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18章 花颜陷入危险
    一场小雨侵袭汉州城。

    入秋之后,一场秋雨一阵凉,许多人不得不穿上厚厚的衣衫,至于三味堂的生意火爆了不少。

    顾茹姗刚拍完了一部戏,暂时有几天休息时间,所以她选择留在汉州,有这么一个大明星藏在后屋,员工们都很兴奋,不少人都在赞叹苏韬有手段,简直是花丛杀手。

    顾茹姗给苏韬的感觉,宛如一滴墨汁染在清水中,初时浓稠,浸染心绪,再看时,又慢慢消逝淡去,惹人回味。

    在星空下,苏韬也曾经琢磨过与顾茹姗的关系。

    或许,像现在这样,保持着距离,不远不近,比较合适。

    顾茹姗慢慢在娱乐圈站稳脚步,如果靠得太近,对于她的前途有所影响;但苏韬在顾茹姗身上投资那么多,若是就这样让她远离自己的视野,却又心有不舍。

    顾茹姗怕也是这么考虑,所以才会在汉州住这么多天,这女人难道也怕自己淡忘了她?

    “你那个广告什么时候拍啊?”苏韬故意幽默地问道。

    “后天就走!”顾茹姗瞪了苏韬一眼,知道苏韬这是故意在挑衅,鼻子哼了一声,“在云海拍广告,我第一次拍,还有些紧张。”

    苏韬摇了摇头,苦笑道:“一旦拍了,那岂不是要被看光光?”

    顾茹姗微微一怔,无奈道:“没办法,现在公司给我定位,要走国际路线。这家内衣品牌在国际上也很有名气,能帮助我打开国际市场。照片都是上国际知名时尚杂志的,所以不会太暴露。”

    像顾茹姗这种拍片广告,与那些小模特的广告不一样,她身后有经纪公司协调。那些小模特的广告,在和摄影师交流过程中没有话语权,甚至偶尔还得吃点亏。

    “国际?”苏韬哈哈大小,打趣道,“难怪你想要变大了。不然,按你之前的身材,在国内还行,到了国际上,的确就没有什么竞争力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顾茹姗瞪了苏韬一眼,气得满面通红。

    主要是因为,苏韬也确实说出了她的内心。

    其实顾茹姗原本的尺寸,并不算太差,在华夏人中已经算是中等偏上,但与欧美那些模特相比,显然要差了一个层次,所以顾茹姗才会有让自己变得更完美的想法。

    “听说你过几天要去燕京,房子借给你住啊?”顾茹姗从口袋里取出家里的钥匙,放在苏韬的手边。

    苏韬笑道:“你不怕我瞎折腾你的闺房?”

    “不怕!”顾茹姗笑道,“你有轻微的洁癖。”

    苏韬无奈苦笑:“没想到我被你研究透了!钥匙我收下,不过你可别寄希望我给打扫卫生。”

    顾茹姗见苏韬收下钥匙,心情一松,自己的行为其实很直白,至于苏韬明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她没有过多考虑。

    傍晚时分,一辆奔驰保姆车停靠在三味堂正门口,然后顾茹姗坐入车内,从汉州抵达云海大约要花费三个多小时。

    送走顾茹姗之后,苏韬接到晏静的电话,晏静的语气特别着急,“花颜,不见了!”

    苏韬知道花颜是晏静的死穴,连忙安慰道:“你先别着急,我这就来找你!”

    半个小时之后,苏韬在别墅见到捂着脸的晏静,旁边的保姆局促不安地站在旁边。

    “究竟是什么情况?”苏韬语气软和地说道。

    保姆吞吞吐吐地说道:“今天我去接小姐,结果没接到人。”

    苏韬皱眉问道:“幼儿园那边怎么说?”

    “小姐,提前被接走了。”保姆道,“说是小姐的叔叔!”

    “花岭接走的?”苏韬皱眉道。

    苏韬大致理清其中的头绪,晏静肯定是觉得花颜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亲人,所以决定让花颜和花岭尝试接触,毕竟对于花颜而言,多一个亲人,也是一件好事。

    在晏静的默许之下,花岭有心接触之下,两人相处得不错。

    苏韬感觉到晏静此刻的懊悔与沮丧,自从相识以来,从没有见过晏静如此情绪低落。

    在外人的眼中,晏静始终以独立坚强的女性示人,但苏韬知道晏静其实也有柔弱的一面。

    “没错,是我允许的!”晏静抬起头,“但我没想到,他会利用自己的侄女,刚才我给他打了电话,他并没有接,然后给我留了一条短信。”

    “什么短信?”苏韬皱眉问道。

    晏静将手机递给苏韬,苏韬看完,面色变得阴冷,“让你离开三味国际?”

