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23章 破局药材封锁
    三味制药的工厂已经完成百分之九十五的进度,但是原材料提供商还是没有找到,原因在于药神集团下达了封锁令,有点实力的药材商人都选择避开三味制药。

    说得更加简单一点,三味制药被药材商人封杀。

    华夏是中成药原材料最大的出产国,国内的药材商人一方面相互竞争,另一方面也互相合作,比如在定价上面,他们会进行统一,这样可以避免。这个跟房地产企业差不多,某个城市楼市集体上涨,一般都是几个大开发商坐在一起洽谈得出的结论。

    不过,苏韬还是亲自前往药都合城一趟,这里有三味堂的第二家店,如今褚惠林在这里担任负责人,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已经积累许多忠实客户。

    秋风瑟瑟,掠过门外的樟木树。

    不远处是药神集团的分店,不过并不提供中医门诊服务,只是出售药材。因为三味堂口碑很好,所以两相对比,有明显的差别。

    苏韬站在门外看了一阵,然后跟着褚惠林走入店内,褚惠林泡好了一壶茶,沉声道:“我已经帮你约好了贾兴,他跟我的关系不错,是合城很有实力的药材商人,相信他会给我面子的。”

    苏韬点了点头,道:“等下你跟他先谈,套套他的口风。”

    褚惠林微微一怔,旋即点了点头,知道苏韬有自己的打算。

    褚惠林跟贾兴的关系不错,原因是他曾经给贾兴的老婆开过一味调理身体的汤药,结果贾兴的老婆服用没多久,就怀孕了,贾兴今年五十多岁,妻子也是四十多岁的高龄,现在国家开放二台政策,贾兴遇到老来得子,所以对褚惠林感激不已。

    而且,妻子这个年龄生小孩,是有一定的风险 ,所以贾兴对褚惠林格外重视,希望他能保住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贾兴也知道三味堂现在的情况,药材商人集体向三味制药断货,但他还是借口与三味堂有合约在身,继续为三味堂供货。但,在这种局面下,贾兴冒大不韪,给三味制药提供中成药的原材料,绝对是禁区,他不会承担被同行集体打压的后果。

    褚惠林接到贾兴的电话,苏韬就走到里面一间屋子,故意留了一个门缝,可以听到贾兴和褚惠林的交谈。

    贾兴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头发剪得很短,显得非常精神,比实际年龄看上去要小好几岁。

    “褚医生,这是我给你带的一些小东西,你千万要收下,不然我老婆那里没法过关。”贾兴将几个袋子随意地放在地上,里面都是一些名贵的药材,他是药材商人,有自己的进货渠道,所以不用花太多钱,但如果在市面上零售,这点药材价值在三四万人民币。

    贾兴有自己的打算,曾经塞了好几次现金红包给褚惠林,都被他果断拒绝,所以这次自己送点药材,随便他自己使用,或者是拿到三味堂售卖,都是不错的选择。

    褚惠林粗粗扫了一眼,看见里面有鹿茸、老山参、铁皮石斛、冬虫夏草,摇头苦笑道:“这些东西,你千万要拿回去,太贵重,不要让我犯错误啊。”

    贾兴并不知道里面的屋子里有人,苏韬正在观察外面的动静,褚惠林平时就不收这些东西,何况自己的老板就在旁边看着,顿时急得面色涨红。

    “褚医生,你不收下,就是瞧不起我。”贾兴面色一沉,佯作生气道。

    “哪敢!”褚惠林只能扯谎,“我这屋子装着摄像头,老板可以看到一举一动,如果我收下你的东西,明天就得被辞退了。”

    “啊?你们老板还挺狠的!”贾兴一时间被蒙住,讪讪地笑道,“我原本也是好意,没想到让你这么难做。东西我还是带回去吧。”

    苏韬躲在暗处,哑然失笑,褚惠林确实挺尴尬。

    其实病人送礼,在医生这行业很普遍,三味堂制定了相应的制度,不允许大夫私下接受这些额外的馈赠,一经发现就得被开除。

    三味堂的大夫现在收入普遍很高,像褚惠林的工资加上年终分红,年薪在五十万左右,他也是三味堂的小股东,可不会为了这点蝇头小利,让自己惹上麻烦。

    见终于搞定贾兴送礼的事情,褚惠林轻呼一口气,沉声道:“贾总,今天请你过来,主要是为了三味制药原材料提供的合作,上次我已经跟你沟通过,不知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贾兴面露苦笑,道:“褚医生,你这是在为难我啊!”

