但这份遗书,有很多地方,行文不通畅,还有几个错别字,这是很不正常的。追求完美的人在写遗书的时候无论是对字迹工整还是格式,都非常的在意,但这封遗书都没有任何的讲究,甚至还有不少涂改的痕迹,这跟他的性格完全相反,如果是在自由正常状态下写成,那么追求完美的王国锋一定不会留下这样不规整的遗书。”

    “你强词夺理!”董芸突然从苏韬口中得知,儿子可能是他杀,内心开始动摇。

    因为她对自己的儿子也是有所了解,也不相信王国锋会犯自杀这种蠢事。

    苏韬之前粗略地看过王国锋遗书的内容,并不是特别全面,如今董芸复印了这么多,他可以看到全篇内容,因此可以作更深入的分析,“另外,就是笔迹。作为一名中医,平时在写医案或者开处方药的时候,会用草书。但对于遗书这种句句需要斟酌的文字,肯定会用更加严肃的字体,但这封遗书全部是用的草书来写。我怀疑,是有人故意研究他的笔迹,可以模仿,笔迹是从王国锋之前的医案中研究而来。”

    董芸见苏韬说得理直气壮,顿时有点不知所措,她此刻不知道怎么说了。

    苏韬现在跟她较真的是王国锋的死因真相,说王国锋可能是他杀,而且遗书是假的。

    董芸总不能指着苏韬的鼻子骂,——你胡说,我儿子就是自杀,遗书是真的,你别混淆是非。

    毕竟自杀是一件说拍出来不好听的事情,让别人认为这个人没有骨气,心理素质差。

    更关键的是,董芸也曾经怀疑过自己的儿子自杀这件事。

    赵蕊见苏韬镇住了董芸,暗叹了口气,老板就是老板,关键时刻出场,还是有价值的。

    董芸的气焰消失不少,但她胸中还是憋着一股气,毕竟苏韬和王国锋互为对手的事情,她也是有所耳闻。

    “你别想转移注意力,推卸责任!”

    “请你给我一点时间,不用多久,真相就可以水落石出。”苏韬沉声说道,“也请你现在注意分寸,不要到时候真相大白之后,下不了台。”

    董芸冷笑:“还想威胁我?我儿子死了,我命都可以不要!”

    苏韬叹了口气,道:“我这里有点东西给你看一下!”

    董芸狐疑地望向苏韬,面带警惕,她已经被苏韬镇住,不知道他还有什么花招。

    苏韬用手机调出一张照片,道:“你仔细看一下这张照片上的小孩!”

    董芸接过手机,照片上面是一个俏丽的少妇,她面带笑意,怀里抱着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新生儿。

    董芸目光突然锁定新生儿胳膊上的一块红色胎记,眼中流露出惊讶之色,因为王国锋的身上也有胎记,位置就在这个地方。

    董芸嘴唇颤抖,她突然发现自己儿子并不是完全从这个世界消失,很有可能留下了血脉。

    “这是谁?”董芸情绪有点激动地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苏韬从董芸手中拿回手机,耸了耸肩,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