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19章 混蛋也有良心
    “秦大少,晏静的女儿已经被花岭送过来了。”毛三征询地问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你说该怎么做呢?”秦经宇反问,他知道毛三有自己的打算,不透露自己的意图,才可以让毛三无法知道自己的想法,这是一种很巧妙的驭下手段。

    “逼晏静退出三味国际,然后给我两亿赎金!”毛三嘿嘿笑道,他知道秦经宇的背景,在皇叔佟左青的引荐下,考上了这条大腿,第一次合作,要表现得很谨慎和虚心。

    绑架勒索的事情,毛三也不是第一次干,只不过这次对手比较厉害,是淮南淮北两省有名的江湖人物毒寡妇。

    不过,毛三对晏静并不担心,总觉得对方是个女人,再厉害又能厉害到哪里去?

    “不仅要逼晏静退出三味国际,还要让她金盆洗手。”秦经宇暗忖毛三让自己有些失望,这家伙眼界还是浅了一点,“难道你就打算一辈子在陕州活动?”

    秦经宇的言外之意很明显,让毛三替代晏静在两淮在地下世界的位置。

    秦经宇这是在布局,不仅官场有自己的人,地下世界也得安排自己的人。

    选择毛三的原因,是欣赏他的冷酷残忍,为达目的可以没有底线,这一点跟自己很相似。当然,他对毛三也有把握能控制得住,毛三的谋划能力只能算得上一般,与晏静的大局观相比略低一筹。

    这次之所以毛三占据主动,是因为打了晏静一个措手不及,另外,也是找到了她的软肋。

    毛三微微一笑,道:“有秦大少的支持,我当然希望在淮南淮北有一番作为!”

    秦经宇冷笑道:“如果有可能那就干掉毒寡妇,我会支持你坐上淮南地下世界的头把交椅。不过,计划失败,一切免谈。”

    还真是个冷酷的人!

    毛三听着心里不畅快,但没有表露出来,因为知道秦经宇有这个实力对自己说话。

    在道上混的,必须要有一个大靠山,尤其是像毛三这种永远无法洗白的人,更是要选择一个稳固的山头。

    毛三虽然知道秦经宇在给自己开空头支票,但他还是很敏锐地嗅到了机会,咧嘴笑道:“谢谢秦大少的承诺,我会漂亮地办好这件事的。”

    挂断毛三的电话,秦经宇坐在昏暗地书桌旁,眼中透出一股阴冷之色。

    他手边摆放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好几个名字,其中包括晏静。

    他用钢笔重重地在晏静的名字上打了个叉。

    ……

    晏宅。

    晏静焦虑不安地在客厅来回走动,她双手合十,不停地祈祷花颜没事。

    苏韬有点心疼,摸着下巴,想了许久,道:“你把手机给我!”

    晏静六神无主,不知道苏韬的用意,将自己的手机丢给苏韬。

    苏韬拿着手机,找到花岭的手机号码,开始不断地输入文字。

    晏静看出苏韬的用意,无奈苦笑道:“没用的,花岭拐走花颜,电话也不接,他不会回应你的。”

    苏韬没有与晏静争辩,继续发送文字。

    虽然花岭不接电话,但他手机上的短信总能看到!

    苏韬知道效果不大,但还是决定尝试,说不定花岭一时心软,被自己说动了。

    苏韬开始分析花岭的心理,开始慢慢劝说,“我知道你也是受到别人的胁迫,所以并不恨你。但花颜是你的亲侄女,难道你真地想让她跳入火坑?如果你送她回来,我绝对会原谅你。”

    “人心都是肉长的,和花颜相处这么长时间,我相信你也喜欢上了她。她现在需要妈妈,请你帮帮她!”

    ……

    苏韬一脸发送了十多条类似的信息,不过如同石沉大海,根本没有回音。

    突然手机振动起来,苏韬见是个陌生号码,猜测可能是绑匪打来的电话,连忙递给了晏静。

    晏静几乎是颤抖着接过电话,紧张地问道:“谁?”

    “晏女士,这么快你就忘了我吗?”毛三在电话里嚣张地笑道,等笑声停止,只听他轻声道:“来来,叔叔在跟你妈妈打电话,你说几句话。”

    随后话筒里就传来花颜的声音,“妈妈,我要回家!”

    听到花颜的声音,晏静肝肠寸断,她已经动用自己的所有力量,寻找花颜的下落,但至今还没有任何消息。

    “你究竟想做什么?”晏静知道自己此刻要表现地强势一点,越是懦弱,越会让绑匪嚣张。

    “哦,忘了跟你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毛三,对鼎鼎有名的毒寡妇心慕已久,所以想跟你见上一面。”毛三阴恻恻地笑道,他看过晏静的照片,的确是个标致有魅力的女人,自己玩过不少女人,但还是忍不住对晏静感兴趣。

    其实,他不赞同秦经宇的决定,既然晏静是寡妇,嫁给自己,成了自己的女人,她的势力岂不是就成了自己的吗?

