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15章 诸方反应不一
    在苏韬的帮助下,元兰和刘建伟惊险完成任务,消息传回国后,引起了各方震动。

    尤其是一些特殊势力,不得不重新审视苏韬的价值。

    他不仅是个大夫,而且身上还具备执行特殊任务的潜质。

    汉州,燕宅。

    夏日上午的阳光落在屋檐、台阶,远处的树木上,泛着点点光斑。

    燕无尽躺在院内的摇椅上,读着刚刚接到一条消息:“应雄已死,元兰、刘建伟成功完成任务。苏韬起到关键作用。”

    此外,还有对此次行动的详细描述,对苏韬如何从佣兵基地救出元兰,进行了如实阐述。

    看完消息,燕无尽嘴角浮出一丝欣慰之色,他猜测苏韬去斯洛伐克,可能会与元兰、刘建伟两人执行任务产生交集,但没想到苏韬竟然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通过这件事情,烽火内部对苏韬应该会有更多了解吧?

    “你觉得他怎么样,适合当你的领导吗?”燕无尽低声与站在身前的一个中年男子说道。

    “我觉得太还是太年轻了一点。”中年男子沉声道,“烽火有这么多人,不能如此轻易托付给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小伙子。”

    他顿了顿,“当然,在这件事的处理上,他让我刮目相看。”

    “年轻代表着潜力。你也有年轻的时候。我知道,让他成为火神,会让你感到不满意,从组织内部的程序,你功劳最多,为人办事真诚。但,你欠缺领袖的一些必备条件。”燕无尽与身前之人说话,没有绕任何弯子,直来直去,因为燕无尽对他很了解,能够接受自己忠诚建议。

    “什么必备条件?”男子并不生气,因为在他心中,燕无尽不仅是领导,更是自己的师长。

    如果不是燕无尽,自己早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勇气!”燕无尽朝男子轻声道。

    “我从来没当过逃兵!”男子有点意外,如果燕无尽说自己缺少其他东西,自己或许还会认同,但说自己没有勇气,是个胆小鬼,他绝不接受。

    “勇气,不仅是在战场上的表现,而是在生活中随处可见。苏韬拥有打破常规,扭转乾坤的勇气,而你没有。”燕无尽顿了顿,“打个简单的比方,如果让你改变烽火现在的等级结构,进行一次全面的改造,你有几分勇气?”

    男子被燕无尽问愣住了,因为现在的烽火在男子看来,已经十分完美,即使有变化,也是一些细节进行调整。

    “现在的烽火,我并不满意,我希望有一个人全面的改造它。”燕无尽叹了口气道,“你有守成的实力,但没有开拓进取的勇气。”

    “我明白了!”男子黯然失色,告辞离去。

    见男子失落的身影,燕无尽叹了口气,苏韬想要全面接管烽火,并非一件简单的事情。

    不过,这次的斯洛伐克之行,已经开始煽动翅膀,燕无尽嘴角又浮出微笑,心想总算对萧副总理有所交代。

    当初,允许放走应雄,交换黑金,萧副总理承担了许多压力。

    ……

    国安三十三局。

    灯光朦胧,黑金面色憔悴地躺在病床上,虽然他被佣兵组织遣送回国,但身上伤势严重,并没有康复。

    他从唐诗口中得到消息,眸光闪动,沉声感慨道:“真遗憾,我没有亲身参与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尽管只是口述,但黑金依然能嗅到其中生死存于一线的情况。

    黑金是一个爷们,元兰、刘建伟和苏韬此行,其实是为他而行动,他是一个重情义的汉子,虽然嘴上不说,但已将刘建伟和苏韬视作生死兄弟。

    至于组长元兰,黑金早已欠她太多,无以为报。

    “等你休息好之后,还会有机会的!”唐诗嘴角浮出笑容。

    “我得好好谢谢苏韬,我欠了他一条命。”黑金无奈苦笑道。

    如果不是苏韬出口相求,黑金此刻还在佣兵组织手中,然而,现在黑金回来了,应雄成功被暗杀,黑金内心没那么愧疚了。

    “苏大哥对你的命不感兴趣。”唐诗有些花痴地说道,“你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人呢?”

    黑金张大嘴巴,一阵无语。

    ……

    国务院,副总理办公室。

    薛秘书长将一份资料放到首长手边,沉声道:“从斯洛伐克传来的消息!”

    萧副总理认真地看了两边,叹气道:“烽火的人辛苦了!”

    他知道要办成这件事情,烽火要承担多少风险。

    “在这件事情上,苏韬起到了关键作用。”薛秘书长微笑着说道,“如果不是他加入,元兰和刘建伟无法完成任务。”

    萧副总理嘴角噙笑,道:“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很少没有看到这么杰出的晚辈。对了,等他回国之后,我得见见他。”

    薛秘书长试探道:“你还是想让他进入官场?”

