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24章 不再坐以待毙
    “商人重利,没人会跟钱过不去。药神集团虽然掌握全国最大的药材零售渠道,但药材商人从中获取的利润很低,远不及中成药工厂给他们带来的价值。其次,这次药材商人对我们下达的封锁令,是被迫无奈之举,只要有人愿意站出来反对,立马就会烟消云散。”苏韬自信地笑道。

    褚惠林倒是没那么乐观,“药神集团在合城处于不可动摇的地位,想让药材商人违背他的意愿,难度还是不一般大。”

    苏韬冷笑道:“那就得让药神集团的地位动一动,还有让那些药材商人吃点苦头。”

    褚惠林微微一怔,意识到苏韬还有其他后手。

    苏韬选择主动出击,不再坐以待毙。

    他要让那些药材商人尝到苦头,同时也要让幕后的王国锋也受到应有的惩罚。

    与褚惠林又聊了一会之后,苏韬拦了一辆出租车,前往佘薇的住处。佘薇现在掌握聂家的资源,在合城有一定的地位,想要跟药神集团扳手腕,还得跟佘薇寻求帮助。

    佘薇经过大半年的调养,身体明显好转很多,脸上气色很好,也没有那么瘦弱,彻底地戒掉了毒瘾。

    住宅很宽敞,院内的草坪经过精心打理,虽然到了秋季,还是绿茵满地,角落里花坛,里面的桂花香气四溢,让人闻之心怡。

    佘薇等待苏韬多时,在客厅内设下了一桌酒席,蔡妍的父亲蔡忠朴腰间系着围裙,张罗苏韬坐下。

    “薇姨,你和蔡叔什么时候请我们吃喜酒啊?”苏韬趁着蔡忠朴不在身前,打趣道。

    佘薇和蔡忠朴两人在蔡妍的撮合下,如今感情不错,虽然没有谈婚论嫁,但看得出来,关系融洽,就差一层窗户纸,苏韬索性就捅破了。

    “臭小子,瞎说什么呢?”佘薇拿起筷子,在苏韬的手背上敲了一下,然后故意转移话题,“你让我调查的资料,都已经准备好了。不过,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苏韬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沉声道:“华夏的药材市场太混乱,想要更进一步,必须要下重手来治疗。”

    佘薇苦笑道:“如果你这么做,势必要成为很多药材商人的仇人。”

    苏韬笑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早就是他们的仇人,难道还怕他们不成?”

    佘薇微微一愣,苏韬说得有道理,感慨道:“我也劝过几个从事药材生意的朋友,但他们对三味制药的封杀很坚定,王国锋给他们许以重利,药神集团新合并的中成药工厂,能够为他们创造好几个亿的利润。”

    苏韬淡淡一笑,道:“我这不仅是为了泄愤,而是为了净化市场,你知道的!”

    佘薇嘴角浮出笑意,道:“我支持你!”

    苏韬这是打算和药材商人们彻底撕破脸皮了。

    吃完饭之后,佘薇从书房内取出厚厚的一叠资料,交到苏韬手中,这都是聂家当年偷偷整理的黑资料,为了要挟药材商人而准备,只是聂海天没有等到那天,所以资料被尘封。

    苏韬回到宾馆之后,先仔细翻阅了一下资料,然后拨通《南粤都市报》首席记者陈光的电话。

    陈光在揭露慈善行业负*面新闻的过程中,展现出新闻人的骨气,让苏韬很欣赏,所以苏韬决定与陈光联系,从舆论上寻找突破口。

    “陈记者,我现在手里掌握一份关于全国药材交易黑幕资料,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深入调查!”苏韬语气略有些严肃地问道。

    陈光对苏韬的印象很好,当初揭露慈善基金黑幕时,在苏韬的帮助下,自己的女儿才幸免于难,因此欠了苏韬一个人情。

    而且借助那次新闻,陈光在单位的地位也更进一步。

    他毫不犹豫地表态:“如果材料属实,我当然要报道!”

    陈光的新闻嗅觉敏锐,隐隐猜到这将是一条大新闻。

    陈光的反应在苏韬的意料之中,苏韬笑道:“晚点我会将材料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陈光点了点头,道:“等我看过资料之后,咱们再商议如何处理吧!”