    至于如何让晏静顺从,毛三对自己的男性能力特别有自信。

    晏静听到毛三要求见面,心中稍微放松了一下,“在哪儿!”

    “我晚点会发地址给你,不过你应该懂规矩,我只想看到你一个人来接女儿。”毛三继续威胁道,“如果让三爷不痛快,休怪我辣手无情。”

    言毕,他直接挂断电话。

    晏静准备继续回拨电话,被苏韬用手按住,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如果继续纠缠,绑匪不仅不会接通电话,而且还会占据心里优势,己方就得完全被他牵着鼻子走。

    “既然对方说会将地址发过来,那么他就一定会发过来。”苏韬刚才隐约听到晏静和毛三的对话。

    “他要求我一个人过去!”晏静咬着嘴唇道。

    苏韬知道晏静并不是害怕自己一个人去遇到危险,只是觉得一个人前去,如果毛三不放人,自己根本无计可施。

    苏韬深吸一口气,道:“相信我,会没事的!”

    晏静动了动嘴唇,最终微微点头,不知为何,从苏韬的眼中,能看到希望。

    ……

    毛三很快将定位发给晏静,他已经有退路,如果晏静敢带人过来,那就鱼死网破,至于她的小女儿自然就成为牺牲品。

    毛三抓了抓花颜的羊角辫,咧嘴露出黄牙,道:“小姑娘,刚才已经给你妈妈打过电话,等会她就来接你,所以你就别哭了啊!”

    花颜盯着毛三,大声道:“你是个大坏蛋!”

    毛三哈哈大笑,道:“还真挺可爱的,要不我给你当爸爸吧?”

    “我才不要!”花颜不过是小孩,哪里禁得起毛三调笑,瘪嘴,差点又哭出声。

    在她幼小的内心,只有苏叔叔才能成为自己的爸爸。

    门外传来一阵吵闹声,毛三站起身,不悦地望去,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这个临时据点,在办完正事之前,还不能暴露。

    “这家伙回头了!”属下推着花岭,花岭身体瘦弱,摔了个狗吃屎。

    “不是让你滚了吗?你干嘛又回来?”毛三不悦道。

    虽然花岭帮了自己的忙,但毛三骨子里看不起这种人渣。

    “我是来带走我侄女的!”花岭颤抖着说道。

    人心都是肉长的,花岭看到苏韬给自己发了那么多短信,终究还是无法摆脱愧疚,犹豫再三返回。

    花颜蹲在角落里,眼神闪躲,花岭内心更加惭愧。

    “马蒂,你是吃屎了吧,脑子有病?”毛三抬起一脚踹中花岭的腹部。

    花岭是个吃喝玩乐的主,整个人被踹得腾空,落在三四米开外。

    花岭勉强起身,跪在地上,恳求道:“请你放了我侄女吧!”

    花颜见花岭替自己求饶,眼神闪烁,她当然知道自己是被叔叔花岭遗弃在这里,不过花岭再次出现,让花颜稍微多了一些安全感。

    “叔叔,别打我叔叔!”花颜连忙小跑着过去,挡在了花岭的身前。

    见侄女瘦小的身体挡在前方,花岭鼻涕眼泪一把抓,心中痛骂,自己就是个混蛋!

    毛三吐了口浓痰,咧嘴冷笑,他可没有什么同情心,花颜虽然小,但他不会手下留情,飞起一脚朝花颜粉嫩精致的面颊横扫过去。

    花岭一向懦弱,这个时候也不知道从那里鼓起的勇气,将花颜压在身下,这一脚势大力沉,花岭被踢得眼冒金星,但还是抵死咬牙忍住。

    “看错人了,还是个硬骨头!”毛三冷笑一声,吩咐手下,“将他们关到黑屋里去。”

    言毕,就有人将花岭往黑屋里拖,花颜很轻,被人抗在肩上,重重地摔在地上。

    “叔叔,你没事吧?”花颜在黑暗中摸到了花岭的脸,关心地问道。

    “我没事,叔叔向你道歉,是我不好。”花岭愧疚地说道,他现在十分懊悔,如果自己硬气一点,也就不会造成现在的情况。

    “没事,我原谅你了。”花颜知道花岭是来保护自己,小孩子心思单纯,很容易忘掉不快,“放心吧,妈妈和苏叔叔,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苏叔叔?”花岭好奇地问道。

    “是啊,苏叔叔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他绝对不会丢下我不管的。”花颜用稚嫩的嗓音坚定地说道。

    花岭满脸愧疚,下定决心,就是死,也要保护花颜,不受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