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20章 竟然敢耍老子
    人性本恶还是本善,这是华夏千百年来经常探讨的话题。

    其实,也没有那么复杂,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有行善的一面,也有作恶的一面。

    花岭是很普通的一个人,他和花颜有血缘关系,如果不是毛三威逼,他或许会犯浑继续纠缠晏静,不停地敲诈一笔钱财用于挥霍,但绝对不会伤害花颜。

    尤其这段时间虽然以接近为目的频繁地与花颜接触,但他内心还是慢慢被花颜的童真所影响,内心充满怜惜之情。

    花岭和自己大哥花峰的感情很冷淡,因为花峰太过优秀,每次父母都是以兄长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这让他非常痛苦。

    所以花岭得知自己的侄女还活着,才会生起念头,纠缠晏静。

    现在静心一想,花岭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刮子,因为自己的贪婪、懦弱,才会让花颜陷入魔窟。

    “叔叔,你饿不饿?”花颜躺在花岭的怀里,听到他肚子咕咕叫。

    “我不饿!”花岭暗叹了一声,折腾这么久,他的确很饿。

    花颜多善良啊,这个时候还关心自己。

    “他们为什么要抓我?”花颜弱声问道。

    “世界上有很多坏人,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会做坏事。”花岭也不知道如何解释,只能敷衍几句。

    花颜道:“外面的都是坏人!”

    花岭苦笑,问道:“你觉得叔叔是好人还是坏人?”

    “你……是好人啊!”花颜虽然还小,但还是明白自己是被花岭带到这里来的。

    不过,小孩子的内心很简单,刚才花岭被毛三痛揍的场景,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坏人的对手是好人,所以花颜重新改变了对花岭的看法。

    花岭叹了口气,轻轻地摸了摸花颜的头发,笑道:“你真是个好孩子啊!”心中下定决心,一定要帮花颜逃离这个鬼地方。

    他想了想,凑到花颜耳边的低声说了几句。

    花颜懵懂地点了点头。

    过了几分钟之后,花岭走到门边,用力地开始敲门,大声地喊道:“来人啊,救命啊!”

    花颜躺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片刻之后,有人打开门,踢了花岭一脚,怒道:“嚷嚷什么呢?”

    花岭表情紧张激动地说道:“我侄女突然昏迷不醒,她身体一直不好,有先天性心脏病,你们赶紧救救她吧!”

    “真麻烦!”那人不敢大意,走到花颜身边,捏了捏她的面颊,发现她没有反应,连忙走出去喊自己老大毛三。

    毛三听说花颜疑似心脏病发,也是吃了一惊,毕竟要靠花颜作为筹码,让晏静低头认栽,如果花颜这个时候一命呜呼,那计划就彻底失败了。

    “怎么回事?”毛三寒着脸走入黑屋。

    “我侄女心脏病发作了,求你赶紧送她去医院吧?”花岭扮演可怜兮兮的样子,功力还是不错的。

    “医院?”毛三当然不会采纳这个意见,送到医院之后,岂不是事情就露出破绽了,“刚才不是好好的吗,你们是不是骗老子!”

    言毕,毛三朝花颜走近,想试探一下。

    花岭害怕毛三下重手,“我发誓,如果有任何欺瞒,我不得好死!”

    花岭这种谎话说得太多,表演得信手拈来,完全可以拿奥斯卡奖。

    “你发誓有个鸟用啊!”毛三不屑地拍了花岭一巴掌,朝花颜走过去,他下手挺重,掐住花颜腰腹的一块嫩肉,狠狠地旋转式拧了一下。

    花岭倒抽了一口凉气,因为担心花颜受不了这种疼痛,不过,让他很意外的是,花颜自始自终没有任何反应,这让花岭内心更是愧疚。

    花颜是个听话的好孩子,自己刚才凑到她耳边,让她千万不要说话,结果她真的做到了。

    “真出事了?”毛三是一个疑心病很重的人,准备再下狠手。

    花岭鼻涕横流地冲过来,抱住毛三的大腿,“求求你,赶紧救救她。如果迟了,她就没命了。”

    毛三一脚将花岭踹开,怒道:“救个屁!”

    然后气冲冲地走出黑屋,不耐烦地点燃一根香烟。

    旁边属下沉声道:“要不送她去医院吧,一个小女孩就这么死了,挺可怜的!”

    毛三狠狠地瞪了这属下一眼,没好气道:“去医院治病,要建卡。你有这孩子的资料吗?”

    属下瘪了瘪嘴,道:“那怎么办,见死不救吗?”

    毛三深吸一口气,恶狠狠地说道:“死了拉倒,这是她的命!”