    挂断电话,陈光很快接收到苏韬的资料,他简单浏览一番,眼中闪出一道异色,心中震惊不已,没想到不起眼的中药材行业,竟然有这么多亟待解决的地方。

    在绝大多数人眼中,西医潜藏着许多规则,比如药丸的成本很低,经过医药代表和医院的层层操作之后,卖到很昂贵的价格,导致如今治病难的问题。

    其实,中医也存在类似的问题。

    陈光稍微酝酿,就开始根据材料,撰写关于中药材行业的深度报道,因为资料很详实,所以篇幅很大,需要以连续报道的形式刊发。

    第二天早晨,第一篇震惊全国的重磅报道刊登在《南粤都市报》的核心板块,标题为《中草药真有那么贵吗?》

    因为作者是首席作者陈光,瞬间被全国各大媒体转载关注。

    陈光在新闻中写道:“本是治病救人的中药材,也被少数昧良心的药材商大量采购囤积,造成近年价格一路飞涨,百姓患者望药兴叹、苦不堪言。

    由于近年来政府对中药材价格放松了管理,少数商人见有利可图,采用囤积垄断手法,控制市场常用中药材的价格,哄抬售价牟取暴利。中药常用药材三七,主产地云滇,两年前仅70元/千克,至今年上半年原产地批发价已达850元/千克,目前云海零售价高达1100元/千克,上涨幅度竟达十余倍!太子参主产地闽南、皖南,两年前仅50元/千克,至今年上半年已飞涨330元/千克,云海零售价达448元/千克。上述药材专营者均利用干旱天灾大量囤积,然后高价抛出牟取暴利。

    少数不良商人为了最大化牟取暴利,甚至采用了圈地大面积承包药材产地,如生晒参产地长白山,主要产药山岭已被人全部圈地承包,所产药材价格均被人为掌控操纵,两年前240元/千克的生晒参仅一年就翻涨一倍,今年价格将继续走高。再如主产地玉树的冬虫夏草,两年前收购价9万元/千克,至今年上半年产地价已飞涨至14万元/千克,而各地销售价更是一个劲疯涨,囤积商手法竟与上如出一辙。

    政府应当像前段针对少数农副产品被囤积采取措施平抑物价一样,出*台政策治理目前中药材行业的“蒜你狠”乱象。”

    陈光的这篇新闻,如同一阵狂风骤雨,使得中药材领域被广泛关注。

    国务院萧副总理是陈光的忠实读者,看到这篇报道之后,立即做出指示,让管理中药材的有关部门尽快拟定相应的制度法规,同时要找到典型,对那些破坏市场价格的药材商人依法处理,扼杀这个不好的现象。

    合城是药都,这些政策消息很快就在传播开,药材商人惶惶不安。

    另外,也有一个小道消息蔓延,有人透露,是三味堂的老板苏韬,将材料交给陈光,这是对药材商向三味制药封锁原材料进货渠道的反击。

    当然,这个小道消息的源头,自然是苏韬让褚惠林放出去的风声,是要让药材商人知道自己的手段。

    药材商人们坐不住,一起去找王国锋,在合城最好的酒楼设下一桌酒席。

    庆福酒楼位于药王园附近,在合城属于第一档的酒楼,药材商人们都是这里的常客,所以酒楼给他们提供的服务没话说。

    但这些药材商人都是愁眉不展,刚刚得到的消息,中央调查组已经抵达合城,很快就要着手调查药材市场。

    王国锋在服务员的引领下走进包厢,他还带着一个美艳的少妇,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王国锋对生涩的少女不太感兴趣,专门喜欢已婚少妇。

    王国锋坐定,与众人寒暄一阵,然后就跟少妇咬着耳朵说话。

    为首的药材商人赖荣终于坐不住,开口道:“王董,新闻你也看到了吧?”

    王国锋扫了一眼,轻描淡写道:“听到了一些小道消息,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让你们不要给三味制药提供货源了吧?”

    赖荣哭丧着脸,心道如果当初提供货源,没跟苏韬撕破脸,也不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他无奈道:“现在闹得这么大,中央还派了调查组,总得有个解决办法吧?”

    “解决办法,我早就想好了。”王国锋压低声音道,“其实中央调查组只是要一个结果,如果你们给他结果,完成任务,那不就行了?”

    赖荣听王国锋这么一说,眼前一亮,比了个大拇指,道:“王董,你高明啊!”

    王国锋简单地吃了几口菜,就找了个借口离开,毕竟现在这帮药材商人屁股不干净,自己跟他们不能牵扯太多,解决的办法已经交给他们,就看他们知不知道找一些垫背的了。

    等王国锋离开之后,赖荣开始与药材商人们商量办法,“事情已经受到中央的关注,必须要找两三个顶锅的,你们有什么建议?”

    赖荣的意思很简单,既然中央调查组要结果,那么他们就推几个小药材商人出来,让他们去顶罪,从而应付此次危机。

    这样一来,不仅可以让调查组满载而归,又可以让他们这些人逃脱追究。

    言毕,药材商人们开始三言两语地讨论,罗列出一些名单,大多是曾经与自己有过节的竞争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