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21章 事情远没结束
    老医生被揪着拽下车。

    原来毛三疑心病太重,尝了一下瓶子里的药丸,他平时注意身体保养,所以会吃一些维生素片。突然发现这药片不是苦的而是甜的,跟自己吃的维生素片一模一样,顿时意识到自己被骗,然后吩咐属下直接将那个老医生带回头。

    毛三狡诈阴险,当然知道这老医生回去之后,绝对会报警,事情败露,打乱自己的计划。

    “你胆子也够肥,撒谎也不看人的!”

    毛三一记老拳打中老医生的面门,老医生闷哼一声,鼻梁被打骨折,鲜血直流。

    花岭连忙捂住花颜的眼睛,毕竟这画面太暴力血腥,少儿不宜。

    毛三气不过,知道是花岭动的心思,朝花岭径直走过来,狠狠地朝他脸上踹了一脚,怒道:“不知死活的东西,你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吧。”

    言毕,毛三从腰间拔出一把蝴*蝶刀,朝花岭的手背狠狠地插下。

    “啊啊啊……”花岭捂着鲜血直冒的手,痛得在地上翻滚个不停。

    毛三见花岭凄惨的叫着,心中畅快了一些,然后朝花颜走过去,冷笑不止,“得高看你一眼,不愧是毒寡妇的女儿,小小年纪就会骗人。在你脸上划一刀吧,省得你长大了骗人。”

    言毕,他旋转着蝴*蝶刀,朝花颜走过去,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

    毛三这种人完全失去起码的人性和良知,他此刻觉得在花颜那粉雕玉砌的脸上留下杰作,可以让自己感到无比的兴奋。

    花颜被吓得浑身颤抖,下意识地跌坐在地上,不停地往后倒退,脸上满是泪痕。

    花岭见毛三试图对花颜下手,忘记手上的疼痛,大叫一声,“跟你拼了!”

    只可惜,他是个纨绔,被毛三的属下死死地扣住,面部朝地,动弹不得。

    毛三不屑地歪嘴看了一眼花岭,探身抓住了花颜,花颜被提在半空中,腿脚扑腾,宛如溺水的小羊。

    毛三开始下刀,刀尖在花颜的面颊上刮了刮,正准备隔开一道口子,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嘈杂声,他皱了皱眉,暗忖怎么回事?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转身掉头,噗的一声闷响,瞪大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然后委顿于地。

    花颜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又惊又怕,旋即她耳边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小宝贝,别怕,我们来救你了。”

    言毕,她身体一轻,被揽在怀里。

    花颜并没有看到毛三临死前狰狞的模样,否则一辈子都会留下心理阴影。

    跌坐在地上的花岭,瞪大眼睛,身上多了一层冷汗,看到毛三那死不瞑目的双眼,先是害怕,旋即又是开心,如同疯了一般,哈哈笑了起来。

    让你牛逼,让你猖狂,你不是要我命吗?现在你死了吧!

    抱着花颜的女子,是烽火组的唐诗。

    他们接到苏韬的指示之后,迅速地就赶往毛三提供的地址。救援人质,对于这群特工而言,并不是第一次行动,何况毛三这帮人虽然凶残狡猾,但实力并不算太强,经过简单地部署,迅速地就完成入侵。