    毛三本来也只想让花颜作为谈判时要挟晏静的筹码,并不像杀了花颜。不过,现在让他去送花颜到医院治病,显然没有这个可能。

    所以花岭的计谋虽说骗过了毛三,但他低估了毛三的狠劲。

    花岭见毛三那边没有动静,依然不罢休,再次拼命地敲门。

    毛三再次走入黑屋,先踹了花岭一脚,然后叹了口气,与属下道:“去打听一下,周围有没有什么小诊所。有的话,请医生过来给小丫头看看。”

    花岭忍着身上的剧痛,心中燃起希望,与外界能有所联系,这样就有逃脱的希望。

    半个小时过后,属下带着一个年纪五六十岁的老医生走入,介绍道:“他是附近合作医疗的大夫,一般病人有个头疼脑热,都会请他治疗。”

    老医生看了一眼毛三,目光连忙躲闪,他阅人无数,上车之后,就知道这帮请自己的人,不是什么善茬,只能提心吊胆,硬着头皮跟着他们来到了这个废弃仓库。

    老医生原本就是个赤脚医生,这几年医疗改革,像这些无证经营的医生,也被收编。

    老医生没有经过专业的医学院学习,一身医术都是来自于父辈的传授,然后再治疗过程中慢慢摸索,虽然谈不上远近闻名神医,但医术比大医院的实习医生要强多了。

    一般的病痛,问问病情,用听筒检查一下,就能诊断个八九不离十。

    老医生走入黑屋,发现病人是个小孩,旁边的花岭鼻青脸肿,顿时心中一突,自己这是遇上歹徒了。

    “大夫,赶紧救救我侄女,她有先天性心脏病。”花岭连忙说道。

    “嗯,别急,我看看情况!”老医生先装模作样地翻开花颜的眼皮,看了一下瞳孔,然后又用听筒看了一下花颜的心脏跳动情况。

    “她怎么样?”毛三在旁边冷声逼问道。

    “的确是心脏病复发,必须要送医院,不然的话,会有生命危险。”老医生严肃地说道。

    花岭深吸一口气,这老医生还是很配合自己的,不然的话就露馅了。

    “去医院肯定不行!你是大夫,应该有办法。熬过今晚,就可以了。”毛三沉声道。他有自己的考虑,等下晏静答应自己的条件,花颜就转手交给晏静,至于怎么看病,那是晏静自己的事情。

    “我是个赤脚医生,哪有办法。她的病太严重,必须要到医院,用专业仪器进行抢救才行。”老医生叫苦不迭道。

    “让你治,就给我治!”毛三琢磨着还是要给医生一点压力,甩手就是一耳光抽在老医生的脸上,“别那么多废话,如果治不好,今天你也别想从这里走出去了。”

    老医生捂着脸,也是无奈,他后悔自己帮着说谎,结果让自己陷入困境。

    老医生将被打歪的眼镜扶正,道:“你们先出去一下吧,病人现在需要安静的空间!”

    毛三见老医生松口,朝手下摆了摆手,道:“都出去吧!”走到门口,他指了指花岭,“你也给我滚出来。”

    花岭暗叹一口气,这毛三太谨慎,害怕自己留在屋内,跟老医生串通。

    等众人都离开黑屋,老医生叹气道:“孩子,你睁开眼睛吧,我知道你没事。”

    花颜睁开眼睛,道:“爷爷,救我!”

    老医生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花颜道:“外面都是坏人,他们不让我回家,呜呜!”

    老医生点了点头,道:“等会儿,就说我给你治好了病。然后等我出了工厂回到家就帮你们报警。”

    花颜连忙点头,激动地说道:“谢谢爷爷!”

    老医生见花颜乖巧懂事,点了点头,从行医箱里取出一个玻璃药瓶,里面摆放着白色的药片,是一些维生素片,道:“吃了这些药片吧!”

    花颜乖巧的吃了药片,老医生敲开门,抹着额头的汗珠,微笑道:“人救活了。”

    毛三复杂地看了一眼老医生,暗忖刚才不是说必须到医院吗?

    老医生连忙指着药瓶,解释道:“幸好我带了这个治疗心脏病的药,不然的话,还真不好说。不过,病情还是不够稳定,最好尽快将她送到大医院。”

    毛三从老医生的手里取过药瓶,接着天花板上的电灯研究一番,道:“辛苦你了。你可以走了。”

    老医生低下头,被下属推着出了厂房,下属发动车子,警告道:“如果不想惹麻烦的话,今晚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的话,小心杀你全家。”

    老医生被吓得面色惨白,内心开始挣扎,尽管恐惧,但最终还是坚定决心,等安全之后,就会报警解救那个可怜的小女孩。

    汽车刚发动,向前方驶出十来米,属下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不紧不慢地接通电话,皱了皱眉,突然踩了一脚刹车,然后揪住老医生的衣领,左右开弓两个耳光,怒骂道:“老东西,竟然敢耍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