    晏静点了点头,道:“如果只是跟我要钱,我当然不会没那么担心。现在情况很明显,花岭受到别人的指使才会这么做。”

    苏韬突然意识到,这件事恐怕跟自己有关系,瞬间想到了王国锋和秦经宇,难道他俩在暗中设下一个圈套,威胁晏静退出自己的团队?

    苏韬深吸一口气,道:“你先别急,花颜一时半会,恐怕不会出现问题。稍安勿躁,等对方沉不住气,主动给你打电话,然后再谈条件。”

    “要不要报警?”晏静突然问道。

    “别报警!”苏韬果断道,“我们不能让花颜陷入更危险的状况。”

    报警的话,只会打草惊蛇,如果真是秦经宇暗中指使,报警根本没用。

    如果在理智的情况下,晏静当然不会这么说,她此刻已经完全陷入惊慌失措的状况之中。

    ……

    花岭带着花颜驱车在高速公路一路奔驰,顺着出口来到距离汉州三百多公里的一个小县城,此地已经处于淮北省,心理琢磨着一时半会晏静肯定找不到自己。

    按照之前的约定,花岭将花颜交给对方,自己的任务就完成了。

    “叔叔,这是哪儿?我要回家!”花颜上车之后就晕晕乎乎地睡着,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黑,发现是个陌生的地方,她因此有些害怕。

    “别担心,叔叔带你吃好吃的,然后再送你回家!”花岭面带笑容,哄骗道。

    花颜胆怯地点了点头,她比较敏感,强忍着泪水从眼眶落下。

    花岭暗叹了一口气,毕竟是自己大哥的孩子,内心还是有些不忍。

    不过,这也没办法,如果自己不这么做,倒霉的就是自己,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是花岭的处世哲学。

    花岭接到对方提供的定位,又开了半个小时终于抵达一处外表看上去很破旧的工厂。

    “好了,到地方了!”花岭微微笑道,朝花颜招了招手。

    花颜此刻只能信任花岭,乖巧地趴在花岭的肩膀上。

    花岭暗叹了一口气,咬了咬牙,朝厂房铁门走过去,喊了两声开门,一个身材不高的中年男子过来打开门,将花岭给放了进去。

    “有没有吃的?孩子饿了!”花岭暗叹一声,等下自己就得走了,若是能给花颜讨点吃的,或许能让自己的良心少受点谴责。

    “我去找找看!”中年男子淡淡地扫了一眼花岭,撇嘴不屑地笑了笑。

    半晌过后,中年男子拿了一桶泡好的方便面过来,花岭用塑料叉搅拌了两下,笑道:“吃吧!”

    花颜胆怯地望了花岭一眼,点了点头,弱声道:“叔叔,你也饿了吧,你先吃!”

    花岭面色微变,尴尬地笑道:“叔叔是大人,我不饿,你吃吧!”

    花颜懵懂地点了点头,她确实很饿,就拿起叉子开始吃面。

    花岭看到花颜乖巧的样子,心中有些不忍,他很想将花颜带回去,不过,已经深入狼窝,此刻后悔已经来不及。

    正内心挣扎之间,那个让他记忆铭心的男子从远处一个房间走出来,花岭连忙战战兢兢地起身,忐忑地说道:“我已经按照你们的意思,把花颜带过来了。”

    “干得不错!”毛三微笑着在花岭的肩膀上拍了拍,“你可以走了!”

    花岭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地站在原地。

    毛三皱了皱眉,用手掌拍了拍花岭的面颊,沉声道:“我说你可以走了!”

    “哦!”花岭回过神来,“谢谢,谢谢!”

    他后退半步,突然听到身后花颜脆声喊道,“叔叔,叔叔,你去哪儿?”

    花岭停住脚步,捏紧了拳头,有种冲动,想要转过身,直接带走花颜。

    不过,花岭最终还是懦弱的选择逃离。

    花颜是自己哥哥的女儿没错,但那又怎么样呢?

    花岭加快步伐,迅速地逃离工厂,冲入自己的轿车,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花岭想要逃避这种罪孽感,不过,脑海中开始浮现这几日与花颜相处的点点滴滴。

    “对不住!你叔叔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坏蛋!”花岭自嘲地笑道,泪水从眼眶飙出。

    等花岭离开之后,毛三蹲下身子,微笑着与花颜,道:“你怎么不吃了啊?浪费食物,可是不好的哦!”

    “我要叔叔!我想妈妈!”花颜望着毛三,对方眉心有一个明显的疤痕,看上去凶神恶煞,所以被吓坏,顿时嚎啕大哭。

    “别哭啊!”毛三皱眉,生气地吓唬道,“再哭,我就揍你了啊?”

    花颜被这么一刺激,哭声顿时变得更大。

    毛三扬起手,想要抽花颜一个耳光,这时远处手下从房间里走出,大声喊道:“三爷,你的手机响了!”

    毛三悻悻地放下手,冰冷地看了一眼花颜,命令旁边一人,道:“听到小孩的哭声,我就嫌烦!把她关到那边的仓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