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29章 追查王国锋案
    苏韬和岳遵说话间,孙长乐气冲冲地走进来,岳遵知道刚才他和余友清的对话,肯定不是很愉快,笑着问道:“怎么跟老余杠上了?”

    孙长乐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声道:“什么玩意?竟然拿着几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举报信,要我好自为之。”

    岳遵和苏韬对视一眼,邵文涛可是也有举报信在岳遵手中,没想到余友清为了打压孙长乐,竟然动用这个招数。不过,这倒是内斗中惯用的招数。从孙长乐的反应来看,这招数效果不错,如果不是虚构的事情,孙长乐也不至于大动肝火。

    孙长乐暗叹一口气,无奈道:“我是被大舅子坑了,五六年前开始他就打着我的名号,向各大医院兜售医疗器材。医疗器材中不少出现残次品,后来我动用关系把事情给掩盖下去。没想到余友清耳目通明,翻出了这笔旧账。”

    岳遵只能安慰道:“事情早已过去,他现在提起来,目的很明确,就是希望你能给邵文涛让步而已。”

    “唉,也是我自己底气不足啊!”孙长乐已经决定退出候选人,他无奈地摊手,“老岳,专家组还是得交到你的手上,不然的话,我们这群老人就等着穿小鞋吧。”

    岳遵谦虚笑道:“候选人那么多,我只是陪跑而已。”

    孙长乐摇头,眉头皱起,沉声道:“刚才老温、老郑都被叫进去过了。”

    岳遵微微一怔,哭笑不得道:“难道他们也有把柄握在老余的手中?”

    孙长乐苦笑道:“谁没点破事啊?那邵文涛的屁股最不干净了!”

    岳遵暗叹一声,真正高风亮节的人,大部分都不会干涉到专家组此次组长评选的工作中,其实孙长乐算是比较正派,只是被自己的亲戚给坑了。

    岳遵自言自语,蹙眉道:“没想到会弄成这样!”

    孙长乐在岳遵的肩膀上拍了拍,道:“你做事稳健、公平,估计余友清手中也没你的黑材料,所以我表态支持你担任新组长。”

    岳遵连忙摇头,苦笑道:“这是把我弄到火架上去烤啊!”

    孙长乐很认真地说道:“你必须帮我争口气啊!”

    孙长乐在专家组的人脉关系不错,得到他明确表态支持,岳遵担任组长的胜算就高了很多。

    苏韬内心确实有些担忧,因为余友清和邵文涛对岳遵恐怕还是会有其他招数。

    不过,岳遵也不是普通人,他肯定也会有自己的后手。

    转眼到了午饭时分,孙长乐是个美食爱好者,让自己的助理开车载着苏韬和岳遵抵达一处很有特色的餐馆。

    虽然燕京长期处于雾霾天气,但今天难得阳光很好,建筑物沐浴在秋风暖阳之中,别致的楼榭台阁,池塘中锦鲤鱼跃,枫叶红了,桂花飘香,处处都是风景。

    往里面又走几步,梵音阵阵,木鱼敲响,牌匾上写着“望月斋”。

    岳遵笑道:“这就鼎鼎有名的斋菜馆了?”

    孙长乐点头道:“大鱼大肉吃得满嘴油腻,弄点清淡的斋菜拜拜火气。你别小看这里,虽然都是斋菜,但价格贵得离谱,都是以前宫廷斋菜的做法,口味很好,你不得不服。像我们年纪大了,血糖血脂比较高,每个月吃斋菜,还是很有好处的。”

    旋即,他打趣苏韬,“像你这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可能吃不习惯,今天就勉为其难,陪我们吃顿饭吧。”

    苏韬平时也吃得比较清淡,笑道:“按理来说,我们现在这个时候吃斋已经不合适。”

    “哦?为什么?”孙长乐好奇道。

    “吃斋有过午不食的讲究,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半。”苏韬笑着说道。

    “没想到你对这个还有些研究。”孙长乐这才想起苏韬是个中医,在膳食方面的研究,会比西医自然要多。

    吃斋不同于吃素,吃素是不吃荤腥,吃斋,不仅不吃荤腥,五辛也不能吃,即:葱,洋葱,蒜,大蒜,韭,而且吃斋,要过午不食,即过了中午就不再吃饭了。

    孙长乐、苏韬、岳遵三人,只是想品尝一下斋菜的口味,讲究没那么多。

    斋菜,主要是由时蔬、豆腐、菌菇等食材组成,制作的过程中,加入些许秘方,使得口味异于寻常百姓家的菜式。

    苏韬途中接到柳若晨的电话,虽然有段时间没有碰面,但两人时常保持联系。

    柳若晨先叹了口气,道:“我是帮穗儿请个假的!”

    苏韬明白其中的原因,无奈苦笑道:“看来穗儿还是没放下啊,你呢,还好吗?”

