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25章 失败了的种子
    接下来的两天,合城的药商们陷入一片混乱。

    一开始,中央调查组接到很多匿名举报,并陆续约请了好多个药材商人谈话。这些药材商人每年销售规模大概在一千万左右,算不上什么大鱼。但中央调查组还是将这些人全部控制起来。

    然而,正当那些处于中草药行业食物链顶端的大药材商,以为事情就这么烟消云散,所有的罪责全部由底层药材商人承担的时候。

    名记陈光陆续发布了三篇后续报道,打乱了他们的安排。

    《药都合城繁华背后的黑幕!》

    《药材商人身上的原罪!》

    《趴在中医身上的吸血鬼!》

    三篇报道均以深度报道的形式,指名道姓地点出药材商人抱团垄断行业,哄抬药材物价,联手抵制新入行者。与此同时,还直接指出,这些药材商人与药神集团有紧密联系,形成了一个共同进退的利益集团。

    另外,药神集团还被扒出老底,当年徐天德还活着的时候,曾经犯下的一些丑事,比如药店内偷偷售卖罂粟等违禁品,同时还经营无标签识别,无法说明合法来源的中药饮片。

    药神集团受到风波的影响,在证券市场一蹶不振,股价连续多日跌停,董事长王国锋因此遭到董事会董事们的集体问责,被要求主动离职。

    夜色如浓墨,天空无星,三味堂灯火通明,药材商人贾兴站在轿车旁边深吸两口气,缓缓走入其内,褚惠林早已等待多时,笑着请他进了后面的屋子。

    贾兴见到一个年轻人坐在椅子上翻阅报纸,意识到对方肯定是在中医行业如今炙手可热的年轻神医苏韬,连忙挤出笑容,道:“苏大夫,您好,久仰大名!”

    苏韬放下报纸,朝贾兴点了点头,道:“贾总,你好,我听老褚说过,你为人很仗义,一直想见你一面。”

    贾兴笑了笑,苏韬为人很客气,没有年轻人身上的桀骜,倒是不算让人讨厌。

    贾兴坐下之后,褚惠林递了一杯茶,贾兴心情复杂地泯了一口,道:“我也不拐弯抹角了,今天过来拜访,是想问一下,上次褚医生提到,与三味制药的合作,还算数吗?”

    褚惠林面带微笑,这贾兴反应很快,见势头不对,迅速来站队了。

    其实贾兴心知肚明,此次调查组几乎将现在合城最大的药材商人挨个查了个遍,为什么偏偏没有找到自己头上,仔细冷静想来,恐怕是与三味堂这边有关系。

    外面都谣传,这次整治药材商人的风波,是苏韬搞出来的事,自己没有受到波及,还不是因为褚惠林之前跟自己见过一面,想要让自己为他提供进货渠道。

    贾兴是个聪明人,等回过神来,就主动找褚惠林联系,褚惠林告诉贾兴老板苏韬正好在合城,他就赶忙过来露个面,探探虚实。

    褚惠林朝苏韬看了一眼,笑道:“能不能合作,这看老板的意思。”

    苏韬暗叹褚惠林处事越来越老练,淡淡道:“老褚,评价过你,做事从来不含糊,提供的产品品质过硬,所以我还是有心跟你合作。不过,现在合城大点的药材商人都对我们敬而远之,难道你不担心他们报复你吗?”

    贾兴讪讪一笑,虽然不知道上次自己和褚惠林交流,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被苏韬听见,但他还是觉得有些尴尬,知道苏韬是拿话来堵自己。

    贾兴之前可是因为此事拒绝了褚惠林的要求,现在风向不对,调转山头,太没有骨气了。

    不过,比起利益,骨气又算得了什么?

    贾兴自嘲地笑了笑,道:“现在合城的药材商人都自顾不暇,哪里还有功夫来管我。说到这里,我还得谢谢你。”

    “谢我?”苏韬似笑非笑地望着贾兴。

    “是啊!我没猜错的话,调查组之所以没有传唤我,是因为你打了招呼吧。”贾兴试探道。

    苏韬抿嘴一笑,不置可否在,心想这贾兴还是挺聪明的。

    薛秘书长在安排调查组来到合城之前,跟自己打电话询问过情况,因为觉得苏韬是行内人,可以提供参考意见。

    于是,苏韬给薛秘书长提供了一个药材商人名单,这就成了调查组的重点挖掘对象,而在这个名单中,苏韬并没有提供贾兴的名字,所以贾兴幸免于难。

    当然,贾兴初期敛财过程中,肯定有没法洗刷的原罪,但比起其他那些药材商人就显得不值一提。

    这也是为何苏韬选择贾兴作为合作伙伴的关键原因。

    苏韬没有直接说出答案,但贾兴却是坚定了自己的判断,这次药都风波,完全是苏韬策划而成。

    苏韬还是没有正面表态,淡淡道:“现在药都面临着一次巨大的洗礼,原来的格局肯定会被打乱,贾总你有很大可能成为最大的药商,选择和你合作,是我们的荣幸。关于老褚之前给你的合作条件,依然有效,如果你同意的话,明天就可以签合同。”

    “那实在太好了!”贾兴眉开眼笑,“我已经协调过,药材的货源绝对没有问题,会给你们按时送到。”

    苏韬伸手与贾兴握了握,道:“合作愉快!”