    不过,唐诗等人的时机也十分凑巧,如果再晚个几分钟,花颜就会被毛三割伤面部,虽然以苏韬的医术,可以治好不留疤,但对她产生的心理阴影,是难以预计的。

    要知道,花颜从小生活在孤儿院,因此有自闭症的倾向,好不容易治好,现在再次遭遇这种危险的情况,很容易再次复发,变本加厉。

    苏韬和晏静的速度比唐诗他们稍微慢了一些,晏静在车内始终一言不发,看得出来她十分紧张。

    苏韬内心还是有些愧疚,毕竟这件事情很有可能与自己有关,是自己影响了晏静的生活。

    当然,计较这些没有必要,苏韬和晏静早已是密不可分的整体。

    “老大,已经完成你交代的任务,小女孩受了点惊吓,不过没事!”唐诗拨通苏韬的电话,汇报道。

    “嗯,辛苦你们了。我还有几分钟就能抵达现场。”苏韬心中悬着的石头放下,重重地吐了口气。

    若是花颜出了什么问题,苏韬绝对会很自责。

    情感是相互的,花颜那么依赖自己,因为苏韬在她的身上投入了不少真情实感。

    “问题解决了。”苏韬将消息告诉了晏静。

    晏静点了点头,眼角噙着泪光,因为太过激动,所以无法说出话来。

    但苏韬能够感觉到晏静此刻的心情,花颜没事,让她宛如从黑暗中从见天日。

    其实整个事情,毛三布置得很周密,唯一没考虑到的是,苏韬能够抽调烽火的特工,在这么短时间内就采取行动。

    当然,这也是背后的秦经宇始料未及的。

    毛三的手下都是一些亡命之徒,晏静手下也有不少势力,如果双方火拼的话,结果必然是双方损失惨重。

    但烽火的力量,完全凌驾于其上,对付毛三根本不用吹灰之力,使得情况瞬间有所改变。

    等苏韬和晏静抵达现场,在唐诗的指挥下,已经处于收尾阶段。

    晏静见到了女儿花颜,连忙将她抱在怀里,泪水止不住流下。

    “你没事,实在太好了。”晏静亲吻着女儿的额头,激动地说道。

    “妈妈,叔叔受伤了。”花颜轻声说道。

    晏静微微一怔,知道花颜口中的叔叔,指的是自己已故丈夫的弟弟花岭,她轻声道:“是他骗你离开妈妈的。这是对他应有的惩罚。”

    “不,妈妈,叔叔是个好人。他是为了保护我,才被坏人打伤的,流了很多血。”花颜连忙低声说道。

    晏静微微一怔,望着女儿清澈的眼神,知道其中还有其他故事。

    花岭见晏静抱着花颜朝自己走过来,连忙低下头,惭愧地说道:“对不起,嫂子,这件事是我做错了。幸好花颜没出事,要打要杀,随便你怎么处置我吧!”

    晏静看了一眼花岭的还在滴血的手掌,再思考花颜的关心,叹了口气,道:“先治伤吧,事情等查清楚之后,我会跟你仔细算账。”

    晏静并不是普通的母亲,她是有江湖地位的毒寡妇,刚才的惊慌失措,伴随着女儿安然无恙,早已消失不见。

    不过,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以牙还牙,有仇报仇,如果谁伤害了自己,必须要让对方付出应有的代价。

    作恶者毛三,当场毙命。

    事情看似结束,但远远还没有结束。

    “做了简单的调查,毛三是受到燕京一位神秘人物的指示,试图通过控制花颜,从而让你退出两淮的地下世界,交出所有的资产。”苏韬正在开车,返回汉州,通过后视镜望了一眼晏静及躺在她怀里已经睡着的花颜,轻声说道。

    “他们想得太简单了!”晏静声音沙哑,有些愤怒地说道。

    “不,一点也不简单。对方做过详细的调查,知道你的软肋。为了保护花颜,你完全有可能做出这些让步。”苏韬无奈苦笑道。

    为他对晏静很了解,花颜是她的命门,如果让自己选择事业,还是女儿的安全,晏静绝对会选后者。

    “那个人是谁?”晏静很认真地问道。

    “你不用知道,他是我的对手。”苏韬语气变得严肃。

    秦经宇是个强大的敌人,苏韬不希望晏静牵扯其中,因为秦经宇太过狠辣,晏静如果受到伤害,这会让苏韬很愧疚。

    虽然晏静拥有不俗的实力,但与秦经宇相比,还是欠缺了不少。

    晏静从侧面望见苏韬的表情,心中暗叹了一口气,道:“如果他是你的对手,也是我的对手。”

    苏韬笑了笑,转移话题,提醒道:“你做好接手毛三产业的准备吧,他在陕州有许多事业,现在需要人梳理清楚。”

    晏静没有继续和苏韬纠结这个话题,她知道苏韬既然不想让自己知道对手是谁,肯定是有自己的用意。

    苏韬的建议也是极为正确的,尽管毛三已死,但对他的报复并没有就此结束,成功将他的产业全部拿到手中,后续扫尾行动,可以确保斩草除根。

    “另外,对于花岭,我觉得你要尝试原谅他。”苏韬耐心地劝说道。

    “原谅?如果不是他的话,花颜怎么可能陷入那么危险的情况?”晏静心胸没有那么宽广,她在苏韬面前没有掩饰情绪,非常生气地说道。

    “花岭只是一枚棋子而已,我做了简单调查,花岭虽然胆小懦弱,但还有得救。他为了保护花颜动了心思,还吃了不少苦,这已经是对他最大的惩罚。”苏韬无奈苦笑,他知道晏静其实在纠结这个问题,自己不过是让她确定答案而已。

    晏静暗叹苏韬实在太了解自己,点了点头,道:“花岭的一些行为,确实让我有所改观。为了花颜,我不会继续找他麻烦,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那就好!”

    “不,你得给他安排一个工作吧。”苏韬顿了顿,继续劝说,“毕竟他是花颜的叔叔,有血缘关系。”

    晏静沉默,再次颔首,认可苏韬的意见。

    血缘是很难隔断的关系,晏静有自己的打算,如果有一天自己突然出现意外,花颜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亲人,她不会孤独。

    晏静对女儿的爱,是世界上最纯粹的母爱,伟大到可以包容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