    柳若晨曾经是王国锋的未婚妻,虽然两人婚约已断,但毕竟曾经有过一段感情,如今王国锋已经去世,莫穗儿被王国锋曾经害得那么惨,都心神不宁,何况柳若晨呢?

    “有点遗憾吧,毕竟他曾经那么优秀!”柳若晨沉默片刻,“现在道医宗也认为是你逼死了王国锋,所以凌玉那边恐怕不稳定。毕竟王国锋曾是道医宗主指明的接班人,凌玉是他的师弟,现在王国锋出事,他继续在三味堂工作,要承担舆论非议。”

    苏韬颔首道:“我会跟凌玉好好交流一番,尊重他的选择。”

    挂断柳若晨的电话,苏韬意识到事情变严重,王家显然已经找到道医宗,试图给凌玉施加压力。

    现在三味堂在燕京站稳脚跟,完全是因为凌玉的个人实力,如果他选择退出,等于断了苏韬的一条胳膊。

    与王家的嫌隙,苏韬还是得尽快想办法结束才行。

    挂断柳若晨的电话之后,苏韬沉思许久,然后拨通江清寒的手机号码。

    江清寒知道苏韬一般不会没事骚扰自己,好奇道:“有什么事情吗?”

    苏韬将王国锋自杀的事情,给江清寒述说了一遍,道:“师父,你在刑侦队工作多年,有没有朋友,能将这起案件详细地调查一下?”

    “又跟地下研究室有关联?”江清寒皱眉叹息道,当年自己揪住康博制药地下研究室不放,主要是怀疑自己丈夫燕隼之死,与之有关,如今她知道燕隼还好好活着,所以注意力也就分散了。

    苏韬道:“康博制药的汉斯死了之后,因为受到关注,所以就没有继续进行地下研究室。但诺伊集团随后掌控了药神集团,所以借着这个壳子继续从事地下研究室的工作 。”

    江清寒面色一冷,沉声道:“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苏韬原本是想从江清寒这边得到参考意见,从刑侦的专业角度,来分析这个案件,王国锋他杀的可能有多大,但没想到江清寒直接接下了这个活儿。

    “事发地点在合城,如果你调查的话,属于跨地区办案,会不会有问题?”苏韬皱眉问道。

    江清寒笑道:“这你就放心吧,刑侦工作是可以跨地区办案的。何况这件事又牵扯到地下研究所,当初汉州曾经调查过这个案件,既然有联系,所以汉州警方是有资格对这个案件进行深入挖掘的。”

    “你是担心合城那边的刑侦不会重视这件事吧?”苏韬猜出了江清寒的心思。

    “没错,如果对方重视的话,就不会定性为自杀。像这种案件,基本上当地警方已经归档定性,不会继续追查。”江清寒道,“我会让张振带着几个干练的组员,去实地调查,尽快查明真相。”

    “这个案件风险系数很高。”苏韬叹气提醒道。

    “如果没有风险,那里还要刑警来处理?”江清寒微笑道,“有消息我会尽快通知你。”

    言毕,电话传来忙音,苏韬突然有点后悔,觉得自己不应该将江清寒牵扯到这件事情上来,他脑海中闪过兰格丽那妖媚的身影,不出意外,王国锋的死亡和这个德国女特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转身回到吃饭的包厢,里面传来欢声笑语,听起来很热闹,孙长乐见苏韬出现,笑道:“小苏大夫,赶紧来帮我这个朋友看看,他的牙疼到底是什么毛病。对了,你别看他年轻,可是咱们国医专家组最年轻的中医大夫”

    苏韬是个中医,望闻问切是基本功,看一眼就知道他的牙,是否真有问题。

    他的朋友连忙谦虚地笑道:“失敬失敬!”

    苏韬哑然失笑,知道孙长乐这是遇到熟人过来敬打招呼,喝完三杯饮料之后,孙长乐不依不饶,继续逼着他再喝三杯,虽说不是饮酒,只是喝茶水饮料,但肚子胀厉害,就借口自己牙疼。

    虽然是玩笑话,但苏韬还是仔细打量了一下孙长乐的这位朋友,暗叹了一口气,此人身高一米七八左右,年龄大约五十多岁,五官端正,如今年纪大,也能称得上是个老帅哥。

    他笑了笑道:“牙是没问题,不过,茶水饮料也不能多喝啊。”

    孙长乐微微一怔,没想到苏韬帮自己的朋友说话,他很快反应过来,笑道:“罢了,茶都不肯跟我多喝几口,看来我们的交情不够啊,就饶过你了。”

    那朋友尴尬一笑,道:“下次如果改喝酒,我绝对奉陪。”

    等那朋友离开之后,孙长乐觉得苏韬刚才的表情有异常,好奇道:“刚才我那个朋友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如果孙前辈继续劝他喝茶水,恐怕要出大事的。”

    孙长乐一脸茫然,露出不信之色,突然外面传来嘈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