    萧副总理点了点头,道:“这样的人才,理应为国效力,如果不在官场,那太可惜了啊。”

    萧副总理看得很透彻,苏韬想要振兴中医,就得进入官场。在华夏,没有权力作为辅助,寸步难行。

    “他已经是烽火的新继承人。”薛秘书长提醒道。

    “难道他是烽火负责人就不许进入官场,有这条规定吗?”萧副总理淡淡一笑,反问道。

    薛秘书长连忙微笑道:“我这就去准备和安排。”

    萧副总理等薛秘书长离开办公室,轻轻地叹了口气,尽管自己希望苏韬能弃医从政,进入官场,踏上仕途,有一番作为。

    但萧副总理看人很精准,苏韬恐怕是舍不得自己从事的职业,只相当一个治病救人的大夫。

    ……

    秦经宇坐在茶楼内,面色凝重,戏台中央是佟左青重金聘请过来的两个相声演员,出场价至少十万,一般人请不来,佟左青靠着名气,才能请他们过来表演,为自己茶楼重获天日之后打打人气。

    “秦大少,不开心啊?”佟左青暗叹一声,那个胖演员开始唱自己的招牌《五环之歌》,所有客人的情绪都被调动起来,但秦经宇面沉如水,有些意外。

    “应雄,死了!”秦经宇刚刚收到消息。

    “死了,不是好事吗?”佟左青笑道,“他也是你的敌人。”

    “烽火完成的任务。”秦经宇眸光一闪,不悦道。

    佟左青知道烽火和龙组之间的矛盾,笑道:“秦大少觉得没面子?”

    秦经宇摇了摇头,道:“他断掉了我在斯洛伐克的一个财路。”

    佟左青微微一怔,知道秦经宇一直在搞军火装备生意,靠的是一些军火商人。

    施泰因与兰格丽一样,都属于秦经宇的线人,帮自己将一些装备卖给战火纷飞之地。

    虽然施泰因之前的订单量并不是很大,但秦经宇知道施泰因即将接替他父亲,全面掌管业务,那将会给自己带来丰厚的收益。

    不过,从斯洛伐克的消息传来,施泰因的佣兵基地遭遇巨大的损失,人员流失的厉害,已经无法开展更高要求的军火订单。

    简而言之,烽火断掉了自己的财路,而且从消息中得知,苏韬也是牵涉其中,成为关键人物。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秦经宇那里咽得下这口气,他已经做好决定,要对苏韬开始全面打压。

    首先,就要从他身边的红颜知己开始下手。

    ……

    回到林宅,稍作休息调整几日之后,苏韬、刘建伟和元兰乘坐航班,飞往首都国际机场,然后转机到汉州。

    刘建伟与元兰直接去琼金汇报工作,苏韬则在三味堂住了几天,把身体的伤彻底养好。

    夏禹这几天经常过来,找苏韬说话,汇报三味制药的投建情况,因为资金如期到账,所以进度非常快,预计下半年初就可以投入使用。

    “对了,有件事我得提醒你。”夏禹皱了皱眉道,“你上次让我打听的那个人花岭,已经安排人跟踪他了。这家伙现在每天都会接触花颜,看上去没安好心。”

    “花颜是花岭的侄女,按理来说,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这个家伙心术不正,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还是得关注好。”苏韬暗叹了一口气,他对晏静母女十分关心,总觉得花岭是个祸害。

    不过,花岭和花颜有血缘关系,自己作为外人,也不好阻止人家亲戚来往吧。

    “花岭上次从晏总那里拿了一百万,这几天出手大方,早已花得干干净净。我估计按照他狗改不了吃屎的性格,估计还得继续纠缠。”夏禹愤愤不平,他最讨厌这种家伙,本质上跟敲诈勒索没什么区别。

    “我有机会提醒一下她吧!”苏韬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随后又问道,“药神集团现在怎么样了?”

    “王国锋那小子厉害了。原来的助理罗燃晋升集团总裁没几天,就被他送到监狱里,名义是职务贪污,挪*用公款三千万。”夏禹笑着说道,“要知道,那罗燃本来是兰格丽的眼线,这么做,太明显,王国锋有脱离兰格丽掌控的趋势了。”

    苏韬却并不看好,摇头苦笑道:“兰格丽可不是简单的女人,王国锋想要摆脱她,难度太大。王国锋可是有不少黑资料都被兰格丽捏在掌心,他这辈子根本逃离不了阴影。对于药神集团新合并的那家中成药工厂,你要格外留意,我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