    褚惠林皱眉,问道:“我这哪里是为难你?我信得过你的人品,所以向老板推荐你。三味制药的情况,我也跟你介绍过,先后会投资差不多四十五亿,将会成为全球最大的中成药工厂。”

    贾兴眼中闪过尴尬之色,道:“三味制药的投资规模,行业内众所周知,但现在不是赚不赚钱的问题,而是中药协会几个老资格药材商经过研究决定,不允许出售原材料给你们。你们的老板惹事了!”

    褚惠林圆圆的脸上露出笑意,按照苏韬交代他的话,如实说道:“贾总,你是个有远见的人,封锁这种事情,你觉得成功率有多大?你不愿意接这个订单,自然有其他人愿意接,按照现在的计划,每天我们会在原材料上有十多亿的预算。”

    贾兴果然眼中闪过一道犹豫之色,“如果与三味制药合作,以后我在药材商人中就是叛徒,收购原材料时会受到压制。”

    褚惠林摇了摇手,耐心地说道:“你其实更关心药材零售这一块,被药神集团封杀吧?”

    贾兴微微一怔,唏嘘道:“你说到点子上了。虽然这几年药神集团的中药房连锁店,经营效益出现问题,单店盈利能力很糟糕,但还是所有药材商人最大的出货渠道。我每年有近亿的货源都需要从他们的渠道销售,而且还有几千万的资金压在他们手里,如果我和三味制药合作,损失肯定惨重。”

    苏韬在里面听着贾兴真心话,眉头皱起,倒也能理解为什么药材商人要联合针对三味制药。

    主要是药神集团得罪不起,贾兴还不是最大的药材商人,最大的药材商人每年会有大量的货款在药神集团账上,一旦和药神集团撕破脸,药神集团只要拖延发放货款的周期,就可以让这些药材商人头疼不已。

    更直观点解释,药材商人将货物交给药神集团的中药房进行售卖,当中药房卖出这些药材之后,在三个月之后,扣除利润,才会将进货资金打给药材商人,如果货物卖不出去,中药房就会将库存退给药材商人,自己除了承担资金和运营的一些成本之外,并不承担进货的风险。

    这和一些其他的行业有差别,比如汽车4s店,你在展厅里看到的每一辆车,都是老板掏腰包买回来的,所以他们会一般主推仓库里的现车,如果你要预订没有的车型,价格也会更高一点,还得支付预付款。因为如果买回来的车卖不掉,老板就只能自认倒霉,是自己的损失。

    药神集团之所以这么强势,主要是因为连锁模式取得成功,药材商人虽然明知里面有问题,但还是会愿意垫付货款。

    贾兴不愿意与三味制药合作,也在情理之中,第一,他害怕同行的挤压,虽然自己的进货渠道稳定,但如果同行故意搞事,进货渠道说不定会跟自己取消合作关系,第二,他担心药神集团惩罚自己,一旦拖延货款,自己的资金链就会出现问题。

    褚惠林微微皱眉,跟苏韬之前分析完全一致,他沉声道:“如果你愿意和三味制药合作,我们可以补偿你在药神集团的所有货款。另外,我们愿意提前支付你两亿货款,用于你采购药材。”

    贾兴瞪大眼睛,露出吃惊之色,原本就知道三味制药财大气粗,没想到竟然这么强势。

    褚惠林从贾兴眼中瞧出犹豫,知道今天充当说客的工作已经成功。不过,他还是不理解苏韬的想法,因为给贾兴的好处实在太多,三味制药这边太吃亏了。

    “给我一点时间考虑啊!”贾兴也是有所动摇,他知道三味制药已经拿到军方的订单,首批原材料差不多要两亿资金,这一进一出,自己可以轻松赚五六千万,至于药神集团那边账目上也就只有两千万的货款,即使三味制药不补偿自己的损失,不需要自己垫付货款,完全是一个送钱给自己的生意。

    “因为第一批货时间要求非常高,原材料要在一周内准备齐全,所以你必须在明天答复我。”褚惠林表现得很无奈,“毕竟我还要时间去寻找下家。”

    贾兴点了点头,心想回去要跟负责进货渠道的人员商议一下,稍坐片刻之后,就告辞离开,褚惠林提醒他带走礼品。

    等贾兴走远,苏韬从里面屋子走出来,打趣道:“老褚,没想到你现在这么廉洁啊!”

    褚惠林哈哈大笑道:“没办法,主要我现在不缺钱,这点东西还没法收买我。这个老贾,表面上客气,其实也是个狡猾的家伙,不能将把柄放到他手上。不过,从他刚才的反应来看,的确对我们的建议,有所动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