    贾兴原本忐忑不安而来,没想到苏韬这么爽快,对苏韬有了更新的认识,还真是个年轻有为的青年。

    经过这轮洗牌,自己看似莫名其妙地成为大赢家,其实归根到底,是苏韬在暗处推动起到的效果。

    等贾兴离开之后,褚惠林笑着恭喜道:“老板,恭喜你成功解决药材的货源问题。”

    苏韬摇了摇头,眼中露出一抹精光,道:“事情还没有结束呢!”

    苏韬已经厌倦王国锋的挑衅。

    ……

    东岸府邸,合城有名的富人区。

    一栋高层内,王国锋有点焦虑地站在客厅等待消息,中央调查组已经将赖荣等人控制住,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药材商人在坦白交代的过程中,会不会牵扯到药神集团。

    这么多年来,药材商人在药神集团旗下的中医药店销售没有来源的中药饮片,这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也曾经有人服用饮片出现身体不适的情况,向有关部门投诉药神集团,但结果很轻松地被公关摆平。

    所以如果仔细追究,药神集团也会受到牵。

    王国锋显然低估了此次中央调查组的决心,他们现在调查得越来越深入,不仅针对药材商人哄抬价格,而且还对中药店进行深入追查。

    按照现在的局势,药神集团这座大厦已经出现轰然倒塌的趋势。

    董事会正在召开紧急会议,因为自己是董事长,出现这么大的风波,必须要承担主要责任。

    不过,王国锋内心还是充满侥幸,因为他觉得兰格丽不会放弃自己。

    只要兰格丽还对自己表态支持,那么董事会就不会罢免他,他依然还是药神集团的董事长。王国锋有信心,依靠自己在中医界的资源和人脉,药神集团一定会再次腾飞。

    王国锋失败过那么多次,每次他都倔强地站起来,这一次肯定也不例外。

    终于门外传来动静,兰格丽的黑人副手推开大门,然后将门给反锁上。

    王国锋勉强挤出笑容,道:“结果怎么样了?”

    兰格丽摇了摇头,面色阴冷地说道:“你太让我失望了。”

    王国锋心凉了半截,他知道自己的董事长职务被罢免了,换而言之,他现在一无所有。

    “我知道了!”王国锋失态地摆了摆手,低头又抬头,“谁是新的董事长?”

    “罗燃!”兰格丽平静地说道。

    “为什么?”王国锋吃惊地望着兰格丽,“他不是已经因为犯了职务罪被捕入狱吗?这样的人怎么能成为新任董事长?”

    兰格丽摇头苦笑道:“他之前是被陷害的,而陷害人是你!”

    王国锋摇头,难以自信地说道:“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一直对你忠心耿耿。”

    兰格丽复杂地看了一眼王国锋,缓缓道:“我必须得承认,作为一枚种子的培养者,我彻底失败了。”言毕,她与副手吩咐道,“把那份密报给他看一眼。”

    王国锋接过兰格丽从特殊途径找到的密报,冷声道:“你们竟然利用药神集团作为掩护,做了这么多丧天害理的事情。”

    兰格丽实际掌控药神集团之后,经营范围更加广泛,其中不乏借助药神集团作为壳子,筹建一些研究室。这些研究室与当初康博制药暗中投资的研究室并没有太大区别。

    这件事情已经被人捅出来,王国锋作为董事长,必须要承担责任。

    至于背后推手,来自于苏韬和夏禹不久前的调查,简而言之,药神集团其实早已步入陷阱。

    然而,王国锋并不知道兰格丽在暗中策划的这些事情,他就是个傀儡,被蒙在鼓里。

    兰格丽沉声道:“你是药神集团的董事长,这些事情必须要由你来负责。”

    王国锋面色大变,终于明白兰格丽想要做什么,惊慌失措地往后倒退。

    兰格丽身边,健壮高大的副手残忍地笑了笑,直接拽住王国锋的衣领,然后拖着他朝窗口走去。

    哐当一声脆响,王国锋只觉得领口一松,然后腾云驾雾飘出窗外,这里是二十二层,摔下去百分之百没命。

    短短地时间内,无数回忆从眼前闪过,仿佛过山车一般,他突然想明白,从遇到兰格丽的那瞬间起,就是开始经历一场看似浮华却无比罪恶的梦。

    等到自己醒来,已经到了和这个世界说再见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